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妖精的尾巴/魔導少年 

 

●CP:納茲X露西 (納露/夏露)

 

●此篇為原時空衍伸篇,自創故事與自創敵人

 

 

~*~*~*~*~*~*~*~*~*~*~*~*~*~*~*~*~*~*~*~*~*~*~*~*~*~*~*~*~*~*~*~*~*~*~*~*~*~*~*~*~*~

 

 

Cheapter  3

 

「找到殺手的行蹤了。」

休息室裡一群人聚在一起低喃著。

 

在納茲與露薏絲回來之後,經紀人─托特先生就趕忙上前查看,發現露薏絲只是受到一點驚嚇後就放鬆了下來。

 

「格雷和艾露莎已經跟過去了。」

莉莎娜向兩人述說著現況:「接下來的演唱會要怎麼辦?」

 

「當然是繼續囉!」露薏絲毫無遲疑的道出這個答案。

 

「怎麼可以,殺手可能不只一人哪!」托特先生又繃起了才放鬆不久的神經:「而且舞台前的那一排燈具完全被破壞了,已經不能用了。」

 

這是非常實際的問題,很明顯的少了燈光的照亮,舞台上有什麼表演根本沒什麼看頭,應該說是連看都看不到。

 

「就算無法看見我的身影,也該讓歌迷們聽見我的歌聲。」露薏絲堅定己見:「我還是要為了他們而唱,這是我不變的定則。」

 

堅定讓她的雙眼看起來更炯炯有神,那雙深邃有著吸引人的魔力。

 

「我知道了,我跟主辦單位說一下。」托特很快地就退讓了:「順便討論一下有什麼解決辦法……」

 

他急急忙忙地退出了休息室的大門,跑離他們的視線。

 

「露薏絲小姐,艾蜜有個方法可以試試。」

突然那個面癱的女秘書無聲無息的就出現在他們身旁,嚇到了沒有警覺性的眾人:「我找到了一箱白蠟燭,如果可以的話,可以點燃這些蠟燭來照亮舞台。」

她抱著一箱不知從何拿到的細型白蠟燭,給了他們這樣的建議。

 

「艾米,這真是個好主意。」

納茲向她豎起了大拇指,讚譽有加地咧開嘴笑著。

 

「是艾蜜。」臉上依舊沒有任何表情的她把那箱蠟燭放在了一旁的桌上:「那麼我就先去忙了,露薏絲小姐。」

 

「是很好的主意沒錯,不過我們現在根本沒時間把蠟燭一一放在舞台上啊……」

夏璐璐依舊不忘反駁著:「再者,這樣會讓殺手更容易鎖定目標。」

 

「噯咿!夏璐璐說的是。」哈比在一旁很明顯的就是奉承著的語氣。

 

「或是,我可以代替露薏絲小姐上台。」

說話的是莉莎娜,她帶著胸有成竹的笑容說著:「我可以變成露薏絲小姐的樣子站上舞台,而露薏絲小姐只要在幕後唱歌就好了。」

 

但她這個提議馬上被人否決掉,提出異議的是納茲。

「不行,這樣一來目標就會變成莉莎娜妳啊!」他只是擔心,有可能被當成標靶的夥伴。

 

「可是納茲,也只有這樣做了。」莉莎娜不管自己是否會成為目標,她現在唯一想做的就是盡自己所能的來保護露薏絲小姐:「別忘了我也是魔導士,我還是有能夠保護自己的力量。」

 

「納茲哥……莉莎娜姐,那個……」

被晾在一旁的溫蒂此時開了口,她的呼喚引起了他倆的注意:「露薏絲小姐已經離開了…」

 

「離開……!」納茲這才終於意識到,不管怎麼說,露薏絲都是那個注定被盯上的獵物:「那傢伙是想尋死嗎,沒我們在身邊就想上台。」

 

他以一溜煙的速度,奔離了休息室,沒有留給自己與其他人任何緩衝的時間。

 

「納茲……」哈比從沒看過這樣著急的納茲,何況對方只是個任務的委託人而已。

 

被留下的一行人跟隨著納茲的行徑,在外頭傳來粉絲們巨大的呼聲時朝著走廊的盡頭而去。

 

 

 

~*~*~*~*~*~*~*~*~*~*~*~*~*~*~*~*~*~*~*~*~*~*~*~*~*~*~*~*~*~*~*~*~

 

 

明明是一片黑暗的會場內,卻無法澆熄歌迷們沸騰的熱情。

 

在露薏絲離場的這段時間內,主辦單位請來了同樣當紅的情歌王子─雷奧來做免費的友情贊助,演唱了幾首膾炙人口的歌曲。雖然在一片漆黑的舞台上唱歌難免讓歌迷猜疑著是否本人其實沒有到場,但在歌曲結束後傳來的獨特嗓音的問候聲,成功將台下原本對黑暗的不滿化為驚呼的訝異。

 

雷奧同樣為普提爾王國內數一數二的有名歌手,他有著鮮豔的橘紅髮色,加上帥氣的外表及優雅的舉止,是許多少女心中的白馬王子。

雖然如此,兩方的粉絲們都暗自在流傳著情歌王子─雷奧與金色妖姬─露薏絲有著極度明顯的曖昧關係,國內的八卦雜誌也常捕捉到兩人私底下在一起的畫面,成為有利的證據。就算兩人沒有公開承認彼此的關係,但卻早已被外界定位成了情侶。

 

 

在雷奧演唱完後,主辦單位開啟放置好的臨時燈具,從兩旁照亮了舞台,雖然比不起原本設定好的炫麗彩光,卻也足以呈現露薏絲接下來的表演風格。

 

相較於前面的天使造型,再次出場的她換上了全黑的小禮服,頭飾也是相對的黑色羽毛,有著對比的意味濃厚。

 

歌曲前奏是充滿刺耳旋律的搖滾風格,有著時空交錯之感。就像被惡魔所附身一般,露薏絲每一步的步伐都充滿了霸氣,與符合前奏意境的王者氣息。

 

但舞台上的她卻像是孤高的負傷者一般,試圖掩飾傷口卻弄巧成拙的樣貌。

 

依照自己內心湧出的情緒,她的語氣轉為悲憤,毫無猶豫地開口唱起自己的歌……

 

 

未知にまみれた 意識の彼方

未知的侵蝕 意識的彼方

差し出しても奪った罪の果てに

伸手卻奪去了無止境的罪惡

乱れてばかり 美意識たちは

一直都被混亂著 美麗的意識們

見限る程偽りと逃げ出した

拋棄了偽裝逃脫出來

 

叫ぶことには意味がなくて

無意義的大聲呼喊著

気付いて欲しいよ I’ll change the world

希望能被察覺到I'll chenge the world

*

届けられるなら 届くなら

若能傳達到的話 若能傳達

この声が呼ぶ先に

這個大聲呼喊的聲音會先傳達到

裸足のまま 傷付くままで

光裸著腳也沒關係 受到傷害也沒關係

この身にまとえる夢に惹かれて

這個身體引來了無數的夢想圍繞著

崩れかけた道なき道を

在已經崩毀的無路之道上

踏み越えていけるだろう

行走跨越過去吧
*

 

もう誰の云う事も信じない

不管誰說的話都無法信任

明日の前で君と走るだけ

只要在明日的前方與你並行

死角の影で 探し出せない

無法用死角的影子找出來

無欲だけじゃ遠すぎる楽園に

只要無欲無求在那遙遠的樂園裡

吸われて堕ちた 美徳の弱さ

被吸取墜落著 美德的懦弱

振り向かずに躊躇(ためら)いを切り捨てて

不回首的將躊躇給割捨掉

今が終わりの断崖なら

若現在已經是終點的斷崖

飛んでもいいよと Make up yourself

那就飛起來就好了 Make up yourself

 

近付けないけど 近くなれ

只要不接近我 在我的附近

壊れた時代(とき)を抱いて

緊抱住崩壞的時刻

新しい嘆き まだ嘆く

新的嘆息 還是嘆息

力によって取り戻すよりも

依據自己的力量 與其取回

願望だと認めてしまえ

不如承認這是自己的願望

理不尽な希望だった

數不盡理由的願望

そう誰も自分の弱さ嘆き

那誰會對自己的懦弱嘆息

昨日は既に消して去ってゆく

昨日將已消去

 

もう誰の云う事も信じない

不管誰說的話都無法信任

明日の前で君と走るだけ
只要在明日的前方與你並行

 

(選自平野綾的歌曲─NEOPHILIA)

 

 

就算旁人再怎麼覺得自己所走的路徑錯得離譜,她還是堅持己見;就算最後會弄得傷痕累累,她還是在所不辭,這是她必須自己解決的事情,不管是誰都幫不了她。

她必須好好處理她的過去,才能夠再次昂首邁向未來。

 

 

 

~*~*~*~*~*~*~*~*~*~*~*~*~*~*~*~*~*~*~*~*~*~*~*~*~*~*~*~*~*~*~*~*~

 

 

演唱結束後,露薏絲發現面前有個東西閃著亮光向她而來,直覺告訴她是個危險的物體,在身體還未接收到大腦傳達的指令時,一道衝擊從左方而來,迅速地將她一併帶往右方的後台。

 

「露西,沒事吧?」

除了後頭傳來粉絲們訝異的驚聲外,她清楚聽見那重力加速度掉落在舞台上的兇器,以及耳邊輕聲詢問著的聲音。

 

「洛基?」

現在只有他會喚出她的真名,身為露西最重要的星靈夥伴的獅子座雷歐。

 

微微傾身,洛基讓露西離開他的懷抱重新踏穩腳步後,回頭望了望台上那處長矛刺穿的木製舞台:「露西,必須迎戰了,我們不能再這樣繼續躲躲藏藏下去。」

 

「就算你這麼說…但是……」

「納茲他們不是來了嗎?」

洛基提醒著她劣勢已開始逆轉的事實,但卻得到露西緊咬下唇後的否定:「我就是不想將他們拖入這複雜的情勢中,才選擇讓他們遺忘的。」

 

雙臂不自覺地抱緊自己,露西帶著沉重的眼神望向洛基,似乎意圖得到一絲認同。

 

「我知道的…露西。」洛基將雙手按壓在露西肩上,想安撫她的不安:「但就算如此,他們還是來了。就算妳將納茲推離,他還是有辦法再次回到妳的身邊,這就是你們之間難以切斷的緣分。」

 

他對她展露了一抹溫暖的微笑。

現在前台跟後台都慌亂成了一片,似乎只有他們倆所在的地方是平靜的。

 

 

「露薏絲,沒事吧?」

打斷兩人的是由托特帶頭的隊伍,後頭跟著的是納茲與哈比。

 

「嗯,沒事。」

習慣性的在其他人面前,她又開始武裝起了她的冷漠。

 

接著其他工作人員也圍了上來,有些人來查看露薏絲及雷奧的情況;有些人則是向歌迷們說明情況與之後的安撫及疏散;另外一些人聚到了長矛周圍,希望能找出一些對於兇手的蛛絲馬跡。

 

「咦?只有你們嗎?」

托特這時才注意到自己請來的魔導士們又少了幾個人。

 

「噯咿!夏璐璐、溫蒂和莉莎娜去跟蹤兇手了。」哈比代表著說明現況。

「原來如此……」

托特思考著接下來要說的話,並在再次說話前將目光轉到露薏絲身上:「演唱會被迫中止了,現在我們必須要找出兇手,否則下一場演出也會受阻。」

 

「我當然知道。」露薏絲面有難色:「我會好好處理這件事的,請給我一些時間。」

她向身為經濟人的托特要求了接下來取消行程的個人自由時間。

 

「妳又想自己面對了嗎?!」

 

納茲臉色不太好看,他是第一次遇到這種不依賴請來的魔導士的委託人,雖然有一半的怒氣是針對自己方才不夠快速的動作,但還好露薏絲平安無事,這才讓他稍稍放鬆了一些。

不過露薏絲想要自行了斷的發言卻又激起了他莫名上升的怒火:「明明我們都在妳身邊,不要什麼事都想自己硬拼!」

 

對於納茲突如其來的發火,讓露薏絲感到有些不知所措。她愣了愣,而後才回過神並轉開了視線:「我…我去準備一下……」

她像逃離似地離開,納茲本來想追上去,卻沒想到被一旁的雷奧給攔了下來:

「之後她就麻煩你了,納茲。」

留下了這麼句話語,雷奧給了他一個意味深遠的微笑,之後也跟著離去。

 

「走了喔,納茲。」哈比見納茲無動於衷,於是向前叫喚著。

「喔…喔。」

不管怎麼樣,關於露薏絲所有的事情,他都非要好好一次解決才行。

 

 

 

~*~*~*~*~*~*~*~*~*~*~*~*~*~*~*~*~*~*~*~*~*~*~*~*~*~*~*~*~*~*~*~*~

 

 

她胡亂抹掉落至臉龐的淚水,並且持續奔跑著……

 

他總能成功擾亂她訓練有素的冷靜,將她完美的面具打碎。

明明已經過了一年了,原本以為再也不會再相遇,卻在這麼關鍵的時候又毫無預警的出現在她面前。

 

如此一來這叫她情何以堪?一直以來繃緊的情緒就此爆發,在通過轉角之後,她逐漸放慢腳步並無法控制地雙腳一軟,跪坐在角落。

 

無法停止的淚水就這樣一發不可收拾。

 

掩著面無盡地啜泣著,不知為何累積的悲傷全部一擁而出,在發洩了一段時間後,露薏絲努力穩定自己的失控,掏出胸前掛著的項鍊,項鍊上鑲著大拇指指甲大小的閃亮寶石,用手指磨搓了幾下後,便緊緊握在手掌心裡。

 

那是父母所留下的遺物之一,價值不斐的寶石,跟鑽石相比更為稀少的物質。這類寶石經加工後切割出來形狀完整,並且色澤純淨的,全世界僅有三個,而這稀有的數量之一在當時被菲奧雷王國中首富的哈特菲利亞家購買而去。

 

 

那是俗名被稱為天使之石的寶石,與另一個被稱為惡魔之石的稀少寶石有著不一樣的效力,惡魔之石擁有能夠讓人忘卻的本質;而天使之石則是能讓人記起忘卻的記憶。


鮮少人知道這兩種石頭的神奇能力,因為這類的石頭只有遇上身體裡有魔法體質的人輸入魔力才能發揮其作用。

而她被盯上的原因,就是因為這個寶石的存在。

 

一年前,為了奪取寶石,而謀劃要將她殺害。

 

 

那些人是普提爾王國退役下來的一群將領與士兵所組成的集團,為了取回被惡魔之石運用而忘卻的魔力,所以試圖找尋能夠讓他們憶起魔力的天使之石。

雖然其餘兩顆寶石都被他們尋獲並搶奪到手,但因為體積較為嬌小,在幫助使用之人的魔力恢復之後就像縮水一般逐漸消失,現在就只剩下她手上這個相較之下較為大顆的寶石能夠讓他們運用了。

 

他們想要再次擁有魔法的目的不難猜到:把普提爾王國攻打下來,野心大至試圖統治全世界。

 

當他們一年前尋找到露西時,以為野心就要實現,但卻沒想到竟被擺了一道。

當時拿給露西的是他們所偷取的普提爾王國密傳的“能夠讓他人遺忘關於自己記憶”的紅色惡魔之石,在露西灌入魔法之後,一群人卻一同忘卻露西這個人對他們計劃所抱有的重要性。

 

大約在三個月前,他們才又再次尋找到名為露西‧哈特菲利亞的女孩擁有他們所要的天使之石,這時,原本塵封的計劃又在他們不知情之下重見天日。

 

……

 

 

露薏絲重新站直身子,在放開握緊的手之前她再次施力緊握掛在胸前的天使之石,似乎是下了一個決定之後,她迅速藏起項鍊,自信地邁開腳步。

 

此時她清楚聽到跟在自己後頭更為急促的腳步聲。原本以為是追來的納茲,卻沒想到下一秒自己眼前的視線已經沒入了黑暗之中……

 

 

之後的事她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TBC

 

全站熱搜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