●衍伸動漫:數碼寶貝
●CP:八神太一X太刀川美美(太美)
●故事設定時間:高中時期

~*~*~*~*~*~*~*~*~*~*~*~*~*~*~*~*~*~*~*~*~*~*~*~*~*~*~*~

 

開學後兩個星期,所有一切都逐漸上了軌道。新生慢慢適應了新學校的環境,連同從美國來的交換生也與自己班上的同學打成了一片,他們適應著這裡不同於西方的文化,說著因學習才熟捻的語言,以及學習著不同的課程,這些都是來到新環境所必須經歷的歷練。

 

就算是從小在日本長大,初中時才搬到美國去的美美也是一樣。

 

花了三年習慣了西式的教育,如今因為自己臨時的決定回到了日本,什麼都還來不及準備,看來很明顯自己已經對日本教育產生了陌生感。

 

凡舉日本史、日本語,至她本來就不拿手的數理科目,零零總總加起來就快讓她吃不消。更別提以升學主義為前提的日本,即使是高一的課程內容也充滿了讓人喘不過氣的壓力。

 

唯有假日是最讓人可以盡情放鬆的時候,太刀川美美此時正與武之內素娜、八神嘉兒並肩坐在御台場高中的體育場石階看台上,連同來加油的其他學生們將氣氛炒到了最高點。

 

今天是御台場高中與光丘高中的足球友誼聯賽。

 

在兩隊互相敬禮之後,哨聲響起,比賽開始。

 

光丘高中隨即搶到了球權,一個刺蝟頭少年奔馳在場上,並且帶著球衝出了突圍往另一方的球門而去。當他排除了萬難準備射門之時,御台場高中足球隊的隊長─八神太一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擋在了球門前方,硬生生地攔截了對方使勁力道踢出的球,並將足球高踢飛越了半個球場傳向已在後方待命的搭檔─神原拓也。

 

局勢逆轉,目前換成了御台場高中進攻。

 

「真厲害,才剛開始比賽就這麼精彩?!」

 

素娜緊盯著場內,以她當了球隊經理那麼多年的經驗來看,這場友誼賽將會是場不分軒輊的比賽。賽前幾天她還從現任足球隊經理─織本泉那兒聽到那天他們一起去探查敵情的情況,印象最深的是她對對方的隊長的讚譽有加,並且充滿驚嘆。

 

「不過是友誼賽而已,太一那傢伙有必要像正式比賽那樣拼命嗎?」

美美雙手托腮,肘頂著穿著黑色絲襪的膝上,如此問道:「剛剛跟他打招呼,還一臉嚴肅的樣子……」

 

「…會不會是因為……」

 此時她們的身後傳來了一陣輕輕的嘖聲打斷了嘉兒,三人回頭一看,發現是原本說要去圖書館準備考試的井上京。

 

「小京,妳怎麼會在這裡?」嘉兒代替著發出了疑問。

「因為太晚出門了,圖書館已經沒空位了。」小京無奈的攤了攤手,而後又眼睛一亮地逼近了前方的美美:「臨時改變主意來看球賽,卻讓我看到了一件有趣的事……」

 

「有什麼事那麼有趣?」泉光子郎探頭過來加入了話題,如此一問讓另一邊原本交談著自己話題的本宮大輔與高石武都一同被吸引了注意力。

 

「美美姐剛剛在比賽前被那個光丘高中的刺蝟頭告白了。」

 

「诶?!!!」

 

爆炸性的發言讓所有人訝異,集眾人的驚聲引起了看台上以他們這群人為圓心的其他學生們的注意。

一連串以自己為主角產生的話題驚嚇度十足,惹得美美無助地面紅耳刺:「…才…才不是勒!那只是單單要求見面而已。」

 

「美美姐只能說妳太單純了……」小京一副大師般的口吻,推了推眼鏡,並且模仿似地繼續說道:「他都說了“如果我們贏了今天的比賽,就到河堤來,我…我有話跟妳說”這種話了。這不是要告白那是什麼?!」

 

「等等…等等,那這又跟太一一臉嚴肅的樣子有什麼關聯了?」

 美美將話題重新轉移回來,卻沒想到小京笑得更加燦爛。

 

「說到重點了美美姐。」她一邊拍上她的肩,一邊友善地說明著:「那是因為太一學長無意間聽到了你們的對話哪!是吧,嘉兒。」

 

「嗯,不好意思喔,美美姐,我們真的是不小心聽到你們的對話的。」被點名的嘉兒擺出道歉的手勢:「我剛剛也在想,哥是不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才……」

她沒有把話說滿,因為僅僅只是懷疑而已。對於自己的足球狂哥哥而言,足球一直是他的堅持,因此當有人想要挑戰他的能力時,產生嚴肅的表情也是理所當然的。

 

「原來如此!」美美突然自己做了個總結:「所以是太一怕輸給了明的學校,才那麼拼命的。」

 

看來美美誤解到另一個方向了。

 

 井上京額上冒著粗線條,自己都說的那麼淺顯易懂,還拉上嘉兒作助攻了,怎麼這顆球怎麼樣都不進球門呢……

 

 

 

“嗶──”

 

一聲刺耳的哨聲拉回了他們的視線,聽著素娜的解釋,似乎是兩所學校二比一,目前由他校取得領先狀態,此時中場休息。

  

看著移動至場邊的球員們,美美將注意力集中到太一的身上。太一抓了抓他那一頭被風吹動的亂髮,顯得十分心不在焉地走著,連拍肩叫他似乎都沒聽到。

「輸一分而已有必要這麼喪氣嗎,更何況還有下半場呢!」

 

美美不解地說道:「…真是的,我過去看看!」

 

當她蹬地起身時,素娜一把抓住她的手,示意她將耳朵靠近自己聽她的耳語。

 

當其他人好奇她們的悄悄話時,只見美美臉龐突然泛紅,有些不知所措地轉頭看向素娜笑得別有深意的臉。

 

「诶?!真的要這樣做?!」

 「當然,如果他這樣回妳的話,妳就照我剛剛說的做,保證有效!」

 

素娜推了推有些呆愣的美美:「快去吧,休息時間可沒那麼長哦!」

 

「…呃……喔。」

 

美美小跑離開了石階看台,往場邊而去。

 

「素娜姐,妳剛剛到底跟美美姐說了什麼哪?」

 嘉兒挪動身子,往素娜的方向靠近,後面的小京也一同好奇的等待著素娜的回答。

 

「其實也沒什麼特別的,但卻是只有美美能夠做到的事。」

 

她們兩人看著素娜笑得已經要裂到耳根的微笑感到疑問,現在只有緊盯著美美的行動,才能知曉他從素娜那兒接收到的秘密話語。

 

 

  

美美來到球隊休息處的後面,看到猛灌著水喝的太一,興起了小小捉弄他的念頭。

 她躡手躡腳地來到他的後頭,然後鼓足了氣,“哇”的大叫了一聲。

原本心不在焉的太一被突如其來的吼聲嚇了一跳,把水瓶裡的水打翻了一地。

 

他回過頭就發現那個罪魁禍首一副負荊請罪的樣子原地立正站直。

 

「…美美……」

「對不起喔,我不知道你反應會這麼大……」

 美美吐了吐舌,一臉抱歉地看著他濕了一塊的球衣上圍:「那個…你沒事吧?」

 

太一沒好氣地回應:「妳看我現在這樣像是沒事的樣子嗎?」

 

 「如果是為了嚇你的這件事,對不起啦!」美美雙手合十,擺出抱歉的姿勢:「但是如果是因為比賽的事,那就不是我的錯了。」她微微側過頭,看著太一的反應。

「什麼意思?」

 

美美放下手,繞了一圈,在太一之前坐著的長椅上坐了下來:「就算你聽到明跟我說什麼贏了比賽之類的話好了,你也沒必要這麼較勁吧。」

 

「當然有必要了。」太一手環胸,認真地說道:「這場比賽可是關乎到下一次的縣大賽呢!」

 卻看到美美一臉笑意地衝著他微笑:「怎麼了…?」他問。

 

 

「這樣才是我認識的太一嘛!」她迅速站起,並拍打他的左肩:「什麼沮喪的,才不適合你呢,是吧隊長!」

 美美此時看來是有些如釋重負般的心情愉悅了起來:「既然你心情已經平復了,那我就不打擾你,先走了。」說完她隨即轉身準備離去,卻被眼明手快的太一攔了下來。

 

「等等,所以妳來到底是要幹嘛的啊…」太一把美美扳過身:「就只是來讓我的心情平復?」

「其實照理說就是這樣。」

 

因為太一突然不按牌理出牌的回應又讓素娜原本預期的走向折了回來,這讓美美想起方才素娜給予自己的建議,讓她臉上不禁爬上了羞紅,心裡糾結到不行。

 

「美美,我看妳是想多了,我才沒有沮……」

 太一還未說完,就感覺到臉頰被突如其來的柔軟碰觸,她蜻蜓點水般輕啄一下便留下了對方一陣錯愕。

 

他頓時無法反應過來,只能看著當事人飛奔跑離的背影……

 

~*~*~*~*~*~*~*~*~*~*~*~*~*~*~*~*~*~*~*~*~*~*~*~*~*~*~*~*~*~*~*~*~*~*~*~*~*~

 

「我真是瘋了!為什麼要相信素娜說的什麼鬼辦法啊!」

 

太刀川美美摀著那張已如熟透紅蘋果般的臉,不停的用冰水拍打上自己的臉:「以後我拿什麼臉去見太一啊……」她低喃著。

 

正當她苦惱的哀鳴著之時,後頭來了個不速之客,她出了聲叫喚她:「…太刀川美美。」

 

美美回過頭就看見了那個身著昂貴名牌飾品,化著濃妝的少女。她不滿的皺眉,雙手插著環胸,目光炯炯地盯著她:「女朋友小姐,這樣也太不知檢點了吧。」

 

那是千名愛,她開學那天在練習室遇見的少女。

 

「…不知檢點……?」

「果然留下來觀察妳是對的。」千名愛向她走近,用著詢問犯人的口氣,大姐頭式的不蔑瞪視著她:「石田大和一不在,妳這花蝴蝶的本性就表露無遺。一會兒先是跟敵方的足球隊隊長私下密會,再來又跟御台場高中裡另一個風雲人物─八神太一當眾親密,不簡單哪,交換生。」

  

「既然都查到我是交換生了,怎麼會連我是不是正牌女友的資訊都接收不到……」美美嘀咕著,但很顯然對方沒有聽到她的細語。

 

「太刀川,我就直說了。」千名愛在她低喃時加大了自己的音量:「如果不想我把這幾天下來接收到的資訊公諸於世的話,就快跟阿和分手。」

 

「什麼資訊?」她應該都有好好的準時上學、乖乖聽課、做好打掃工作,沒有什麼秘密的事情可以公布的吧。

 

只見千名愛將藏在手臂後方的一個小紙袋取出,她將裡頭的東西全數亮牌,美美看到的第一張照片,就是太一幫她搬行李回家的那天。

 

「…呃…那是……」

「沒話可說了吧!」她將這些照片又全數收了起來:「“石田大和女友─太刀川美美水性楊花,腳踏死黨好友─八神太一,兩人獨處一室至深宵”,怎麼樣,這樣的標題夠精彩吧。」

 

她自顧自地說著,沒發現一旁的美美一臉無言以對。

 

「不想丟臉的話,現在就打電話跟阿和分手。」

 

千名愛不由分說就把手機拋了過來,突然的動作惹得美美心慌了一下,還好安穩地接到了手機:「噢對了,為了不傷到阿和,我建議妳說,“因為要轉學到很遠的地方,無法遠距離戀愛,所以打算分手”,至於學校,我會叫爸爸幫妳安排好。」

 

她撥動頸肩上的髮,說的頭頭是道,似乎對自己劇情安排的能力感到自豪。

 

太刀川美美一看到這樣自負的表情,一直無奈的臉轉變成了不爽。這女的實在是太霸道了,憑什麼可以隨意指揮她的來去。

基於心裡不爽快原則,以美美強硬的不服輸個性,她用了最激烈的方式與她硬槓:「如果我說不呢,我為何要接受妳那什麼鳥安排。」

 

名愛嘴角勾起了笑意,那雙帶著角膜放大片的眼閃耀的發光:「那好,我已經預告過了。真不知道原來妳那麼愛喝罰酒。」

 腳踏著白色高跟鞋,她一把搶回美美手上那支被貼滿了晶鑽的手機,回過了身,又轉頭看她:「想跟我鬥,別自不量力了。」

 

太刀川美美就這樣站在原處看著這個叱吒風雲的大小姐霸氣離去的背影,直到有人拉了拉她的手臂,才回過神看向旁邊的人。

 

「那就是上次說的千名愛。」

 

素娜看著前方,並詢問著美美,當那抹身影消失在轉角處後,她才又把視線轉回好友身上。

 

美美扶額,一臉無奈,無非是她一不小心又把麻煩惹上身了。「是啊……不過素娜妳怎麼在這?」

「因為想說妳那麼大膽的對太一做了那件事,還跑開了那麼久,就來看看了。」

素娜像是單純陳述著,但充滿笑意的眼神已經洩漏了她的意圖。

 

「是啊…是啊……我真是吃了豹子膽了,那麼丟臉的事竟然做的出來……」說完,她又想用冷水沖沖自己顯得沉重的腦袋。

「不過說正經的。」素娜突然轉換語氣,有些擔心的說道:「千名愛的事要怎麼辦?」

 

除去剛剛臉紅羞人的事件,在這件事面前看來,都不怎麼稀奇了。

 

因為自己的脾性壞了事,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

 

為了保護素娜的挺身而出,竟然還牽扯到了太一,不知道太一會怎麼想。

 

 

 

「只能見招拆招了,反正我也問心無愧。」

嘴裡雖這麼說著,但不安的感覺已像渲染一般從心底蔓延開來。

 

 

~*~*~*~*~*~*~*~*~*~*~*~*~*~*~*~*~*~*~*~*~*~*~*~*~*~*~*~*~*~*~*~*~*~*~*~*~*~

 

就在美美與素娜一臉沉重地回到了眾人所在的石階上的同時,到神原拓也腳邊不久的足球又被對方搶了過去,敵隊開啟了迅速的傳球網,直攻御台場高中的球門。

 

眼見局事岌岌可危,下一眨眼就見御台場高中主將─八神太一從後頭追了上來,他向另一側的隊友使了一個眼神,他意會了他的意思,來了個鏟球的動作,可惜被對方巧妙地快一秒鐘避開,但卻使球偏了準度,踢出的球擊中了門框,直接向一旁彈開。

 

太一所在的位置適宜,剛好接過彈飛回來的球,一個回身就直奔向敵方的球門。

  

「現在的比分是多少?」素娜向坐在最外邊的泉光子郎問道。

「二比二,剛剛太一又追回了一分。」

他專心地看著場內的動向,似乎對剛才太一的表現感到佩服:「妳們跑去哪了?剛剛的戰況真的是十分的精采!」

 

「沒什麼,只是去處理了一些事。」素娜心不在焉的回答,看了看場上的太一後,就轉回頭看向美美:「妳想到處理的辦法了嗎?還是要我……」

「我覺得先通知阿和吧,畢竟那個千名愛應該是衝著阿和而來的。」美美找到了一個空位坐了下來:「雖然我覺得這件事還滿誇張的,但既然她還沒有把妳的身分查出來,素娜妳就先按兵不動吧。」

 

「美美,可是我覺得……」

素娜想把這個責任攬回自己肩上,卻被美美阻止。

 

「就先這樣吧……而且這種類型的女生我看多了,都不是什麼省油的燈。」美美手握拳頂住下巴,做著思考狀。

  

武之內素娜輕輕嘆了一口氣,對美美的好意存著感謝,但也為她將擔負的莫須有罪名而擔心著。

 

不管怎樣,就算美美想要做她的擋箭牌,這也是她跟阿和交往之後必須處理的難題。

 

 

~*~*~*~*~*~*~*~*~*~*~*~*~*~*~*~*~*~*~*~*~*~*~*~*~*~*~*~*~*~*~*~*~*~*~*~*~*~

  

場上傳來了哨聲,夾雜著觀眾的歡呼聲,神原拓也將球踢進了對方的球門,取得了領先的一分。

他與太一默契地擊了掌,帥氣的雙人組贏得了場邊許多花痴女學生的尖叫聲。

 

比賽時間所剩無幾,雙方的神經線都繃到了最高點。

 

光丘高中足球隊急於將比數拉平;御台場高中這方面則是重於防守,兩方實力拉鋸戰,不分上下、平分秋色的比賽讓所有觀眾都大飽眼福。

 

 

剩下最後五分鐘!

 

 

光丘高中足球隊隊長─千島明從一個高個子竹竿身形的男生腳下搶去了那顆球……

 

 

剩下三分鐘!

 

  

八神太一試圖追上腳程快的他,卻依舊差了一截……

 

 

剩下一分鐘!

 

 

當明又接回從隊友那邊再次傳回來的球之後……

 

 

剩下三十秒!

 

 

全場屏氣凝神,彷彿空氣都靜止流動了一般,每一個球員的動作都變得無比的重要。

像是在放慢動作片一般,每一秒都成了關鍵的時間點,秒針的走動毫不留情,剩下十秒! 

 

千島明在球門右側頓了下腳步,轉換動作對準球門……

 

 

嗶──

 

 

刺耳的哨聲響起,宣布比賽結束。

 

 

~*~*~*~*~*~*~*~*~*~*~*~*~*~*~*~*~*~*~*~*~*~*~*~*~*~*~*~*~*~*~*~*~*~*~*~*~*~

 

傍晚的斜陽閃耀,橘紅色的光芒照射街坊,鳥兒也拍著疲累的翅膀回巢,人們結束了一天的活動。假日的校門口,人潮本就稀稀落落,不過由於今日校際友誼賽的進行,原本冷清的校門群聚了一群人。

 

「太一,這裡!」 

泉光子郎肩背著裝帶筆記型電腦的背包,向剛從校門口走出來的八神太一招手呼喚。

 

他走過來,匆匆看了一下向他圍過來的人群後,隨口問了句:「美美呢?」

 

素娜笑盈盈地搭上了他的肩,臉上的笑意有所指:「哎呀!才一下不見就開始想念啦,這是存什麼心?」

「才沒有勒!」太一沒好氣地白了她一眼:「說要聚餐也是你們,人怎麼可以沒到齊。」

 

「美美姐說要先去見一個人,叫我們不用等她先過去。」

小京故意這麼說著,想要探探眼前人的反應,畢竟剛剛的場中一劇,他們可是清楚的看在眼裡。那可並非什麼日常記事,而是驚天動地的發展。

 

雖然處於皇帝不急急死太監的一方,但偶爾在這個位置看著好戲其實也有說不出的快感。

 

看著太一那一臉裝作不在乎的表情,其實內心翻湧著不太爽快的情緒:「…那我們先走吧,好餓喔。」

 

他邁步向前,卻被大輔調侃道:「太一學長難道知道我們要去哪裡聚餐了嗎?!」

 

只見他頓了下腳步,接著側過頭陰著面龐說:「知道路還不來帶路。」

 

  

~*~*~*~*~*~*~*~*~*~*~*~*~*~*~*~*~*~*~*~*~*~*~*~*~*~*~*~*~*~*~*~*~*~*~*~*~*~

 

河堤旁,高起的石階梯延伸至水泥鋪至的路旁,兩個身影一坐一站的,沒有多大的動作變化,只是靜靜地看著河流另一邊的橘陽慢慢落下。

 

此時,坐著的少女首先開口:「明,你的意思我明白了。」她站起身,拍了拍弄了一層灰的裙擺:「……那個,不嫌棄的話,你…要不要一起來聚餐呢?」

 

不知所云之下,為了掩飾莫名的尷尬氣氛而不經思考出口的天真邀請惹得對方一陣無語,不過她真的有聽懂自己要表達的意思嗎,還是只是不直接拒絕的另一種方法?

 

山田明深吸了一口氣。

 

雖然沒有贏球,太刀川美美還前來赴約的這個舉動讓他感到驚訝又興奮,所以當他聽到美美理解他的話意時,不禁又燃起了希望,怎料她給了自己另一個更大的驚喜。

 

正當他想著要如何再清楚地跟她解釋自己的意思時,美美包內的手機響起,她打開包包,看了眼來電顯示,慌張了起來:「…太一!」

 

太一?那個八神太一?!

 

山田明當然記得這個名字,擁有與自己不相上下的足球能力的競爭者,根本想忘都忘不了。

 

看著美美略為緊張的神色,山田明放鬆了原本不知覺握緊的拳:「我去!」 

很明顯的美美不知道為了什麼正在避著八神太一,既然老天如此幫忙,或許這樣一來自己的勝算就會更多一點。

 

本來在猶豫著是否接聽電話的美美,被山田明突如其來的強硬回應嚇得轉過了頭,握著手機的拇指不小心觸動了接聽鍵。

 

「什麼?」

「我說,既然妳都開口這麼說了,那我就接受囉!」山田明走近看著他發愣的少女,輕扯過她的臂膀:「美美,謝謝妳讓我更靠近妳。」

 

太刀川美美完全搞不清楚現在到底是什麼情況,剛剛在她接到太一電話之前有發生什麼事嗎?為什麼她完全接不起目前前後的事情進展。

看著對方笑得燦爛的臉,讓她不禁懷疑自己是否講了不得宜的話。

她跟著癟開了笑,乾乾地回了聲不客氣。畢竟從小父母師長就教育她,只要別人對自己道了謝,也要禮貌性的做個回應。

 

「那我們走吧。」

「…噢,好。」

 

沒有察覺到自己正被牽著鼻子走,美美愣愣地任由對方拉著自己前進。

 

夕陽美好,但卻即將被黑夜所吞噬。

 

 

 ......

按掉通話鍵,他任由黑夜吞噬他的身影。

 

後頭店家的木頭拉門被裡面的人拉開,發出些許刺耳的吱吱聲,卻絲毫沒有影響外頭那近乎定格的背影。

 

「太一,大家都進去準備點餐了,你聯絡到美美了嗎?」素娜見太一似乎對她的問話沒有反應,於是她從亮著黃白光線的店內走向外頭,拍了拍那略顯僵硬的肩:「欸太一,你有聽到我說……」

 

「我想美美應該不會來了。」 

八神太一將手機收進口袋內,語氣極為平靜地回應著素娜前幾秒的問題:「走吧,我肚子好餓。」

 

舉著方才輕拍太一的手,素娜帶著愣然的眼望著走進店內的太一的背影……

 

看來這樁案情似乎不太單純……噢,不對!是這個八神太一似乎掩藏了什麼心事。

據她與他從小一起長大所對他的了解,只要是太一一想要隱藏一些事情,就會生硬地轉移話題,譬如說……

 

他今天竟然會一直喊餓,然後就快步走掉,這動作極其不正常到了極點,彷彿害怕被人挖出任何一點端倪而逃之夭夭。 

而事出有因,她一下子就了解了這般前因後果。

 

武之內素娜此時輕笑出了聲,似乎抓住太一的把柄在手中是一件十分爽快的事情。

她第一次覺得,原來作為旁觀者的感覺是如此的舒暢。想想之前的自己,也曾像這樣莫名的失落,急於掩飾自己溢滿出來的情緒糾結,最終還是因為太一的勸說而不得不正視自己的情感。

 

反過來,她希望太一也能發覺到自己變化的內心,並且像她一樣得到幸福。

 

在總有一天不遠的未來裡……

 

 

 

TBC

 

全站熱搜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