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數碼寶貝
●CP:八神太一X太刀川美美(太美)
●故事設定時間:高中時期

~*~*~*~*~*~*~*~*~*~*~*~*~*~*~*~*~*~*~*~*~*~*~*~*~*~*~*~

 

 

「醒啦!公主們~」

 

從後方傳來的聲音讓她們倆繃緊了神經,被繩子牢牢綁住在椅背後的雙手不停地扭轉著,卻不見任何成效。

 

太刀川美美與織本泉皆被五花大綁地關在陰暗不見陽光的地方,至於這裡是什麼地方,她們根本無從得知,只能瞪大眼看著罪魁禍首緩步走到她們的面前。

 

千名愛一臉興味盎然地望著她們兩人,尤其是美美,她輕笑了一下,拉近了與她的距離:「雖然多了一個人超出了我的預料,但卻不影響我的計畫。」

她用她那雙難得沒有塗滿指甲油的手狠狠抓住美美的下顎,炯炯有神的眼像是要望進她的眼底:「我們先來好好敘敘舊吧,美美。」

 

美美很訝異她對她的稱呼改變了,之前不是叫她“女朋友小姐”,不然就是直呼太刀川美美,從來沒有用像方才如此柔和的語氣,那樣的感覺就像是在呼喚一個愛人的名字。

但千名愛是因為石田大和才一直針對她的,對於這一點她十分明白。

「我們沒什麼東西好敘的吧。」

 

弄到現在,太刀川美美真的摸不清她這麼做的目的了,因為阿和要把她趕離日本,這個她可以猜的到,但把一個自己視為情敵的人綁架到這裡,她就完全無法猜想到這麼做到底有什麼意義。

只是要讓她無法再跟阿和見面嗎?

如果是這樣那也未免太不未雨綢繆了吧!

 

「而且其他人若是發現我們不見了,會去報警的。」

織本泉在一旁幫腔著,雖說這個千名愛是千名董事的女兒,但就算是董事的女兒,犯這種綁架罪也是難逃其罪的。

 

「我說啊…妳不說話也沒人當妳是啞巴。」千名愛慵懶的聲線帶著輕藐,她放開了美美的下巴,在一旁的小桌上撕了一片封箱膠帶,將它黏貼在小泉的嘴上:「就說了妳是個意外,待會再來處置妳。」

 

「…小泉……」

 

「至於妳,我已經幫妳弄了個假消息,讓學校那邊都以為妳已經回美國了,這樣一來就不會有人認為妳還在日本了。」千名愛拉了張椅子過來,坐到了美美的面前:「我剛見到妳的時候,還以為妳是石田的女朋友,結果之後我查了些資料,證明不是,原本還很高興的,後來卻意外看到妳跟學校的另一個知名人物─八神太一相處親密,簡直是不可理喻。」

 

「我跟太一還有阿和都是好朋友,妳喜歡阿和就算了,難不成連太一妳也喜歡?!」

既然一開始就已經知道她其實並不是阿和的女朋友,為何又一直處處刁難她呢?還是這女的又喜歡太一,所以又不准她跟太一來往,這麼說的話也未免太自私了吧!那是不是只要她跟哪一個異性好一些,她就看不順眼了?

 

「哼哼,我怎麼可能對那些粗手粗腳的男生有興趣呢。」千名愛微微抬高了下頷,並伸出手指滑過美美細嫩的臉龐:「我一直喜歡的都只有妳啊,美美。」

 

……

腦袋裡突然像是被堅硬的鐵鍋打到一般隆隆巨響著,千名愛的最後一句話她不是沒聽清楚,而是根本無法相信她所聽到的東西。

所謂的被人告白她太刀川美美不是沒經歷過,而被一個打扮妖艷美麗的女生告白卻是她想都沒想過的事情。

「痾…妳說什麼……?」

 

或許是她忽然耳背聽錯了什麼,她想再問一次比較保險。

 

「我知道我突然這樣跟妳告白太過突然了。」千名愛自動忽略美美訝異的眼光:「但妳跟我說過,妳很喜歡我這個朋友啊。」

 

「朋友…?」

有誰能來告訴她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她只不過是來找千名愛解決她會被取消交換的事情,沒想到現在的自己被對方綁到了不知名的地方,而且還告訴她她喜歡她,也把她當朋友。

「不可能才過了兩年,妳就把Jamie(潔米)完全忘了吧。」

千名愛露出可憐兮兮的表情,她好不容易才終於在日本見到她一直心心念念的人,就算他們相處的時間不長,她也不希望她忘了她這個朋友。

 

「潔米……」美美回想起這個名字,那是她剛從日本搬到美國後,在美國新學校裡教到的第一個朋友:「…是那個總是穿著漂亮裙子的潔米嗎?」

「妳記起來了!」

千名愛發出異常的欣喜尖叫,她一撲向前,抱緊了美美:「我真的好想念妳,美美。」

 

「妳是潔米?!」

她無法想像現在眼前的這個傲氣的千金小姐─千名愛,會是那個當時常被人欺負的小女孩。

 

「是啊…我是潔米。」叫做千名愛,也是潔米的女子把臉從美美的肩上拉了開:「我還一直害怕妳早就不記得我了…看來是我多想了。」

「不過妳既然已經知道了事實真相,為什麼還要做那些事?」

美美最想問的還是這個,既然千名愛就是潔米,也一直把她當作朋友,那為什麼還要做這些會傷害到她,還有她的朋友的事情?

 

「因為…我就只是看不慣美美跟其他男生要好嘛!」

千名愛嘟著嘴不服地說道:「特別是那個八神太一,潔米看到他跟妳那麼好實在很討厭。」

 

「之前就說過好幾次了,太一是我的朋友,在我還沒到美國之前,我們就已經是朋友了。」美美沒好氣地說道,她不懂潔米在忌妒什麼,像她跟素娜、嘉兒她們也很好啊,為什麼她就只處處針對太一,那感覺就像她之前在美國時,老是喜歡在她跟麥克講話時插在他們中間一樣。

「美美只要有潔米這個朋友就夠了!」

 

說時遲那時快,千名愛放大的臉孔就這樣呈現在美美眼前,她根本來不及閃躲,就與她四唇相貼。

當她意識到自己被對方吻了後,難掩驚訝的神情,雙眼直勾勾地看著正離開她唇邊的人。千名愛一臉愧疚,但卻並不後悔自己的所作所為,她看到石化的美美下意識地抿緊了自己的嫩唇,看起來難以置信又欲泣的表情。

 

「美美就不能接受我嗎?我一直是那麼的喜歡妳……」

她蹲低下來,半跪在美美的前方,將雙手放在了她坐著的沙發座椅兩側。

「潔米是朋友啊…我們那時候還一起談論很多女孩子的事情的……」

她們曾經是很好的朋友,她可以跟潔米講一些無法跟麥克講的女孩子心事,或是一起討論什麼髮飾是當下最流行的,哪個男孩是目前學校裡最風雲的,抑或是一起躺在同一張床上說著一些天馬行空的事情……

 

「我記得啊,妳還跟我說過麥克太有女孩子緣,妳很常被一些喜歡他的女生盯上的事……」

千名愛平視著她的眼,美美看到她眼裡的認真:「我那時還跟妳說,要是我絕對不會這樣處處留情,我只會喜歡一個人。」

 

「所以妳沒有找到…妳喜歡的男孩子嗎?」

美美畏畏地問著,她還是無法馬上就忘記唇上的觸感,想用雙手去抹卻,卻無奈雙手也陷在危機中。

 

「美美妳說什麼,我怎麼會喜歡男生。」千名愛笑著說著,她的笑容就像一般女孩子那樣的花樣燦爛:「我可是個男生,所以只會喜歡女生啊!」

 

「妳是……男生?!」

「嗚嗯诶嗯?!」

答案太過令人感到震驚了,美美有些被自己吞嚥不順的口水嗆到,一旁一直很安靜聽著她們對話的織本泉這也胡亂地嗚咽了起來。

 

「是啊。」

「可是…那你為什麼要打扮成女生的樣子?!」

而且聲音也不似男生那樣的低沉,外表根本就是十足的女子樣。他不說,她就永遠不會知道他是個男兒身。

 

「從小我媽跟我爸離婚後,我就跟媽媽一起在美國生活,媽媽一直想要生個女孩子,卻在生了我這個男孩子之後就無法生育了,所以她就一直把我當成女生來養。」千名愛說著無奈,卻依舊不帶任何對母親的這種舉止的怨恨感:「後來我也習慣打扮成女生的樣子,一是為了討好媽媽,二則是為了妳。」

「為了我?」

「還記得那時候,我被討厭我的女生欺負,而妳是第一個對我伸出援手的人。」

……

 

其實那時候美美剛到美國時,父母為了讓她能夠更快融入美國的生活,並不是選擇日僑學校,而是直接讓她就讀美國一般的初中,剛開始英文根本不太行的她,可是辛苦了好久才好不容易達到可以跟上大家的水平。

她第一天上學,就目睹了一個穿著可愛蓬裙的小女孩,被兩個看起來像是高年級的女生欺負,跌倒在地,漂亮的裙子沾滿了泥漬,基於看不慣那些欺負弱小的行為,美美便做出了挺身而出救援的行為。

她不知道自己哪來的勇氣,可能是先前成為了“被選召的孩子”的那段時間所鍛鍊出來的堅毅,她幾乎是毫不猶豫地就擋在了欺負人的兩個女孩面前。

其實那時候的事是怎麼結束的她完全不記得了,但她因此交到了一個也同為日本人的好朋友。

 

她叫潔米,擁有四分之一的美國人血統,父母在小學二年級時離異,她跟著母親一起搬回美國居住。

 

認識了美美之後,她常常三不五時地跟在美美身邊,雖說年紀比美美還要年長,但個子跟性格都比美美還要更加小孩子氣。或許是因為美美早就經歷了一些事情,讓她顯得更加成熟,要不然就她們倆一起,站在這些同年紀但顯得更為老成的西方孩子裡,就會更加格格不入。

 

之後美美又認識了同班的麥克,無話不談的朋友就慢慢多了起來。

 

「美美,妳喜歡麥克嗎?」

當她們一起躺在草地上看星星時,潔米曾這樣問過她,那時的她開朗地笑出聲,很明確地說,自己跟麥克是好朋友,“喜歡”當然如影隨形。

或許那時的她根本不了解潔米口中“喜歡”的意思。

 

之後沒過幾天,她就從別人的口中接收到潔米離開美國的事情。

潔米的媽媽不幸車禍身亡,她的爸爸拿到了撫養權,親自來幫她把離校手續辦妥,在母親喪禮之後的幾天,一句道別的話都沒說,就匆匆離去。

她那時還傷心了好久,還好有麥克那群朋友陪在自己身邊,才能讓她再恢復以往的笑容。

 

只是沒想到事隔多年後,她在日本能夠重新遇見她……

 

只不過看來是人事已非,今非昔比了。

 

……

 

「因為我是妳最好的女生朋友,所以我一點都不想改變現狀,只為了能夠跟妳永遠在一起。」

千名愛越說越過火,他從來沒有這麼明確地表明過自己的事情,累積已久的壓力,在此時全部一爆而出:「我父親本來也很不認同我這樣的行為,但我跟他約定了,只要在我十八歲生日之前,我能夠找到那個我喜歡的女生,我就變回男兒身。」

「那如果一直沒找到呢?」真是句矛盾的話,難道如果一直沒找到喜歡的女生,就一直維持女裝男子的身分嗎?

「同樣要回復身分,然後接受所有一切我父親的安排。」

他將綁住美美雙手的繩子解開,並把她從沙發椅上拉起來:「還好我找到妳了……」

 

美美近距離地從他的眼裡看見了無限的慾望,那已經不是她曾經認識的那個純潔的潔米所該有的眼神了。

 

~*~*~*~*~*~*~*~*~*~*~*~*~*~*~*~*~*~*~*~*~*~*~*~*~*~*~*~*~*~*~*~*~*~*~*~*~*~

 

一行三個人,搭著計程車從市區來到了郊區,一下車就看到了不遠的前方那座豪華獨棟宅邸,看來有錢人家的房子比想像中還容易找到。

 

「所以,我們這是要翻牆進去嗎?」

神原拓也仰望那聳立的鐵門,既然剛剛素娜已經交代過要悄悄進行行動,那就不能按門鈴叫人幫他們開門了吧。

 

「這裡門是開的……」

手一推就輕易把一旁側邊的小鐵門給推開。八神太一難得嚴肅冷靜的舉動,這樣狀態之下的他所做出的決策,常常讓拓也佩服不已。

 

他們魚貫地進入到宅邸的花園之中,四周除了噴水池的流水聲,以及小鳥的吱喳聲之外,根本就寂靜如畫裡的世界。

這裡這麼大,找個人也無從找起,而且他們也還不能確定,美美跟小泉是否還在此處?

 

一路上而來聽過了素娜的解釋,太一的臉色就越來越沉,為什麼美美被那麼大的麻煩惹禍上身,而且那個麻煩還跟他有關,她卻什麼都不願跟他講。

他以為他們這段時間的相處下來,已經是無話不談的好朋友了。

他不懂的還有,明明就是一般幫忙的舉動,卻會被有心人士誤導成是多麼親密的關係。

他跟美美的關係,根本不是外人能夠理解的。他們比一般的朋友更加熟悉彼此,有更多可以談天的話題,有著更堅固的夥伴情誼,這樣的關係如今卻因為美美的刻意隱瞞,讓他一肚子火氣無處消散。

 

他想要趕快見到她,然後把他成堆的問題一次性向她問完。

 

「太一,你這樣像個無頭蒼蠅的找,是要找到什麼時候?」

素娜拉住欲往主宅裡衝的八神太一,希望他至少能夠冷靜一下:「而且如果美美她們真的被藏起來,就算你直接衝進去要人,他們也不會承認的。」

「那妳說,我們都已經到這裡了,還什麼都不能做嗎?」他看著把他拉到樹叢後的素娜,無能為力的想尋求一絲絲幫助。

 

此時,她口袋裡的手機發出震動聲響,她看了一眼太一,然後接起了電話:「光子郎,查的怎麼樣了?」

『我查到美美和小泉先前的手機訊號到目前你們的所在處那裡就斷了,有一種解釋可能,表示她們一直在那邊沒有離開過。』光子郎的聲音從手機裡傳來,那音量讓其他人也聽的到裡頭的內容。

「我知道了,謝謝你。」看來,她的直覺還滿準確的。

『還有,阿和在趕過去的路上了。』

「好…保持聯絡。」

她掛斷電話的當下,拓也在噴水池旁看到一個熟悉的物件,他二話不說就跑過去把它撿了起來:「這是小泉很常帶的髮飾,她果然是在這裡沒錯!」

 

「喂!那邊的,這裡可是千名家的宅院,閒雜人等怎麼可以私闖?」

一個魁梧體胖的黑西裝男人向他們粗魯地下達驅逐令,一臉不友善地走來。

 

「我…我們是千名愛的朋友,想說她今天沒來上課,所以來看看怎麼回事。」

素娜腦筋動得快速,瞬間的話就讓眼前的看似是保全的大叔露出了微笑,原本連人都還沒找到就要被趕出去的狀態下,一下就被反轉成了受接待的客人。

 

「…原來是這樣,真不好意思,剛剛跟你們大吼了。」

大叔拿下了墨鏡,摸著滿是鬍渣的臉龐:「原來是少爺的朋友啊……請進請進!」

 

「少爺?!」

三人的頭上滿是問號,但只見好客的大叔忙著招他們進屋,所以也沒想太多,零散跟著也進了門。

 

~*~*~*~*~*~*~*~*~*~*~*~*~*~*~*~*~*~*~*~*~*~*~*~*~*~*~*~*~*~*~*~*~*~*~*~*~*~

 

諾大的空間、華麗的裝潢設計、滿屋子的名品擺飾……

 

這裡不虧是董事─千名太郎的住所。

 

「不過這麼大的房子,怎麼一點聲響都沒有?」

神原拓也疑惑道,方才那位開門讓他們進來的大叔帶他們來到這個房間之後,就再也沒有出現過。

他走至門邊,伸手拉拉金色邊的把手,卻發現分寸都移動不了。

「啊啊……這下麻煩了……」

 

「怎麼回事?」正在專注等候著光子郎來電的素娜,回過頭詢問著。

「看來我們被反鎖在這房間裡了。」

太一走到拓也旁邊,也試著拉著把手推著門,卻一樣毫無進展。

 

這間房間與外邊完全隔離,既無窗,天花板的距離也比一般的房子要來的高聳,沒有任何看似可以離開的空間,只要唯一的出口被封鎖住,就變成了名副其實的“密室”。

 

「太大意了……」太一掄起的拳頭奮力捶打著堅固的木門:「可惡!現在到底該怎麼做?」

「…太一……」

一旁的拓也看著無助的太一,一樣什麼也不能做的自己的焦急程度也不亞於他:「會不會這間房子或許有什麼機關之類的…?」

一著急起來,就只能用別的東西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神原拓也摸索著高級壁紙裝飾的牆面,試圖找出那像是電影或科幻小說裡才會有的秘密機關,病急亂投醫看來就是形容這樣的情況。

 

「別鬧了,這怎麼可能。」

太一的語氣像是早已認清了事實,一臉無語地看著拓也滑稽地上下移動著找尋著他所謂的機關。

 

說時遲那時快,他移動的動作不小心一沒注意就觸碰到了一旁的裝飾擺設,那個似乎是中世紀的常見的等身佇立盔甲,在它拄著沉重長斧的右手被這麼一個外力往上推動之後,隆隆的聲響頓時充滿了整個室內,正對面的那個冬天用來取暖用的壁爐,因時代久遠的關係,向上緩緩開啟時的速度,如老牛拖車般,錯覺上像是一邊緩慢移動著一邊喘著大氣。

 

「真的假的?」

一旁一直看著熱鬧的素娜這也忍不住地開口讚嘆的,說也不是讚嘆拓也瞎貓碰到死耗子的功力,而是這間屋子還真的有這類的機關功能。

「所以說不能小看我的直覺吧!」

看到自己無心插柳立了功的作為,拓也不禁老王賣瓜地朗朗道。

 

「真的你的,拓也!」

太一原本喪氣的狀態重新被點燃了鬥志,他朝已經停止向上開啟的壁爐內查看,並且把半個身子都探了進去。

 

壁爐後頭有個陰暗不見底的狹小通道,幾片蜘蛛網作為見面禮懸掛在上方,看來距上次它重見天日的時間,已經過了像是半個世紀那般久。

「我們走吧!從這裡出去!」

「等等太一,我們不知道這會通到哪……」

素娜拉住太一的胳膊,讓他停止了探入通道內的動作。

「但與其在這裡坐以待斃……」太一回頭望著素娜,那堅定的眼神是她許久未見的認真:「只要能離開這裡,都有一絲希望。」

他將手臂從她鬆開的掌握中抽離,帶頭進入了秘密通道內。

 

「素娜,我覺得太一說的對。」拓也在她後頭為太一幫著腔:「雖然不知道這是真地通往別處的通道或是另一個陷阱,我想,只有親自去一探究竟才能知道答案。」

見素娜皺著眉抿了抿唇,而後也微微點了點頭,跟著太一的身後進了骯髒的通道內。拓也墊後,一同離開了這個房間。

 

前方是奇蹟的康莊大道,亦或是另一個接連的偽裝陷阱,他們沒想這麼多,當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TBC

全站熱搜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