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數碼寶貝
●CP:八神太一x太刀川美美(太美)
●故事設定時間:高中時期


~*~*~*~*~*~*~*~*~*~*~*~*~*~*~*~*~*~*~*~*~*~*~*~*~*~

 

當八神太一又再次回到一年級樓區時已經是午休鈴打完之後了,在午休期間連跑了好幾個地方的他氣喘吁吁地靠在門邊緩了緩氣息,抬起的視線正好就捕捉到了泉光子郎,正好對方也注意到了他。

 

「…太一?!」

「美美呢!?」

「啊…她剛剛臨時早退回去了。」

 

似乎是這時候才想起一刻鐘前太一跑來的目的,光子郎一邊走向他一邊滿臉歉意地解釋著:「剛剛本來想馬上告訴你,可是班導交代事情下來一忙就忘了……抱歉太一……」

 

「不要緊……」太一不在意地隨意擺動手腕,緊接著問道:「那美美她…沒事吧?」

光子郎據實以告:「她膝蓋受傷了,不過看她還能走路,應該是沒什麼大礙。」

「你知道發生什麼事了嗎?」

太一急匆匆地緊接在光子郎的話句後頭,想要從他人口中更加瞭解實況。

「我問了陪同過來的素娜,不過她看起來像是欲言又止,最後什麼也沒說就走了。」

「…這樣啊……」

聽到光子郎如此解釋後他沉思了幾秒,而後便又匆匆地與他告別。

 

既然從光子郎身上問不出個所以然,八神太一認為找上方才提到的素娜或許更能從她口中得知些什麼。

 

手上握著太刀川美美掉落的手機,太一不停歇地跑著,正好抓緊在任課老師到達之前回到了自己的教室。太一看了一眼坐在他斜前方的武之內素娜從課桌內拿出這一堂課的課本後,再從筆袋中取出她常用的那支自動鉛筆,想必她應該也是在上課鈴後遲回教室的人,要不然中規中矩的她此時早已翻開課本,不知已經預先讀過幾回課文了。

 

不過班上的氣氛依舊亂哄哄的,雖然身為班代等同於班長的職務,現階段太一也顧不了那麼多,他叫喚著前方的青梅,希望引起她的注意:「嘶…素娜。」

他使用較小的音量喚著斜前方的人,但卻是坐在隔壁的神原拓也將趴在桌上的睡臉轉過來向著他,喃喃道:「你回來啦太一…整個午休跑去哪了?」

「有些事。」太一僅是回了他三個字,而後便繼續著他原本的行動:「喂…素娜!」

 

「噓!老師來了!」

雖然成功引起了對方的注意,但伴隨著老師前腳踏進教室,素娜只微微撇過頭阻止了他的叫喚。

 

今天好像一直事與願違……

 

 

 

老師在黑板上抄上了滿滿的考試重點,但八神太一卻無心聽講,他將桃粉色手機擺放在他的手機旁,想了想,從自己的手機介面傳送了一封訊息過去……

『美美…我們可以聊聊嗎?』

 

桃粉色手機的螢幕在接收到訊息之後亮了起來,顯示出他方才傳送的訊息,雖然知道這樣做沒什麼意義,但卻莫名的想這麼做。

 

──因為就算方才一連串的錯過,只要與他們有關聯的其中一方面還有著聯繫,他們之間就沒有斷開。

他是這麼想的。

 

“看來放學之後要再繞去美美家看看了…”

八神太一陷入了自己的思想圈。

“光子郎明明說沒什麼大礙,為什麼還要早退回家?”

“再說不只昨天,總覺得最近的美美很奇怪……”

「八神!」

“所以美美到底怎麼了?”

 

「喂…太一,老師在叫你!」

「八神太一!」

 

突聲的叫喚硬生生地打斷了他的思緒,太一抬眉望向了前方,有好幾雙眼睛正盯著他看。

他不明就理地瞄準了前方其中一個目標物,看著武之內素娜用著細碎的音量提醒他:「笨蛋…老師在叫你……」

 

他猛地站起,還差點翻倒了自己的桌子。

 

「雖然語文這種科目多思考是不錯,但你思考過頭了八神!是把自己當作“沉思者”了嗎?」

語文老師─藤田自以為幽默的調侃著,只贏得了少數同學稀稀落落的笑聲:「那麼告訴我,這首短篇詩中的主角是抱著什麼樣的心情在櫻花樹下等待?」

「呃……」

聽到了老師的提問,太一往桌面上翻開的課本看去,這時才發現自己翻錯了頁數。

 

「考試就要到了八神。」藤田老師與前幾堂課的老師不同,對課堂上的學生管束非常嚴格,他毫不客氣地出聲把話接下去:「我知道足球比賽也是近期,但要是考試成績不理想的話,單靠足球推薦入學並不是那麼簡單吧!別以為你的語文成績排在中等,就可以混水摸魚,聽到了嗎?」

「是……」

「考試範圍的課文抄十遍,放學前交給我。」

藤田不留情面地下達處罰命令,此時下課鐘正好響起,他無語地揮了揮手,讓他坐下:「各位同學,考試範圍就複習到這裡,回家別忘了再複習幾次,下課。」

 

待藤田離開教室,八神太一重重趴到桌上,將臉龐貼放在攤開的語文課本中:「十遍……饒了我吧……」

「誰叫你上課分心。」素娜落井下石般地補充著:「你該慶倖上午沒有藤田的課,要是在他的課上睡得那麼熟,就有得你好受的了。」

太一抬眼看向她,原本想反駁的話在嘴邊停了下來,轉而積極地抬起頭,張揚的發也跟著動作劇烈擺動:「對了!素娜!有事要問妳,美美她……」

「我說…你還是先趕快把罰寫趕一趕吧!」素娜感覺有些避重就輕,對於太一即將提出的問題她沒有正面的回應,而是以提醒的口吻打斷了他的話語:「藤田的罰寫不準時交可是不行的。」

 

「知道了知道了…不要連妳也催我啊!」

太一一臉不滿地抱怨著,從抽屜中取出了藤田專用罰寫簿……

 

 

●●●

 

「打擾了……」

 

八神太一有氣無力地將辦公室的門拉上後,揉了揉他慣用的寫字手,總覺得離殘廢已經不遠了。

好不容易在最後一堂課下課前努力不懈地完成了罰寫,這樣抄寫下來的成效除了差點得到五十肩,課文也已被他背得滾瓜爛熟了。

 

「太一!」

後頭傳來的叫喚讓他下意識回過頭去查看,柊明日夏換了另一套跟早上截然不同的裝扮,退去了平時運動衣的一貫穿搭,難得看到的是換上了俏麗短裙,腳上踩著涼爽跟鞋的模樣。她一臉悅色地小跑接近他:「哪!你做了什麼被叫到教職室啊?」

有些調侃般的笑顏伴隨著探知的眼神朝他投射而來。

 

「…先不說我,你跟我同年紀吧!總是這時間出現在這裡,妳是不用去學校嗎?」太一沒好氣地拋出他一直想問的問題。

「誒……」明日夏反倒不被他的情緒影響:「沒想到你會這麼關心我耶!」

她的調侃意味更加深厚了,為了不被對方識破他莫名產生的窘迫,太一輕翻了一下白眼,朝反方向而去。

明日夏小跑追了上來,毫不隱諱地向他說出了實情:「其實我暫時休學了,現在時間自由,想做什麼就可以做什麼。」

 

「原來如此。」

太一突然羡慕起了明日夏,比起蠟燭兩頭燒的學校生活,他也想什麼都不管地放個大假,隨心所欲地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話說今天足球隊沒有集訓吧!那就跟我去一個地方吧!」

明日夏跟上他的腳步與他並肩而行,隨興的個性直接將詢問轉化成了命令句。

 

「不要!再過幾天就考試了,我必須要加緊時間複習。」昨天就已經陪她去發飾店晃到很晚了,今天這又是要去哪裡了?

「身為男朋友,陪女朋友去想去的地方是第一必須要做的事吧~」

明日夏強硬地圈起了他的臂膀,不容他拒絕般地半禁錮起了他的行動。

 

「女朋……等等!我什麼時候變成妳的男朋友了?」

沒有料到她會說出這樣的話,著實把他嚇了一大跳。

看著八神太一受到了自己不小的驚嚇,柊明日夏才明白到對方肯定把他們昨天打賭的賭注給忘得一乾二淨:「今天早上的模擬賽我們之間不是有賭注嗎?昨天這樣訂的時候明明你也答應了!“若是你輸給我的話,就要當我的男朋友三個月”,不是嗎?」

「啊啊……」

果真是自己失誤造成的……

要是那時有認真聽到賭注是什麼就好了……

 

「男子漢一言既出駟馬難追!」明日夏看著他的表情輕歎了一口氣:「事到如今可不許換賭注了,誰叫你不專心聽人說話了。」

「可是為什麼是這個賭注?」太一有些難以置信地問道:「這對妳沒什麼好處吧……」

 

只見對方因他的問題弄得有些手忙腳亂,她餘下的手扯了扯自己的裙擺,撇過的臉倔了一下嘴角:「反正…我有我的理由!輸家沒有議論的空間!」

「可是我要考試……」見說不贏她,太一只好另找其他暫時脫身的法子。

「放心,不會佔用你太多時間的。」

明日夏像是心一橫,非得要太一照著她原先的計畫行:「拜託了!傍晚前就會讓你回家的!」就只差雙手合十一拜,讓人無法拒絕。

「知道了…我去拿書包……」

太一一臉被打敗的樣子,他的妥協讓對方頓時喜出望外,重新將手攀上了他的臂膀,那是看得出來無法佯裝的喜悅:「謝謝你啦!“男朋友”!」

「…別這樣叫我,萬一被人誤會了怎麼辦?!」

他向四周徘徊,還好離放學時間已經一段距離了,校舍內的學生早已寥寥無幾,不然被人看到這樣的狀況,肯定會上下一篇校內雜誌社的封面。

「沒什麼好誤會的啊,足球隊的人都已經知道我們在交往的事啦!」

「啊?!」

 

又是一個讓他措手不及的消息,對於身為當事人,卻比其他人更晚得知自己的事情,這使太一顯得更加無力。

 

腦筋突地一個轉彎,既然說足球隊的人都知道交往的事情了,難不成美美也知道了這件事?

不…應該不太可能。美美自從過夜集訓後就沒有再到足球隊幫忙了,這件事應該還不會那麼快傳到她的耳裡。

晚一點再親自告知她,然後好好解釋一下吧……免得公主生起氣來自己會是最先被颱風尾掃到的那個……

八神太一在腦中盤算著。

 

……

 

柊明日夏帶著八神太一來到了東京市內一家小型畫廊,通常這些還沒有什麼名氣的私人畫室裡除了一般的授課,三不五時也會展出一些畫作供民眾免費參觀,雖說私人畫室的展覽在藝術界裡並無舉足輕重的地位,但對於一個還未成名的畫家來說,多一次被展出的機會,於日後的成就來說總是不可或缺的。

 

畫室的入口處立了一面展示旗,上頭大大的標示著幾個聯合舉辦這次畫展的人名。其中有一個名字他印象中似乎在哪裡曾經見過,但一時之間怎麼也想不起來。

──長尾佑二

 

不過幾分鐘前領頭的人便不再說話,只是靜靜地走著,直至畫室入口。

柊明日夏同他一起看著展示旗,沒有下一步動作,僅是不發一語的直直盯著。

 

對於不管怎麼樣都要領著他來這邊有什麼含意,八神太一沒有多想,就如同對於繪畫來說,他雖喜歡但卻不是他的專業領域,就專業角度來說,他的畫也僅是塗鴉的程度爾爾。

因此拿來套用在柊明日夏身上,對於他來說她也僅是個剛認識的普通朋友,他對她認識的程度也不深,所以無法猜到她帶他來這裡的目的為何。

 

「走吧!」

一下子她就用著異常開懷的嗓音邀請道,並主動牽起了他的手拉著他進入了室內。

 

雖然從門外觀看會讓人覺得裡頭的空間不怎麼寬廣,但親自步入了直直往下的階梯,隨著逐漸明亮起來的空間,才會驚覺裡頭的坪數其實不小。

長這麼大這還是八神太一第一次參觀畫展,畢竟他對畫的瞭解也不多,也不會閑閑沒事花錢去展覽廳看難得來日本展出的那些世界名畫。

 

他被拉著向前,穿過了第一、二位畫家的展區,柊明日夏直拉著他往第三個展區裡的其中一群人而去。

那是長尾佑二。

看著他在一群人之中笑臉迎人的攀談著的樣子,他總覺得之前也看過類似的畫面。

 

長尾佑二在忙碌之餘朝了他們的方向點了一下頭,而後迅速結束了談話,並朝著他們而來。

「佑二哥。」明日夏放開了太一的手,緩緩地迎上前去。

「歡迎妳來,小夏。」

長尾佑二依舊帶著親合的笑容歡迎著每個蒞臨他畫展的客人。不過就招呼語來說,很明顯他們並不是剛認識不久的朋友。

「這位是……?」

對方注意到了太一的存在,禮貌性地詢問著他與明日夏的關係。

柊明日夏不自覺地頓了一下,咽了口口水,便將準備已久的話脫口而出:「他…是我的男朋友─八神太一……是禦台場高中足球隊的隊長!」

 

長尾佑二的眼角閃過一些讓人猜不透的莫名神色,但在被人發現之前就稍縱即逝。他帶著慣有的笑意,並且依舊親切地像太一點頭問好:「你好,很高興認識你。」

「你好。」

 

相互握了手之後,又有幾組參觀客人欲上前來攀談,順著長尾佑二的視線望去,竟看到了意想不到的熟面孔──

「阿和?!」「太一?!」

『你怎麼會在這裡?』

兩人默契地異口同聲,石田大和瞥了一眼站在太一身旁的明日夏,眼裡露出了些許的質疑,但卻沒有劈頭把心裡的疑問道出,他首先開口,說出了自己的來意:「我們樂團鼓手浩一的姐姐…啊…就是那個田中明美小姐辦畫展,她邀請我們來為畫展的開幕作出演。」

邊說著時他邊指了指展區的另一處,只見一個看來外表氣質的女子注意到了他們的視線,便友善地向著他的們方向給予了一個點頭禮,並且優雅地踩著跟鞋緩步向他們而來。

 

「佑二…他就是我之前跟你提過的──石田大和,要為我們畫展開展的演出樂團的團長;石田先生,這位是長尾佑二先生。」她為兩人互相介紹著,如瀑的禮服裙襬在她停下步伐時掃過了長尾佑二的長褲下擺,拉近的距離讓同樣華服的兩位畫家看上去般配的多。

「原來你們就是明美小姐邀請來的樂團!」

長尾佑二語帶驚奇:「幸會!我是長尾佑二,謝謝你們願意撥空來為畫展演出。」

阿和身為樂團團長,平時交際不少,他習以為常地與對方握手言歡,並熟練地回應:「多禮了,我們才要感謝有這個能夠出演的機會。」

 

這樣的石田大和倒是讓太一大開了眼界,認識了這麼久,沒想到阿和已經成長成了這樣的擅言,與中學時期之前的他相差甚遠。

 

「佑二哥…那我們就不打擾了。」

一旁晾了一陣子的柊明日夏再次開口,她原本想要伸手拉住太一制服的手,在對話中的三人將視線滑過來時轉變了方向,直接握上了他隨在身旁的掌心。

 

「不好意思啊…小夏。」佑二一臉抱歉地說道:「等我這裡忙到一個段落,再請妳跟妳的男朋友吃頓飯。」

「不…不用了啦!佑二哥!你…辦畫展應該花了不少錢,不要再這麼破費了。」

明日夏急忙拒絕,小女孩樣的行為與太一在球場上看到的樣子相差極大。

似乎從進來展場之後她就一直呈現畏首畏尾的模樣。

但他卻沒有心思多花在思考她的異常上,只因熟識的那一人向他投來了訝異的神情,專注在他靜音的嘴型上,讓他無所適從。

太一明白阿和無聲的詢問,但他卻無法馬上甩開那緊握住自己的手。

 

只因為他明顯感覺到了拉住他的那人傳遞而來的顫抖。

 

事情似乎越來越無法收拾了……

 

 

●●●

 

「好像有一點發燒耶……」

 

武之內素娜平視著手中的溫度計,有點擔憂地說道,之後她又伸手摸了摸自己與太刀川美美的額間:「還是去看個醫生吧,不然嚴重起來可就糟了。」

美美病懨懨地拿過素娜放置在一旁的溫度計,隨意瞄了一下上面到達的刻度:「37度半……不要緊的素娜,可能是我昨晚睡眠不足,加上受傷的關係,好好睡個覺就會好了!」

 

「可是妳剛才感覺滿嚴重的……」

大門喀的一聲從外頭被打開,隨後便看到佐田晴彥腕間掛著米白的超商塑膠提袋,邊從玄關廊道處走了進來:「而且連路都走不穩了,我認為還是去看醫生拿藥吃比較妥當。」

「喏!妳們的晚餐。」他邊將提袋輕放在木制餐桌上,並把身上隨意搭著的便服連帽薄外套脫下。

「不好意思佐田學長,還麻煩你跑這一趟。」

素娜剛到美美家的時候,驚訝著沒想到足球隊裡的上任前副隊長也在,詢問了一下才知道對方在校門口遇見美美,擔心她的身體狀況才陪著她回來的。

雖是這樣,但總覺得有一種說不出來的複雜感覺在心裡頭油然而生。

 

「別在意,我也順道回去換了衣服才過來的。」

正當她在思考著的同時,一旁的晴彥邊說邊幫美美拆開了她的蛋包飯外盒:「如何?有胃口嗎?」

他將微波過的晚餐遞到正攤在沙發上的少女面前,一連串的動作讓一旁持續觀察著的素娜感到越來越不太對勁。

……

這人對美美體貼過頭了!

 

「謝謝你…阿彥學長。」美美邊說邊從半臥姿努力撐著坐正了起來:「可是我現在沒什麼胃口,真的很抱歉……」

她沒有接過對方遞上來、冒著熱氣的食物,卻動作緩慢地起了身:「素娜,阿彥學長,謝謝你們來看我,其實我睡一覺就會好了,別擔心了啦!」

招牌的美美笑容掛上了容顏,但看得出來明顯有氣無力。

 

「不行美美!妳這樣我還是不太放心,我還是留下來……」

「不用啦!素娜,這樣感冒會傳染給妳的。」美美不知道從哪裡來的力氣,硬是強打起了精神,用著她平常的語調掩飾起她的虛弱:「…而且就要考試了,這樣妳會沒時間念書的。」

「美美妳就不用擔心這個了。」素娜伸手碰觸好友垂放在大腿邊的手掌,些微熱燙的觸感隨即傳遞而來:「況且我又不是太一那傢夥,臨時抱佛腳什麼的才不……」

脫口而出的話語來不及經過思考把關,等到意識到時急踩煞車已經來不及了。

 

素娜看著眼前的美美對於自己的話沒有什麼太大的情緒波瀾,正當想著要怎麼建構接下來的話時,只見美美暫態拉開的距離,讓自己碰觸著的她的手得來的溫度瞬間降低了下來。

「…隨便妳……我先回房了……」

 

飛也似地她離開了與他們同在的空間,匆忙地上樓而發出的“咚咚咚”腳步聲,伴隨著方才產生名為不知所措的氛圍彌漫了整個空間。

武之內素娜望著摯友離去的方向遲遲沒有動作,只因她卻步於她失誤吐出的那幾個字讓她懊悔不已。

她不是沒有注意到她快要奪眶而出的淚水滿溢著,直覺告訴她不該再去碰觸那隨時都會破裂的傷口。

 

她雖然知道美美是個樂天開朗的女孩子,卻完全沒有想過同樣愛恨分明的她,這樣的性格竟會將喜歡太一的心情深刻至骨中。

雖然兩人都是她所熟識的好友,但畢竟不是當事人,她無從得知是什麼樣的一瞬間,才讓這樣的感情萌發。

 

「讓她自己靜一靜吧。」

在一旁目睹的佐田晴彥什麼也沒有多說,只是將手中的晚餐蓋上了盒蓋,放置在餐桌上:「我也不好待在這裡,就先回去了,美美有什麼情況就麻煩武之內再告知我一聲。」

他拿起一旁的書包掛上了一邊的肩膀,當要走出客廳時,後方傳來的對方的聲音:「吶,佐田學長,我可以問你嗎?」

 

他停下了腳步,回頭就對上了她直視的雙眼。

「學長這是…喜歡美美嗎?」

沒等他允許自己提問的回應,素娜直截了當地將問題拋出。

 

停頓幾秒之後產生的寧靜回蕩在空間之中,素娜問問題時什麼也沒多想,只是純粹想知道答案而已。

 

晴彥看著因足球隊而結識的後輩因著別人的事著急,想起他之前就從別人口中得知她與八神太一青梅竹馬的關係,在腦海裡自行對她的著急給了批註。

自己從來不是個會多管閒事的人,但自從認識了美美之後,他發覺自己越來越不像自己認知中的自己了。

所以當他開口回答問題時,也回答出了不像自己會說出的答案。

 

「喜歡喔……」

他不假思索,似乎答案已經在他心裡準備好了一樣,卻像是在回答一般問題,他看起來沒有任何的異樣,僅是輕輕地笑了笑邊說著:

 

「我很喜歡美美。」


第十六章‧病況 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喵~慕時雨← 的頭像
→懶喵~慕時雨←

''˙˙*˙樂音飄揚˙*˙˙''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