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數碼寶貝
●CP:八神太一X太刀川美美(太美)
●故事設定時間:高中時期

~*~*~*~*~*~*~*~*~*~*~*~*~*~*~*~*~*~*~*~*~*~*~*~*~*~*~*~

 

密道的盡頭一直往下通到了一處陰暗的空間,太一一把把遮擋的石板塊推開,就發現這個空間並不只有他們。

 

還有一個個似乎是這裡的幾個女僕被繩子一一地綑綁在一起。

一個上了年紀的老人看到有人從密道出來,雖感驚訝,但眼裡卻充滿了欣喜。

 

「…這裡……是哪裡?」

神原拓也最後從通道中爬出來,隨意拍了拍身上沾上的灰塵後,對目前的狀況發出詢問。

 

「你們是…?」「你們是…?」

留著八字鬍的老人抬著眉問道,而後又嘆了口氣:「我是千名家的管家,這些女孩們則是在這裡工作的。」

 

「那你們怎麼會被綁在這裡?」

素娜環顧四周,發現這裡又是另一個密室,但比起先前的房間,這裡陰暗又隱密,更加可以被稱做陷阱。

 

「我太大意了,沒有發現前日來應徵女僕的女孩有問題……今早她在我們的飲食裡下藥,並接應外人進到宅邸來,我想應該是為了要綁架小姐而來的……」

管家老人平靜地述說道,眼神裡充滿了擔心的神情。

 

「啊啊……果然這裡又是另一個陷阱……!」

素娜倒是有些無語,明明事情已經很複雜了,怎麼又有另一群人來跟著添亂。

 

「…那你們……?」

「我們被一個看似是保全的人鎖在房間裡,碰巧找到這個密道才從這裡出來的。」太一解釋著並觀察著四周,但除了的一扇掛在定扁的鐵窗之外,剩下的就只剩那同樣被一個大鎖鎖住的鐵牢門。

 

「這間房子到底是怎麼回事?竟然還有牢房!」

拓也想要伸手觸碰銹了的鐵欄杆,被其中一個女僕出聲制止:「別碰!那個欄杆可是有通電的!」

「咦咦?!」

 

「這下怎麼辦?」

素娜頭疼地手扶充滿濕氣的石磚牆面,望向那唯一陽光射入的鐵窗,又看了看手機,唉…連手機都沒有訊號了……

 

「我可以問你們來千名宅是什麼目的嗎?」

管家盡守本職,習慣地詢問陌生人的目的。

 

「我們一個朋友來這裡找千名愛,到上課時間都還沒有回到學校,我們是來找她的回去。」太一說明了來歷,並且皺著眉頭不斷思考著接下來的逃脫辦法。

「是兩個……!還有小泉呢!」拓也在兩人對話時,從中報上正確的數目,這倒讓管家老人想到了什麼。

「啊啊…是那兩個美麗的小姐吧!」

 

他用著有些沙啞的聲線,說著語調有些高亢的回覆:「…太好了……愛小姐終於也交到了那麼出色的朋友……」

老人低頭像要喜極而泣,卻被急促的太一中斷了莫名發出的喜悅。

 

「那你應該知道千名愛把她們帶到哪裡去了吧!」

他靠近老人,感覺這個身為管家的老人一定知道些什麼。

 

被中斷獨自喜悅的老人摸了下八字鬍思考著:「因為那兩位小姐看似有些疲憊的樣子,所以就被送到小姐的房間去了。」

 

「怎麼回事?」

「小姐看到朋友來找她,高興都來不及了!連早餐都沒有吃,我從沒看過她那麼高興的樣子。」說著說著,老人似乎又沉靜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太一,我看我們還是回到剛剛那個房間吧!至少在那裡,我的手機還可以接收到訊號。」

「…呃嗯……」

 

「你們也帶上我吧!」

管家停下了對自家小姐的美好幻想,出聲叫住了他們:「千名愛小姐有難了,老管家怎能坐視不管?」

 

「不過上面那個房間也是鎖住的,我們還是沒辦法出去。」素娜走過去綁老人鬆了綁,也順便解開了一個捲髮女僕的束縛。

 

「我這有鑰匙。」管家從身上掏出了一串鑰匙。

「有鑰匙不早講!」拓也倒是對這個老管家的行為有些無言。

老人俏皮地眨了一下眉眼,說道:「總要先知道你們的身分,才能確定你們的來歷嘛!」

 

「不過我們太多人一起行動有點太引人注目了……」素娜解開了其中一個女僕身上的結,同樣發表建議。

「管家大人,不如讓我去吧!」捲髮女僕在方才阻止拓也觸碰鐵欄杆後,又再次開口:「我在千名家也服務了好幾年,已經很清楚宅裡的走向,而且這裡少了我,比較不會被發現。」

 

「也好,安妮亞妳也算是我從小拉拔長大的,我信得過妳。」老管家慈愛地摸了摸名叫安妮亞的女僕的頭:「去吧!小姐就拜託妳了。」

「是!」

安妮亞從老管家手上接過那一串鑰匙,向著老人點了點頭後,就走到通道旁跟太一等人會合。

「請…請多多指教!」

 

從小訓練出來的儀態、禮貌,在小習慣裡都看的出來。拓也倒是對著個看似跟他們相同年紀女孩的勇氣感到了一絲佩服。

 

「我們走吧!」

太一迫不及待地穿過通道。

 

看來這一個祕密通道雖然也通向了盡頭,但不是並無收穫的。

 

~*~*~*~*~*~*~*~*~*~*~*~*~*~*~*~*~*~*~*~*~*~*~*~*~*~*~*~*~*~*~*~*~*~*~*~*~*~

 

那一串鑰匙裡,果然有一把就是專門打開這房間大門的鑰匙。

 

他們小心翼翼地推開大門,發現在長形的走廊中連一個人影也沒有。

 

「他們應該是想說把我們鎖住了我們就沒辦法出來了吧……」

隨後從門內出來的素娜,同樣觀望左右兩側,得出了這樣的結論。

 

「什麼都好,再不去救美美我怕她會有危險。」

有一絲不好的預感在太一的心裡發酵著,他說不上來是什麼樣的感覺,但總覺得跟美美有關係。

 

「我先帶你們到大小姐的房間吧!」安妮亞說道,指示了方向後,就帶領著他們往右側而行。

「但我們並不知道對方有多少人……」拓也有些擔憂地對太一說:「萬一我們又被抓起來就麻煩了。」

「別擔心,我剛剛已經傳訊息叫光子郎報警了。」

素娜把手機重新收回裙子的口袋中:「阿和也快到了,我大概講了情況,請他在外面待命。」

 

一群人魚貫地隨著安妮亞來到一處以柚紅色木頭為底,雕飾華麗的門前,半掩的大門一推就開啟了一半,裡面沒有任何人,於是所有人不經招呼就走了進去。

 

「哇!果真是大小姐的房間!」

拓也發出一聲驚呼。

 

千名愛的房內採粉色為底的裝飾,成堆的布偶娃娃擺放在粉色蕾絲床罩套上的雙人床上,還有簡單的白色大衣櫃注意在一旁,美中不足的是,似乎在忙亂之中,掩上的衣櫃門夾到裡頭一件紡紗白裙襬的洋裝。

 

「這是……!」

這次換成素娜的驚呼,不過聽那語氣不像是讚嘆,反而帶著極度的不可置信。

因此所以人朝素娜觀望的方向看去……

 

那是一面什麼過多的裝飾都沒有的牆面,卻貼著一張特意被放大的海報,太一看到海報也與素娜一樣的訝異。

那是國中時期在美國的美美跟朋友合照的照片,另一個靦腆的女孩是她們從沒見過的,不過應該是美美在美國時的朋友吧!

 

不過……

他們好奇的是,為何在千名愛的房間哩,會有美美的照片?!

而且還不只那一張,還有很多張美美的獨照,不過很多明顯是偷拍的照片。

就像那張一貼在書櫃上的,他們很清楚知道那是之前他們一起去賞櫻時的美美。

還有一張特意照著美美的弧度剪下來的照片……一整個房間就美美的照片數量最多。

 

「诶…這張……」

拓也靠近書櫃看一張被裱框的照片,照片裡的美美的笑容讓人看一眼就難以忘懷,配上背景的粉色櫻花更像是天女下凡一般美麗。

只不過……

「這…旁邊是我吧……」

拓也指著照片的一角,那很明顯就是他那天穿的衣服,但是臉部卻被遮了起來,並且畫了一個大叉叉。

 

「這個千名愛該不會是喜歡美美吧…?」

素娜猜疑著,並且在說話時,把視線轉向太一。

因為這種偷拍的行為就像是跟蹤狂一樣。

 

『扣咚!』

 

突然,從書櫃處附近傳來了一聲東西翻倒的聲響,靠近拓也的女僕─安妮亞被那聲音嚇得下意識抓住了拓也的手臂,所有人都屏息不動。但那聲音似乎不是從他們所在的房間內傳來的。

 

太一上前敲了敲書櫃旁的牆壁:「這牆壁是空心的。」他說。

接著試著推開厚重的書櫃,才一下子就看到了後頭的通道。

 

推開了書櫃之後,就可以清楚明白聲音的來源。一個穿著與他們同樣高中制服的金髮女生連同椅子翻倒在地上,素娜第一個反應過來,連忙過去扶起她。

「小泉!妳沒事吧?!」

 

織本泉抬起有些沾了灰的白皙面龐,嗚嗚咽咽地因為嘴上貼著的膠布無法清楚地表達話語。

素娜幫她撕掉了阻礙她說話的罪魁禍首。

 

「你們快去救美美!」

 

一撕開膠布,小泉馬上就焦急地向來者道出她的警語。一句話就弄得太一心神不寧:「美美現在在哪?」

他一把抓住小泉的臂膀,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力度,強烈地搖晃著小泉。

 

「太一!冷靜點!」

素娜阻止了這樣毫無幫助的動作,而後幫小泉解開她身上的繩索。

 

「…我只聽到千名愛說,要去什麼…見證廳……哎呀!反正聽起來不太妙就對了!」

光想起千名愛那時看美美的那個眼神,就讓她渾身不對盡。

 

「那個見證廳在哪裡?」太一詢問躲在拓也身後的安妮亞。

「那裡好像是老爺跟前任夫人見證愛情的地方……」安妮亞怯怯地說道,因為現在的太一看起來像是快要爆發的炸彈。

 

「見證愛情?……那還真的不太妙……」

拓也雖然不知道千名愛這個大小姐帶美美去那邊要做什麼,希望不是他想像的那樣離譜。

 

「如果美美真的跟千名愛在那裡的話,該不會她們一起遇到了那群綁匪了?」素娜冷靜地分析著,她一邊看向已經跑出密室的太一,一邊又期望安妮亞帶路。

「跟我來吧!」安妮亞恢復了自己原有的本職,一手拉著拓也小跑出密室。

 

「那女的…誰啊……」

小泉看著拓也被那穿著女僕裝的女孩拉走,表情看似很不美麗。

 

「現在沒時間吃醋了,小泉。先找到美美最重要。」素娜無意間戳中了小泉內心的某個點,弄得她一臉紅。

「誰…誰說我在吃醋……!」

 

兩人一前一後踏出密室,朝向另一個目的地前進。

 

~*~*~*~*~*~*~*~*~*~*~*~*~*~*~*~*~*~*~*~*~*~*~*~*~*~*~*~*~*~*~*~*~*~*~*~*~*~

 

太刀川美美沒想到危機會一個接一個的來報到,才剛被潔米拉到這裡,就被假扮成千名家中的女僕帶來的外人又五花大綁了起來。

 

「千名愛,已經警告你要小心了…看吧,沒想到你也有今天這樣的下場。」

一個右臂上刺著圖案的不良少年用手抓住了千名愛的下顎,惡狠狠地說道:「竟敢裝成女的騙老子,你好大膽!」

 

「我有說我就是女的嗎?是你自己要被騙的。」

千名愛不屑地回瞪那男的,巴不得觸碰他的那隻手就在他的瞪視下自行毀滅。

 

“喂喂!這樣講不好吧…”

美美為千名愛捏了把冷汗,果真下一秒他就被那名老大一巴掌打離了原來的位置。

 

「你這不男不女的變態!真是噁心死了!」

「老大,接下來要怎麼做?」

「給我打,打到他求饒為止。」

那人下達了命令,只見幾個跟隨的小弟拿起預先準備好的棍棒,毫不留情地就往千名愛身上而去。

「潔米!」

 

「翔哥哥,那這個女的也要處理一下嗎?」假扮成女僕的唯一一名少女是這個老大的妹妹,身穿清純簡單的女僕裝,卻擺出這種不良的表情,簡直是對服裝的大扣分。

 

「噢!這小妞長的真不錯!」

他走向美美,一臉意圖不軌:「這麼細嫩的皮膚,果真是個大美人……不過……」

伸出的大手一扯,就把美美制服胸前的幾個鈕扣扯掉,露出了一大片白皙肌膚:「…還是要親眼確認一下是男是女。」

 

「哥,你很下流欸!」

 

露出的淺粉色蕾絲邊內衣與胸口勾勒出的深溝讓人想入非非,名為翔的老大很滿意地笑了笑:「挖到寶了……」

 

「住手!不准你…動她的主意!」

千名愛在被三個手下圍毆之下,情急地向著一旁吼道:「美美!快跑!」

不管自己的嘴邊已經染著血,比起美美處於更危險的狀態,他依舊心繫著美美的安危。

 

美美一抬頭就猛力撞開向她靠近的老大,奮力往出口的方向跑去。卻沒想到飄逸的長髮成了缺陷,被後方追上來的翔一把拉住,硬拖回原處。

他一點都不憐香惜玉地拉著美美的頭髮一把把她甩到另一個方向,因為後作力與慣性的關係,美美的後背硬生生地撞上後方的被擺放在角落的矮櫃,聲音極大,撞擊聲響徹了整個寬敞的空間。

一陣猛烈的撞擊,讓美美一時之前只能癱在矮櫃旁,頭暈目眩什麼都做不了。

 

「找死啊!這婊子……!」

翔抹了抹自己鼻子被美美突然用力撞到而流出的鼻血,一邊將原本扎了一半在褲子裡的白襯衫拉出,一邊下達命令給自己的小弟:「停手停手!我來看看這傢伙要不要跪地求饒。」

他指揮自己的妹妹過去抓住動彈不得的美美,女僕妹覺得好玩,拉起美美一邊的胳膊就把他拖著過來。

 

其中兩個小弟一邊一個拉起被打得鼻青臉腫的千名愛,把他架在翔的面前。

「道不道歉?」

他一把拉起千名愛原本梳整整齊的長髮,痞子樣地再次問道。

 

「絕不!」

「哎呀…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翔少爺,你已經花了很多時間了。再不回去恐怕老爺會……」

門口把風的魁梧黑西裝男探頭進來提醒著,惹得翔更加不快:

「閉嘴!你只要站在那替我好好看著外面就好。」

「是…少爺……」

 

他轉過身繞了半圈做了個思考狀,而後看著另一個閒著在一旁的第三名小弟:「你!手上那個球棒給我!」

小弟必恭必敬地將鐵製球棒上交,翔揮動著球棒,並將前端對著千名愛的方向:「你們兩個,把他拉高!」

 

「你要…做什麼…?」

千名愛喘著氣息,半瞇著眼詢問著。

 

「當然是處理完你,就把你的女人帶走囉!」

他笑著,那是千名愛看過最醜陋的笑意。

「你…休想!你這個醜八怪!」

 

額上的青筋暴露,千名愛真的徹底惹火了他,他毫不留情地握著球棒,就朝他腹部下方的位置攻擊而去。

 

「住手!」

另一個原本不存在在這個空間的聲音突如其來地從外邊響起,雖然驚動了一群人,但卻阻卻不了球棒的行徑方向。

 

只見美美脫離了女僕妹鬆開的手,奔向千名愛的前方,硬生生地為他擋下了那不輕的一棒。

 

「美美!」「美美!」

 

後方進來的素娜等人被眼前的情況嚇壞了,只能待在原地不動。只有太一發狂似地快步衝向前方,將還反應不過來的第三名手無寸鐵的小弟打倒在地。

 

「這些人又是誰?」

翔回過頭看向敞開的門邊,那處已不見原本站崗的西裝男子。

其他兩個小弟丟下已經遍體鱗傷的千名愛,盡責地擋在向著這邊奔來的太一面前。

 

不過太一也不管那麼多,雖然一對二看起來勝算不大,但他依舊沒有減下速度。

正當寡不敵眾的二對一徒手打鬥進行中,後方原本呆滯住的翔又重新舉起手上的球棒,毫無節制地打算攻擊前方的來者。

 

「哥…住手!」

「太一!小心!」

 

在雙方的叫喚下,翔像是什麼也沒聽到一樣,說時遲那時快,球棒揮下的方向就要直接打到太一的頭部時,一個不知道從哪飛來的鞋命中紅心地打中翔的臉,成功阻止他的瘋狂行為。

 

「警察已經來了,你們最好就此停手。」

清冷的聲音從素娜的左後方傳來,她一回頭就看到最後趕來的石田大和放下方才丟出那救命的鞋的手。

 

「…可惡!!!」

翔咆哮著,卻被另兩個小弟制服住:「老大!算了吧!」

 

警笛聲從遠方傳來,宣布事件的結束。

警方從外頭衝進來,把涉嫌傷害的一群人帶離現場。

 

千名愛癱坐在地上,滿是烏青的顫抖的手扶起為他擋下攻擊的美美,震驚地睜大眼看著昏迷過去的少女。

 

太一這也從前方過來,一靠近就聽到千名愛一直持續地用抖動的聲音低喃著:

「血…血血……」

 

抱著美美的手碰觸到她受傷的地方,頓時沾滿了對方的血漬。

似乎是方才猛烈撞擊到廢棄在角落的矮櫃,被上頭尖銳的木刺所傷導致的。

 

看到這怵目驚心的一幕,太一二話不說,一把拉開千名愛的手,沒有任何停頓的時間,一鼓作氣地便抱起受傷的美美。

 

「太一,救護車還要幾分鐘才到。」

素娜及阿和迎上前來,但太一沒有理會他們的告知,自顧自地向前走。

 

「太一……!」

 

「我這裡有車,坐我的車去!」

也成功脫逃的老管家出現在門口,從安妮亞口中大概知道了狀況之後,他向著太一說道。

 

「你們沒事吧?」

阿和在所有事終於結束之後,向旁邊的人問道。

「沒事喔,別擔心。」

素娜給了他一個微笑,還好他的適時出現,不然很難想像事情的後果會如何慘烈。

 

他嘆了一口氣,一轉身就把素娜攬進懷中:「一路上我就十分忐忑,如果今天受傷的是妳該怎麼辦……」

「別…擔心,看!我不是沒事嗎?」只是可能裙子上沾了一些灰塵而已。

素娜輕輕回抱住阿和,對於他對自己的關心感到安慰。

 

「喂喂喂…那邊恩愛的情侶,我們要走囉!」

織本泉扶在門邊,用著輕快又高亢的聲音提醒著再見證廳裡剩下的那兩人。

 

素娜頓時紅透了臉,輕推著阿和要他放開她。

看著自己這麼個靦腆女友,阿和也不禁輕笑出聲。

 

雖然剛才的情況驚險萬分,不過因為這樣的經歷,才能讓他們更加明白所愛的人的重要性。

 

~*~*~*~*~*~*~*~*~*~*~*~*~*~*~*~*~*~*~*~*~*~*~*~*~*~*~*~*~*~*~*~*~*~*~*~*~*~

 

「幸好背上的傷口不深,插入的木刺已經都清理乾淨了。只不過有輕微腦震盪的跡象,必須要住院幾天觀察。」

醫生交代完這幾句,在診療版上記上了幾筆,就離開了。

 

「呼…還好沒什麼大礙……」

接獲通知趕過來的史密斯老師鬆了一口氣:「雖然我知道你們經歷了這些事情,現在一定很累,但我還是希望有人可以跟我解釋一下來龍去脈。」

 

「史密斯老師好厲害,還會用成語耶!」

「…我看老師的國文程度比你的好太多了……」

神原拓也與織本泉在一旁低聲對話著,卻被史密斯老師點名,不容拒絕地被帶離現場。

 

八神太一一下子緊繃的神經被抽離,像是一尊斷了線木偶一般一下子癱坐在醫院裡安置的坐椅上。

 

「太一…沒事吧……」石田大和過來,想給予太一一些安慰,卻只能說出這些話。

素娜也走過來,看著太一這麼失神落魄的樣子,她也不太好受:「太一,我想你回去換個衣服比較好……」

 

剛才抱起美美時,太一的制服上也沾上了美美的血漬,心口的部分因為摩擦的關係,沾上血的圖案不偏不倚看起來就像一個心型。

 

太一沒有聽從素娜的勸告,像深根似的坐著椅子上一動也不動的,無神地凝視著前方。

 

「真是的……我還是等等打電話請嘉兒帶來好了。」

 

 

一旁的診療室傳來門開啟的喀擦一聲,千名愛出血的地方都貼上了大片的棉布,戴著因為骨折而扎起的三角巾,狼狽地與父親千名太郎一同走出。

原本亮麗的形象,一瞬間變了調。

 

她一看到他們三人,便急忙上前來:「美美怎麼樣了?」

 

一聽到她的聲音,太一像是被上了發條的玩具,馬上從座位上跳起,抓住千名愛的領子:「妳這傢伙到底想怎樣?如果是針對我或是阿和,直接衝著我們來就好了!」

 

「太一!」

阿和和素娜對太一的猛然爆發始料未及,只能在後頭試著把兩人拉開。

 

「…對不起……」

千名愛囁嚅著:「都是因為我的關係,才讓美美受傷……我根本沒有能力保護好她……」

 

距離比較近的素娜把她的低喃聽得很清楚,可是千名愛不是因為阿和才針對美美的嗎?怎麼聽她的語氣好像又不是這麼回事?

 

「嘛嘛!…這也不能完全怪妳啦……」

不管是怎麼回事,還是要等美美醒來才能得知一些更細微的內幕。

 

「真抱歉,是我這個做父親的管教無方,還幫著孩子做了壞事,我也向你們道歉。」

千名太郎邁步向前,誠意地行了個九十度的鞠躬。他沒想到以為是幫孩子忙的動作,卻會害到對方受傷躺在醫院。

 

見對方沒有更多的回應,千名太郎直起身子,勸著一旁的千名愛:「我們先回去吧,你受了傷,需要靜養。」

「…我……」

其實千名愛也想留下來等到美美醒來,不過卻猶豫著,深怕美美醒來後不想見到他。

低下頭,沒辦法面對這樣的變化,只能隨著父親離去。

 

「總之…我先回學校看看情況吧!」

一陣沉默之後,阿和從座椅上站起:「素娜,這邊就先麻煩妳了,電話聯絡。」

 

「好,路上小心。」

望著阿和離去的背影,素娜又重新把視線移回太一身上:「太一,你不進去看看美美嗎?」

 

「先讓我靜一靜……」

太一雙手掩著面,讓旁人無法看清楚他現在的表情。

 

「那好吧…我先進去了。」

 

在開啟病房的門之前,素娜又一次回頭看了一眼坐在原處的太一。

其實她大概也能猜到太一在糾結什麼,今日一連串下來,太一的急促她都看在眼中。

她知道他正在改變,因為美美而改變著。

 

會為了美美而冷靜、為了美美生氣、為了美美的事激動……

他的情緒不知不覺因為美美而被牽動著。

 

素娜牽動著她的嘴角,看來今後這一對需要她多多的費心了。

 

~*~*~*~*~*~*~*~*~*~*~*~*~*~*~*~*~*~*~*~*~*~*~*~*~*~*~*~*~*~*~*~*~*~*~*~*~*~

 

她醒來的時候,外面的天色已經全黑了。

四周很安靜,只有床邊的點滴“答答答”落下的聲音。

 

受傷弄得她很疲憊,她現在雖然醒了,但無力的四肢讓她只能繼續躺在床上。

比較有知覺的左手移動著,不小心碰觸到趴在床邊一頭蓬鬆的髮的主人。

抬眼一瞧,果然是太一。

 

太刀川美美不知節制的手指繼續玩著其中一根那亂翹的髮絲,對方完全沒有因為美美的玩耍而轉醒,依舊趴在床邊睡著。

 

「太一…謝謝你。」

在身體反應的比腦袋快,替潔米擋下那一擊時,她清楚的聽到了太一的聲音,那時似乎什麼都靜止了,只有他的聲音是唯一的。

在那一秒之後,恐懼完全消失,只要有太一在,什麼事都不足為懼。

 

只要有太一在身邊……

 

美美玩弄太一頭髮的動作戛然而止。她剛剛怎麼會這樣想?好像她巴不得永遠跟太一在一起一樣?!

 

『美美姐,妳跟太一學長在一起了嗎?』

『不過美美姐,妳跟哥哥聊得很開心吧。』

小京與嘉兒的聲音突然闖進腦袋裡,一兩句話就使得她精神變得更好了。

明明只是一段回憶中的話語,卻讓她明顯感覺到心跳加速。

 

怎麼回事?她從來沒有過這樣的感覺。

 

她回想起這些日子下來,她跟太一相處日益漸多,逐漸會因為太一的一舉一動而牽動著自己,會在意太一一切;會想要見到他而回到日本;會因為他的靠近而臉紅心跳;會不想要給他添麻煩而選擇保密……

 

這些很明顯就是……

 

「我…喜歡上太一了嗎?」

 

當美美終於意識到自己的心情之後,心跳又更加的急促。太一是怎麼想呢?她變得很想知道他的想法。

不過…太一應該還沒放下素娜吧……

 

思及此,美美顯得很沮喪,第一次擁有喜歡上一個人的心情,卻不能跟人分享的無奈。

胡思亂想使她的腦袋又呈現暈眩狀態,藥效看來已經逐漸開始發作,為了讓受傷的病患多睡才能恢復得快。

 

美美閉上雙眼,左手向旁邊些微移動至碰觸到太一。

現在只想要,把好不容易發現的喜歡的心情,先小心地放置在心底。

 

~*~*~*~*~*~*~*~*~*~*~*~*~*~*~*~*~*~*~*~*~*~*~*~*~*~*~*~*~*~*~*~*~*~*~*~*~*~

 

『嗶─!』

場中的教練吹起長哨音,早晨的模擬練習賽告一段落。

 

練習結束後,他特別把八神太一叫了過去,耳提面命了一番。

「八神,你應該知道縣賽快要到了吧!」教練插著腰說道:「你是隊長,我希望這禮拜的黃金週(註一)特訓你能夠恢復原有的專注跟程度,就像你之前放假時的自主練習一樣,懂嗎?」

他拍了拍太一的肩膀,給予鼓勵:「加油!別再像剛剛一樣魂不守舍了,我們已經沒有更多的時間浪費,必須要練習出好的成果才行,知道嗎?」

 

「是…知道了。」

 

送走了教練,等候在一旁的神原拓也與身為足球隊經理的織本泉圍了上來。

「沒事吧,你臉色很差呢!」拓也拍了拍好隊友的肩膀:「早上的練習也反常的漏接了好幾球。」

「這是正常的好嗎?!美美還沒出院,不管是誰都會擔心的。」

小泉沒好氣的回應了拓也的少根筋,再看看太一,只要是心思細膩的人都看的出來,太一對美美一定不是一般的情感,否則他也不會看起來這麼的落寂。

 

……

 

午後的陽光明媚,但八神太一的心思根本沒有在課堂上。

 

武之內素娜發現他不是盯著課本的某一頁發呆,不然就是乾脆望向窗外,失神地肘著下巴不知道在思考些什麼。

 

這現象一直持續到最後一堂課上課前,他似乎再也忍受不住,瞬間揹起書包就往外走。

「素娜,幫我跟老師說我早退。」

帥氣地留下這一句話就消失在教室外。

 

「這還算哪門子的早退。」

她輕笑著,肯定太一一定是去看美美了。其實等會下課她也早就跟其他人約好了要去探望美美,再順邊買一束花過去好了,這樣才不會打擾到太一跟美美的相處時間。

她在心裡這樣盤算著,嘴角又不知不覺地勾起了笑意。

 

~*~*~*~*~*~*~*~*~*~*~*~*~*~*~*~*~*~*~*~*~*~*~*~*~*~*~*~*~*~*~*~*~*~*~*~*~*~

 

禮貌性地敲了敲門,太一等待在門前,卻遲遲未接收到裡頭的回應。

他推開了病房的拉門,探向內才發現裡面一個人也沒有。

 

病床的被單折疊的整齊,窗簾也被拉回了原來的位置,乾淨的程度就像─這間病房根本沒有人住過一樣。

 

走至床邊,太一摸了摸潔白的枕頭,就好似昨晚偷偷摸睡著的美美柔軟的面龐一樣溫柔。

 

突然間他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拔腿就急奔出病房。

美美…美美…美美……

他不知道為何急著想看到她,看到她已經甦醒,並且站在他的面前笑著說她沒事了。

 

……

 

幾乎要跑遍了各樓層,幾乎要每一個病房都打開來看看,在一陣焦急快步走動之下,他終於在美美昨晚住的那間病房所在樓層的樓梯口看到了她。

 

情不自禁地加快了速度,在對方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時,一把抱住面前的佳人。

 

「太一……?」

太刀川美美對八神太一突然的舉動感到訝異,但害羞的心情卻更加高漲,她的腦袋被直接壓放在太一的胸口處,他起伏不定的心跳直接傳進她的耳內,還有他好聞的薄荷草味道毫無保留地進入她的鼻腔。

 

「對不起,我還以為妳……」

他放開她,直視她羞紅的臉龐,才發覺自己做的太過超出。將臉撇開,以免有些不自在的表情落到美美眼裡,又要招嘲笑了。

 

「太一,放心!我沒事的。」

看著她如往日一般的笑容,他才發覺自己想太多:「剛剛去哪了?」他問道。

 

「看外面的天氣很好,就去庭院裡走走,散散心。」

美美吐了吐舌,與太一並肩前進:「難得偷來的休息日,不好好享用一下怎麼行。」

 

明明受傷了,卻好像無關緊要的樣子。太一突然想到了事件前急著想要見到美美的那時候,要問她的一些事情。

「美美,關於昨天,我有一些事情要問妳。」

 

她轉過頭,就看到太一一臉嚴肅的表情。

 

「為什麼千名愛的事情要瞞著我?」

 

 

TBC

 

註一:黃金週(Golden Week),簡稱GW,日本每年在4月底至5月初的大型連休假期,普遍以4/29~5/5這段期間最多(若逢周六、日,期間會稍長),這期間有幾個節日,因而連休。

 

 

小時的碎念:

第九章是我打這篇文目前來說最長的一段,總共有9408字!!!寫到不知道要斷在哪裡~~~哈哈哈
然後應該也是最快完成的一章,一邊聽著Butterfly,一邊靈感爆發瘋狂寫文~~~超級爽快!!!

反正能第九章結束了一次事件,最重要的是美美意識到了自己對太一的感情,下一章之後預計會邁向更多兩人曖昧的相處,還有一些各自內心事的思想......至於兩人什麼時候會在一起?這我還要多想想~~~(不急)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喵~慕時雨← 的頭像
→懶喵~慕時雨←

''˙˙*˙樂音飄揚˙*˙˙''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