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數碼寶貝

●CP:八神太一x太刀川美美(太美)

●故事設定時間:高中時期

 

~*~*~*~*~*~*~*~*~*~*~*~*~*~*~*~*~*~*~*~*~*~*~*~

四月底的天氣依舊不穩定,晚間海風加劇,過沒多久就下起了雨來。

 

因此在隔天早晨涼意降低了周圍的溫度,還好還有一絲暖陽照耀,到了正午就沒那麼冷了。

 

岩崎教練在大夥做訓練的時候帶了一個年紀跟他們差不多的女生上前來,俐落的耳下短髮、明亮的雙眼、健康的麥色皮膚,看到第一眼的當下給太刀川美美一個與武之內素娜很相似的錯覺。

「這是我一個老家在這附近的同是足球教練的朋友的獨生女─柊明日夏,足球踢得不輸男生,所以我邀請她過來,接下來的時間讓她加入大家的模擬賽,彼此切磋切磋。」

「大家好!叫我明日夏就好!大家一起加油吧!」

爽朗的聲音加上燦爛甜美的笑容,就算是喜愛踢足球的女生,還是一樣能夠散發出女孩的氛圍。

 

『哇!又一個女孩子!』

『明日夏醬,妳讀什麼學校?』

『好有活力,跟美美還有小泉是不同類型的女孩子呢。』

『歡迎妳一起來踢足球!』

……

 

像是在沙漠饑渴已久的旅人看到湧泉一般的興奮,所有人都奮力向新朋友介紹自己,唯恐自己落在人後。

「看起來真像一群蒼蠅……」

太一感歎道,插著手在週邊觀望著這副景象下了這樣的結論。

「可不是,別人一眼就可以看出缺少愛情滋潤的是哪一群人了。」前隊長悟也插進來補了一句。

「悟,有女友的人閃邊站去…」晴彥看不慣悟總是那樣趾高氣揚的樣貌,用冷漠的鋒芒來削減這樣的粉紅氣場。

 

一陣喧嘩後,太一注意到柊明日夏越過人群向他走來,帶上抱有挑戰性的微笑邊伸出手寒暄著:「八神太一隊長,請多指教了!」

「嗯,彼此彼此。」他當然也不遑多讓,這讓他想起小時候與素娜切磋球技的那些時光。

 

 

模擬賽在之後隨即展開,太一和前副隊長晴彥分到了一隊,而教練則是把明日夏分到另一個有拓也在的陣營,其他沒上場的球員在場邊吶喊著,大家都想要知道明日夏的實力究竟如何。

 

哨聲響起,比賽開始!

 

明日夏首先迅速地從對方那裡搶到了球,她從場中央用技踢起球跳起躲過了幾個試圖鏟球的人,更能夠極快地觀察情勢,再把球傳給缺少防守人員的區域的拓也,跑到足以將球踢進門的距離後,將差點被攔截下來的球救了回來,看准目標,進門!

太一跟晴彥對看了一眼,或許真的太小看她了。不過就比賽一開始的狀態看來,明日夏已經幾乎把自己所擁有的技巧都展現了出來,接下來就換他們發揮所長了。

 

太一在下一場的發球之後快速搶到了球權,並且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下把球傳給已經抓好位置的晴彥,晴彥跳起用胸膛接下了球,雖然他的速度在隊中處於平均值之間,但他也擁有觀察場上情勢的能力。當他注意到太一移動到了適當的位置之後,跑動的他將球傳遞到另一個隊友腳下,這名隊友也十分信賴隊內的幹部成員,他成為仲介,也注意到另一邊太一的位置能夠接到他的傳球,於是轉了個方位,備足腳力,將足球射給太一。

說時遲那時快,明日夏在球即將傳達之前做了鏟球的動作,而太一當然不是省油的燈,他注意到明日夏的動作之前,也跟著跑向球迎來的方向,他明白自己的腳會先碰到球,但明日夏無法改變方向的下盤肯定會與他撞個正著,於是太一將力量集中把球又傳給了已經跑到球門附近的晴彥那處,下一秒他就華麗地撞上了同樣煞不住車的明日夏。

 

幾秒鐘之間他足以聽到許多聲音,教練宣佈進門的哨聲、隊友的歡呼、觀眾的驚呼聲,還有明日夏距離他耳邊極近的短促尖銳尖叫聲。

混亂之中,因著兩方的重力加速度,使撞擊的力道不至於太小,太一右手使力撐起自己的身子,左手則是揉了揉左側被直接撞上的臀骨處:「妳沒事吧?」他沒忘記地問道。

「沒…沒事。」明日夏坐了起來。

「起的來嗎?」

站起身的太一向她伸出了手,看著他給予自己的幫助,明日夏握上了他的掌,臉龐上莫名多了幾絲紅暈與不自在:「…謝謝。」

「妳跟我認識的一個女生很像,總是會拚了命的搶球。」太一扶起了對方,就放開了手:「真是不能小看妳,妳真的很厲害。」他讚賞地說道。

「謝謝,不過比賽還沒結束呢!」明日夏回應了一個燦爛的笑容:「輸給女生可不好看哪!」說罷,她便轉頭跑開。

「哈哈…怎麼連講話都跟素娜那麼相似……」難道喜歡踢足球的女生都是同樣的性格?

 

不過這一場與明日夏對弈的比賽,讓太一又找回了昔日與素娜合作的記憶。

“不能因為是女生就小看”,這句話也是素娜告訴他的。

 

跟明日夏的比賽就像真的縣市賽一樣,禁不起任何的放鬆、大意。

整場比賽下來,在激烈的戰況之下,太一那一隊以二比一驚險拿下了勝利。

 

「下次我可不會再輸的!」明日夏在賽後直接向太一宣戰,神采奕奕的雙眼充滿鬥志。

「我也是,下次也一樣不會輸。」

兩人相視而笑,像是英雄惜英雄一般的賞賜對方的球技,彼此約定下次的比賽。

 

 

~*~*~*~*~*~*~*~*~*~*~*~*~*~*~*~*~*~*~*~*~*~*~*~*~*~*~*~*~*~*~*~*~*~*~*~*~*~

 

下午是計畫表上標明的自由活動時間,太刀川美美拋開吵雜的一群人,獨自一人搭車到車程距離大約十五分鐘的小型海生館,希望能藉由看看小動物獲得一絲心裡的平靜。

 

上午足球隊的模擬賽由於她跟小泉被管理木屋的梅嬸臨時叫去幫忙購物的行程而缺席,雖然她很想知道比賽結果跟那個女孩在場上踢球的樣子,但因為還要忙碌隊內雜項的事物,導致她們等到大夥都差不多吃完飯後才有時間能夠閑下來。

美美婉拒了小泉跟拓也邀請的林間散步行程,抓著隨身背包、臨時起意就上了車,木屋到公車站的一路上也沒有再碰到任何一個球隊的成員,包括太一。

她塞上耳機,坐在窗邊,一邊聽著傳到耳內的輕音樂,一邊看著公車沿著海岸行駛的窗外倒退的風景默默無語。

她其實心知肚明,目前的情況無非又是自己開始單方面的和太一冷戰著,理性來說太一也沒有做錯什麼,但一想到昨晚那個讓自己挫敗下來遊戲,她就不由自主地想要躲避他。

有時還真的受不了自己這樣鑽胡同的思緒。

但還好她這種開朗少女的性格,只要給她自己冷靜個一兩天,就能夠再次雨過天晴了。

當她這麼分析著自己的想法時,公車司機拉了剎車讓奔馳的車輪緩慢下來,告知最終站的海生館到了。

 

 

下了車之後,才發現這裡冷清清的,不像旅遊部落客在網上描寫的那樣有人氣。

美美在海生館的鐵門前探了探頭,剛好看到一個身穿制服的年輕管理員經過,她喚了對方並問道:「請問,今天沒有開門嗎?」

「是的,這個黃金周都沒有對外開放,不好意思讓您白跑了一趟。」他畢恭畢敬地向美美點頭示意,給了個微笑表示抱歉。

“既然沒有開放那就沒辦法了,還可以到附近逛逛消耗時間。”

美美如此籌畫著,後頭卻有個聲音傳來。

「不好意思,我來晚了,可以讓我進去嗎?」

熟悉的聲音讓她回頭一看,是前副隊長─晴彥站在她的後頭,手上拿著一個箱子,看起來像是樂器。

 

方才那個管理員又折返了回來,看到晴彥便露出開懷的笑容:「阿彥!好久不見了!真高興你能來這裡!」

像是認識很久的朋友一般的寒暄,但晴彥倒是一樣的不冷不熱,只回答了一句“是啊”,就把目光轉移到一旁的美美身上:「她是我朋友,可以也讓她一起嗎?」

「當然可以!」對方回答著幫他們開了門,並附帶一臉調侃:「話說你這傢伙什麼時候交了個女朋友不說……」

「是學校的後輩、球隊的經理。」晴彥一腳踏入海生館,一邊舉起拿著箱子的手,晃了晃手:「收起你那試圖打探什麼的眼神。今天叫我來不就是又有正事要辦?」

「當然,不然你又怎麼會答應來?」年輕管理員轉過頭來笑臉地介紹了自己:「妳好,我是阿彥小學的同學,叫我阿哲就好。請問經理後輩怎麼稱呼?」

「你好,我叫太刀川美美,叫我美美吧!」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正事”讓阿哲把久違的小學同學不辭千里的叫來,但至少很幸運地賺到了免費又破例的入場,讓她的心情也雀躍了起來。

 

他們隨著阿哲來到了位於海生館中央的戶外表演池,雖然是小規模經營的海生館,裡頭的設備倒還是應有盡有,麻雀雖小五臟俱全。

美美四處觀望著,發現池裡有一隻小海豚正在悠遊,似是見到阿哲提著裝著魚的水桶邁向池邊,便變換了方向靠了過來。

「這小傢伙的媽媽之前因為難產過世了,牠在那之後變得很沒有食欲。」阿哲摸了摸探出水面的小海豚,一邊說一邊望向兩人:「希望阿彥的琴聲能讓牠恢復精神,畢竟之前食欲不振的時候,牠也是因為阿彥的音樂才恢復元氣的。」

「琴聲?」

「在電話裡我也很清楚說過我的情況了,現在只能盡力試試。」

晴彥將手上的箱子橫放在第一排的觀眾席上,拿出了一把色澤沉穩的提琴開始熟練地擦拭起來。

美美感到驚豔,從沒遇到過本身是運動員,也能沉下心來接觸音樂的:「學長,你會拉小提琴?」

「是中提琴。」晴彥邊說邊把琴架在肩上,開始調音:「不過已經很久沒有拉了……」

 

他的臉上似乎有一絲的遺憾,但隨即他閉上了眼,調整了呼吸,握著琴弓的右手緩緩地壓上琴弦,琴音流露,是不似小提琴的高亢嗓音,也不像大提琴的低沉呢喃,介於兩者之間的歷盡滄桑,述說著的琴聲緩緩流露出拉琴者的情感。

溫柔的琴聲線條,不只小海豚,連美美也在不知不覺之中被治癒著,前一晚附著在心上的沉重,都隨著音樂散開,消失無蹤。

美美本來就是個對音樂敏感的女生,雖然很多時候能夠聽出來演奏者在運弓的時候些微不順的轉折,但她彷佛在晴彥的音樂中聽明白了個中含意,緩慢的第一第二部分結束後,第三部分的節奏加快了速度,鼓舞人結束停滯不前的狀態,充滿希望、重新飛舞。

 

 

~*~*~*~*~*~*~*~*~*~*~*~*~*~*~*~*~*~*~*~*~*~*~*~*~*~*~*~*~*~*~*~*~*~*~*~*~*~

 

「太刀川,我認為我應該跟妳道歉。」

 

坐在相隔一個走道的並排位置,兩人之中的其中一人打破了沉默,如此說道,讓美美有些不知所措。

「學長為什麼道歉?」

不明就裡,讓人一點頭緒也沒有。

 

「昨晚那種誇張的情況,明明我也能夠出言阻止的。」晴彥終於轉過面來,美美看得出他有些無奈的笑顏:「可是我卻什麼都沒做,讓妳留下了不好的回憶真對不起……」

「…這…這根本就不是學長的錯!」想起昨晚的事情,讓美美有些尷尬的撇過頭,不過她像是決定了什麼之後,以她開朗的嗓音回應道:「不過呢,為了不再讓你有愧疚的心情,我接受你的道歉,我們就都別把這件事情放在心上了。」

像是做好了約定一樣,又或許是心情已經好轉了,屬於美美特有的笑容又重新回到了臉上。

 

「我知道了。」晴彥也被這樣的笑靨感染,說實在他接觸過的女生常常都是內向害羞的,很少有像美美這樣開朗的自來熟,讓他難得開懷了起來:「話說妳叫我晴彥或阿彥就可以了,大家都這樣叫我,“學長”聽起來很疏遠的感覺。」

「你大我兩個年級,總還是不能太踰矩。」美美轉動身子面向他,像是聊開了一樣停不下來:「我叫你阿彥學長,你可以叫我美美!」

「那麼美美,可以問妳一個問題嗎?」晴彥點點頭,欣欣然地就接受了,他不顧因為公車已經到了站準備起身的美美,似乎還想繼續話題。

「嗯,什麼問題?」

回頭見他依舊在位置上,美美不禁疑惑道。

「妳跟太一是什麼關係呢?」

 

雖然嚴格來說這不算是突如其來的問題,但毫無任何防備的美美還是被這樣的問題驚嚇到加快了心跳。

「我跟太一……就朋友關係啊。」她緩了緩氣,照著事實情況說道:「啊…他現在也是我的學長呢!」輕描淡寫地帶過,反正也是就事論事的回答,她沒必要因此覺得心虛,但心依舊跳得飛快。

「表面的事實我也能看得很清楚。」晴彥沒有意識到當下的自己到底想要從美美那裡得到什麼樣的答案,他就只是憑著心裡想要得知的脫口詢問著:「但經過昨晚的遊戲,我很清楚發現,你們不會是……」

 

「嘿欸!這裡是終點站了!趕快下車!我後面還有別的班次要跑呢!」

司機似乎開始對遲遲不下車的唯二乘客不耐煩,出言打斷了他們彼此間緊張的氣氛。

 

「是!真不好意思!」

急匆匆地下了車,美美由衷地感謝司機的擾亂。剛才晴彥學長到底想說什麼呢?好奇心因著未知的恐懼顯得有些膽怯,但想要明瞭的心卻硬著要強出頭。

不過就算是聽到什麼,也無法改變她目前跟太一之間的關係。

雖然她在前陣子已經有了明顯的認知,但只有她的喜歡是不足以構成兩人關係的更進一步,這就是目前止步不前的關鍵。

 

 

最終美美還是沒有聽到晴彥把在車上的話講完,集訓的日子就這樣一溜煙過去了。

 

很快地就來到了驗收成果之時……

 

~*~*~*~*~*~*~*~*~*~*~*~*~*~*~*~*~*~*~*~*~*~*~*~*~*~*~*~*~*~*~*~*~*~*~*~*~*~

 

夏天的腳步已經越來越近了,在運動場上燥熱的空氣,以及運動員們揮汗的次數來看,很顯然地就要進入另一個季節。

 

而在經過了四天三夜的集訓生活後,結束了假期回到學校的學生們,也在為即將到來的期末考試埋頭苦讀著,絲毫沒有假期時鬆懈下來的樣子。

 

高校間的各類運動比賽,則是放在了假期後的第一個星期,讓擁有運動員身分的學生們蠟燭兩頭燒,一邊進行著課間考前的複習,一邊緊鑼密鼓地早晚加緊訓練。

 

「真是辛苦哪!」

美美在早自習前抽空來看望織本泉,順邊來幫忙她經理的工作事項,雖然說小泉只有請她來集訓的期間幫忙,但于情於理,就算小泉沒有再開口請她繼續留下來幫忙,美美還是主動留下來盡微薄之力。

「反正再過幾天比賽就結束了,那時候就可以徹底放鬆了!」她兩手用力向上敞開,盡最大的力伸了個懶腰。

「別忘了還有期末考試哪!」美美不忘好意提醒道。

 

「我說美美,妳可以別打破我的美夢嗎?」

 

兩人在談話之間,足球隊的早訓到了一個段落,小泉拿起準備好的水瓶與毛巾,發給正從場中鳥獸散的隊員們。

「美美,這個麻煩妳幫我拿給那傢伙……」小泉將其中一份水瓶並著毛巾強行遞了過來,弄得她不知所云。

「…那傢伙是……?」

她看了一眼毛巾上標示的所有人名字,歎了一口氣。

而當事人正飛也似地向此處跑過來,小泉似乎是知道這樣的情況,也正盡可能地躲避他。她加快速度找尋籃子內各個水準與毛巾的主人,盡其所職地忙碌著。

「喂喂,小泉…小泉…小泉……」

神原拓也大概也知道自己惹了人生氣,卻還是不放棄地纏著希望能夠說上話。

 

「幹嘛?沒看我在忙嗎?」

看來又回復到之前在醫院裡兩人相處的模式了……

「我的毛巾跟水瓶呢?」

拓也伸出手來,擋在小泉的面前,似乎主要並不是取回口中的物品,倒是希望小泉能夠正視自己。

「在美美那。」

「……」

 

 

自從集訓的第二日下午之後,美美一回到宿舍,一進房內就看到一臉氣呼呼的織本泉不安躁動地賣著刻意沉重的步伐四處走動。

只是問她怎麼了,就得到一連串情緒性的謾駡:死拓也!混蛋拓也!任由那個什麼安妮亞的黏上來也不會拒絕,男女授受不親沒聽過嗎?

“安妮亞?”

還輕聲輕語的問:能不能跟你們一起散步?竟然答應她!

“啊啊……”

這麼喜歡安妮亞,那就跟她在一起算了!

 

『我說小泉,妳吃醋也太明顯了吧……』

美美看著小泉這麼來回踱步地走動,加上口中持續不斷的辱駡,弄得她頭都暈了。

『誰吃醋啊!我只不過是看不慣那白癡一臉喜孜孜的樣子!』小泉停止了走動,一屁股向後坐到床上,把床弄得大幅晃動,而她的嘴上依舊不停抱怨:『我們明明已經約好要一起散步的,要讓其他人加入也要尊重一下我的意見吧!』

『妳問我要不要跟你們一起去散步不也沒問拓也意見?』美美一手托住下顎,看著小泉冷靜不下來的氣憤。

『那才不一樣呢!』小泉一臉氣急敗壞的反駁著:『至少妳是我們都認識的!那個叫安妮亞的,我根本不認識她…!咳咳咳……』

 

見小泉激動到喉嚨沙啞,美美趕忙幫她到了一杯水,讓她緩緩氣:『妳不會是一整個休息時間都在氣這個吧?』

『才不,我才沒那麼多閑功夫。』小泉猛然灌下液體,便繼續說道:『不過就是因為沒去散步,我才能看到另一個景象。』

『……?』

『我經過球場時,看到八神跟那個叫明日夏的女生一起還在球場呢!』小泉喝完了杯內剩下的水,恢復了平時的八卦樣:『兩人都一臉認真的樣子,看那樣子像是在討論球技,一邊討論還一邊模擬著踢球……』

太一的目標她倒是很清楚,某次在網路上聊天有聽太一提起過:高中三年在聯賽中除了團體的名次,也要拿下個人積分排名前幾名的好成績,以此用來推甄大學入學,然後未來夢想加入日本代表隊到世界各地比賽……

透過足球,美美能夠清楚的看到太一從小立下的夢想正在一一實現著。

 

『真是辛苦哪……』

 

……

 

那個名叫柊明日夏的女生這幾天的訓練幾乎都會出現,此時她正在與教練、太一還有前隊長本田悟在足球場邊討論著什麼。美美一邊發放給其他隊員手中的物品,一邊遠目觀望著場邊。

「…美美,別分心哪!」

一不小心,她撞上了一堵人牆,被撞擊後向後反彈的衝擊力亂了腳步,還好對方眼明手快,拉住了她的臂腕。

「沒事嗎?」

他穩住了她問道。

 

其實剛才訓練結束後就發現美美一直在分心地邊發放補給品,他都走近了,她竟然都沒有注意到他的存在,然後就這樣硬生生地撞上了他。

「啊…謝謝!」

美美才剛要把視線重新收回,沒想到卻在前一秒不偏不倚地在行進的方向中撞上了人,撞上的人好死不死就是在先前發出那道讓她不知如何招架的問題的當事人─晴彥。現在又好巧不巧被抓到自己的視線追著太一跑,她只好隨便找個理由呼攏過去:「教練他們好認真啊,都已經休息了還繼續討論著。」

「畢竟據可靠消息來說今年有好幾個學校都出現了不能輕視的黑馬嘛。」

晴彥從美美提著的籃子裡取出了他的水瓶,打開飲下:「悟就算了,太一的目標可是全國大賽,這種時候更是輕忽不得。」

這些美美當然再清楚不過,聽了晴彥回應了她無心插柳的話,放鬆之餘她竟有些失神地脫口而出:「那個女生不是我們學校的吧……」

 

「柊明日夏?聽說每年的球季她都會向學校請假,為的是要來東京觀摩球賽的樣子。」晴彥將喝空的水瓶放回了美美掛在手邊的籃子裡:「雖然身為女孩子,但球真的踢的不錯,也有很多比賽時攻防的自我觀點,可惜不能參加比賽,不然有她的隊伍肯定會是常勝軍。」

晴彥學長對柊明日夏比她多了一些認識而來的介紹,美美有一搭沒一搭地聽著,看著目光中的群體似乎散了開,她低頭確認了一下太一的補給品都在籃中,正要邁步之時,才發現方才話題中的女生早已來到她的面前。

「這個沒有貼名條的是給我的嗎?」她一邊用手背胡亂擦著從耳鬢流下的汗水看了看籃內,一邊自來熟的開口問道。

「啊…嗯。」

她遞給她特意多準備的備用品,明日夏一手接了過,另一手又伸進籃中取了另一份:「謝謝!太一這份我拿去給他吧!」

 

美美發現自己足足愣了好幾秒後,明日夏早已回到太一身邊,順手就將手邊的毛巾直接擦向他滑落汗水的臉龐。

雖然太一看似也被對方這樣如同女朋友才會做的舉動嚇了一大跳,但還是接受了遞上來的好意。他接過貼到他面龐上的毛巾,換著自己繼續擦拭了起來。

“這是…怎麼一回事?”

看著這樣的景象後她愣神地站在原處,直到不遠處休息完的其他隊員彼此的交談聲才把她的意識霎時拉回了現實。

 

『咦?隊長什麼時候跟柊明日夏好上了?』

『身為隊長還真是好,好像不用做什麼就有一堆桃花上門……』

『不過這樣跟明日夏醬好上了,那美美醬怎麼辦?』

……

 

一聽到他們談論到自己與太一的關係時,美美繼續待下去的勇氣突然頓失,她持著手上的空籃小跑了起來,連因為注意到她離開而叫喚她的織本泉的聲音都沒有攔下她,就這樣回到了校舍內。

 

所以她這樣的情感到底算藏匿極好還是破洞百出?僅僅是依著往常與太一相處的方式而行,卻因為已經得知自己的情感而藏不住一絲絲因為失望而得來的落寂,但這樣的變化卻無法傳遞給對方。

愛慕的心就像是一種效果極佳的化學物品,能夠不花吹灰之力就把一直以來習慣性的相處模式徹底改變,再也回復不到原先的樣貌。

她突然想起太一自從冒險之後三不五時會鬧著玩地叫她公主,以前總會看做是男孩子才會做的惡作劇,若現在再聽一樣的話語,恐怕會變成自己的心因此而無法平靜下來。

就以前的自己來說,肯定不會知道現在的自己會因為太一而變成這副模樣。感情這種事情總來的出奇不意,也無任何徵兆,往往當意識到的時候,通常那名為喜歡的種子,早已深根心頭。

 

曾經在武之內素娜扭扭捏捏地告訴她對石田大和的喜歡之情時,她還一臉竊喜般的捉弄著對方,沒想到風水輪流轉,這次換她落入了這樣一個暗戀的陷阱裡,怎麼也爬不出來。

 

美美跑了一陣後因為小腿肌肉的疲乏才漸漸緩了下來,上氣不接下氣地便彎下身子 ,雙手撫上膝蓋稍作休息,停下來才發現,面龐有一行水痕,不知道是汗水抑或是淚水,她都用手背一併擦去。

 

「太刀川…美美同學?」

她在做這樣舉動時沒有多注意到身邊的動靜,直到有一個年長的男聲遲疑般地叫了她的名字,她才注意到她原來跑到了教職員室的附近。

回頭一看,一個西裝筆挺的中年男子持著冒昧打擾的神情接近她:「不好意思,我是千名太郎,是千名愛的父親,有件事想請妳務必幫個忙……」

……

 

TBC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