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數碼寶貝

●CP:八神太一X太刀川美美(太美)

●故事設定時間:高中時期

~*~*~*~*~*~*~*~*~*~*~*~*~*~*~*~*~*~*~*~*~*~*~*~*~*~*~*~*~*~*~*~*~*~

 

武之內素娜捧著一大束大家集資買來的鮮黃向日葵,小心翼翼地走在醫院的樓梯上。

 

才剛要轉彎,餘光就注意到走在她前方不遠處的美美,正要開口叫住她的同時,就被一個從死角走廊小跑過來抱住她的身影給止住了聲音。

那是太一,她從小就認識的青梅竹馬─八神太一。

 

從來沒看過他有這樣的一面,第一次見到就被驚嚇住,呆呆地站在原處幾秒,終於回過神來才驚覺自己應該找個好一點的隱蔽處偷偷觀看前方如此養眼的景象。

於是她緩慢移動腳步,向右方的樓梯轉角處躲藏。

 

才抱沒幾秒,太一就像觸電般放開了美美。

素娜探頭探腦的,在這個距離,根本就聽不到兩人的對話。

不過在她這個角度可以清楚的看到太一臉上的表情。說白一點,那傢伙明明就對美美有感覺了,怎麼對自己的心意還遲遲沒有發覺?

 

這就讓素娜這個自稱的紅娘有些耐不住性子了。

 

兩人肩並肩拉開了與素娜所在的距離,她這才慢慢直起身子,拉長脖子捕捉他們離開的背影。

 

「素娜,怎麼了?怎麼站在這裡還不上去?」

剛剛先去買東西的石田大和與其弟─高石武出現在她的後方的下幾階梯上,好奇地尋問道。

 

「…我想……我們還是等一下再上去好了。」素娜微笑說道:「等大家都到齊了也好。」

 

……

 

「為什麼千名愛的事情要瞞著我?」

 

太一一臉嚴肅地問道。當美美對上他那炯炯有神又異常認真的眼神時,她倒是顯得有些心虛的撇開了眼。

 

「只是……不想因為這種小事驚擾到太一你嘛!」

太一有些按耐不住情緒,直接對著美美爆發出來:「美美!妳都受傷了!這還會是小事嗎?」

他一吼出來就後悔了,尤其是看到美美征住的表情時。

 

而美美也捕捉到太一的情緒變化,她知道自己不應該再繼續對著太一打馬虎眼:「…太一……謝謝你這麼擔心我,可是我受傷的事情,並不是潔…千名愛的錯。」

她輕輕拉了拉太一的制服外套袖口,希望他不要再生氣了。

 

雖然並不直接是千名愛的錯,但如果美美沒有因為她的事情跑去找她,也不會發生那些後續的問題。

太一知道不該向著美美發火,可是只要想到她那瘦小的身軀那麼直接被球棒打中的畫面,他就難以不生氣。

 

「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也沒辦法。」太一歎了一口氣,再次望向美美:「我希望下次,妳遇到什麼事情之前,都要先告訴我。」

「是!遵命!」

美美見太一因為自己的撒嬌軟下了心,雖然無奈但似乎也不那麼生氣後,俏皮地平擺起手,弄了個配合話語的簡單手勢。

 

「對了,妳可以出院了嗎?」

「上午做過檢查沒什麼大礙了,只不過醫生說傷口要準時換藥,免得感染。」

太一與美美再次並肩而行,聊著目前最需要關注的事情:「不過妳現在一個人住要換藥也不方便吧,要不要找素娜或是嘉兒去幫妳。」

「嗚嗯……這倒是……」

 

「這個任務就交給我吧!」

 

後方傳來一陣突如其來的開朗女聲,兩人一轉頭,就看到那頭顯眼的柔順長金髮女孩向著他們而來。

「小泉!」「織本同學?」

 

「正好我跟美美一樣都是從國外回來念書,也是一個人住,如此一來湊個伴一起也不錯。」

她走上前來,拉住了美美的臂膀,喜孜孜地笑道。

昨天的事件讓她更加認識了美美,也因此得知了許多她與自己相似的地方。她覺得這個剛認識的學妹極投自己的緣,而且她跟八神太一那一群人十分的熟撚,聊起天來一定十分有趣。

 

「可以(麻煩妳)嗎?」

「沒問題,交給我吧!」小泉比了個OK的手勢,接著她頓了一下,充滿八卦的眼神無法掩飾地在兩人之間遊走,似是憋不住秘密一般直接把想說的話語脫口而出:「還是如果八神同學你想要做這份任務的話,我是可以讓賢啦!」

 

「什麼意思?」

「就是……」

 

「小泉!」一陣急促的奔跑聲隨著叫喊而來,背對著的兩人一回頭就看到那人向著他們的方向而來,一邊喘著氣跑著一邊接著話語:「我就知道妳在這裡,不是說過等我一下了嗎?」

「我有說好嗎?」

只見小泉一臉不怎麼開心的模樣,方才的笑臉瞬間無影無蹤。不管是誰都可以清楚感受到她對於拓也的不爽情緒。

 

雖然很可能掃到颱風尾,但太一還是試圖緩和周圍被冰凍的氣氛。

「那個…我們找個地方坐下來說話吧。」

 

「不了。」小泉似乎心意已決,她擺擺手,而後輕拉了一下美美的手腕:「美美,我先回去整理一下,晚上見囉!」語畢,一溜煙跑向轉角的樓梯,一下就消失了蹤影,彷佛剛才根本沒有存在過一般。

 

「拓也你該不會又做了什麼蠢事吧……」太一在織本泉離開之後,側眼斜視了那個罪魁禍首一眼,直接定罪式地說著。

聞言,神原拓也半舉高了雙手,一臉無辜又無奈眼神想要尋求在場兩人的認同:「冤枉啊!我什麼都沒做啊……」

 

「…會不會就是因為你什麼也沒做吧……」

美美雖然弄不清楚小泉生氣的始末,不過就她生氣的樣子猜測,也大概瞭解是對於哪個方面的怒氣。

 

拓也歪著頭認真地想著,一下皺著眉、一下又像是想到什麼一樣,飄忽不定的神情讓其餘兩人看得不亦樂乎。

「…該不會是…生日?!……不對啊,印象中小泉的生日不是這時候……」變成有些不顧旁人目光的低喃。

「我看你就是這個樣子才惹得人家生氣吧……」

太一有些無語地將目光轉回到美美身上:「妳做過檢查了嗎?」他問道。

 

「早上安排的所有檢查都做過了,醫生說都沒什麼問題,所以待會就可以出院了。」

兩人沒有理會依舊在自言自語的拓也,繼續著方才彼此之間被打斷的對話。

 

「那待會我送妳回去吧。」

他熱切的眼神直勾勾望進她的眸中,惹得她的面頰一片紅通,美美急忙撇過頭,想試圖藏起自己因為太一的視線而害羞的樣子。

「…嗯嗯……」

 

「對了,妳的病房……?」

太一沒有在意她的樣子,當下的他像是忽然想到什麼,向面前的人提出了疑問。

 

「我的病房…?」

突然被轉移話題的美美疑惑地重複道,而後才意識過來回答:「喔…因為檢查都通過了,所以我想說也沒必要一直賴著病房,中午吃過飯後就辦理出院了。之後就想著你們可能會來找我,才想說在附近逛逛再回來。」

「妳可以打電話說一聲哪!」

害得剛剛他還以為她發生了什麼事情,四處找尋她的身影,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這樣的行為讓自己尷尬不已。

 

「我也想過這麼做,但又想到你們還在上課……所以…」

想想美美的顧慮其實也沒錯,太一這才注意到自己心裡那股莫名的急躁亂竄,最近好像因為美美的事情,這種毛躁感常常被重新挑起。

反正只要看到美美沒事就好了。他這麼想著。

 

~*~*~*~*~*~*~*~*~*~*~*~*~*~*~*~*~*~*~*~*~*~*~*~*~*~*~*~*~*~*~*~*~*~*~*~*~*~

 

傍晚的時候所有人一起去了離醫院不遠的拉麵店,除了無時無刻在忙碌著自己學業的阿助之外,這算是第二次因為美美而讓大家聚集在一起的聚會。

 

當熱騰騰比臉還大碗的拉麵一送上桌,美美立刻挽起了袖子,準備要大快朵頤:「太好了!好久沒有吃到這麼正宗口味的豚骨拉麵了!!!」

「美國不是也有很多日本師傅開的拉麵店嗎?」小京疑問道,而後喝了一口濃郁的湯頭:「嗯!好喝!」

 

「是這樣說沒錯,但總是覺得少了那麼一味……」

「是地點吧!畢竟是在國外,客人也幾乎都是外國人。」阿武機伶地點出了其中的差異點:「之前去紐約的時候美美姊也有帶我們去吃過那邊的拉麵店,我想妳指的是這種不同吧。」

「你這麼一說好像是呢!」

美美也如此回想著,不過那時候她算是阿武跟嘉兒的地陪,所以倒是沒有觀光客的感覺。

「還有另一個最大的不同點,就是有大家在啊!」

她一邊撒嬌似地靠近一旁的素娜:「有大家在,不管吃什麼都有家鄉味呢!」

 

「美美…真是的!」素娜拿這個小她一歲妹妹似的好友沒辦法,倒也依著她的撒嬌。

 

「快吃吧!拉麵要趁熱吃才好吃。」阿和一聲令下,所有人開始解決面前的食物。

 

「怎麼了?美美?」

太一看到美美原本準備大展身手的動作頓了一下,而後緩慢地放下了誇張舉起的右手臂。

 

「我興奮過頭,不小心扯到傷口了……」

美美輕聲回答太一的詢問,自己不小心的動作,她不希望弄得大家又替她擔心了。

 

「很痛嗎?」

「沒…沒事的…已經不痛了!」

 

原本以為太一會責備她不夠小心,沒想到卻得到了意想不到溫柔的對待。自從弄清楚對太一的感情之後,他對自己的一舉一動常常把她弄得臉紅心跳。

為了掩飾自己羞澀的情感,美美拿起手邊的湯匙,將冒著熱氣的湯舀起來一口喝下:「…燙!」

 

「笨蛋,慢慢喝啊…」太一將水杯遞給美美,美美立刻灌下冰涼的白開水,以緩解舌尖被燙著的刺痛感:「沒事吧,別一個傷口還沒好,又製造另一個傷口了。」

美美雙手握著水杯,向著太一吐了吐舌:「知道了!」

 

一旁的素娜和阿和悄悄地看著兩人的互動,會心地互看了一眼,彼此知道對方心裡的想法……

 

 

……

 

結束餐會後,一群人魚貫走出溫暖的拉麵館,四月雖說溫暖了不少,但夜晚的冷風還是會帶起晚歸者的寒毛。

 

這一群人在店門口互相道別,因為明天學校還有課程,所以還是早一些回家比較妥當。

 

「太一,那就麻煩你送美美回家囉!」

素娜看了一眼將美美手中捧著的大家送的向日葵花束接過來的太一,莞爾一笑。

 

「嘉兒不一起走嗎?」

太一回頭找尋妹妹的身影,看到她正在跟阿武說話。

 

「不了,我還要順道去便利商店一下。」

她微微一笑,在這種情況下,她哥真是不解風情,她才不想成為那盞電燈泡呢!

「哥你送完美美姊後,早點回來哪!」

 

大家各自安排好了接下來的路徑後,就原地解散了,最後只留下太一跟美美兩人。

 

「啊…對了!我要跟小泉聯絡一下!」

美美這才想起下午在醫院跟小泉約好的事情,拿起手機準備播打儲存的號碼時,看到了對方傳來的一則訊息。

 

『美美,我大概要再晚一些過去了,等一會兒見!』

 

「怎麼了?」

看著美美看著手機愣著發呆,太一探頭過來問道。

 

「沒什麼,就只是小泉發訊息來說會晚些過來。」

 

 

他們倆並肩走在剛沒入黑暗的天空下,這是美美第二次讓太一送自己回家,兩次的時間相距不遠,但心境上卻有了不同的變化。

一樣的街景、一樣的物件、一樣的右肩碰左臂……美美時不時用著眼角餘光觀察著太一,太一則是發現交談的對象突然不說話了,轉過來便對上彼此的視線,弄得作賊心虛的美美迅速回過頭。

 

怎麼老是在偷看對方的時候被捉個正著?雖說就算意識到喜歡太一的這份心情,但也不能一直這樣下去,莫名的動作一定會讓對方感到很困擾,要不要表白是一回事,但總要抱持與先前同樣的關係才行。

 

「…啊啊!太一你看,有新發售的咖啡布丁凍耶!」

前方的超商掛出了招牌旗,上面的文宣吸引路人的注意,也抓住了美美的眼球。對於喜歡嘗鮮也愛好甜點的美美,當然是不能錯過的。

回到日本最不能錯過的,當然也包括了便利店限時推出的各項點心,這是在美國所不能體驗到的。

 

除了方才的咖啡布丁凍,美美在甜點櫃挑選了其他幾個賣相好、包裝精美的點心,有擠滿Cream內餡的爆漿酥皮泡芙;清爽的杏仁豆腐;魔鬼巧克力蛋糕卷,還有一包抹茶POCKY棒。

 

拿著一堆點心,美美一屁股坐在商店前的臺階上,毫不在乎形象地打開咖啡布丁凍的包裝,挖了一大口放進口中,咖啡香蔓延,雞蛋融合牛奶的濃郁充滿口腔之中。

「美美妳還吃得下啊?!」

太一坐在美美的一側,看著少女享受著甜點的美味,而她的另一側擺放著剛剛選購來的商品,雖說只有在因為答應妹妹的時候,才會在便利店的點心櫃前徘徊,但他這一次跟著美美認真地看了架上琳琅滿目的商品,真心覺得在開發甜點這一塊,日本實在是十分的強大,並且牢牢地抓住了女性顧客的視線與味蕾。

 

「你沒聽過甜點是裝在另一個胃裡嗎?」

再挖了一大口放進嘴裡,日本的甜點好吃歸好吃,但也不能吃太過量,免得一不小心就過胖了。

 

美美看著手邊因為自己的衝動性而買下的一堆點心,因為每個都想吃看看,但全部吃下肚可會有點麻煩哪……

 

「真的有這麼好吃嗎?」太一看著她每吃一口的醉心表情,倒也開始對美美手中那個標榜“新發售口味”的甜點感到好奇。

「喏!太一你要吃吃看嗎?」

美美一個順手就把挖滿布丁凍的湯匙伸到太一面前,當看到太一似乎對她這個突然的舉動呆愣了幾秒,她的腦中想起了警示鈴,高舉在半空中的手頓時低了幾吋。

不過太一接下來的反應讓她睜大了雙眼,他傾向美美舉著湯匙的那處,一口含下那Q彈的咖啡布丁凍:「嗯…的確是滿好吃的。」

 

在太一做出那一連串出乎美美意料的舉動之後,換成美美傻傻地愣住,空了的湯匙依舊舉在半空中,遲遲不肯回歸原位。直到太一對咖啡凍做出好吃的評價,她飄然的意識才猛然回了神:「是…是吧!」接著低頭把塑膠盒內的布丁扒完。

 

「哈哈!美美,妳是小孩子嗎?吃得滿嘴都是。」

唇邊沾上了咖啡凍的殘屑,太一笑開了懷,伸手替她抹去殘渣。

 

“這些簡直就像情侶才會做的事情啊!而且剛剛那是…間接接吻吧!”

美美難以控制地讓思緒一一充滿,使得腦中混亂不已,心跳也跟著加速。

 

「小時候我也會偷偷帶著嘉兒到商店買她喜歡的點心,因為不能帶回家吃,所以只好陪著她坐在這裡吃完。」太一望著前方說道:「那時候她也總是會分我吃幾口,然後也會吃得滿嘴都是。」

 

既然太一跟嘉兒也擁有同樣的回憶,那麼剛剛太一那麼做也沒什麼原因,純粹只是回想起小時候,那麼……

也只是把她當作妹妹一樣的存在嗎?

 

思及此,美美不禁落寞了起來。

 

「回去了……」

見美美忽地站起身,太一抬頭問道:「誒?我還以為妳會把這些全部都吃完呢!」

 

「要是一個人一下吃那麼多甜食也會消耗不了的。」美美苦笑著解釋著:「就像總是一個人承受的喜歡最後也會難以下嚥一樣…」

「咦?什麼意思?」太一沒有聽清楚美美最後說的話,不過他認同美美說的,要是讓他把這麼多甜食吃下肚,不膩才怪。

美美快速地搖了搖頭,彎下身把裝了剩下未吃的甜點的袋子拎起:「沒事,早點回去吧!」

 

食物到胃中總是會攪和在一起,就算是甜膩滿點的甜食,最終也會因為胃液的消化逐漸酸蝕。

而她的單戀好像也一樣,明明是對初次戀愛的期待感而產生的甜蜜羞怯,卻因為對方一些不經意的話語逐漸沾惹上了酸澀,壓制著那顆慌亂的心,久久不肯離去。

 

 

~*~*~*~*~*~*~*~*~*~*~*~*~*~*~*~*~*~*~*~*~*~*~*~*~*~*~*~*~*~*~*~*~*~*~*~*~*~

 

晚間下了場短暫細雨,還好織本泉在下雨前就到達了美美家,免去了被淋濕後的不舒適。

 

當小泉在門口按門鈴時,美美才匆忙地從浴室出來。從太一送自己回來之後,她就在浴缸裡泡了好久的澡,不過她根本無心享受泡浴,任由自己攤在冒著熱氣的水中,愣愣地發著呆。

 

小泉見她來開門時就看出來似乎不太對勁,不過當下也沒有戳破,直到她幫美美換完藥,熄燈睡覺時她才又問起。

 

「我來之後就一直看到妳露出落寂的表情,是跟…感情有關吧……」

她默默地開口問道,平躺的頭部仰望著黑暗中從外頭透進來的月光照射的天花板,等待著對方的回答。本來以為美美是睡著了,或是不想回答問題,等了好一陣子,才終於聽到她囁嚅的答道。

「…算是…吧……」

 

不過美美沒有立刻說明她遇到的煩心事,反而是反問小泉同樣的問題:「今天在醫院的時候,妳也有同樣的表情呢。」

 

兩人歪過頭來面面相覷。

 

本來想說可以為對方解決這般的感情問題,沒想到卻同病相憐地落到了同樣的糾結。

 

「我就算了。」小泉一笑置之,又將臉轉向正面:「我覺得你們兩個是兩情相悅啊,真不知道妳在煩惱什麼……」

「…什…什麼兩情相悅?」明明就只有她在那邊泛著花癡。

 

「妳跟八神太一啊!旁人都看得出來,他對妳不一般。」

小泉一一指出她所觀察到的:「妳剛轉學來,他就幫妳提行李;還有上次去探查敵情那次,他也是一看到妳就拋下我們過去找妳;再來就是這次遇險的事情,妳沒看到他抓著我問妳行蹤的那個樣子,簡直就像是急瘋了。這樣妳還要說他對妳一般般嗎?」

「太一他從小對人都是那樣的啊……」美美翻了個身,把棉被拉至臉上:「要特別強調什麼不同的話,那應該是我們有著比別人更多的共同患難跟經歷吧。」

 

「那樣不就夠了嘛!」

 

小泉突然用著開朗的聲線興奮地大叫,把美美嚇了一跳:「因為擁有共同的回憶而成為了彼此最特別、最不可或缺的人,這樣不是很好嗎?」

美美將蒙住臉的被單拉下,仔細聽著織本泉像是學姊般的對自己的開導:

「妳想想看,這個世界上的人口有幾億那麼多,一個人與另一個人的相遇可是只有幾億分之一的機率哪!」

看著小泉睜著明亮的大眼直直望著天花板並且自信地說著鼓勵自己的話語,這一幕讓美美又重新拾回了信心。她這些話像是在說給美美聽,又像是在說給自己聽。

「而兩個命中註定的人相遇這樣的機率又是少之又少……美美,不管怎樣,唯有對方表明了之後,才有灰心喪氣的資格。千萬不要試都沒試,就放棄紅線另一端的那個人了。」

 

「哇……小泉果然是學姊。」

「什麼意思啊……」

 

兩人對視幾秒,一同發出笑聲。

原來除了素娜,還能有這麼個可以互相分享心事的朋友,這讓美美感到心暖。

 

「所以說…以後有什麼感情上的事或是說不出口的秘密,可以跟我說說。」小泉對著美美眨了眨眼,看著笑完的美美直直盯著自己的臉猛瞧:「幹嘛?這種表情?」

「話說妳從哪裡領悟到這些話的?」

她問道,雖然說說的的確很有鼓勵性,但這不太像是下午在醫院還在跟神原拓也鬧彆扭的織本泉會說的話。

 

「怎麼可以問學姊這種洩底的問題呢!」小泉故作責備道,而後轉成俏皮的嘴臉:「只不過是傍晚的時候吃面配電視,突然轉到其中一台聽到的啦。」

「哈哈哈,原來如此。」

「說實話,我也因此被拯救了……」

她輕聲低語地默默說著,被美美的笑聲完全蓋過。後者只聽到她的微微細語,停下了歡笑轉而問她:「什麼?」

 

「沒什麼,睡吧睡吧!明天還要早起晨練呢!」小泉適時轉移了話題,她認為學姊就是要帥氣地做好榜樣給後輩,雖然不能說她對感情的事情沒有任何疑慮,但是就目前來說就是─不到最後絕不輕易放棄。

「是呢…感覺太一他們最近都練的很勤。」

美美也附和著,自從上次跟光丘高中比友誼賽之前,就開始馬不停蹄地增加訓練時間。小學時就看過太一參加的校內足球隊做過訓練,但也不比高中時期來得如此緊湊。

 

「對了美美!其實有一件事情想麻煩妳幫忙……」安靜一陣子後,小泉似乎又想到了什麼,急衝衝地直接脫口而出打破了雙方即將入睡的沉默。

「…什麼事?」

還沒完全入睡的美美張開了眼,早已適應黑暗的雙眼看向說話方。

 

「這周黃金周足球隊要一起去過夜集訓,我想拜託妳跟我一起擔任經理的工作!」

「誒我?!」突然間訊息傳入,讓她瞬間精神了很多。過夜集訓?!足球隊!這不就代表整個集訓都會跟太一待在一起了嗎?!

 

「拜託!我一個人不行啦!而且只有我一個女生……」小泉雙手合掌,閉上一隻眼說道:「我已經問過教練了,他說我可以找一個人來幫忙。拜託啦!」

「我是很願意幫忙,但是足球隊經理大概要做什麼,我全部都不清楚。」美美倒是先開始未雨綢繆了起來:「話說要找的話應該要找有經驗的素娜吧。」

「反正就是輔助練習的隊員們囉!」小泉解釋著:「而且妳是來幫助我的,也不會有太難的工作交給妳。」

「那就好……」

見美美松了口氣,小泉便開始捉弄起她:「話說找妳比找素娜好玩,這期間一定會有什麼好玩的事情發生的。」說完,她毫不掩飾地哈哈大笑著。

「…哼!彼此彼此!」美美也不甘示弱的反擊。

 

兩個剛見面不久的女孩,因為一次事件變得熟撚,又因為類似的背景與感情上的單相思而彼此惺惺相惜,兩人都很高興能夠交上這麼一個好朋友。

未來會如何沒有人知道,但只要有堅定的友誼在身邊,不管遇到什麼樣的挫折都能夠擁有再次站起的信心。

朋友,就是這樣一種存在。

 

 

TBC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