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數碼寶貝

●CP:八神太一x太刀川美美(太美)

●故事設定時間:高中時期

~*~*~*~*~*~*~*~*~*~*~*~*~*~*~*~*~*~*~*~*~*~*~*~

 

「什麼啊!那樣的氣氛下妳幹嘛不告白啊!!!」

 

織本泉扯開了嗓子大叫,被美美在下一秒摀住了嘴,掩蓋住那方長聲的驚歎。

 

「小聲點,小泉。」雖然她們還在房間內,但難保門外的人不會聽到這樣的驚聲劇吼:「就說了就像在那樣的情況下,被打斷了就很難繼續告白了嘛!」

「更何況……」

她頓了頓,變為喃喃細語:「或許太一根本不想聽我告白也說不定……」

美美自顧自的消極了起來,頭也垂得低低的,這樣的動作,讓小泉不禁抬起手,從背後給了美美一掌。

「喂!妳又來了,之前不都跟妳說過了,不要太早下定論嘛!」

 

「小泉……」美美這下倒是重新抬起了頭,淚眼汪汪地望向她:「妳打到我傷口了。」

「好啦好啦…對不起。」借著美美提到傷口的話題,讓小泉順口就道:「真枉費了我給妳留了個機會呢……」

美美這時夾帶著淚水的眼帶著疑問轉向她:「什麼意思?」當她發現小泉臉上那副不小心洩露了什麼的表情時,美美立馬意會到什麼,瞪大雙眼:「妳竟然假睡,這樣不管我的死活對嗎?!」

「昨晚太累了嘛!其實我躺到床上之後才想起來這件事,但後來靈機一動,想到妳可能會去找我以外的幫手就……」

小泉眨了眨眼,讓美美大大地歎了口氣:「是啊…真是太感謝妳的靈機一動了……」

 

「不過我想不通的是……」小泉認真起來,扶著下巴思考著:「為什麼在那樣的情況下,八神會捨得推開妳呢?氣氛好又燈光暗外加美女在懷的地方……」

她看了一眼屏氣凝神正沉默的美美,接著說下去:「若是不喜歡妳就另當別論了。」

只見美美聽了這話之後,空氣就因為兩者之間尷尬的氛圍略顯凝重,小泉連忙揮了揮手,只希望能打方才脫口而出的話收回:「我…我只是隨便亂講的,別當真!」

而持續沉靜的美美此時肘著下巴望著窗外的視線往下壓了一些:「其實妳說的也並不是錯的。太一他不久前還喜歡著素娜這點我也明白,像我這種跟他原本喜歡的類型完全相反的女孩子,他又怎麼可能會喜歡呢。」

美美像是就事論事的模樣,語氣中的堅定讓小泉不知從哪一處反駁,她只能就突然想到的早飯時間,急急地打斷她的續言,不讓她再沉浸在自己創造出來的想像之中。

 

「不過不管我們怎麼胡亂猜測,至少八神太一一定是把妳當作很好的朋友、夥伴。」

這句換就更有說服力了。之前從武之內素娜、八神太一,更甚至是上次那一群一起野餐的人口中,有聽到過關於他們小時候一起冒險的故事。畢竟是難得一件的經歷,因此彼此之間因為事件所產生的羈絆肯定比一般的同學、朋友要來的更加牢固。

「謝謝妳,小泉。」美美白晰的面龐上多了一道牽動肌肉的微笑:「我會等待的,等到他願意放下素娜,心裡能夠容下另一個人的時候。」

近水樓臺先得月,或許這也是當初決定回來時沒有注意到的私心吧!想要不僅僅只是透過網路的談天,而是更多的面對面的溫度。剛開始只是基於剛好一個機會讓她可以回到日本,又剛好是這一群朋友們一同就讀的學校,也能夠近距離的更多幫助太一放下素娜的事情。說實話,就算那時候跟太一還有素娜、嘉兒都有多方單獨的訊息傳輸,也明白太一也有了改變,但遠水救不了近火,既然遇到了那麼巧合的天助,回來大家的身邊是最好的選擇!

 

 

 

另一邊的房間內,神原拓也頂著一頭亂髮醒來時,八神太一剛好就打開了房門,看似是已經從外頭梳洗回來了。

「你也太早起了吧!」拓也不禁抱怨著:「難道昨天的訓練不夠折騰哪?!」

太一笑笑,用肩上的毛巾擦拭濕潤的發:「看來你早就忘了一年級那時的魔鬼訓練了,比起今天的內容,昨天那些根本就不算什麼。」

 

拓也揉了揉亂糟糟的發,帶著怨念說道:「我是想說,你昨晚那麼晚睡,今天還可以那麼早起,你是不是人哪?」

「而且,你不是最愛賴床的嗎?」太一說到去年訓練的事情,連續兩年同他一間房的他就想到太一的習性,這件事馬上成為他得力的攻擊話語。

「好…好歹今年我是隊長了,總要以身作則吧!」太一有些心虛地把毛巾隨意放在椅背上:「而且你又知道我晚睡了?!」

「我昨晚睡到一半想起來去上廁所的時候就沒看到你的人。」

拓也瞇著眼瞪著前方正胡亂做著伸展運動的太一:「難不成是去哪溜達去了……?」

 

「只…不過是口渴去找水喝而已,遇見美美真的是偶然的!」

這句話似乎是成了一把利劍刺中太一的心,難得見他慌張起來的拓也拖著下巴觀賞起這副景象:「太一桑幹嘛突然那麼緊張啊,我又沒說你去見誰了,自己就這樣招出來真是省了我不少心力。」

只見太一安靜了下來,再次取下毛巾放在頭上,用擦拭的動作試圖遮掩自己目前的表情。

 

「依我看你這麼早起應該不是因為身為隊長的自覺吧…賴床慣犯……」

拓也靠近坐在另一頭床邊的太一,拍拍他的肩:「坦承從寬,快說昨晚發生什麼事了。」

 

 

太一只好把昨晚的事大略說了一下,也提到了之前類似的情況,以及自己兩次的情況下都無法安然入睡的詭異情形。

 

全部都跟死黨拓也坦白了之後,只見拓也雙手抱胸,嘴裡發出應和的“嗯嗯”聲,一邊點著頭:「這不是很明顯就是你喜歡上人家嗎了?說實話,你跟我說你們在交往我也會相信。」

「不會吧……」要說他喜歡美美?他根本沒有想過這樣的可能性。他,喜歡美美?想想就不太可能。

因此當聽到拓也如此的回應之後,太一連忙搖搖頭:「美美是我的朋友,說是好朋友也不為過,畢竟我們也一起經歷過冒險。但是要說我們在交往,根本是不可能的吧。」

「幹嘛這樣堅決的否認啊,人家聽到的話會難過的。」拓也對於太一跟美美之間的曖昧,以及現下聽到太一的內心話,感覺被弄得更混亂了。

「被說成跟我在交往,才對美美很不公平吧……」

「我是在說你喜歡太刀川美美,又不是在分析她喜歡你。」拓也也有些被弄亂了現在的次序:「再說,如果她真的喜歡你,你又會怎麼反應?」

「我……」

 

看到太一被自己弄得混亂的表情,拓也只好退而求其次的問:「反正,就我看來,你們的關係就是不一般。」

他突然靈機一動想了一個確認的辦法:

「那好,你閉上眼,我舉個例子。當你在做一件喜歡的事情…踢足球好了,在最後關鍵的幾分鐘,你終於進球取得了贏得比賽關鍵的一分,這時你看向觀眾席,第一個浮現在眼前的笑顏是哪個女生?」

「嗯……是素娜……」

「什麼嘛……你還在喜歡武之內啊……」

聽到拓也的抱怨,太一猛地睜開了雙眼反駁道:「才不是勒,素娜從小學就跟我是一個校隊的,每次分組也都跟她同一組,一進球就會跟她一起歡呼,話說你這樣的舉例很難不想到她吧!」

拓也歪著頭不知道是在無奈自己出的鬼問題還是其他的東西,接下來他突然一個語出驚人的結論:「該不會你只是出於男人的天性,對人家大美女有反應吧……」

太一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我真是蠢跟你耗這麼久的時間。」語畢,他快速換上放在床上的球隊隊服,不等拓也就逕自離去。

 

「喂太一,等等,我也是好心才想要幫你啊!」

他也快速換上塞在行李箱中擠成像梅幹的隊服,隨便掃了掃頭髮就跟著太一身後出門了。

 

結果關於他們剛剛的話題,拓也連一點都沒有幫太一解決到,反倒是給了他更多的耿耿於懷。

從沒擁有過這類想法的太一,則是把拓也這樣無心的推測放在了心底。

 

喜歡,這個詞語,應該是自從素娜跟阿和交往之後就沒在聽過了。如今,卻在自己和美美之間又有了這樣的牽絆,太一還無法弄明白,自己對美美的“喜歡”,真的有像素娜跟阿和那樣的感覺嗎?他只覺得好像又完全對不起來。但是要說對美美沒有“喜歡”,他又覺得現在對美美的感覺,已經超越了對一般朋友的喜愛。

越想越不明白,腦袋比昨晚更加混亂,看來必須要把這件事拋諸腦後,畢竟現在到這裡來是要做賽前訓練的。

放鬆下來困意就開始反襲上來,太一打了一個大哈欠,走在前往飯廳的路上。

 

 

 

並肩而行的兩人遠處就看到先她們進到飯廳的一群男生,當中也有她們一直在談論的當事人,看來沒有睡足的,大大地打了個哈欠。

織本泉拉著美美,想要加快腳步趕上去打個招呼,卻被另一個聲音從後頭叫住。

「小泉!早啊!」

神原拓也精神地大大向她們招著手,一路從樓梯的底端跑過來她們身邊:「昨晚睡得好嗎?美美醬。」

他一上前來就轉移目標詢問起美美,一下子織本泉就明白了他傻愣面具下的不懷好意。

「我看是昨天的訓練還不夠的樣子,讓你還能有閒情逸致說涼話。」

小泉放開本來抓著美美的手,一把勾過拓也的臂膀,就把他硬拖到別處去。

 

看著這對歡喜冤家的互動,美美又重新把視線轉回前方的那人身上。

小泉說的沒錯,就算太一並沒有把她當作可能的戀愛對象,她在他心裡的地位還是一同經歷過冒險的夥伴,這樣的羈絆是不可能消去的。她依舊還是站在他的身邊,就目前來說。

 

她鼓起了勇氣,將煩惱拋到腦後,化勇氣為動力,快跑到了太一的身邊:「早啊,太一!」

很好!又是往常屬於“太刀川美美”朝氣的聲音。

 

「啊…早。」在打招呼的同時,太一又打了一個哈欠。

「昨晚沒睡好嗎?打那麼大的哈欠。」

雖然美美也同樣沒怎麼安眠,但畢竟做的體力活不像太一他們那樣的操練,至少她覺得自己這樣子一天下來應該還能夠保持精神。

但太一就不一樣了。這樣一來,讓美美實在很好奇是因為什麼事,讓太一也沒睡好。

「嗯…還沒到點就醒了,連平常賴床的時間都被補上了。」

 

他們一邊走,一邊談話著,跟著人群來到了飯廳,岩崎教練早已恭候在裡頭,他吆喝了一聲,把所有人都聚集了便開始他的晨間訓勉。

「今天是第二天的訓練,大家等下在規定的時間內用完餐之後,就到昨天訓練的場地集合。」他雙手叉腰,大嗓門地提醒著大家:「還有昨晚是誰最後用完浴間的?不管是誰都給我記住了,我們現在是借住人家的房子,請注意保持整潔跟節約能源!」

岩崎教練又嘮嘮叨叨地叨念了一番,最後才放大家各自去吃飯。

 

當教練在念著浴室的事時,美美感覺到自己的心又開始不受控制的亂跳,不自覺又想起了昨晚與太一如此靠近的距離。她偷偷將視線瞥向太一,他又困倦地打了個哈欠,看他的樣子應該是根本就沒有把昨晚的事情放在心上。

想當然爾,就她從小認識的八神太一的性格來說,這樣的事情對他來說是沒必要放過夜的,也就是說,對他不構成可以讓他煩惱的程度,他都沒不會太過在意。

雖然感到些微的失落,但既然自己已經決定要怎麼做了,這時候就不能又讓之前的情緒跑回來。

 

 

~*~*~*~*~*~*~*~*~*~*~*~*~*~*~*~*~*~*~*~*~*~*~*~*~*~*~*~*~*~*~*~*~*~*~*~*~*~

 

早飯之後,美美跟小泉把昨天男生們換下來堆積的隊服拿到了洗衣間,小泉經驗滿滿地教導著美美關於球隊經理的負責事項,從記錄每個隊員的訓練細項、比賽情況……到清洗衣物、準備補充體力的飲品、注意隊員的身體狀況等等,總的來說就是雜務,讓球員專心訓練以及安心比賽,就是經理所要做的事情。

美美對小泉目前要負責這些大大小小總類繁多的工作感到佩服,要是她一個人肯定做不來。

 

「所以才拉了妳來幫忙啊!」小泉解釋著:「要是隨便從自願當經理的那些女生裡頭選一個來幫忙的話,那還要不要做事啊……」

「誒?很多人想當經理嗎?」

美美將最後一籃隊服放進洗衣機後,驚歎的回應著。

「很明顯有的就是看上前任副隊長,而我聽說有些是看上八神太一而想要近水樓臺先得月的女生。」

小泉將手上拿著的洗衣液分別加入兩個大洗衣機裡頭,蓋上頂蓋,熟練地按了按鈕,讓機器開始運轉。

「咦誒誒?!」

小泉像是在隨意述說他人的感覺般的直接帶過,聽到熟悉名字的美美倒是大吃了一驚。

「幹嘛這麼驚訝啊?妳還不清楚在學校裡面八神算是有人氣的男生之一嗎?」小泉伸手敲了敲美美的額間,讓她把張大的嘴閉闔起來。

「…妳這麼一說我倒是能夠想像的到……」美美單手摀著方才被小泉用指頭關節敲疼的額頭:「的確比起小學時候的毛躁,現在的太一更加穩重了。」

更何況他專心踢球的那個模樣,不可否認的的確很帥氣。

小時候不以為意的優點,現在在她的眼裡看來都放大了許多;更甚至是退去童顏的幼稚感,蛻變成了更帥氣的模樣,更能夠把這些優點襯托的更明顯。

這應該就是她─太刀川美美在此時此刻會喜歡上童年夥伴─八神太一的原因吧。

俗語說時間能夠改變很多事情。而意識到對方改變的東西突然之間就能夠吸引住自己的目光,或許自己也有了改變也說不定。

 

 

在等待隊服洗好的時間裡,她們回到了訓練場上,按照計畫表安排的,為暖身好了的他們紀錄接下來體能測驗的成果。

美美首先被安排到負責A組的成績紀錄,照著太一的指示把他負責監督報上來的成績依序填入。

看著太一隊長的風範,就讓她想起了兒時到數碼世界冒險時的那個太一。唯一沒有改變的就是這個隊長的樣子呢!

 

當A、B組的體能測驗都結束了之後,就輪到太一所在的C組做測驗了。

其他隊員像是看戲一般圍繞在一旁,除了身為隊長的太一,還有資質良好的兩個前任隊長跟副隊長的加入,以及身為現任副隊長的神原拓也。

美美站到小泉的身旁,被其他隊員的呼聲弄得像是個小型比賽的感覺之下,她的雙手也不知不覺握成了拳狀。

在最後一項扶力挺身的專案中……

『別輸啊!本田悟前隊長!』

『太一隊長,輸了可就漏氣囉!』

『晴彥前副隊長,雖然是副隊長可是還是不能落下風哪!』

『拓也的話也別輸得太難看喔!』

「這是哪門子的…爛打氣啊!」

神原拓也奮力地吼出反駁的話,卻被弄得不接下氣。

「保留點體力吧,稍後還有跑步的測驗呢!」小泉同樣一臉旁觀的臉,蹲在拓也旁邊看著他吃力的模樣輕輕笑著。

 

「悟學長,我幫你錄下你做扶力挺身帥氣的樣子,傳給你的女友看哪!」那個在車上坐他們鄰座的、特別高調的“猴子”同學拿起了不知從哪兒來的手機錄影了起來。

「喂!小丑!別亂來!」

連前隊長都被群眾的搬弄擾亂了氣息,在之後的幾下後就幾乎要堅持不住了。

 

『哇哇!現在是現任隊長跟前副隊長的PK!』

現場的呼聲到了最高點,連岩崎教練也難得放下嚴肅,放縱他們的胡亂。

 

『我說這兩個人有沒有什麼軟顎呢?』

眾人議論紛紛。現在變成好像是在看誰會最先被影響進而亂了方寸。

 

「我試試!」外號小丑的男生自告奮勇竄了過來,還不忘開著手機繼續錄影:「那麼…誰是最後的贏家,就能贏得……」

他一邊思考著,一邊看向身後觀戰的兩個女孩子:「……美美醬的一吻!」

 

「喂小丑!別拿別人當作賭注!」

小泉很有義氣的上前用手上的板子用力敲了他的頭,但看似小丑被眼前的“賽事”吸引了注意力,根本沒有在意小泉的說教。

 

太一與晴彥在下一秒馬上就同時分了心,這時岩崎教練按下了碼表,壓過眾人的聲音喊了一聲:「時間到!幫忙數數的人向經理報上次數!」

 

這一項測驗一結束,小丑就被幾個幹部級別的人團團圍住了。

「等等…各位大人!小的只是…開個玩笑而已嘛!何必認真。」

一群人圍了上去跟著看熱鬧,織本泉紀錄好了全部專案的成績後,一抬眼就看到太刀川美美呆愣在她的旁邊,她好奇地開口問道:「美美,發什麼愣呢?難道妳在意剛才小丑講的話?」

「啊……」

其實美美在意的並不是小丑的胡言亂語。她一直注視著太一所以不難發現,當小丑說出那句話之後太一的反應,是明顯亂了步調。會是因為她嗎?還是其他她所不知道的原因呢?

太一到底是怎麼看待她的?說實在,她不可能不會想要知道太一心裡所想的,但她又怕聽到她不想聽的真相。

很矛盾。

她突然覺得自己這樣的心情很矛盾。

就像是那時在數碼世界裡,不想要看到有誰死去,但卻又不得不戰鬥的心情。

 

 

下一項測驗是耐力的800公尺。這群男生的體力真的是充沛,在一早做了暖身之後,接著就是分量十足的體能測驗。

在跑步的項目裡,太一也是屬於領先的狀態,真的不虧是從小踢足球到大的。

 

美美照著小泉的吩咐,給完成測驗的隊員一一遞上剛才梅嬸為大家準備好的水瓶跟去除疲累的糖漬檸檬片,在面對太一的時候,也不忘讚賞他的體力:「太一真厲害!小時候就覺得你的體力無限了,沒想到現在更進步。」

「以前下課為了能夠在僅有的十分鐘踢足球而占球場總是跑得飛快,可能是那時候練出來的吧。」

接過美美遞過來的水瓶,他仰頭痛飲。

“所以剛剛看到的表情是錯覺嗎?”美美望著豪邁飲水的太一,心裡不禁這樣猜測著。

「那…我先去給其他人發水了。」

沒等太一的回應,美美擅自移動到一旁,被剛巧跑完全程、氣喘吁吁的小丑攔住:「美美醬,我也要妳的愛心水!」

沒想到這個外號叫小丑的男生在跑步的項目裡也是佼佼者,完全不能小看他。

遞上了水準和糖漬檸檬後,灌完水的小丑像是復活一般仰天長嘯著:「啊!太舒爽了!」

「吵死了!你真是沒有一刻安靜的!」隨後完成項目的前隊長白了他一眼。

 

小丑的特長除了能夠帶動氣氛外,美美發現他對於別人的冷言也很完美的一概無視。因為他將空瓶子交還給美美的下一秒,就開口向她搭訕了:「吶吶!美美醬!妳知道除了明天下午有個自由活動外,大家商量今天晚上吃完晚飯後,要到附近那個海灘去,妳跟小泉親要不要加入啊?」

她想了想行程表上的計畫,確實今晚也沒有安排什麼行程。

「太一…也去嗎?」

還沒有深思的問題馬上就脫口而出,當看到小丑咧到耳旁的笑容,她馬上就意識到自己問了個很了不得的問題。

「當然!足球隊的活動隊長豈可缺席呢!」

小丑咧開的笑像極了有著技倆的攤販,搓揉著雙手打量著美美的眼光更是讓人起雞皮疙瘩。

 

「所有人到這裡集合!」

岩崎教練的一聲下令,才讓小丑把那一臉計畫的表情收了回去。讓美美松了一口氣。

 

「走吧美美,我們還有其他要忙的呢!」

小泉紀錄完隊員們所有的成績後,馬不停蹄地拉著美美趕到下一個地方。

 

還來不及思考方才小丑那副表情之下的隱藏計畫,就這樣忙碌到了約定的傍晚……

 

 

~*~*~*~*~*~*~*~*~*~*~*~*~*~*~*~*~*~*~*~*~*~*~*~*~*~*~*~*~*~*~*~*~*~*~*~*~*~

 

飯後一群人魚貫地來到了木屋附近的海灘上,四月底涼爽的海風將浪吹打上岸,月亮才剛升到半空中,附近除了海浪與零星一些夜行動物的叫聲外,就屬這一群人的談笑聲最顯眼。

 

「我們來玩國王遊戲吧!」某個隊裡專門逗笑的小丑提議著。

「大男生的,玩什麼國王遊戲。」另一個總是一臉冷靜的三年級學長說道,他就是前任的副隊長晴彥:「你當我們來聯誼的?」

「…嘛!算是聯誼啊!」他揮動手上特意準備好的籤筒:「人家美美醬跟小泉親都說要參加了。」

 

跟著太一和拓也一起走在後方的兩人聽到自己的名字被提起也是嚇了一跳。

「原來妳們答應玩那個遊戲啊?」太一似笑非笑的樣子看向走在他側邊的美美。

「…才…才沒有!」

「嗚嗚…美美醬好過分……明明訓練的時候答應了啊……」

小丑發出難聽的嗚咽聲,雙手假裝揉著淚眼裝哭著。

 

「住手!你這樣子超噁心的!」前隊長悟從他的後頭貓了他一拳。

 

「…其實我也沒有說不答應啦……」雖然她那時也沒有明說她會來,但因為太一也在,而且既然來了,參與一下大家的活動也能夠加深團體的和諧度。

「美美…妳這樣亂用同情心不好吧……」

太一對加入小丑安排的遊戲中的美美有些小擔心,誰知道小丑又做了什麼樣的局。

「既然美美加入了,那我也奉陪一下吧。」小泉似乎從小丑的表情裡猜到了一絲絲隱情,因此同意了遊戲。

「喂喂小泉…認真的?」還是猜不透小泉想法的拓也對於她突然充滿參與感的動作感到疑惑。

 

「耶!還有誰要加入遊戲?!」

小丑高聲歡呼。

在成功拉攏唯二兩個女孩子加入遊戲後,就不缺參加者了。所有人都熱情參與,但因為小丑做的簽量有限,最後只容得下十個人一起遊戲。

 

「開始囉!小丑特製國王遊戲之~真心話大冒險!」

「什麼鬼…」前副隊長晴彥無語地吐槽他。

 

「每人抽一支籤吧!抽中國王的就可以命令人說一句真心話或是做一個大冒險。」

小丑甚至給了一個眨眼的動作,惹得其他人一陣寒毛直立。

 

「Lucky!我是國王!」小丑故意裝可愛的大叫,並舉高他抽到的籤。

「喂喂!你確定你的籤沒有動過手腳?」悟學長說道,看了一眼他手上的籤。

「哎呀!玩遊戲而已,不要一開始就不服輸嘛!」

「嘖…」

 

「先來點開胃菜吧!身為國王的我命令……1號親8號的額頭!」

把簽枝當作指揮棒一般,小丑隨意左有揮動著下了命令。

只見被點名到的兩個號碼的人變了臉色,隨後抬眼觀看局面。

本田悟學長跟神原拓也。

 

「太好了,這一定要拍下來的!」人群中有人起哄著。

「不准拍!」

悟學長低聲怒吼著,接著被旁人推到中間。

神原拓也同樣一臉不情願地被拱到前面,雖然他不像學長是名草有主,但他好歹也是個堂堂的漢子啊!

 

『親下去!親下去!親下去!』

在眾人的力拱之下,身為1號的悟學長嘟起了嘴,往8號的拓也額上親去。

 

「…真是個令人及其不舒服的畫面……」

小丑下了個結論,立馬被兩個被害人圍剿:『這是你出的爛主意!』

 

第二輪的抽籤,是方才的被害人之一─神原拓也拔得頭籌。

他清了清喉嚨:「我想要…知道2號現在有沒有喜歡的人!」拓也站直了身子,興奮地高聲詢問著。

眾人紛紛四顧,想知道2號是誰。

只見八神太一緩緩舉起了拿著簽的右手,在眾人面前認了這樣的運氣。

 

『哇喔!大八卦!隊長到底有沒有喜歡的人呢?!』

『一定有的!我聞到戀愛的味道了~~~』

『會不會是……』

不管是圍觀還是參與遊戲的人都紛紛交頭接耳,拓也這樣的問題弄得美美也心慌了起來,她也想知道太一現在到底有沒有喜歡的物件……

但是如果太一的答案是肯定的,這個物件又會是誰呢?

 

「應該算……有吧……」

太一莫名感到害羞地撇開了視線,緩緩說出他心裡的答案。

 

『嘩!是誰?!』眾人嘗到了八卦的味道,齊聲驚叫。

「是誰?不會是……?」一旁的拓也也受到了催哄想要繼續詢問下去。

太一則是默默坐回了原處:「我已經回答你剛才的問題了。」

當事人這樣說道,弄得一夥人各個失望的大歎氣。

但是美美聽到這樣的回應卻是松了一口氣。太一的答案果然是肯定的,他果然還是放不下素娜啊。

酸澀的感覺流過心頭,讓美美不知覺皺起了眉頭。

站在她左側的小泉靠了過來,就像是要給她支柱一樣輕輕撞了她一下,似乎又是要叫她不要想太多。

美美給了她一抹微笑,一切才剛開始,她需要的是更多的耐性。

 

 

遊戲幾輪下來,美美不知道自己是幸運還是不幸,沒有當過“國王”,也一直都沒有被“國王”抽中。小泉倒是前兩次時連續抽中了“國王”,風光地以女王的風範下了命令,無非是要她點名到的人邊跪拜她邊說:女王萬歲!還有跑腿買果汁之類的任務。

 

最後時間也不早了,大家決定玩最後一輪。

 

美美默默看著自己的簽,跟上一輪一樣,自己又抽到了10號。

「咳咳咳!大家看這邊!國王是我,我是國王!」

小丑繼第一輪之後,再次抽中成為“國王”。

 

『快出命令!』

『等下教練要來趕人了!』

 

眾人開始鬧哄哄的,小丑氣勢十足地用雙手比了個止音的手勢,示意大家聽他說。

「嗯嗯,要我說,大家出的命令都太小兒科了……」他咋舌並且搖著頭:「哼哼!接下來……我命令4號跟10號嘴對嘴接吻十秒!」

 

「哈…!」

美美簡直不能相信自己聽到了。她看著手上的簽號,狠狠地倒抽了一口氣。

站在她旁邊的太一跟小泉當然很明顯聽到了美美的驚呼,太一馬上靠近呆愣住的美美身邊,低聲詢問她:「美美…這次不會是妳吧……」

「…真的是美美……」小泉向太一低聲確認著。她的話語卻給美美一陣棒擊,弄得她頭暈目眩。

 

『4號在這邊!是晴彥學長!』

對面有個聲音大叫,興奮地把小丑點名到號碼的人公開出來。

『那10號是誰?』

『不是我…』

『還好不是我。』

 

太一看著美美的低頭靜默,他咬了咬牙,舉起手來:「是我……」

 

『10號是美美醬!』

後頭有個抓耙子大聲嚷嚷著蓋過了太一的聲音,把美美拱了出來。

 

眾人喧嘩,把兩個站立在原處的人推到了前方。晴彥跟美美被人群擁到面對面,兩人之間僅僅只差一個人的距離。

「喂!我說你們不要太過分了。」

小泉看不下去大家默契的齊起哄,試圖站出來說話,但群體的聲音大得驚人,沒有幾個人聽到她的聲音。

 

『晴彥學長真幸運……』

『怎麼總覺得這兩人還莫名的滿般配的!』

『今天不會要誕生一對情侶了吧?!』

『快親!快親!』

 

太一見場面混亂,並且他也不能不管美美,於是將前面圍住兩人的人撥開,鼓足了氣:「大家時間已經晚……」

 

「現在都幾點了!還不快回去休息!在這裡幹嘛?是嫌今天的訓練太輕鬆了嗎?」

岩崎教練突如其來如獅吼般的喊叫聲傳來,把圍觀的人都沖到鳥獸散,鬧劇戛然而止。

國王遊戲就此終了。

 

「沒事吧…美美。」

小泉上前來拉住美美的臂腕,帶著擔心的語氣詢問。

「…嗯…沒事……」

美美緩緩地回應著,只有很靠近的人,才聽得出來她蘊含著顫抖的聲音。

 

她其實並不在意被拱出來的這件事,而是一旁唯一能夠讓她信賴並且依賴的太一沒有及時的給予救助,他帶著的些許遲疑很直接地傳達給了她。

她很想知道他的這份遲疑是因為什麼?

因為她還不是他心裡最重要的人嗎?還只是朋友、夥伴,僅僅這樣的關係……

 

她對自己的自信心頓時少了一大半。

八神太一現在到底是怎麼看待她的?她一點信心也沒有,沒有信心她最終能夠走進他的心裡成為那個唯一。

 

 

TBC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