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數碼寶貝
●CP:八神太一X太刀川美美(太美)
●故事設定時間:高中時期

~*~*~*~*~*~*~*~*~*~*~*~*~*~*~*~*~*~*~*~*~*~*~*~*~*~*~*~
 

 

光之丘公園,位於東京都練馬區東北邊的一個適合闔家踏青的公園,據說大約有一千多棵的櫻花樹,品種包括吉野櫻、大島櫻,以及山櫻花。

在經過了一周忙碌的工作日後,許多人總喜歡攜家帶眷,揪著三五好友一同到此一遊。尤其在花季時更是人潮絡繹不絕,正好遇到陽光普照的這個週末,因此吸引了許多乘著賞櫻的末班車來到的客人,沐浴在櫻花花瓣紛紛飄落的樹下,享受著難得悠閒的時光。

 

同樣也是一群人,十幾個人就這樣浩浩蕩蕩的來到了公園一處較少人的地方,鋪上了野餐墊,找了舒適的位置席地而坐。

那是一顆茂密且白如雪的吉野櫻櫻花樹,隨著微風吹拂落下的花瓣,就如同下雪般美麗的景色,讓人醉心。

 

「美美(姐),歡迎妳回來!」

 

素娜幫美美揭開方才在公園大門前小京說直到找到最美的風景前必須要先蒙住雙眼的布條,美美受寵若驚,以前只能在圖片上觀看的美景就這樣充滿了她的視線,還有許久不見的朋友們的笑顏,讓她感到幸福感滿溢。

尤其是在長型的野餐墊上,擺滿了配合賞櫻食用的豐富的日式野餐點心,她的心就不能控制的興奮地狂跳。

 

果然決定回來是對的!

 

「不過美美姐,妳那時候突然就無消無息,害我們好擔心妳是不是發生了什麼事情。」

嘉兒坐到美美的身邊,一邊拉起美美的手,附在她耳邊說道:「那時候哥哥無時無刻都盯著手機看,就怕漏看了妳傳來的訊息。」

「咦?太一嗎?」

美美感到有些驚訝,那時候忙到沒有空上網時,她知道跟自己最好的素娜、嘉兒會對於她的突然消失感到操心,沒想到太一也是如此。

 

「我怎麼了?」

本來在跟大輔聊天的太一聽到美美的驚呼聲,轉過頭來問道。

 

「沒…沒事!」

她隨便呼攏了聲,匆忙轉移視線卻對上了小京盯著自己的那雙充滿八卦的眼眸。

 

「美美姐,我聽說囉!」

小京離開了位置,擠進了她與嘉兒的身邊:「妳跟太一學長的事情……」

「我跟太一能有什麼事啊。」

 

美美細聲的否決了小京想要探究八卦話題,拿起一旁的柳橙汁啜飲了起來。

 

「就是…你們到底開始交往了沒?」

 

這個小京一語驚人,讓美美原本要吞下的果汁因為一個驚心,不小心嗆到了自己。

美美摀著胸口催心地咳著,小京這小妮子怎麼問出了這麼個不著邊際的問題。

 

「美美,怎麼嗆到了?飲料要喝慢點哪。」

坐在她另一側離得有些距離的素娜沒有聽到她們的談話內容,她轉過身來拍拍美美的背部,希望能讓嗆到的她好受一點。

 

「謝謝妳,素娜。我沒事了。」

美美舒緩過來後給了素娜一個擠出來的微笑,她見她已經沒事了,這才放心回頭去繼續與阿和的談話。

 

「…小京!」

「好嘛!對不起。看妳嚇成這樣,我想應該是還沒開始。」

小京俏皮的吐了舌頭,希望能緩解美美的怒目與嘉兒的乾笑。

 

「我跟太一怎麼可能,我們只是朋友。」從小就認識,但卻是從最近才開始密集聯絡的朋友。

「美美姐,話可不能說的這麼滿。」

小京豎起了食指,一副講師般的樣子正經道:「俗話說男女沒有所謂的純友誼,更何況除去素娜姐,目前就妳跟太一學長的關係最好了。」

「這句話我贊同!」嘉兒插話進來,直點頭表示對小京的話有所認同:「哥哥自從跟美美姐妳在網路上聯繫之後,就又漸漸地重新變回原本的他了。」

 

「那是…因為素娜很擔心太一,可是那時候她卻沒辦法為他做些什麼,所以我才會……」

「不過美美姐,妳跟哥哥聊得很開心吧。」

嘉兒看著美美自然流露出的擔憂神情,不自覺地發自內心展露出了笑靨。

不管怎麼樣,哥哥回復成以前的樣子,美美姐也回到了日本,這樣是再好不過的了。

 

她記得高校與初中剛開始新學期的那個晚上,她接到了太一打回家的那通電話,告訴她今晚不回家吃飯時,嘉兒問了原因,覺得電話那一頭的太一輕輕哼笑了一下,似乎心情很好的說:美美回來了,要幫她搬行李回家。

原本以為是愚人節的玩笑,但當她聽到美美的聲音從話筒內傳來,她才明白,原來哥哥這些天一直心情不佳的原因,是美美。

似乎美美兩個星期前在網路上的銷聲匿跡所帶來的煩憂已隨著她的歸來不見蹤影。

 

不管怎麼樣,嘉兒絕對是百分之百支持哥哥與美美姐的交往,就算他們對彼此的感情似乎還沒有萌芽。

 

「…我……」

美美還想再說些什麼,卻被嗓門大的本宮大輔打斷了。

 

「吶!大家!我們來玩點遊戲吧!」

 

 

 

四月的日本正值春季,百花齊放,冬季所帶來的嚴寒已逐漸離去。

 

光之丘公園,占地面積約六十平方公里,擁有大約一千多株、好幾十種類型的櫻花樹,提供都市人假日休憩的好去處。

 

原來聚在一起的、有說有笑的學生群,在抽籤分好組後便各自散離。

他們正在玩一個遊戲,兩人一組,依照提示字條來尋找被藏在公園某處的秘密物品,最早尋找到的一組就算勝利,可以命令輸掉遊戲的其他小組成員做懲罰。

 

除了身為藏匿物品及遊戲發想者的火田伊織與井上京,還有自願留下看顧物品的一乘寺賢三人,其他人總共可以組成四組做競賽。

 

紅組─抽到紅籤的嘉兒與阿武照著紙條上的指示順利地找到了一個在草原上獨立矗立在晴空下的青綠樹木,那顆不知名的大樹伸長了枝臂並向上延伸,他們倆人站在樹下抬頭張望,在一個較低的分枝上看到了一捲被安置在中間的另一捲紙條。

阿武向上攀爬而去,一個敏捷將紙條取下……

 

同一時間,公園的另一角,綠組的阿和及大輔手拿提示紙條,卻依舊找不到藏匿下一個提示地點的紙條,他們繼續向前行,終於在另一條拐彎進去的路看到了那一整排會在秋季轉黃的銀杏樹群……

 

觀賞池邊的黃組,光子郎不費吹灰之力,當搭檔美美正在欣賞著池邊一個街頭藝人表演陶笛的吹奏時,在一張長座椅下的鎖螺絲處找到了下一個地點的提示紙條……

 

充滿櫻並木的粉色林蔭道上,素娜與太一併肩而行,透過紙條上的提示,他們在一個立在街邊的牌子後方找到了下一個地點的紙條。

素娜將捲起的紙條拉開,讀取裡面的內容:

「恭喜找到了最後提示紙條!這是秘密物品藏匿的地方,提示句:身在此園中,樹多不知處,想問物何處,近在咫尺間。」

 

「這提示有跟沒有差不多嘛!」太一不明所以,文學什麼的他沒什麼興趣,字謎之類的他完全不拿手。

 

「其實也只有最後一句是提示……」素娜看著紙條上標示的句子,把最後一句加以琢磨:「…近在咫尺間……」

「妳發現什麼了嗎?」

太一發現原本皺著眉間的素娜頓時放鬆了緊繃,接著是一陣豁然的輕笑:「真是的!如果我猜的沒錯的話,我們完全被他們整了呢!」

「怎麼說?」

素娜收起紙條,帶著優勢的笑意朝他一笑,爾後往方才他們來的方向走回頭路:「先走吧,我路上再跟你說明。」

 

「幹嘛還賣關子。」

太一跟上了她的腳步,一面輕微抱怨道。

 

「對了,太一。」她在太一跟上來之後突然想到了一件事:「下星期不是有個友誼賽嗎?你今天不去足球隊練習可以嗎?」

雖然已經因為擔任學生會副會長而卸去了足球隊經理的職務,素娜還是以嚴厲的語氣質問著今天沒有去足球隊訓練,反而一同來賞櫻的太一。

 

「因為要跟我們友誼賽的學校就在這附近,我是特別跟教練說是要探查敵情,所以才有這個難得的休假的。」

太一一副理所當然地說道,作為足球隊隊長,雖然應該與成員們同甘共苦,不過像探查敵情這種事,對於即將舉辦友誼賽的他們來說,也是極重要的事。

 

「太過分了太一!」

突然一個不屬於他們兩人的聲音從後頭傳來:「竟然自己一個人落跑,還是不是朋友啊!」

兩人紛紛回頭一看,一男一女、一前一後朝他們而來:「偷偷跑來這裡約會太不像話了吧!」

他停在兩人的面前,話不經大腦地指責著。

 

這時,後頭追上來的女孩直接給了他一記掌擊:「笨蛋拓也!你不知道素娜已經有阿和了嗎?!少說這種會讓人誤會的話。」

「噢…小泉妳很暴力欸!」

拓也似乎不太甘願被賞了一記當頭棒喝,一手摀著被攻擊的後腦勺,一邊指著前方看熱鬧的兩人:「不然妳說說看為何我們一到這裡,就看到我們的隊長與前經理兩個人在這邊很優閒地散著步,不管正在水深火熱的隊友們,這不是見色忘友是什麼!」

 

「先不說我,你們兩個又為什麼會在這裡?」太一運用自己隊長的權勢,故意將雙手插著腰,模仿足球隊教練的習慣動作:「瞞著大家打著來找我的名義,實質上卻是私下享受兩人的時光,這樣可不太好喔……」

 

只見被反虧的兩人臉色一陣白一陣青,最後有默契的一同爆紅。

 

「誰…誰要跟這傢伙一起啊!」小泉撇過了頭,讓金色的髮絲遮掩住她的急迫:「是教練說經理也要過來做探查敵情的筆記,所以我才來的……

這傢伙硬要跟來我也沒辦法。」

「什麼叫我硬要跟來?不是小泉妳問我要不要來的嗎?!」拓也無語地翻了個白眼,並把雙手枕上後腦杓。

 

「所以你們到底是來打情罵俏的還是來探查敵情的?」

太一趁勝追擊,殺個他們片甲不留。

 

只見兩人異常有默契的同時回應:“誰跟他/她打情罵俏啊!”,頓時曖昧程度不言而喻。

 

「好了太一,別鬧他們了。」素娜跳出來緩頰,如果不這麼做恐怕那兩個歡喜冤家找不到台階下了:「如果你要忙的話先去吧!這個就交給我了。」她晃了晃手中的紙條,對他們一笑。

 

「也好,時間也差不多了。」他看了下腕上的錶:「跟其他人說一聲,等他們練習結束後,我就會馬上回來。」

他看著素娜的背影遠去後,這才注意到還停留在剛才話題裡後悔著的兩人:「走了啦,還愣著幹嘛,應該不是來這裏打情罵俏、培養感情的吧!」

語畢,他看著兩人再次羞紅的臉,以勝利者的姿態大步邁前並且大笑著。

 

“可惡的太一,就別讓我抓到你的把柄……”

 

兩人依舊有默契的同時在腦海中訂下這樣的決定。

 

 

~*~*~*~*~*~*~*~*~*~*~*~*~*~*~*~*~*~*~*~*~*~*~*~*~*~*~*~*~*~*~*~*~*~*~*~

 

東京都立光丘高等學校就在光之丘公園的旁邊,僅僅隔了一條馬路,因此光丘高等學校的足球校隊總是喜歡在暖身時帶著隊員們環繞著公園跑五圈,足矣。

 

照著小泉手上從教練那兒取得的學校平面圖找到了足球場,那兒正巧鄰近學校的圍牆邊,他們可以不用進到學校就能從外頭向內觀察。

太一他們來到這裡的時候剛好對上他們已經開始不久的對內賽,只見一個留著帥氣刺蝟頭的少年身手矯健地從一個留著平頭的瞇瞇眼男手上搶去了球,一個迴旋,帶著球奔向了敵對的球門,在途中躲開了從四面八方而來試圖奪去足球的敵方,他迅速將球傳給了左前方的另一名隊友,那名挑染著金毛的少年一個箭步,做了個假動作騙取了他周圍敵對的注意力,下一秒他順利的避開了阻擋在面前的眾多排山倒海而來的障礙物,一個金勾將球射入了球門得到了一分。

 

「那兩個人配合的真好。」

拓也以客觀的評論分析道:「不過我和太一也是很有默契的!」他向一旁的隊友眨了眨眼,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太一仍認真地注視著繼續進行著的比賽。

 

「哈哈,所謂的默契一下子就瓦解了。」小泉捧腹大笑,完全不留一點情面。

 

太一把注意力放在場內奔跑著繼續比賽的足球隊隊員們,直到那個一直是全場注目焦點的刺蝟頭少年又帥氣地進了一球,他興奮地舉起手朝著觀眾的方向咧開嘴角地揮著,太一這才注意到另一個方向……

 

美美?!

 

應該不是太一眼花看錯了,那一頭綁成長馬尾的褐色捲髮,以及今天早上大夥一起等車時特別注意到她不合初春微涼的天氣穿著的牛仔吊帶短褲,就算現在離的再怎麼遠,他還是能一眼就認出是她。

 

為什麼美美會坐在光丘高中足球隊球場旁的觀眾席上面呢?跟她一起的光子郎呢?

 

不明所以,太一站起了身,把一旁低語的兩人嚇了一跳。

「怎麼了,太一?」

見到太一因疑惑緊皺眉頭的表情,他們以為是自己錯過了什麼重要畫面而詢問著。

 

「你們在這裡等著,我進去一下。」

留下了這句話,太一朝著方才來的路原路返回,身影消失在轉角後被莫名留下的兩人這才回過了神。

 

「…等一下,太一!」

「他吃錯什麼藥了嗎?」

兩人望著他離去的方向,跟著去也不是,聽他的話留下來也不是,令人左右為難。

 

「不過他知道路嗎?」

面面相覷,兩人一時之間也討論不出一個所以然,只能呆愣著猜測他的突然跑離的行為。

 

「不管了,先把紀錄做好吧。」

小泉相信太一的行動有自己的理由,於是重新把視線轉回球場上,卻沒想到幾分鐘之後兩人卻在場外的觀眾席上看到了方才離開的太一。

 

他坐到一個看起來很面熟的女孩身邊,那女孩似乎被突然出現在她旁邊的太一嚇了一跳,接著,他們開始彼此之間的對話。

 

「那個女孩是誰呀?好像是這學期才見到的,新生嗎?」

小泉好奇地伸長了脖頸,想要喬個好位置一探究竟。

拓也則是直接站起了身子,兩人都把秘密探查的事情拋到了腦後,專心看向太一與那女孩的方向:

「之前倒是有聽一些足球隊的新生討論過她,聽說是美國的交換生,還有似乎跟太一他們很熟的樣子……」

 

「…還有之前看太一在集訓後幫她提行李……」小泉跟著說出了所見。

 

此話一出,只見拓也開始激動了起來,他握緊右拳打上下方平擺的左掌,一副原來如此的表情望著小泉:「她該不會是…太一的女朋友吧?!」

「啥?」

雖然從認識太一到現在,除了已經死會的前足球隊經理─武之內素娜跟身為妹妹的八神嘉兒之外,太一從沒跟其他的女生如此熟捻過,更別提之前素娜剛跟阿和交往那時,太一那旁人一看都明顯知曉的壞心情,他們都明白是因為素娜而起。

那一陣子的足球隊真是陷入了黑暗的世界,因為太一的自主訓練,才讓教練起了主意,讓所有人跟著一起加練,不管是上課前還是放學後,甚至是假日的一大早都要集訓,真是苦不堪言。

 

雖說之後太一不知道為何心情就逐漸好轉,不過那時因為已經是新年的開始,大家都放假去了,所以這個異狀就被所有人忘卻,並且無人去詢問當事人實際的狀況,因此有很多眾說紛紜的說法在足球隊內部四處散布。

舉例來說,像是太一私下告白卻被素娜拒絕,因此讓他徹底死心;或是朋友妻不可戲之類的;更甚至是討論太一的真實性向這個誇張的說法,不過最多人認同的則是─太一已經移情別戀愛上了別人。

就如同現在他突然有了個大家都沒見過、面容姣好,又是新生中風雲人物的那個美麗的女生朋友,兩人這麼自來熟的關係,其他人不用想就直接把他們歸類成男女朋友的關係了。

 

果然一到春天就是適合戀愛的季節呀!

 

 

 

光丘高等學校的足球場旁,一對顯眼的男女並肩坐著,女孩秀麗的面容引人無限遐想,而稍後出現的男孩,則是在瞬間打碎了做著白日夢的少年們,紛紛在心中為逝去的短暫初戀而惋惜,因為那兩人之間的互動與外貌的相稱,是如此的般配。

但卻不是所有人都這麼想的,足球場上出風頭的刺蝟頭少年,面露不爽地給了太一一個瞪視,太一卻不以為然,繼續他與美美的對話。

 

「所以妳怎麼會在這裡啊,美美!」

 

太一一邊看向那個注視著他們這個方向的少年,一邊又回過頭來詢問著少女:「怎麼不見光子郎跟妳一起?」

只見美美這才一副被一語點醒的表情,她有些慌張地看著發問的詢問者,讓太一覺得自己彷彿問了什麼不該問的問題。

「…我把光子郎給忘了……」

美美一臉心虛,並且懊惱地吐了吐舌:「因為明突然跑來跟我說,下個週末跟御台場高中有場友誼賽,希望我能來看看他們今天的練習賽,所以我就來了……」

 

「明?」

原來美美認識光丘高中足球隊的人,他現在才知道。

 

「雖然剛開始我根本不認識他,不過既然是要跟我們學校進行友誼賽,想說替太一你先來探探敵情也好。」

看著太一有些不可置信的眼神,美美意識到自己似乎太過莽撞,常常沒有經過思考就跟著別人後面走:「不過好像有點多此一舉了吧……」

 

「雖然我很想這麼說,但是……」太一把視線轉回球場上,那個又進了一球、歡呼聲轟天的球場上:「謝謝妳,美美。」

她看著太一難得靦腆的面龐,有一瞬還懷疑了一下是否是自己看走了眼。

 

此時場上傳來了急促的呼叫聲,似乎是叫著“小心球”的警語,當美美還來不及反應過來時,就被身旁一陣風捲起了耳邊的髮絲,再回過神就發現太一偉岸的背影橫在自己的面前,熟練的操弄著前一秒朝他們飛過來的足球。

 

“真不虧是太一!”

美美在心裡不住地讚嘆。

 

而後只見闖禍的人從場上跑了過來,是那個馳騁球場的刺蝟頭少年,那個美美說叫做“明”的傢伙。

太一將球踢高超過頭頂,並用手接住落下來的球。

 

「不好意思,剛剛傳錯了方向,隊友沒有接到球,所以飛到你們這裡……」明一邊小跑,一邊看著太一掌上的球,看來這人也非等閒之輩:「美美,沒受傷吧。」

他故意忽視太一,看向他身後的女孩:「抱歉嚇到妳了,不嫌棄的話,待會我請妳吃冰,以視賠罪。」

 

「明,其實我……」

「喏,你的球。」太一無預警地將球拋回給明,讓他措手不及地接住,回過視線,就發現他拉著美美往反方向走去。

 

這個突然殺出來的程咬金到底是哪來的?

太一的存在頓時讓明產生莫大的威脅感。

 

「喂,你……」

當明抱著球,打算大步邁向前追去時,太一側過頭留下了一句話讓他止住了步伐。

 

「把勝負留在球場上解決吧。」

 

球場上?

原來這傢伙是御台場高中的嗎?!

 

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明的嘴角漸漸地勾起了微笑,對於對方下的戰帖,讓他很期待到時候到底是誰能夠雙贏,足球以及美美,他都不會輕易拱手讓人的。

 

 

~*~*~*~*~*~*~*~*~*~*~*~*~*~*~*~*~*~*~*~*~*~*~*~*~*~*~*~*~*~*~*~*~*~*~*~*~*~

 

 

微風吹過,拂起女孩們細柔的髮絲。那是春天的暖風,帶著新鮮土壤的氣味,領著新開嫩芽的芳馨,給予來訪的客人報到的信息。

光之丘公園,充滿的春天氣息的美麗林園,此刻正因開滿了遍地的繽紛而吸引了許多人的光臨。

 

一角,原本因為玩遊戲,而散開行動的少男少女們已經一一歸來,在這之後除了已經告知先行離開的太一之外,構成今日郊遊主因的太刀川美美竟然也跟著消失不見,最重要的是原本跟她組成一隊的光子郎也不知道她的行蹤。

正當在場的人討論出辦法打算分成兩組去尋找沒有隨身攜帶手機、無法聯絡上的美美時,那個造成紛亂的當事者正被另一個暫時離開的男孩領著回來。

素娜想也沒想到那個突然無故搞失蹤、幾乎要動員所有人尋找的那個女孩,就在太一完成探查敵情的任務之後,跟著一同歸來。

話說一同歸來就算了,太一那傢伙有必要牢牢抓著人家閨女的手不放嗎?

 

「你們兩個該不會是偷偷脫隊,自己跑去約會了吧!」大輔打趣地說道,看著太一緊握美美的那隻手。

 

注意到所有人注視著的目光,兩人這才迅速將相連的手分開,可疑的紅潮爬上了雙方的面龐。

「我剛好在光丘高中的球場旁看到美美,所以就跟著她一起回來了……」

 

天知道所有人在意的點不是太一怎麼遇到美美,而是為何如此曖昧不明的舉動存在於兩人之間,這是不管怎麼解釋都已經無法消弭的事實。

 

「太一…!」

在他們之後出現的是神原拓也以及織本泉,這兩個校內公認的歡喜冤家一前一後的向他們跑了過來,只見拓也氣喘吁吁地停在他面前開始抱怨道:「你們要先離開也告訴我們一聲,害我們還傻傻地在原地等著你。」

 

「我這是留機會給你們,怎麼就這樣浪費了呢。」

這兩人來的正是時候,正好可以當作下來的台階用。

但卻沒想到馬上被有默契了兩人反將了一軍:

「少轉移話題了太一,你要跟你的女朋友獨處就明講嘛!我們都是明理人,不會因為你為了私事而耽誤正事的這件事就跑去報告教練。」

拓也拍了拍太一的肩,作為太一同班兼足球隊的好友,雖然現在最重要的事是跟其他學校的友誼賽,但對於又重新找回笑容的太一,不管怎樣,也要支持讓他找回以前開朗笑容的那個關鍵人。

他瞄了一眼站在太一側後方的美美,那張有些羞紅的面龐配上白皙的肌膚,就算他是個不怎麼去注意女生的人,也能看出她的確是個靚女,雖然還不認識她,但就感覺來說跟太一滿配的。

 

「我說你們不會是誤會什麼了吧……」

太一面不改色,冷靜卻讓人感覺欲蓋彌彰地說道:「我跟美美真的是在光丘高中的球場旁偶遇的,是吧,美美。」

 

「噢…嗯,是啊。」

突然被身旁人點名的美美只附和了聲,就有些畏頭畏腦地閃避了視線,就算本來是沒什麼意思的偶然事件,因為一個小動作而衍伸為複雜的曖昧。

「…那…那個,我餓了,可以繼續野餐嗎?」

只見美美朝著擺置竹籃餐盒的野餐墊上席地而坐,迅速拿起離自己最近的手作三明治,狼吞虎嚥了起來。

 

現在能不講話就不講話,免得自己不小心說錯了什麼,讓他們抓到對於自己擅自脫隊的行為興師問罪。

美美這麼想著,而後順手抓了一瓶可樂易開罐,熟練地開罐然後一飲而盡。

 

看到美美誇張的吃相似是要掩蓋些什麼,素娜會心一笑,坐到她身旁也跟著開動了起來。

既然事件的男女主角還依舊沒有什麼特別的意識,那也沒必要逼到他們沒有台階下,慢慢觀察他們順其自然的發展,並且適時推一把也何嘗不可?

 

隨著素娜的招呼,所有人紛紛找了自己的位置,開始享用女孩們為了賞花而費心準備的餐點。

 

 

微風吹過,帶動枝葉輕微擺福,似是少年少女心海蕩漾,就算各懷不同心思,但比起平靜的水面,如今因為微風的到來而池畔水波漣漪,微漾,已達心底。

 

 

註 微漾:微小的波瀾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喵~慕時雨← 的頭像
→懶喵~慕時雨←

''˙˙*˙樂音飄揚˙*˙˙''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