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妖精的尾巴/魔導少年 

●CP:納茲X露西 (納露/夏露)

●此篇為ing篇其中一短篇,原時空取向

 

 

Amazing

 

 

1.

『真假?!那個妖精尾巴的納茲竟然告白了?!』

『能假的了嗎?這已經是我聽到的第十遍驚呼了。』

 

在好不熱鬧菜市場中,一群市民交頭接耳的討論著這熱騰騰的八卦。驚訝的語氣瞬間引來了更多好奇的群眾,一同加入了討論。

 

『那麼他跟誰告白呢?』

『好像是那個金髮的女孩。』

『啊啊…那個身材姣好的星靈魔導士─露西啊!』

其中一名男子摸了摸落腮鬍,一臉果真如此的表情。

 

雖然納茲表白這件事是天大的八卦,但如果對象是露西的話,大家反而見怪不怪。

 

『吶吶!怎麼告白的呢?』

旁邊突然一個賣魚的大嬸加入了談話,她的提問讓所有人陷入了短暫的沉默。

 

『聽說那不是告白而是求婚呢!』

『天哪!奉子成婚!!!』

『果然是那個納茲會做的事!!!』

 

突然從天外飛來的驚鴻一筆讓在場的所有人開始亂章地再次討論了起來。討論越來越五花八門,且越來越偏離主題,當那個有著一頭白色長髮、面容姣好,身為妖精尾巴雜誌廣告女郎的米拉珍走近時,大夥兒已經討論到小孩子的部分了。

 

「呀啦啦!大家真是有朝氣啊!」

米拉展露出招牌笑容,頓時所有注意力全部集中到她的身上。

 

『哎呀!是小米拉!』

『米拉小姐~

 

在場的男士無不被米拉的魅力遷走了魂魄,唯有身為八卦體的大嬸們急匆匆地圍住了米拉,急著尋求最初所討論著的話題內容。

 

『米拉一定知道,那個納茲是怎麼跟露西告白的吧!』

一個嘴邊長的貪吃痣的中年婦人提出了疑問,而其他人則是在一旁點頭如搗蒜般附和著。

 

「呀啦!大家這麼關心他們倆啊!」米拉難掩笑意:「其實是……露西先告白的喔。」

米拉語出驚人,又當場嚇傻了在場的聽眾群。

 

「事情的經過呢,就是……」

 

 

 

2.

那天天氣十分的多變,上午還出著大太陽,過了午時沒多久就開始烏雲聚集,接著就下起了綿綿細雨。

 

公會裡留著一群沒有出外執行任務的人,由納茲帶頭直喊著無聊。

在不久前被艾露莎的霸氣阻止了的群架,還有被正在專心看書的露西無視了的惡作劇,除去了這些,納茲實在不知道還有什麼事能讓這個雨天只能待在公會裡打發時間的自己感到有趣一些。

 

好無聊……

 

他咚的一聲一頭栽倒在桌上,百般無奈地望著隔壁桌正在跟夏璐璐示好卻被拒絕的哈比。

每天都會上演的戲碼實在算不上是什麼有趣的事情。

 

轉動眼珠,視線觸及到茱比亞一臉愛慕的追隨不知何時裸了上身的格雷,一邊跩著他的胳臂,一邊強迫餵食她花了一上午時間做的愛心便當。

只見格雷絲毫無法反抗的被塞了滿嘴的食物,而後在茱比亞分神夾起另一道菜之時,他終於順利撇開了她的禁錮迅速逃離了即將成為案發現場的地點。

 

鬧劇結束,納茲這又被另一陣聲音吸引了目光。

 

「爸比和媽咪是誰先求婚的呢?」

阿絲卡張著天真的大眼望著一旁的大姊姊們,希望能從她們嘴裡聽到一些關於自己父母的過往情事。

 

卡娜灌完了一大桶酒後,代表所有人回答了她的問題:「好像是比絲卡向阿爾札克求婚的樣子。」

 

「那媽咪是怎麼向爸比求婚的呢?」

阿絲卡有著無窮盡的好奇心,尤其在自己父母的事情上更加上心:「吶吶,告訴我嘛!」

 

「應該是說“我喜歡你,跟我結婚吧”之類的吧。」

卡娜望著上方稍稍想了下後,這麼回答著她。

 

「我們回來囉!」

這時公會大門敞開,阿絲卡不假思索就奔向了站在門口的兩個身影:「爸比、媽咪回來了!」

 

「真是令人羨慕的一家人啊~

卡娜感嘆道,又飲起了另一桶酒。

 

「卡娜想爸爸啦!」米拉一邊擦拭著碗盤,一邊微笑地說道:「話說吉爾達斯這次的任務時間也真夠久了。」

「才…才沒有勒!誰想他了!」

瞬間面部羞紅,混著酒精所造成的紅潤,卡娜整張臉變得更加像顆熟透的蘋果。她彆扭地扭過頭,且毫無限制地繼續豪飲起酒來。

 

「呀啦啦!真不坦率…」

 

 

納茲無聊到打起了哈欠,他擰了擰鼻子,總覺得外頭傳來的雨味越來越重了,他實在不太喜歡這種有點像發霉的味道。

 

「怎麼了,納茲?」

好搭檔哈比終於放棄糾纏夏璐璐,屁顛屁顛的又轉回了他身邊。

 

「該不會是剛才被艾露莎揍才變得這麼反常吧?!」

結束了閱讀的露西,帶著淺笑在納茲的對面坐了下來。

但當她發現納茲那雙望著她的澄淨雙眸時,她感覺到一些不自覺的慌亂湧上心頭。

「幹…幹嘛…?」

 

「那個,露西……」

 

……

「哈囉!各位,一起來玩遊戲吧!」

 

 

 

3.

「哈囉!各位,一起來玩遊戲吧!」

此時蕾比開朗的聲音打破了公會裡難得的寧靜,她高舉著一個大方盒蹦蹦跳跳地跑到公會中央,號召著四方有志者前來參與。

 

「什麼遊戲啊?」

露西首先問道,她看著蕾比把比自己肩頭兩倍寬的方盒放在了桌上,一臉躍躍欲試的極興奮感感染了周圍。

 

「戳戳樂之愛情大冒險的遊戲!」

蕾比雙手插腰,興致勃勃地介紹著她帶來的遊戲:「這是之前我們在結束任務回來的途中經過的祭典所得到的遊戲盒,聽說玩過這遊戲的人都給予好評呢!」

她一副自信滿滿的模樣,吸引了不少注目的眼光:「轉動這個轉盤,指針指到的人必須抽一道並執行那道命令。」

 

「那麼要玩遊戲的向著我圍成一圈吧!」

 

沒多久,一群人群聚在公會中央,有些人參加遊戲,而其餘的人則是湊熱鬧性質的觀看著遊戲進行。

 

 

「第一個是…艾爾夫曼!」

 

「太好了,男子漢就是要搶第一!」

艾爾夫曼高舉雙手,擺出了勝利的姿勢。

 

「這跟是不是男子漢沒有關係吧…」

露西依舊擔任吐槽的角色,勾著嘴角乾笑著。

 

「我抽!」艾爾夫曼豪邁地抽了其中一個格子,並且讀取紙條上下達的命令:「…向你左手邊的人說“討厭啦,人家下次不來了。”…這是什麼……!」

 

大家紛紛向艾爾夫曼的左手邊望去,只見瓦卡巴一臉怨顏,叼著菸抱怨道:「這是哪門子的愛情大冒險遊戲啊……」

 

基於不能耍賴的原則,艾爾夫曼只好彆扭地轉過頭,照著紙條上的命令對著瓦卡巴說:「…討…討厭,人家下次不來了…」

粗曠的聲音配上傲嬌的台詞,讓四周溫度頓時冷了好幾度。

 

「哈哈哈哈!艾爾夫曼莫名的適合這個角色!」

另一旁的馬卡歐笑到眼淚都快流出來了,當他望著瓦卡巴那張尷尬到不行的臉時,又再次捧腹大笑了起來。

「這遊戲真是絕啊!」

 

 

撇去第一輪因為傲嬌台詞而暫時陣亡的兩人,其他人開始了下一輪遊戲。

 

「再來是…艾露莎。」

 

「太好了!看我大展身手吧!」

艾露莎霸氣纏身,瞬間換上了一身盔甲。

 

「只不過是抽張紙條而已有必要這麼較真嗎……?」

依舊擔任吐槽職位的露西無奈的扶額。

 

「“請將你最愛的食物,親手餵給右手邊數去的第三個人吃”。」

讀完紙條艾露莎瞬間黑了臉,一旁的人都感受到她的低氣壓了。接受艾露莎的餵食,把她心愛的草莓蛋糕吃下肚…那麼誰會是那個倒楣蛋呢?

 

戈吉爾…!

 

所有人看著艾露莎顫抖的雙手,捧著她最心愛的草莓蛋糕,走向絲毫不覺得有殺氣逼近的戈吉爾。

 

「快!餵本大爺吃吧!哈哈哈!」

戈吉爾擺出一副大爺樣,爽快的表情讓他沒有接收到從艾露莎身上散發出來的冷氣足以將人冰凍。

 

當艾露莎終於將那命令的一口機械式的餵進戈吉爾嘴中時,她的理智線也隨之斷裂。為避免受坡及,除了當事者的其他人早已紛紛移開腳步,到別處繼續遊戲去了。

 

轟然一聲,遠處只見一個身影從妖精尾巴公會屋頂飛了出來,在遙遠的天邊形成了一個美麗的弧度。

 

戈吉爾壯烈犧牲了……

 

 

 

 

4.

願逝者安息……

 

所有人帶著“好險不是我”的表情為戈吉爾哀弔者,這時,新的中獎者誕生!

 

「噯!」

「…是哈比啊。」

咦?貓也可以玩愛情大冒險的遊戲嗎?!

 

「噯咿!“接受在場參與遊戲的所有女生的一吻”。」

 

「可惡!為何不是我!」

「…哈比你這好運的傢伙……」

幾乎所有男性包括圍觀的人皆仰天長嘯,只能眼紅地看著公會裡數一數二的美女們圍著好運的藍貓各個獻上了一吻。

這種豔福實在是羨煞了所有人啊。

 

……

 

第四輪,馬卡歐。

 

「好咧!」肯定要抽一個可以讓我一飽豔福的紙條。

 

他隨意挑選了一個角落的格子,從裡頭取出了一張字條:「我看看…“將戴眼鏡的女人以公主抱方式抱起十秒”,戴眼鏡的……」

 

「艾芭葛琳!!!」

 

「怎樣,抱我這隻美麗的妖精有意見嗎?」

艾芭葛琳一臉傲氣地湊上來,彷彿女王般居高臨下的望著開始冒冷汗的馬卡歐。

 

「沒…沒意見……」

 

當他顫抖著雙手抱起艾芭葛琳時,一陣手軟,差點摔著了手上的女士,還好他穩了穩自己的步伐,畢竟還沒滿十秒,失敗了可是要接受地獄懲罰的!

 

「喂喂喂!你在摸哪裡啊!!!」

 

「啊啊啊!!!」

 

一陣混亂,只見馬卡歐維持著抱著艾芭葛琳的姿勢,成了完全無法動彈的化石,而肇事者艾芭葛琳早已哼的一聲走遠了。

 

「這樣要算他過關嗎?」

「當然不算!因為沒有滿十秒!」

卡娜咧嘴笑著又灌了一口酒,可憐的馬卡歐只能化做雕像等待著後頭的懲罰……

 

 

 

5.

無視前面的壯烈犧牲者們,還沒有輪到遊戲的人們又開始了下一輪遊戲。

 

望著逐漸緩慢下來的轉輪,在完全停止時直指著金髮女子。

 

露西。

 

「噎,是我。」

露西有些受寵若驚地指了指自己,在受到大夥的眼神關注後伸手抽取了其中一個方格內的命令指示。

 

有了前面的前車之鑑,這時只能希望自己的手氣別這麼的背了。

 

「“向離你最近的黑髮異性告白”,咦咦咦?!!!」當露西把命令逐字唸完後,不禁羞紅了面龐。

 

「那不就是…格雷嗎?!」

這下有好戲可看了……

 

「情敵!!!」

茱比亞瞪大了眼,毫不留情的對著露西發射死亡光線,頓時使露西流了一身冷汗。

 

「一定要做嗎…?」會被茱比亞殺死的……

「當然,除非妳想接受逞罰,嘿嘿嘿…」

蕾比幸災樂禍地說道,一臉非關死活的看熱鬧眼神望著手足無措的好友。

 

「我…我知道了啦……」

露西無奈的被妥協,她轉向格雷,扭扭捏捏道:「格雷…我…我……」帶著小女人般的嬌羞樣,卻遲遲無法說出告白的話,而當事人之一的格雷也漸漸被露西的羞怯影響,變得極為害臊。

 

他一手捎著髮,一手插在褲子的口袋內,給了她一點建議:「吶,露西…沒關係,我不會當真的。」

 

但旁觀者清,怎麼樣都覺得這兩人之間充滿了曖昧的情愫!

有著當下任何人都無法介入的氛圍。

 

「嗚嗚嗚…格雷大人……」

使得茱比亞只能在一旁咬著手帕獨自流著淚。

 

 

露西點點頭,有了格雷的幫助讓她不會再那麼無所適從。「我…喜歡……」

 

「我喜歡妳,跟我結婚吧!」

忽然另一陣告白竄入了兩人之中,只見納茲扯過露西的手臂向著她如此說道。

 

「咦…咦咦咦?!!!」

 

可以告訴她現在是什麼情況嗎?!

 

「搞什麼上吊眼,破壞遊戲可是要接受懲罰的。」

格雷插著雙臂,有些不滿納茲突如其來的擾亂,就算這只是個遊戲。

 

「別吵!下垂眼!懲罰就懲罰。」納茲鼻孔噴著氣,對著格雷做了個鬼臉:「露西才不會跟你這個內褲變態告白勒!」

 

「就算如此,納茲…」卡娜忍著笑介入其中:「你這不叫告白了,是求婚吶。」

 

「嘖…還不是卡娜妳害的。」

納茲跩過臉顯得有些慌亂:「我一直在想妳跟阿絲卡講的話,就變成這樣啦!」

 

 

“我喜歡你,跟我結婚吧!”

 

 

「噗哈哈哈!納茲你真是太絕了!!!」

「這就叫不鳴則已,一鳴驚人啊。」

 

 

「真是的納茲,別開玩笑,這只是遊戲你就別太認真了。」

比起方才,露西的臉已經變得像顆熟透的蘋果了。她扶著有些發昏的額頭,無奈地說道。

 

「我沒開玩笑,我是說真的啊。」

只見納茲閃著真誠的大眼,一臉無害地回應她:「雖然我本來只想說“我喜歡妳”,但既然“跟我結婚吧”也說了,那就結婚吧!」

 

「咦咦!等一下納茲……」

 

「妳不喜歡我嗎,露西?」

突然納茲變得一臉嚴肅,在露西沒有給予答應的答案之時。

 

「…怎麼可能會…不喜歡納茲……」

屬於少女的嬌羞矜持在露西身上發揮的淋漓盡致。

 

「那就是答應囉!」

沒等露西下一句回應,納茲自顧自地就熊抱起露西在原地轉起了圈子。

 

 

 

那個……

「話說我們現在是扮演路人甲乙丙丁嗎?」

「…完全被晾在一旁……」格雷變得十分無語。

「這樣格雷大人就永遠是茱比亞的了!」挽緊格雷的手臂,茱比亞才更像是那個被告白的少女。

 

「呀啦啦!大家不玩遊戲了嗎?」

米拉端著啤酒繞到了桌邊,另一手摀著笑的合不攏的嘴望著乾愣著的其他人。

 

 

現在這種情況誰還玩得下去啊啊啊!!!

 

 

 

END

 

 

事後有兩個人接受了最終懲罰,一個是沒有達成任務的可悲馬卡歐,另一個則是破壞了遊戲規則的納茲。兩人一起被迫實行地獄懲罰─

至於是什麼恐怖的懲罰就無法言喻了……

 

Word:4674

 

全站熱搜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