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妖精的尾巴/魔導少年 

●CP:納茲X露西 (納露/夏露)

●此篇為原時空衍伸篇,自創故事與自創敵人
 

~*~*~*~*~*~*~*~*~*~*~*~*~*~*~*~*~*~*~*~*~*~*~*~*~*~*~*~*~*~*~*~*~*~*~*~*~*~*~*~*~*~

 

 

Cheapter  7

 

幽暗的細長空間之中,嚴重干擾聽覺的是那持續不斷的隆隆吼聲,從黑暗的底部沿著通道擴散至外。

 

不管躲在哪個角落都無法倖免。

 

 

露薏絲扯著長裙在地道中奔跑著,方才的劇烈震動與吼聲有相當大的關連,而那些一定都是納茲所引起的。

 

希望不要發生什麼不好的事啊!

 

她一邊這麼想著一邊向前而去,這條通至A處監牢的地道只有一個出入口,入口的部分有侍衛看守著。要不是因為她身穿蜜雅公主的服裝,也無法如此順利進入此處。

 

現在不管如何,都要先設法把納茲救出才行。

 

她心裡如此盤算著,但卻還想不到任何有用的方法。

 

『皇宮禁衛軍A隊隊長擁有消除魔法,只要接近他就無法使用自身的魔法,要救出納茲先生,最好不要用魔法驚動他。』

她想起蜜雅公主提醒她的話語,不知不覺地道漸寬,再過去一些就是A處堅牢,納茲與哈比被關押之處。

 

此時,發出巨大聲響之處已經安靜了下來,只剩下一些急促的喘息聲與回音交錯著。

 

露薏絲躡手躡腳地靠近,她看到了那頭櫻色的頭髮,以及慘不忍睹、全身是傷被鐵鍊吊著的納茲與哈比。

 

痛心地用手遮住了嘴,以免自己不小心驚叫出聲,惹來侍衛的注意,如此一來就不好辦事了。

 

可能是因為納茲終於安靜下來的緣故,目前沒有任何人在看守著監牢,這才得以讓露薏絲光明正大的從陰影處走出來。

 

必須想辦法救出他們才行,但如果用魔法驚動了侍衛可就難以逃出了。

 

這裡只有一個出入口,而看守的侍衛可能就在離監牢不遠處的房間內。

露薏絲觀看四周環境,果然在不遠處的角落就有一個半掩的大門,裡面傳來了侍衛們的談笑風生。

 

而目前的第一步,就是要先拿到開起監牢的鑰匙。

 

 

露薏絲悄悄地向門邊靠近,從隙縫向內看,剛好就看到鑰匙靜靜地躺在桌邊,而桌子離門不遠,只要伸手一勾就能取到的距離。

 

她看著鑰匙卻又遲遲無法下手,成串的鑰匙若是互相碰撞必會產生不小的聲音,目前的情況實在是步步為營、舉步為艱。

 

雖然有想過以公主的身分,但就蜜雅公主所說,目前看管A處監牢的侍衛大多是亞拉克的人馬,若是把他們引出怕是納茲救不到,自己的真實身分也會被識破,這樣一來要反攻就更加不可能了。

 

 

『碰鏗!』

『你這家伙幹嘛把酒潑到我身上!』

『哈哈哈!醉了醉啦!』

 

突然裡頭一聲酒瓶砸破的響聲傳來,接著是侍衛們大吵起來的聲音,這使露薏絲想都不想就輕易取到了鑰匙串,真是天助她也!

 

趁著裡頭大亂之際,她迅速奔向監牢,在試了幾隻鑰匙後,終於順利的把門打開。

 

「納茲,哈比!醒醒!」

她輕輕地搖晃他們,卻不見任何回應她的聲音。顫抖著手將綑綁住他們手腳的鎖鍊解開,看著兩人身上滲著血的傷口,讓她顯得十分無力。

 

都是因為她的原因,才害得夥伴受苦。

 

她無助地落下了眼淚,悲傷自心頭蔓延開來。

「對不起…對不起……」

 

啜泣聲吵醒了納茲,迷濛中,他見到一直出現在他夢裡的那個金髮少女,而這次那為迷樣的少女就近在眼前,但他卻怎麼樣都無法碰觸到她。

 

「露……」

 

「看來這場感人的相逢劇碼就要到此為止了。」

一陣不屬於他們彼此的聲音硬生生插了進來,下一秒露薏絲就被一團快速襲來的煙霧狠狠壓制在牆上。

 

「呀啊!!!」

 

尖銳的慘叫聲將納茲從半夢半醒間喚醒,他一睜眼就看到那一直出現在他夢中的金髮少女,現在正被一團莫名的煙霧團團包圍住,而煙霧就像一隻有意識的手一般,把掌心中的她包覆的越來越緊。

 

「嗚……」

 

「你…這家伙在做什麼,快放開她!」

納茲終於尋找到煙霧手臂的幕後主使者,他正站在牢籠外津津有味的看著自己的傑作。

 

「啊啊,火龍終於醒了,我本來想說先把這位假扮蜜雅公主的女孩處理掉後,再去處置你的。」亞拉克嘴角的笑容令人不寒而慄:「不過這樣也好,讓你親眼看看她的死狀,或許會激發你想尋死的念頭。」

 

煙霧將露薏絲帶離監牢,往亞拉克的方向而去。
亞拉克的腳邊頓時結成了一團煙霧,將他抬升至與露薏絲同高的位置,並伸手粗魯地扯過了她的下巴:「若不仔細看,還真的是跟蜜雅長得一模一樣呢。要不是妳是“天使之石”的擁有者,非除掉不可,我還真想把妳留在身邊好好寵愛一下呢。」

 

他湊向前親吻了露薏絲的臉龐,此舉惹得納茲怒火衝頂。

 

「你這家伙!!!」

 

一陣巨響,他打破了堅固的牢籠鐵干,直往兩人之處而來,卻被爆炸而產生的煙霧禁錮住行動,弄得動彈不得。

 

「沒想到你還有這等力氣,看來剛剛折磨的還不夠多。」

 

亞拉克對於突然爆衝的納茲感到有些訝異,若他沒有及時牽制住這頭猛獸,那麼下一秒就是他被揍飛到對面的牆上了。

 

他讓煙霧緊緊的抓住他,並且指揮著煙霧將他推壓至牢籠內的牆上。

 

「真不知道你在衝動個什麼勁,這女孩有什麼值得你一救?」

接著他像是想通了一般,一個勁的哈哈大笑起來:「哈哈哈!這女孩該不會是的最愛吧?!」

 

「露薏絲是……夥伴!」

就算被煙霧壓的透不過氣,納茲還是把他想表達的話一字不漏地說出。

 

 

一臉看笑話的嘴臉,從亞拉克眼神裡傳達出陰險的黑暗,他笑話著納茲所說的話。什麼夥伴?在利益當前時根本什麼也不是。

 

「我就看你要如何救你的伙伴。」

他把納茲狠狠地往牆內擠壓,使他早已不堪負荷的身影顯得更加脆弱,噗的一聲,吐出了一口血。

 

「住…住手!」

 

露薏絲努力想要掙脫亞拉克的掌控,奔往納茲的身邊,他那樣遍體鱗傷的身體,是承受不住再次的攻擊的。

 

「妳都已經自身難保了還想命令我做什麼嗎?」

亞拉克回過頭輕視著她:「啊啊,突然想到一件有趣的事,火龍想不想聽聽看?」

 

他自顧自地說道,而後把無力反抗的露薏絲拉進他的胸膛:「想不想再嚐嚐親吻的滋味啊?!」

 

「你……!」

 

 「竟然無法察覺我是冒牌的火龍,就這樣把吻獻給了我。」

亞拉克將唇靠近了她的耳邊:「該說是妳愚蠢,還是真的純情過度呢?」

 

露薏絲感到羞愧不已,但以目前的她什麼也做不到,除非她能夠設法取到藏在身上某處的星靈鑰匙,不然一切都是空談。

 

就因為她愚蠢地相信了假扮成納茲的亞拉克,才讓“天使之石”落入了敵人手中,使前來迎救她的大家受到了傷害。

 

她想做點什麼,卻總是因為力量不夠而無法達成目標。

想要靠自己的力量保護自己重視的人們,卻總是弄巧成拙。

 

那麼,她─露西‧哈特菲利亞能做到的還有什麼?

 

 

「哈哈哈!這表情太棒了!」亞拉克幸災樂禍道:「那麼,我就好心的再送妳一個朝思暮想的吻,就讓妳下地獄。」

 

「放開我…!」

露薏絲死命掙扎著,而此時,因為恐懼與不甘使她隱忍已久的眼淚順著臉龐滑落。

這一幕,全落在納茲的眼裡。

 

 

 

這莫名的讓他記起了一些事,那些本不在他記憶中的回憶影像,現在如碎片一般逐漸在聚合之中……

 

而那些都是他認為一直以來所沒有的記憶……

……

逐漸向著他的腦袋填塞而來。

 

……

低垂著頭的金髮少女,手中捧著一顆見都沒見過的紅色寶石,喃喃地唸道。

『對不起,納茲,各位……』

 

閃著讓人感到不舒服的亮光,那暗紅色的光芒就這樣佔去了視線所有……

 

『再見……納茲……』

 

他記起了這句向他道別的話,那個一直出現在他夢中的金髮少女所說的話。

那是他最後聽到的,她的聲音。

 

而後遞補上來的記憶,是自己的吼叫聲……

 

 

「不可以……露西!!!!!!」

 

 

實實地憾動了他的心,像回音一般繚繞在心頭。

 

伴隨著其他的記憶如潮水般的湧入……

 

巨大的記憶量使他的頭嚴重發疼,沒想到他會擁有這麼多與她相處的回憶。

 

與露西的初識、組隊,並且一起執行任務……

以及共同經歷過的難關與劫數,所有的一切都歷歷在目。

 

 

果然一直都不是夢!

直到所有記憶全都強硬地拼湊了起來,他才知道原來本該存在於腦中的記憶是被強制遺忘的。

 

 

先撇開為何露西要讓所有人遺忘她的這個舉動,目前有更重要事的等著他去做。

 

話又說回來,他的淺意識在冥冥之中一直在意著夢中的金髮少女,而金髮少女就是露西,露西則扮成了普提爾王國內的知名偶像─露薏絲,這次任務所要保護的人。

沒錯!不管是露西還是露薏絲,都是重要的夥伴,都需要好好的保護才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露西!!!!!」

 

瞬間,納茲的全身燃起了火焰,將束縛著他的煙霧燒個精光。

 

此舉引來亞拉克的注意,但就算如此,在下一秒他還是被納茲帶火的拳頭給揍飛。

只不過稍嫌力道不足,亞拉克及時聚集了煙霧,阻止了他撞上後頭石牆面的命運。

 

冷哼了一聲,望向將露西護在身後的納茲,接著仰頭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原來如此……」

亞拉克的笑聲令人不禁毛骨悚然:「好樣的,露西‧哈特菲利亞!竟敢把我們耍得團團轉!!!」

 

魔法是無心的,只要有人將之中的排序破壞,那原本的魔法將不付存在。

 

因此當納茲記起了露西,那條堅不可摧的魔法效力,便在一瞬間被摧毀殆盡。

以納茲為中心,像水波痕一般向外擴散而去。

 

 

一年前的那天,就這樣像複製貼上一樣又回到了大家的記憶之中。

 

「露西……」

 

露西看著護在她身前的納茲的背影,當他這麼喚著她時,眼淚就這麼無聲無息地落下。

模糊的淚眼中,納茲的背影是如此的可靠,瞬間撫平了她內心的不安。

 

「不管怎麼樣,妳都是我們的夥伴,是妖精尾巴的一員!」

他那認真且嚴肅的口吻,就算兩人並無四目交接,露西還是能感受到他語氣裡的堅定。

 

「納茲…我……」

「就算妳擅自脫離了公會,我也一定會把妳帶回來!」

 

露西語塞,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面對納茲與其他夥伴們。

 

她的確是擅自使用了紅色惡魔之石消除了他們的記憶,而她從來沒想過會與他們有再次相見的一天,並且記起她的一切。

就算試圖隱姓埋名,撇清露西‧哈特菲利亞的身分,變成了另一個陌生人獨自生活了一年之久,在這期間,她還是隱隱地有著些許期待,帶著忐忑的心情,期待著他們能出現,並且拯救她。

 

而原本以為不會達成的夢想就這麼呈現在眼前,但就算如此她還是依舊保持著沉默,扮演著她露薏絲的身分。

卻沒想到在秘密被發現後,她那一直壓在心中的大石瞬間崩解,她才了解到,原來自己的內心如此渴望著依賴納茲的那份堅毅,她發現自己竟然鬆了一口氣。

 

 

「喂喂,我說你們不會忘了我存在吧!」

亞拉克語帶輕蔑,兩手向外一攤,無不在乎地打斷了兩人之間的聯繫。

 

「咦?原來你還在呀!」

納茲一臉鄙夷,皺著眉頭重新看向了面前的敵人:「我又重新燃燒起來了!準備被我打飛吧!」

再次燃起火焰,他傾身向前蓄勢待發。

 

「呀呀呀!我勸你們可別輕舉妄動了。」

亞拉克蠻不在乎,一派悠閒地奸笑著:「我已經把天使之石放入了米娜瓦女神(註)雕像的手中,魔法重啟的儀式即將開始!」

 

「什麼跟什麼?!」

 

「納茲,露西!小心!」

 

一陣騷動從後頭傳來,回首一望只見一個想要趁機偷襲的士兵跌了個四腳朝天,而一隻全身灰頭土臉的藍貓瀟灑地從士兵身上爬起。

 

「哈比!」

 

「露西露西……」

哈比展開翅膀迅速飛到露西懷中,小臉上早已淚痕滿佈:「露西是大笨蛋…」

 

就算被罵也無法生氣,露西心疼地撫著哈比:「對不起哦…哈比……」

 

「露西不准再離開我們了。」淚眼婆娑,哈比一邊擤著鼻涕一邊說道。

 

「是是……不過可以不要把鼻涕弄在我身上嗎……」

身上的這件禮服看起來價格不斐,在一連串下來已經好幾處破損了,而在鼻涕的加持下則讓禮服被破壞得更加徹底。

她有些無語地乾笑著。

 

「露西,還行嗎?」

一直擺著戰鬥姿態的納茲詢問道,兩人對上目光後一起默契地笑了。

 

 

「久違的小組合作重開!」

 

 

 

註:米娜瓦(拉丁語Minerva,或譯為密涅瓦、彌涅耳瓦,蜜諾娃),智慧女神、戰神、藝術家和手工藝人的保護神,相對應於希臘神話的雅典娜

 

 

 

 TBC

全站熱搜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