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數碼寶貝
●CP:八神太一x太刀川美美(太美)
●故事設定時間:高中時期


~*~*~*~*~*~*~*~*~*~*~*~*~*~*~*~*~*~*~*~*~*~*~*~*~*~


考試週過後的那個週末來臨,原本因考試閉關念書的學生們,各個像出籠的小鳥一樣翱翔天際,不亦樂乎地結群出遊著。

正好天氣也十分晴朗,因此商店街也充斥著許多人。

 

八神太一獨自坐在昨日下午與柊明日夏來過的咖啡廳內,點了一份簡易的套餐,望著窗外隔著車水馬龍的對街,似乎在等待著誰出現一般,毫不分神地注意著。

早時他依照慣例到學校做足球隊的賽前例行訓練,在詢問過昨日與美美同行的織本泉後,才得知美美今天會回來取蛋糕,所以他鐵了心直接坐在這裡等待她的出現。

不過都已經接近午時了,連個影子都還沒看到,等待弄得他越加心急。

 

正當他有些心灰意冷時,眼角注意到一直觀望的地方出現了一抹他所熟悉的身影。

定睛一看,卻發現是武之內素娜。

雖感到有些疑惑,他還是趕緊背起他的運動包離開了咖啡廳,追著素娜前去的地點而去。

 

穿越了兩道車流的馬路,太一踏上了昨日未能踏上的對街人行道,並且進入了美美曾經光顧的小店裡。

店裡的擺飾動線簡單明瞭,他沒有花多久的時間就在櫃台前發現了正在跟店員交談的素娜,她拿著從店員手中接過來的兩袋包裝精美的提袋,笑容滿面地道了聲謝,轉身準備離開時就看見他向著自己的方向而來。

「太一…?」

她的表情能夠看出她感到十分驚喜:「怎麼在這裡遇見你?」

「剛好看見妳進來這家店,就跟來了。」他邊示意她將手上的袋子交給他來負擔,一邊回答她的問題。

「這麼巧?」素娜倒是沒有懷疑他的說詞。

太一在接過裝載著蛋糕的紙提袋後,與青梅一同步出店面:「一點都不巧……其實我是專程來等美美的。」

他些許苦笑地道出了真實情形,只見素娜原本無異的表情轉變為不可置信:「噎?!你怎麼知道美美今天會來這裡?」

「昨天我在那家咖啡店看到她跟織本在這裡,今早問過織本了,她說她今天會來取蛋糕,所以就來碰碰運氣了。」太一據實以告:「畢竟那麼久沒見到她了,最近總是很常錯過啊……」

事與願違,都特地跑來這裡“賭人”了,沒想到還是一樣的結果。

 

素娜聽著他的表明後沉默了好幾秒,她似乎思考了些什麼,再次開口是不一樣的認真語氣:「太一,告訴我吧,那件事。」

認識了有十年的好友口中不完整的語句,他卻依舊能夠讀出她所要表達的意思。輕輕點了點頭,他毫不隱瞞地說道:「過來找妳就有這個打算了。」

 

八神太一與武之內素娜並肩而行,聽著他娓娓道來……

……

 

●●●

 

織本泉在離開學校之後與太刀川美美相約了見面,當她來到約定好的速食店時,發現在老位置等她的人並非美美本人,而是最近自己與其冷戰了許久的神原拓也。

 

兩人對上眼的那瞬間,小泉不留任何遲疑轉頭就走。

「等…等等!小泉!」

拓也急匆匆地趕忙起身拉住她。

「做什麼啊!放手!」小泉不給他留任何餘地,拼了命的想要甩開他的手,但無奈拓也的力道較大,因此她只能氣憤地大聲疾呼。

但對方並沒有被這樣引來其他人注意的視線而打退堂鼓,他已經從美美那兒旁敲側擊地得知了關於小泉與自己冷戰的原因,再怎麼樣也不會再錯過能夠跟她和好的機會。

「安妮亞的事情其實不是妳想的那樣!」

他耐不住性子地將這句話道出,成功地讓小泉想要掙脫的幅度變小。

「那關…關我什麼事。」

聽到拓也這麼說時,小泉突然有一種不想給那個人知道的祕密卻讓他知道後的羞怯感。而她突然乖巧下來的舉動,也讓拓也抓住了時機:「別生氣了,先坐下吧。」

「誰生氣啊!」

小泉雖然嘴上那麼說,卻還是順著拓也的話,坐到了他對面的位置。

「吃點東西吧,我幫妳點了漢堡和可樂了。」

「算你識相。」

拓也難得精明,把女王性格的小泉服侍的妥妥當當。

他暗自竊喜,還好剛才太刀川美美臨走之前有再次提醒他,不然如果話不投機,他跟小泉永遠都別想和好了。

 

「我只給你我吃完漢堡的時間聽你說,不說的話拉倒。」

織本泉拉開漢堡的外包裝袋,一邊提醒著他一邊開始品嘗食物。

「其實安妮亞是來找我給她一些意見……」拓也一屁股坐回原來的座位:「她說她愛上了她們家的大小姐。」

「嗚噗!咳咳咳……」

小泉才剛咬了幾口漢堡,立馬被這樣的告知驚嚇到不小心被食物嗆著。她趕緊扯來可樂喝了一大口順順喉,緩了緩氣之後,總算好多了:「你是指千名愛嗎?」她問。

「沒錯呀…不然她們家還有哪一個大小姐?」拓也一邊跟她做確認,一邊開始八卦地將手掌摀在嘴邊:「不過千名愛有個秘密,妳要聽嗎?」

「不就是個男的嘛!」小泉對他所說的秘密不以為奇,之前她跟美美被那個“大小姐”綁住時就已經知道了這個秘密,只不過從那之後就一直跟拓也冷戰,所以也沒機會提到。

「妳怎麼知道?」拓也倒是對她的所知感到訝異。當時他聽到安妮亞這樣告訴他時,對於千名愛是個男人這件事,他怎麼樣也無法將兩者相對應起來。

小泉擺了擺手,不以為然地說道:「跟美美被那傢伙綁起來好一陣子,還會有什麼秘密不知道的。」說完,她拾起了餐盤裡的一根薯條塞進了口中。

「真是個大八卦!」

拓也倒是一副見到新大陸一般的驚奇:「太刀川同學的實力真是不容小覷。」

「什麼意思啊你,欠揍啊!這樣說美美……」雖然與拓也認識較久,但小泉自然而然袒護起了認識不久、但是與自己有幾分相像的太刀川美美。

「不是啊,妳看……」

拓也連忙解釋道:「她才一到日本就成了注目焦點,一開始是校內歌之王子殿下─石田大和;還有足球校際比賽的那個光丘高中的隊長不是聽說也跟她告白嗎?再來就是過夜集訓的時候,也跟晴彥前副隊長一起自由活動,先撇去那個男扮女裝的千名愛不說,光這些陣容就足以寫成校園羅曼史了吧。」

「你啊……真的是旁觀者清耶!」小泉有些感嘆,他說的這些也都是她有觀察出來的部分:「不過你缺了一個最重要的部分……八神太一。」

「啊…沒錯!」拓也懊惱地抓了抓頭,他怎麼會獨獨忘了他的好兄弟太一呢:「真是的,因為最近很少看到太刀川跟太一一起,下意識給忘了。話說他們怎麼了嗎?」

他一臉無害的提出了疑問,希望從他唯一的一個青梅身上得到答案。

小泉深深嘆了一口氣。

果然還是不要對他期望太大的好……

 

「虧你跟八神隊長難兄難弟的,連這點都沒注意到嗎?」小泉吃完手中的漢堡,把包裝紙丟回餐盤之中,這樣就算是解決了一餐:「他不是正在跟那個外校的柊明日夏交往嗎?」

「交往?跟柊明日夏?」

「足球隊不是傳的沸沸揚揚的嗎?」

拓也原本疑惑的眼神漸漸轉為明朗:「原來是那件事!」說著他雙手環在胸前,一臉名偵探破案的得意嘴臉:「不過就我來看,根本不是交往那回事啊。」

「說重點。」

織本泉一隻手拄著下巴,對於拓也的賣關子,似乎不是那麼捧場。但她也略為猜到,這件事肯定有些蹊蹺。

 

被阻斷了帥氣的模仿動作,拓也緩下來認真思索著讓他覺得不對勁的原因。

「我也說不上來,反正就是…不太對。」他想了半天,做出了這樣的總結。對上了同窗好友那直視著他的明顯無奈的眼神後,頓時像隻炸了毛的貓從座位上紅著臉跳了起來:「別…這樣看我,就我這樣的程度已經很不錯了,誰叫我沒……談過戀愛。」

「我說什麼了嗎?」小泉一臉憋著笑意地說道:「話說你這樣根本跟沒說沒什麼兩樣,虧你還是八神的好兄弟。」

拓也沒好氣地擺了擺手:「這類的事在我的能力範圍之外,要打聽內情的話,我建議妳還是去找小丑可能會比較有進展。」

他吸了一大口杯內的冰塊已經融入杯中的可樂,隨後就枕著雙手靠上了背後的沙發座椅。反正透過太刀川美美約小泉出來的目的已經達成,不是他不管落難兄弟,而是自己女人的事情本來就要靠自己搞定。

思及此,他偷瞄了一眼他的金髮女孩,她正吸吮著她的那杯可樂,邊望著窗外來往匆忙的過客,若有所思著。

 

「小泉,我……」最終他鼓起了勇氣喚著她引起了她的注意,卻沒想到半路殺出了一個意想不到的程咬金。

「噎!小泉,拓也!好久不見了!」

那是他們昔日共同的戰鬥夥伴─柴山純平!

 

只見他欣喜若狂地朝著他們倆的方向飛也似地而來,原本就塊頭大的身形穿過了擺放適當的桌與桌之間的廊道,毫無阻礙地擦著邊過來。

「純平,好久不見。」

織本泉微笑著回應著。因為柴山純平就讀的學校與他們不同,因此他們能夠見面的次數理所當然就不多,加上三年級的純平距離大考的時間將近,若非特殊的日子,說實在相聚的時後也不多。

所以現在能在這裡見到他也算是非常的巧合。

 

「你們學校考完試了嗎?」

打完招呼後他順理成章地在小泉對面坐了下來,來不及抗議的拓也便被推移到了角落。

「剛考完,你呢?今天怎麼有空來商店街?」

小泉沒有注意到拓也的無聲抗議,代表回應著方才的問題。

 

純平顯得有些害羞地捎了捎頭:「想說剛考完試出來放鬆一下,剛好喜歡的樂團晚一點在附近的小酒吧有演出,所以就來了。」

他邊說邊從後背包中拿出一張印刷精美的票券,暗色的背景顏色上頭幾個英文字引起了小泉的注意。

「…Knife of Day…?!不就是石田大和的樂團嗎?」

她有些驚叫出聲。在這裡遇到昔日戰友就夠巧了,沒想到連對方喜歡的樂團裡的主唱也是他們身邊的相關人。

 

神原拓也也對這樣的恰巧感到驚奇,他湊近瞅了瞅純平手中的那張票,上面除了樂團的名字之外,也看的到團員的照片。而石田大和就懷抱著他的大紅吉他坐在正中央。

「真的是今天?!阿和這傢伙太不夠意思了!竟然沒跟我們說!」

「我這裡還有幾張票,要不等等一起去吧!」

得知自己喜歡樂團的主唱竟是兩個好友認識的人,純平興沖沖地又從背包中取出了他收藏整齊的其他張票:「我朋友透過管道拿到了好多張,這些是我特地跟他要來的,感謝我吧!」

驕傲地炫了炫他的戰績,純平分了手中的兩張票給他們:「話說我剛剛進來的時候,好像有看到主唱石田大和,本來想過去打招呼,不過看到他跟一個很漂亮的女生一起,就只能打消念頭了……」

他一邊述說著,一邊覺得可惜地輕嘆了一口氣。

 

「很漂亮的女生?」

小泉抓住了他語句裡的幾個單詞,開口問道。

「嗯嗯…雖然隔一段距離只看到側臉,但以我的美女雷達感應到的可不會錯。」純平一臉自信的嘴臉,只差沒有把下巴揚到天花板:「在陽光下閃閃發亮的褐色捲髮,上頭還別了個星型的髮夾,笑的時候像是天使一般的笑容,走起路來裙擺搖曳的樣子隱約透出的白皙腿部,嘖嘖…真是極品!」

「喂喂…你這樣說我都要覺得你是變態了……」拓也無語地吐槽著:「不過你說的這些特徵,我怎麼覺得好像是……」

他轉動眼眸搜尋了一下記憶,才想起不久前他才剛見過這個人。

「是太刀川!」「…不會是美美吧。」

兩人異口同聲,不約而同地將純平所形容的樣貌指向了同一個人。

「怎麼?連那個女生你們也認識嗎?」純平突然雙眼一亮,但猛地又想到那個女生是跟石田大和一起,眼神又不禁黯淡了下來:「她該不會就是石田大和傳說中的女朋友吧?!」

他會這麼想也不是不無可能,因為兩人郎才女貌,站在一起看起來是那麼的般配。

就他男生的角度來看,都認定石田大和是帥哥一枚了,這樣的人身邊怎麼可能會沒有美女呢?

 

這種傳言他們聽多了,自從美美與阿和的樂團合作後,就層出不窮。

 

就知道事實的他們來說,要澄清也不是,不澄清也不是,兩人交往雖說是兩人的事,但隨著石田大和的樂團知名度與日遽增之下,這樣的事就不只是一般男女交往那麼簡單了。

 

自從去年夏天心意相通後開始交往,他們都顯得小心翼翼的,雖說沒有特別隱埋,但也沒有另外去澄清。這便是目前石田大和與武之內素娜的交往狀態。

……

速食店外的被討論的當事人也想著同樣的事情,他一邊思索著今晚演唱會要說的話,一邊盤算著要準備什麼禮物才能夠符合對方的心意,比起演唱會的準備,給心上人找到合適的禮物更讓他費心神。

因此他找來了幫手,也同是今晚演唱會的助力─太刀川美美。

 

「別走神了,你該不會還在想今晚要怎麼給素娜驚喜吧?」

處理完神原拓也與織本泉那邊的事後,太刀川美美從對街的速食店走過來就看到戴著鴨舌帽的石田大和正擺著他招牌冷酷的面龐,隔著淺色的太陽眼鏡望向遠處掛著巨大視頻看板的大樓,絲毫沒注意到他身旁的女性路人們對他投以愛慕眼光一般的滔滔續續評論。

 

「素娜那邊沒察覺到什麼吧。」

阿和將視線投到向他走近的美美身上,沒有正面回應她的調侃,倒是向同他一起參與策劃驚喜的唯一一個女性友人發起詢問。

「沒有,她忙著準備明天派對要用的東西,還有我讓她順便幫我去取她的生日蛋糕了,所以一時半會沒有空閒的時間去注意到這些。」

美美據實以告,一臉鬼靈精怪樣地瞠笑著:「可別怪我折磨你女朋友啊!」

阿和望著她調皮的眼神,無奈地苦笑著,沒有任何反駁地將原本依靠著噴水池石柱的背脊挺直:「走吧,今天還有很多事要做。」

「謹遵懿旨!」

她比著手勢,俏皮地這樣嚷嚷著,領先于阿和的前頭,帶起路來。

 

石田大和靜靜看著她的背影,表情微微一擰眉,他的心思一直以來都比他人要更細膩一些,美美的舉動,無非是故作堅強之下的產物。

所以說,太一那傢伙到底在幹什麼……

磨磨蹭蹭的,一點都不像他所認識的那個八神太一。

雖然從小就是重要的戰鬥夥伴,但兩個青春期的少年想當然爾從來不會私下談論到彼此情感上的話題,就算是這樣,他對於太一處理事情的方式算是極為瞭解,從來都是身體比頭腦還要快力行的性格,卻會有拖泥帶水的時候。

明明解釋清楚就好了的事情,卻看著他一直止步不前。

 

自從那天在畫廊裡看到柊明日夏偕著太一離開,他理性地多方面思考了一輪後,不禁為太一這樣濫好人的個性感到無奈。

因為雖然就表面上來說,那女孩與太一是正在交往的關係,但當她再跟長尾佑二對話之時,那樣的眼神是不會騙人的。

就算不瞭解內情,他也不會被區區一個不足為奇的騙言蒙蔽了雙眼。

再說太一是那種溢於言表的人,要是真的跟喜歡的人兩情相悅,怎麼可能在行為上不被發現?

感情的事怎麼說非當事人都無法介入,最多只能從旁推波助瀾,雖然他跟素娜都不是那種見朋友有難時會袖手旁觀的人,更何況最近跟素娜一起時總會接收到她在為太一這件事情煩惱的雷達,但或許就是因為他是個極為重視朋友的人,因此就算自己落到在一旁喊燙的路人角色,他也絕不會去干涉朋友的任何決定。

在非必要的時候,他會耐心等待。

而他在自己感情上的處理也是同樣的方式。

在素娜暫時被朋友們的情感走向拉去注意力之時,他不會忘卻在交往之後時時考驗著他們之間感情的許多因素。

素娜的個性總是喜歡為他人著想,而身為她的男朋友,決定跟她交往之前就有這樣的覺悟,因此他曾下定決心在她忙著關心其他人時,在身後能有他這樣一個可靠的後盾,累了可以休息、委屈了可以受到安慰的避風港。

當她忘記要愛自己時,他能夠代替她來愛她。

 

兩人的交往即將滿一年,隨著他的樂團在各個學校間的知名度漸漸提升,知道他的人也越來越多,當初沒有想到他的情感所向會被人拿出來討論,他從沒想過要去逃避問題,雖然素娜在他面前總是表現出她的不在意,但越是這樣的隱忍,越讓他感到心疼。

明明正在交往,卻不能光明正大的牽手。阿和有想過,若是他這樣的身分會為素娜帶來困擾,他寧可捨棄這樣的光環,當個可以好好愛著她的普通人。

他這樣的思量沒有告訴任何人,但為了在演場會上帶給素娜驚喜的安排,卻贏得了她的好姊妹的大力支持。

 

雖然比起其他人,他跟太刀川美美的互動少之又少,但他卻覺得有她這樣一個真誠又願意無條件為朋友兩肋插刀在所不辭的朋友,是自己無上的福氣。

 

石田大和與太刀川美美在街上一前一後地走著,當她走到一間十分有自己風格的店鋪外,她停下了腳步:「到了!這裡一定可以找到不錯的禮物!」

他們一前一後地進了店鋪。阿和很少來這樣子的店,進門的時候莫名有些怯生生的感覺,不知覺加快了腳步,跟著美美的視線注意著架上擺飾的各式各樣的物品。

「要我在這間店裡找適合的禮物嗎?」他說,並舉起了一個陶瓷做成的鳥的形狀的擺飾放在眼前觀看。

「這裡的禮物每一個都是獨一無二的。」美美聽到了阿和近似呢喃的自語,拿起了一個手作的兔子布偶,一邊操控著布偶在阿和面前擺弄著一邊說道:「總之,不用擔心買到的禮物會跟別人一樣,又能表達心意,這樣不是很好嗎?」

看著美美像個孩子似地為了配合可愛布偶而提高聲線的說話方式,不禁笑出了聲:「說的也是。」

 

兩人互動的樣子讓旁人羨煞,這樣的俊男美女組合,總是能夠吸引他人的注意,而不知情的人很容易就會產生不必要的誤會。

除了偶然從店前櫥窗經過的路人之外,坐在對街長椅上稍作休息的人對這樣的景象也歷歷在目,在觀察中的這人身上,更能感受到不同於他人的情緒正被逐漸挑起,一發不可收拾的醋意從腹中被點燃,轉變成一股怒氣。

他忍住想衝進去的欲望,按耐住自己可能會失控的情緒,重新坐了下來。

 

八神太一沒想到自己只是在這裡坐著等素娜回來不到一分鐘而已,竟然就看到了自己最不想見到的畫面。

雖說他也是十分相信身為好友的阿和的所作所為,但他想起了不久前跟素娜的對話……

……

 

 

『幫大忙了,太一。』

武之內素娜兩手拿著採買的紙袋,那是明天要在美美家舉辦的生日派會所需的食物與飲料。

 

『沒事。』太一則是比素娜多拿了好幾袋裝飾用的彩花與一些素娜想要親手做裝飾的用具:『不過這種事怎麼不找阿和幫你呢?那傢伙是妳的男朋友吧!』

『我問過了,不過阿和說今天要練樂團,又剛好遇到你,所以就讓你來幫我啊。』

她俏皮地嘟著嘴回應著:『阿和要練團的話也沒辦法,反正他已經答應過生日派對那天他會出現,這樣就夠了。』

 

『妳啊,還真容易滿足。』

真不知道是要說愛情的力量真大,還是要說愛情會使人盲目,看著素娜因為大家要幫她過生日而心情愉悅,太一也不好在此時說出撥冷水的話,更何況他連自己的事情都處理不好了,哪還有餘力去管兩個好友的戀情:『妳跟阿和還好吧?』但他還是試探性地這樣問問。

素娜回過頭來就看到他有些遲疑的眼神,內心明白他在替她擔心些什麼。她露出了一個柔和的微笑:『我們很好啊,怎麼這麼問?』

『總覺得很久沒看到你們兩個一起了……』

『嗯……』素娜當然也知道最近似乎與阿和單獨相處的時候,比起他們交往前變得越來越少了,雖然感到寂寞,但她依舊不改為他人著想的個性,畢竟因為阿和的樂團知名度增加,他會將時間安排在練團上為了有更好的表演也是無可厚非的:『但是不管怎麼說,我知道他有他的苦衷,也會無條件地相信他。』

 

八神太一看著談論起石田大和時的武之內素娜,比起去年的害羞慌亂,如今更多了溫柔穩重,是什麼讓她轉變,他實在無法體會到。

……

 

「怎麼了?在發什麼呆?」

一瓶冰涼的鋁罐飲料貼上了他的面龐,把他從思緒中拉回了現實。

武之內素娜看著他的表情,給了一個失禮的評價:「你這種表情會讓喜歡你的女生不敢靠近的。」

 

「無所謂。」

八神太一掃而過剛才的櫥窗,已不見那兩人的身影。他閉上眼接過她手上的飲料,仰頭向後靠上了長椅的椅背,並順手將透著冷氣的鋁罐壓上自己的眉心。

自己剛才的情緒似乎有些過激了……

 

「要是真的無所謂的話,就不會有這種表情了吧。」

素娜語重心長地說著,她在旁邊的空位上坐了下來,將手中的手機塞回包包內:「嘛!當作轉換心情,等會嘉兒還有阿武約我吃飯,一起來嗎?」

「我是很想去,不過……」太一將額上的飲料移開,目光直視著晴朗天氣的上空:「已經跟柊明日夏約好了,假扮情侶的一場聚餐……」

 

素娜看著他用有氣無力的語氣說著,慵懶的雙眼重新閉上享受陽光從上而來的洗禮,似乎希望能從這樣的狀態中找到前進的動力。

“啪─!”那顯得無可奈何的表情,讓她提起了掌心,用力拍上了他方才貼著冰涼飲料而印上了水痕的額間。

「痛!做什麼啊素娜!」

太一沒有料到對方會出手攻擊他,他坐起身來,摀著被拍紅的部位,一邊向主事者抱怨著。

「你這種濫好人的性格我真是不敢恭維。」

她既沒有想道歉,也沒有任何愧疚地數落起他來:「我是不知道柊明日夏找你來假扮情侶是為了什麼,但這樣子像是逃避的行為,你認為你的幫助是為她好嗎?」

素娜一邊說,一邊重新注視他的雙眼。他看到她眼中顯著怒氣的認真眸光,那是他一直以來認識的素娜所擁有的一面:「還有你!想逃避到什麼時候?」

「我沒有逃……」

素娜沒有給他任何反駁的時間,她倏地站了起來,並伸長手指著他的左胸口:「你什麼時候才能好好地面對你的內心!」

 

兩人就這樣子對視了不過幾秒,素娜就受不了太一那不明就裡的眼神,讓她想起了前些天在美美家與晴彥學長的對話……

『學長這是…喜歡美美嗎?』

『喜歡喔……我很喜歡美美。』

……

 

她嘆了口氣,覺得有些挫敗地拾起所有提袋:「算了…我說的話你好好想想吧,我先走了,今天謝謝你啦。」

「我幫妳……」

他看她準備離開,也不管剛才橫在他們兩人間的尷尬氣氛了,他只想多跟素娜相處一會,想知道她對他說出的那些話的意思。

「不用了,你的時間快到了吧。」

素娜將笑容重新掛回臉上,雖然希望她的暗示能讓太一聽進去,但也不希望因為自己的急促,讓他們的朋友關係弄得凝重。

「啊!啊……」

原來都這個時間了……

本想要離開了的素娜看到自己的竹馬這般複雜的神情,基於自己朋友的身分,又給他來了個當頭棒喝,裝著裝飾用彩帶的袋子往他的後背招呼去:「加油吧少年,時間可是不等人的。明天見!」

 

八神太一覺得今天能遇見素娜真是太好了。

 

雖然對於她責備的話還摸不著頭緒,但卻讓他想清楚自己下一步到底該怎麼做。首先應該就是,跟柊明日夏講明,表示自己無法再繼續扮演她男朋友的這件事,這是解決他目前心如亂麻的第一項動作。

 

再抬眼看了看前方那間店的櫥窗內,許多絡繹不絕的人潮往店內光顧,裡頭不乏看起來像是情侶的男女。

 

八神太一重新收回了視線,探手將口袋裡一個隨身攜帶的包裝紙袋拿出。一個大男生拿在手上看起來顯得違和,只因上頭印刷著滿滿粉色櫻花的圖案,裡頭裝載的東西是他在一次偶然發現之下所購買的花型髮飾。

本想要趁著可能會遇到美美的機會所以順便帶在身上,但卻成為了一直送不出去的禮物。

那時看到髮夾的當下只是覺得莫名的適合美美,想都不想就買了下來,現在卻連送給她的理由都還沒找好。想見她的心情拖得越久,就越多迷惑與複雜的情緒沿著邊角蔓延進來。

 

等回過神來,已經被蔓佈如同荊棘一般的情感所束縛,動彈不得……


第十八章‧誤會 完



後記:
終於寫到第十八章了,加上三番外,總計十六萬字!
這應該算是我加入太美吧後(喜歡太美已經很久了)的第一篇文,那時候也沒有想說會寫多少,沒想到我會堅持到現在,而且這篇文已經突破我所有的紀錄!
第一篇在百度貼吧裡連載超過兩年的文!第一篇字數超過五萬以上的文!(寫到這裡想想...應該是還沒有超五萬的文吧...) 第一篇(還)沒有棄坑的文(夏露吧沒寫完的都不知棄到哪裡去了汗)

對太美的愛竟然這樣綿延不絕,或許也是官方的關係,我們都只能自行造糖,自給自足
雖然在這裡不太好意思說糖這個字,不過我可以大概預估,大約再兩章左右,就會結束虐的進度,雨過天晴了~~~(灑花)
然後認識我的朋友都知道我的寫文的習慣,我總是喜歡有大起大落的轉折,因為有多少虐,相對的糖就會多甜~
不過實話說,就我看過的虐文來說,我的真的是屬於親媽等級的,虐不痛啊

請繼續期待接下來的劇情囉~說實在我也很期待呢哈哈哈
也感謝看我囉嗦到這裡(第一次冒出頭跟大家打招呼)~下章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喵~慕時雨← 的頭像
→懶喵~慕時雨←

''˙˙*˙樂音飄揚˙*˙˙''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