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數碼寶貝
●CP:八神太一X太刀川美美(太美)
●故事設定時間:高中時期

~*~*~*~*~*~*~*~*~*~*~*~*~*~*~*~*~*~*~*~*~*~*~*~*~*~*~*~

 

本來白天是晴朗的天氣,在晚間卻忽然下了場偶陣雨,讓聚餐完沒有隨身攜帶雨具的八神太一,落了一身的濕。

他高舉著運動包在頭頂上擋雨,並一路從車站狂奔回家。

……

 

 

八神嘉兒在聚餐中間就跟著高石武與本宮大輔一行人一同離席,說是他們初中生有自己的聚會要進行之類的,反正那時他也有聽沒有懂,全部心思都不在這整場飯餐聚會中。

一場聚餐中唯一聽到的訊息就只有─當武之內素娜接到了一通似乎是太刀川美美打來的電話時,坐在旁邊的他清楚從素娜話筒的另一端聽到美美的聲音,告知自己今天不方便過來了。

無奈掛上電話的素娜,一轉頭就看到太一埋頭扒著方才沒吃幾口就開始擰攪白飯,她和石田大和互相接換了眼神,女友交代的出征任務可不能推拖,阿和輕嘆了口氣,拉著塞滿一口飯的八神太一出了店門,開始做自己鋪成好的問話內容。

 

「我說太一,就算足球賽最後是以平手收場,你也沒必要失神成這個樣子吧。」阿和將手搭上死黨好友的肩上,笑容轉為曖昧地說:「除非你是為那個“誰”才弄得茶不思飯不想的~」

「哪個誰?」

八神太一將口中的食物一鼓作氣地吞食下,一臉鄙視的樣貌望向好友,一副“你什麼時候也學素娜八卦了”的嘴臉。

 

放下接觸的那隻手,阿和背對著太一向前走,並嘖了聲表示麻煩。但其實不只素娜,他自己也很想了解八神太一目前的感情狀況,就算碰了壁,還是得勇往直前。

 

他沒有回過頭,直接丟出問題。

「聽說對方隊長有意要追求美美,真的假的?」

「這件事我怎麼會知道。」

沒好氣的直接給了否定的答案。美美單身又長得甜美可愛,有人追也不稀奇吧,更重要的是,這也不關他的事。

「也聽說美美去赴約了。」阿和很滿意太一的反應,繼續詢問道:「沒關係嗎?如果美美變成人家的女朋友……」

「…那就恭喜她囉。」

一副醋酸語氣說著恭喜的字眼,不了解情況的路人也不難聽出話中的焦急。

只可惜當事人卻不當一回事。

 

「若是你真心這麼想我會替你感到高興。」阿和回過身,直視太一:「不過如果你又要像之前那樣照三餐自主訓練的話,這次我可是會去打斷你的腿。」

兩人四目相交,太一讀出了阿和眼中的認真,感到十分地吃驚。

「…我……」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

語畢,他不再理會對方,直接越過欲言又止的太一回到了店內。

……

 

 

狂奔的腳好巧不巧踏上了一個積了水的凹洞,水花四濺,回噴到本來很幸運還沒有全濕的腹部,八神太一低聲咒罵了一聲,放棄遮雨的動作,因為自家的公寓大樓就近在眼前,而且全身都溼透,事到如今也沒必要再做無謂的遮雨動作了。

跑到公寓大樓的大門平台前,太一摸索著包內的鑰匙,在開門前才注意到大門旁邊縮著一個身影。

那單薄的身影也因為弄濕了一身而發抖者,注意到太一的視線,才抬起頭來。

淺褐色的眼眸帶著驚訝,褐色長捲髮因為充滿了濕氣,無力並且雜亂地披散在肩上,白色的透出底下細肩帶的痕跡,比起太一好不到哪裡去。

太刀川美美和八神太一對視了幾秒,看著彼此都溼透的衣服,這才像是五雷轟頂般慌張地撇開交集的雙眼。

 

「先上來吧。」

太一首先出聲打破沉默,取出了鑰匙打開公寓大門:「我幫妳烘乾衣服再回去。」

 

「嗯…」美美點了點頭,雖然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但還是覺得要發出點聲音,才不致於那麼尷尬。

她跟著太一的腳步,怯怯地向前走,腦海裡心不在焉地想著待會要如何跟太一解釋餐聚缺席的事。

 

 

太一一進門便打開門旁的電燈開關,光線照亮了漆黑一片的室內,熟悉的一切隨即映入眼簾。

太一家還是記憶中的那樣,一進門後,玄關直走的左側是淡藍色磁磚拼貼而成的小廚房,廚房前擺放著一個四人座的木製餐桌,餐桌之前連接的是綠色沙發阻隔而成的客廳,沒有隔間的分別,小而美的公寓,散發著溫馨的氣氛。

木板拼製而成的褐色地板被擦拭的乾淨無塵,卻被他們持續滴水的身子弄得混濁。

 

美美望著廚房流理台上擺放整齊的水杯,想起之前在美國與太一線上通話時,水杯與陶瓷桌碰撞的清脆聲響,就是從這裡發出來的。

還有太一打開冰箱拿可樂,開罐的那個“啵”的聲音,彷彿就近在眼前,幾個月前的事宛如歷歷在目。

 

「美美,妳先…」

八神太一把濕透的運動包隨意丟放在走道上,一回頭就看到美美望著自家的廚房出神。

他試著再叫喚她一次,不過這次卻被一個噴嚏聲給打斷。

淋了雨果然是著涼了,只見美美一手摀著嘴鼻,一手摩搓著發冷的臂膀,畢竟現在還不是夏天,不盡快沖個熱水澡,難保不會感冒。

「浴室是在那裡,裡面有乾淨的毛巾妳可以先用,先去沖澡吧,免得感冒了。」

指了指玄關旁一個掛著可愛小木頭標示牌的浴室方向,太一半推著美美進浴室梳洗。

「…那太一你呢?」走到浴室門前,美美停頓下腳步,回頭詢問太一。

「沒事,沒事。」太一朝她比了個OK的手勢:「我每天都在足球隊鍛鍊了,身體才沒這麼柔弱。」

想了想太一的話,也確實如此,不過話說回來,若是自己再不去沖個舒服的熱水澡,下一秒肯定會重感冒。

美美衝著太一一笑,便關上門,不客氣地占用了浴室。

 

嘉兒似乎還沒回來,而父母一早就去了位於靜岡縣的奶奶家,要一天之後才會回來。

作為一個好哥哥,通常不會在未經允許的情況下進入已經是花樣年華少女的妹妹房間,所以太一只好先找了一套自己的乾淨衣服,先讓美美換上。

 

浴室內水流的聲音隔著門傳入耳,還伴隨著美美清亮的哼歌聲,雖然是迫不得已的情況,但孤男寡女共處,不管如何都能讓人想入非非。太一深吸了一口氣後,輕輕敲了敲門,聽到美美不再唱歌之後,說出了打擾的目的。

「我把衣服放在門邊,妳洗完之後先換上,我會在房間裡。」

見美美沒有回應,太一摸了摸擦拭過後依舊潮濕的蓬髮,自顧自的走進了自己的房間。

 

 

太刀川美美用沾上了水的手掌拍了拍自己略為發燙的臉龐,霧氣瀰漫著不大的浴室,恣意任由水柱流淌,她只注意到自己清楚的心跳聲。

「笨蛋美美,那麼緊張幹嘛?!太一只不過是要拿換洗衣服給妳!」

自言自語地責罵著不爭氣的自己,看著鏡內反射的臉孔,紅通一片顯示著羞怯。搖了搖頭,她認真的看著鏡子內自己的雙眼,催眠似地如唸咒語般地說道:「八神太一只是夥伴…八神太一只是夥伴…八神太一只是夥伴……」

 

更何況……

她很明白的知道,他喜歡的人一直都是素娜,那個充滿關愛之心,總是把別人擺在第一位的、對她來說是好朋友,也是像個姊姊存在的重要的武之內素娜。

 

美美閉起雙眼,索性將頭頂置於噴灑著水柱的蓮蓬頭之下,現在什麼都不想想……什麼都不要想。

八神太一就只是八神太一,是被選召的孩子們的領隊,與自己的關係就只是會傳傳訊息、聊聊天的朋友,僅此而已。

 

熱水從頭頂順著流下,經過了臉龐,直接落到了腳邊,一去不復返。

美美從不知道原來自己糾結的情感也像那流水,如同脫韁野馬一般,怎麼拉都拉不住,越想越頭疼,也只能放手隨它而去。

 

 

早些時間跟素娜通過電話,有意無意打聽之下,才得知太一對於自己沒有出現在餐聚上的事似乎感到耿耿於懷。

雖說一直有意想要加入聚餐,但手機裡那通已接聽的來電顯示讓她更卻步不前。

誰能告訴她,這無非是太一生氣了,不然為何那通不成功的接聽來電之後,就沒再接過太一打來的電話了。

草草打發了山田明跟他中途跑來的隊友,太刀川美美只能坐在離御台場高中最近的那個無人小公園裡的鞦韆上,晃晃悠悠地等著電話再次響起。

 

但再來的卻是素娜的來電,告訴她那個“喊餓又沒怎麼吃”的八神太一貌似“沮喪”的提早離席,光子郎之後也藉故離開,只剩下她跟阿和,所以無奈也只能散了。

卻被美美笑著調侃,難得電燈泡都走光了,你們這是在散哪一招?

明明是想捉弄美美的話,被捉到了空隙,弄得自己啞口無言。

 

不過就算如此,她也沒少聽到,關於八神太一的訊息。

 

被突如其來的大雨打濕了之後,她才回神注意到自己正走在往八神太一家方向的路上

因為夜晚的天太黑,再加上根本沒有去注意到方才的天氣變化,所以雨水降臨時,才弄得自己那麼措手不及。

將雙手遮擋在頭頂上避雨,猶豫著是要往太一家去,還是就此折返回家……順便責罵自己真是直覺害事,明明就處於與太一莫名奇妙的鬧彆扭上,卻又想要見上他一面

一咬牙,她豁出去就往腳程只剩五分鐘的太一家方向跑去。

 

~*~*~*~*~*~*~*~*~*~*~*~*~*~*~*~*~*~*~*~*~*~*~*~*~*~*~*~*~*~*~*~*~*~*~*~*~*~

 

洗完了身體舒服、心靈卻疲憊不堪的熱水澡,太刀川美美換上八神太一整齊放在門口的衣服,衣服上有著家用洗潔劑與木頭衣櫃混合的味道,也有些許屬於太一的獨特氣味,那是在記憶中十分熟悉的味道─雖不寬大但卻莫名讓人心安的背影……

 

還記得那時跟太一一起去營救嘉兒的路途中,太一那身為哥哥想要保護妹妹的那份執著,深深地感動著她,而當時他的那份執著,也把夥伴們對彼此的羈絆緊緊牽牢著。

 

不知道現在他們的羈絆是否還是如同當年一樣牢固?

 

步出浴室,美美這才想起方才太一將浴室先讓給了她,自己忍受著溼透衣服的畫面時,她二話不說,趕忙小跑到太一房間前,急促地敲了敲,沒等裡面的回應就逕自打開了房門:

「太一,我洗好了,換你……」

 

當她話說到一半,便被眼前的景象驚嚇到迅速轉過身子,而後把卡在喉嚨的話結巴地說出:「…洗……」

 

到底是上天太過眷顧她?還是自己的運氣太旺?一天之內就讓她遇到兩次讓人尷尬到不行的場面。

 

八神太一半裸著上身看著突然衝進來的太刀川美美在與他對上眼後又驚慌失措地轉過身去,他只不過打算把全濕的衣服脫下來,拿毛巾把身體擦乾而已,這小妮子有必要這麼大驚小怪的,彷彿他是什麼怪物一樣嗎?!

 

更何況這裡是他的房間吧!

 

太一一把抓起放置在床邊的換洗衣物,將方才擦拭過身體的毛巾甩過披上肩,單手推著依舊背對他的美美的後背:「我知道了,幫妳熱了牛奶放在桌上,快去喝吧。」

 

「…好!」被太一厚實的大手碰觸到後背的美美,像貓炸了毛一般的如同被開啟啟動開關的人偶,急匆匆地向前走去,以致於根本沒有注意到旁邊的物體,於是一隻腳就這樣被華麗麗的絆倒並整個人向前摔去。

驚叫的聲音還完全來不及發出來,就被即將仆街的恐懼感支配了腦袋,除了雙手在反射條件之下還記得要向前亂揮試圖找尋接近地板前的平衡之外,目前仆街的機率根本就是百分之百。

 

太一看到美美被方才自己隨意丟放在走道上的運動包絆倒時,邁步伸手想要拉住她,卻沒想到地板上蔓延開來的積水出賣了他,腳一滑,重心不穩,拉住美美的手反而讓自己跟著被帶向前,一同跌至地板上。

 

砰咚一聲,兩人跌到地板上的衝擊力不小,還好依八神太一靈敏的運動神經迅速拉過美美,並將雙手緊抱護住了在下方美美的頭部,才把傷害減到最低。

 

美美總是等到災難過去才遲遲地反應過來,一定睛就發現太一裸露的胸膛正近在咫尺貼在她的眼前,連他呼吸帶動的胸部起伏她都能清楚的感受到。

近距離的聞著太一身上好聞的薄荷草香味,帶有以前印象中沒有的成熟男人的體味,她早已忘卻了方才被絆倒的恐懼,羞紅爬上面龐,心跳加速讓她認為自己再這樣待下去就要窒息了。

就算美美有想要逃離這樣的窘境,但上方的太一卻不為所動,似乎受了什麼刺激般繃緊了神經,直到大門外傳來鑰匙開鎖的聲音,接著是八神嘉兒將大門開啟後,帶著掛著鈴鐺掛飾的包包走進來的聲音。

「哥,什麼聲音那麼大聲啊,我在外面都聽到了…」

還沒說完,她就被眼前的景象弄得啞口無言,一張嘴張得老大,不知如何反應只能跟著愣在一旁。

 

「我…先去洗澡。」

在自家妹妹進門後,唯一反應過來的太一,起身抓了散落的衣服就閃躲進浴室去了。

 

留下一陣尷尬無語的氣氛瀰漫整個偌大的空間。

 

~*~*~*~*~*~*~*~*~*~*~*~*~*~*~*~*~*~*~*~*~*~*~*~*~*~*~*~*~*~*~*~*~*~*~*~*~*~

 

坐下來冷靜地啜飲完一杯溫牛奶的時間裡,美美能夠感受到來自八神嘉兒熱烈的視線一直停留在她的身上久久不肯離去。

但一杯小小的牛奶總用不著幾分鐘就可以喝完,當她終於放下杯子,嘉兒就迫不及待將一直囁嚅在嘴邊的話脫口而出:「美美姐,妳跟我哥剛剛……」她突然想到了什麼,對美美比了個道歉的手勢:「真對不起我回來的時機不對……」

 

「不…不是妳想的那樣啦,嘉兒……」太刀川美美一手撫上額頭:「太一只是為了要拉住被東西絆倒的我才會……」思及此,她的臉蛋又不爭氣的染紅了起來,怎麼樣就是無法忘記……太一那厚實溫熱的大手在她跌倒時拉住了她;寬闊的臂膀護住她不讓她受傷;強壯的胸膛貼在她的鼻尖前方;鼻息吐出的男性氣息撒在她凌亂的髮梢上……所有一切都實實在在地挑逗著她的感官與心靈。

想盡快遺忘卻弄得物極必反。

 

嘉兒在一旁觀察著美美的反應,溫柔的笑容逐漸浮上女孩的嘴角。

 

 

浴室門喀擦一聲開啟,太一雙手拿著毛巾擦拭著清洗過後含著水分的頭髮緩步走出來,美美像觸電般從沙發上跳起:「那…那我就先回去了!」

 

「等等,妳的衣服還沒幫妳弄乾呢!」一手抓住慌亂抓起包包欲離開的美美:「妳該不會穿這樣就要回去了吧?」

美美看了一眼身上的衣服,而後抬眉對上了太一的眼眸,太一的心湖被她眼眸中的混沌擾得盪漾。

 

見這兩人遲遲接不上什麼話,嘉兒跳出來提了個建議:

「哎呀!哥,現在都已經這麼晚了,衣服弄乾要弄到幾點?反正今天爸媽也不在,不如就讓美美姐借住我們家一天吧!」

 

「咦?這樣會不會太麻煩……」

美美覺得嘉兒的提議不太妥當,最主要是現在的她,根本還不知道怎麼面對八神太一。

 

「不會不會!美美姐妳就跟我一起睡吧~反正明天也是假日嘛!我們可以一起去逛街。」嘉兒跨大步前進,拉過美美的臂腕:「哥,那烘乾衣服的事就交給你囉!」

 

「啊…嘉兒,妳有合適的衣服可以先借給美美嗎?」太一握住美美的那隻手腕被嘉兒硬生生搶奪過去,反正他這個做哥哥的一直都拗不過這鬼靈精怪的妹妹,每次也只能順著她的想法而行。

 

「為什麼?我覺得她穿這樣挺合適的啊!」

若無其事的回過頭,嘉兒一臉純善地直接拒絕了她哥的要求:「哥,晚安。」

語畢,就拉著美美興沖沖地進了自己的房間。

 

「這個嘉兒……」

八神太一突然有一種被自己妹妹出賣了的感覺,望著嘉兒關上的房門,想起小時候他們倆同一房間的那個童年,明明就是個單純善良又可愛天使,怎麼才過幾年,就變得像個小惡魔似的。

 

尤其是最近感覺好像又更變本加厲了,到底是因為什麼原因,他捎了捎後腦杓,無從得知。

 

~*~*~*~*~*~*~*~*~*~*~*~*~*~*~*~*~*~*~*~*~*~*~*~*~*~*~*~*~*~*~*~*~*~*~*~*~*~

 

晚間雨停了,雲也散了,月光透過連接陽台的落地窗直射而入,床上的八神嘉兒翻了個身喃喃囈語什麼又陷入了安靜。

安靜到連書桌上小鬧鐘的分秒針走動的聲音都嫌吵。

 

太刀川美美算不清自己到底翻來覆去幾遍了,最後索性睜大了雙眼,平躺著看著上方的天花板發呆。

這是回日本之後…不,掐指來算根本就是有生以來第一次失眠,因為從小到大她都是屬於很容易入眠的人,也可能自己天生沒什麼煩心的事,所以她一直都不把“失眠”這件事當一回事。

 

這樣躺著也不是辦法,乾脆出去喝點水來解解失眠的煩躁。

 

 

八神太一這已經是第一千零一百四十六頭羊了,雖然數羊這招他認為對解決失眠沒什麼太大的用處,但對於分散注意力是個很好的辦法。

因為只要他一停下來就會開始回想今天一整天發生的事情……

 

美美柔軟的唇貼上了他的面龐……

美美全身淋濕站在他家門口等他……

美美在他家浴室洗澡還哼著歌……

 

想到跌倒的意外,他不禁大幅度的拉起被單蓋住了自己的臉。

明明這應該是不需要在意的事,但美美因為緊張而加速呼出的氣息打在他的胸膛上,她的頭髮傳來一陣好聞的洗髮精的香味,他知道那是他們家慣用的那瓶洗髮精的味道。

還有雖然這是為了救美美而發生的緊急情況,他還是能感覺到手上那非分的觸感,在他伸手抱住美美之前,碰觸到她的……

 

一千零一百四十七頭羊!

一千零一百四十八頭羊!

……

 

數羊數得口乾舌燥,掀開被單,太一猛然坐起身,煩躁地揉了揉蓬鬆的髮,打算喝杯水回來再繼續數羊。

 

 

 

一打開房門,抬眉就發現美美正巧也出了房間,對方被他突然開啟房門的動作嚇了一跳,以為自己躡手躡腳偷偷摸摸的行進舉動還是吵到了他。

 

「對不起,吵到你了嗎?」

「沒有。」雖然僅靠著連接陽台的落地窗外傳進來的月光光線,但足以讓太一看到她眼中倒印的他自己的面孔:「妳…要喝水嗎?」

他邊說邊走到家中開放式的廚房,動作流暢地拿起倒掛著的玻璃水杯。

 

「要。」

美美倚靠著餐椅的木頭椅背,看著走到月光照射不太到的廚房的太一,陰暗的背影在她眼中依舊明顯。

 

將倒了半杯滿的兩杯水杯拿在手上,一轉身就捕捉到美美直盯著自己的視線,後者則是在下一秒慌亂不自然地移開了注視。太一拿著水遞給美美,越過了餐桌,走到沙發區,並在地毯上直接席地而坐。

 

「沒想到凌晨的天氣會這麼好。」

「…嗯,晚上下的雨真的滿大的。」

 

如一般話家常的談話內容極短暫的結束後,八神太一持續望著窗外的月光,思考了一下再次開口:「那個…美美,今天在球場上……妳……」

「那…那是素娜說,這樣能幫助你恢復精神!所以我才……」

美美急促地打斷太一欲說出口的話,坐在沙發上,雖然太一沒看向自己,但卻正襟危坐了起來。

 

「…哈哈哈,原來是素娜啊。」只見太一停頓了幾秒,而後忽地轉過頭,一臉被捉弄般的苦笑:「真是的,那傢伙總喜歡在我緊張的時候捉弄我。」

「所以說,有時候還真不能聽她的話……」美美聳聳肩,也跟著笑著做了結論。

 

一整天使兩人之間梗著刺骨的東西,一下就被講明的原因化開了。心情突然覺得如釋重負,卻又感到些許違和的…失望。

但因為放鬆的情緒佔了多數,因此那雞毛蒜皮的違和感被遺忘的快。

 

「這種玩笑在我們這群之間玩玩還可以。」太一將水一飲而盡:「要是換做別人可就會上了學校八卦版面了吧。」

站起身,準備走回廚房將空水杯放回原處,卻看到美美一臉八卦地盯著他看。

「啊啊…原來太一也喜歡看學校八卦版哪……」

 

「才不是呢!」太一沒好氣地坐到了沙發扶手上,一隻手探上了美美的頭頂揉亂她的髮:「妳以為我那麼閒啊,都是從別人那裡聽來的。」

「喂欸!」

沒想到太一會突然來這樣的攻擊,美美頂著一頭鳥窩亂髮,正準備回擊,卻被敏捷的太一早已躲得老遠,無從下手。

 

「哈哈哈,晚安,公主。」

見美美杏眼圓睜,氣得嘟起了嘴,八神太一惡作劇成功後顯得一臉得意,前腳一溜煙地竄回了房間,後腳還不忘回頭道上遲來的“晚安”語。

 

 

風雨後自然會放晴,晴天之後也會招來風雨。

就像暴風雨前總會有短暫的安寧一樣,但斡旋的漩渦卻已在暗處蓄勢已久。

 

 

TBC

 

全站熱搜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