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數碼寶貝
●CP:八神太一x太刀川美美(太美)
●故事設定時間:高中時期


~*~*~*~*~*~*~*~*~*~*~*~*~*~*~*~*~*~*~*~*~*~*~*~*~*~

 

最近的天氣因為夏天的腳步而漸漸炎熱了起來,連帶著天黑的時間也跟著拖延,太刀川美美在傍晚來臨之前就與石田大和挑選完了禮物,而後與其分道揚鑣去著手執行各自接下來的份內工作。她在大排長龍的義式冰淇淋店外剛好巧遇購物完的武之內素娜,於是兩人一同返回美美家把東西安置好,再次出門的時候天邊已挑染上了一層黯淡的顏色,宣告不久後如絨布般的夜晚將會鋪捲大地。

 

「素娜,接下來妳要去哪呢?這個方向跟妳家是反方向呢。」

本以為素娜在將明日所需的物品送至她家之後,就已完成了今日工作的美美,詢問著與她步向同一個方向的好友。

「我跟嘉兒還有阿武約好了一起吃飯,美美妳呢?」

素娜拉了拉有些滑落的側背包肩帶,反問著美美。

「跟朋友約好了,晚上有一些活動。」

她沒有像平時一樣清楚說出待會要做的事項,不禁讓素娜有些好奇。她飄了一下眼神,還是決定問出擾著她的問題:「是跟佐田學長嗎?」

「咦?佐田學長?妳是指阿彥學長嗎?」

美美不明所以,但對於好友的問題,倒是感到有些奇怪,因為素娜是個通常都不會去過問太多的人,怎麼突然有種“吃醋女友”的既視感:「難不成素娜在吃阿彥學長的醋~」她彎起眼眉,雙手摀上的嘴咧開笑的誇張。

素娜沒好氣的伸手敲了她的腦袋瓜,希望能讓她清醒一點:「哪來的這種念頭。」

「也是,素娜要吃醋也不會吃到我這裡來。」揉了揉因梳起瀏海露出的光額頭直接被素娜敲擊痛感,美美沒有得到教訓地繼續調侃著:「要吃也是吃親親男友的醋,輪不到我~」

 

素娜還來不及發出什麼回應,遠方直行的車放慢速度向比她們更加挺立的公車站牌駛近,待車停妥,她們一前一後地上了車。排在美美後方上車的素娜抿了抿嘴沉默著,不知是因為習慣了比自己小一歲的女孩淘氣的相處模式,雖說她從不會因為這樣的調侃而不悅,但這樣的空氣凝結是她們之間從來沒有過的。

美美迅速地找了兩個空位一溜煙地坐定位後,看著素娜游移般地在她旁邊的空位坐了下來,耐不住性子的她打破了彼此之間的沉默:「在想什麼呢?這麼出神。」

 

被喚著的那一方鬆開了緊閉的雙唇,將出現在腦海中的疑問道出:

「昨天…妳跟佐田學長一起的時候,他有跟妳說什麼嗎?」

「啊…阿彥學長嗎?」

素娜突然其來的問題,讓美美些許反應不過來。她轉動靈活的雙眼,搜尋著腦中的相關記憶:「沒有啊……妳的意思是,他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還是……」

「啊沒事,當我沒說吧!」

正當美美對她的問題好奇地琢磨之時,素娜倏地打斷了她,結束這個話題。

 

原來還沒有出手啊……

 

轉過頭望向隔著走道的另一面車窗,外頭的景象已染上了濃濃的橘紅色,再過幾分鐘天色就會完全地黑下來,一天也即將畫上尾聲。

 

武之內素娜輕呼了口氣稍作冷靜,剛才自己的行為太過急促,短短幾分鐘之內的談話卻屢屢提起佐田晴彥,如果美美在自己的情感上也同樣機靈過人,難保她會猜出一些端倪。

再說感情的事,外人幫著喊燙也沒什麼用,她現在就像在隔山觀火一樣,著急著卻無法可幫。除非當事人行動起來,她才能夠作為助力順水推舟一下。

 

由於素娜突然的安靜,美美在那樣的氛圍裡也不好再次打破她的沉默,索性也在自己的世界裡沉浸下來。她不是沒有意識到素娜剛才的問題,她那樣無非是在向她打探她跟阿彥學長之間越發過密相處的原因。

雖然她很想告訴她,她跟阿彥學長只是一般朋友的關係,但卻有一種感覺瀰漫著心頭,如果問這問題的是太一那該有多好……

她也希望他能對自己的事吃一點醋,但想想記憶裡的太一跟吃醋的形象根本一點也搭不上邊,她便對自己的希冀潑了一盆冷水,暗暗數落自己的自以為是。

 

公車在一路的輕聲耳語與陸續播出的到站提示鈴之間行駛到了人潮漸漸變多的市中心區,車上的乘客幾乎都是在這站下車。當素娜率先步下了階梯之時,她看到剛才分開不久的八神太一佇立在她們下車那站的公車站牌旁,張揚的髮讓他在人潮之中特別地明顯,因此她也很確信在她後頭的美美一定也看到了他。才聽太一說很久沒見到美美了,這無非是個大好機會,讓他可以親自把誤會解開。

「太一!」所以她立即開口叫了他,八神太一一下子就聽到她的聲音,轉過頭就映入了她倆的身影,驚訝在臉上溢於言表。

她大步邁向他,一邊說道:「你怎麼會在這裡?」這時間不是應該已經跟柊明日夏一起了嗎?

「我……那個……」

太一欲言又止,眼神直接越過了她投射在太刀川美美身上,高興之中卻伴著些許怒氣,眼眸中甚至有一丁點不易察覺的慌張之感。

素娜還沒來得及明白太一眼中為什麼會有那樣的複雜之感,便先感受到了一陣風從她左後側撲了上來,視線才捕捉到另一個不屬於他們之間任何一人的身影。

 

「太一!久等了!」

有著啡色捲短髮的少女一出現就挽住他的臂膀,突如其來的動作強行插入了他們的談話,不只讓素娜和美美被來者驚嚇到,就連太一也對這樣的舉動猛然反應不過來。

三人之中反應較快的素娜這才意識到,太一之所以會在這裡的原因,就是在等柊明日夏,而且竟然這麼巧合,她們搭的是同一班車。

她突然萌生了一種不太妙的感覺……

 

「素娜,我先走了。」

果不其然一直站在她身後的美美不帶任何情緒地開口說道,才一轉過頭就看到她揚長而去的背影。

她正打算要追上去拉住她,但另一個人的動作比她更快,一個箭步就阻去了美美的步伐。

八神太一大手拉住了美美纖細的手腕,急促地喊出:「美美,我有話要跟妳說。」

終於讓他見到了美美,怎麼能就這樣讓她在自己的眼皮底下又再次溜走。

他不自覺地加緊握住她臂腕的力道。

 

「可是我沒有話要跟你說。」

過了幾秒,美美倔強地回了一句。就算她沒有回過頭,也能透過她的語氣聽出她目前的情緒。

 

「妳現在在生氣嗎?」

至少他不是這種程度還不會察顏悅色的笨蛋,美美自從下車後偶然與他對上一眼後,就撇開了視線,不再與他的眼神有任何的交流。

話說回來,該生氣的是他吧,她明明就知道阿和跟素娜在交往,還單獨跟他見面。

 

「我沒有在生氣!」美美深怕自己直覺脫口而出的話語被太一聽出她隱藏的情感:「我只是覺得,你這樣抓著我不怕你女朋友誤會嗎?」

她抗拒著他的抓握,試圖以自己的力量掙脫束縛,卻發現太一越發加劇的力量禁錮著她的腕間,似乎不容她就這樣離開。

 

明顯感覺到她抗拒著自己的動作,太一莫名心急了起來,方才隱忍的怒氣也隨之爆發出來:「妳才是吧!明明是真正該避免單獨見面的人,難道那時候妳就不怕被誤會了?」

美美終於又再次對上了太一的眼,因為他少見地對她動了怒氣,他為什麼生氣她也無從得知,對於他所說的自己應該避免單獨見面的那個對象,她一點都不想要知道是誰,僅僅在意著他對她說的話沒有否定的回答,對此她就感覺到自己腹中的怒火又再次被挑起,便不由分說忿忿地脫口而出:「我要跟誰單獨見面是我的自由,太一你應該沒資格管我吧!」

 

當她說出這樣的一句話,太一頓時就感覺像被重物砸到一般,腦袋嗡嗡作響,他的怒氣也被打斷似地讓腦袋產生了空白,想不出任何可以接著反駁美美的話語。

 

見他不再執著的沉默了下來,手上的力道也明顯鬆懈,美美忍耐住呼之欲出的心痛感,甩開了他覆在自己肌膚上的熾熱掌心,毫不留念地拉開了與太一的距離。

既然他連跟柊明日夏存在著不急於向她解釋的關係,就代表她太刀川美美對他而言就只是一般交情的普通朋友,這麼一來,她就不該再有任何不該有的負擔,自以為是的認為自己可以陪著他走出早已不復存在的情傷,就算沒有她,他的情感還是能夠找到出口。

只有自己在靠近的時候動了情,把自己弄得如此遍體鱗傷。

 

美美連告別的話都沒說出口,轉身時獨有的髮香搔著他的嗅覺,明明近在咫尺,卻讓他覺得原來不知不覺之間,她已經離自己這麼的遠,遠到讓自己感到惋惜的地步。連再次抓住她的力氣都沒有,只能看著她遠去。

在後頭目睹兩人之間互動的武之內素娜嘆了一口氣,與太一並肩的時候她一語敲醒了他:「這就是你想對美美說的話嗎?」她的眼神中充滿了無奈:「如果你還是不看清自己的內心的話,遲早你會後悔的。」

雖說沒有注意到柊明日夏的她叫住了太一是自己助攻上的失策,但對於給了對話機會卻沒有好好把握的太一,素娜感到無言以對。

語畢,她隨意擺了擺手,留下與自己情緒面壁的太一。

一時的氣憤破壞了自己原先的計畫,太一已經感到十分的後悔,卻連挽回的方式都沒有頭緒。

 

「你…沒事吧?」

當柊明日夏拍了他的肩膀,太一這才抽離了悔意,一臉嚴肅地對她說道:「對於賭注的事,我只能幫妳到今天了。」

「之前不是說好了三個月…?現在連一個月都還沒到呢。」

明日夏雖然想要改變對欲打破約定的太一的決定,以利她的計畫,但剛剛的事她也歷歷在目,八神太一正在重蹈她曾經也有過的覆轍:「是為了那個女生吧……」

「我不知道妳要我充當妳的男朋友是為了什麼,但有人曾告訴過我,逃避並不能真正地解決問題,現在的我也總算能夠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太一提起一個苦笑:「不要再逃避,去面對吧!」

 

她看著他堅定了自己決定的神情,知道自己不管再說什麼都無法改變他的想法,只得硬著頭皮上戰場,雖然她也曾想過逃避只不過是一時之計,但卻沒想到這麼快就被逼著要面對……

 

「我知道了……不好意思這陣子讓你難為了。」柊明日夏向八神太一微微欠了欠身,俯首將自己的領悟道出:「今天跟佑二哥約好一起吃飯,我自己去赴約就行了。你快去找那個女生解釋清楚吧!」

她對太一展露了一個微笑,雙手卻藏在身後纂著裙襬,現在的她不想獨自面對長尾佑二,那只會讓她一再地想起讓她難堪的回憶……

但她卻不得不把這麼一個救命稻草放開,再次孤軍奮戰。

 

八神太一說了聲抱歉便轉身離去,雖然對柊明日夏眼底深層的憂傷感到擔心,卻比不上他想要秒速與美美和好的心情。

 

若走錯了一步便要為錯誤承擔責任。

太一知道他跟柊明日夏都有他們該要善後的事情等著他們,但卻沒料到前方看似淺坑的泥濘,一踏入之後竟是會陷入沼澤般的漩渦之中……

 

●●●

 

由中央噴泉向外延伸的商店街之中有一家開了超過十年以上的家庭式餐館,裡頭的顧客大多一試成主顧,就算不在飯點也不用擔心沒有客源。晚間時刻少不了客滿的景象,由於店家有著不接受提前預約的潛規則,因此有許多人在門外看著似乎座無虛席的當下,不想等待便摸摸鼻子尋找其他店家祭自己的五臟廟去。

 

八神嘉兒與高石武好不容易佔了個位置不久後,便看到約好的對象─武之內素娜一臉愁容地盯著手機螢幕,從隔著落地窗玻璃的他們眼前走過,摸索著開啟了店門後,才剛將視線移開就發現了正雙雙看著她的兩人。

她拾起一個微笑向他們走去,在嘉兒的同一側空位上坐了下來。

 

「怎麼了素娜姐?發生什麼事了嗎?」

才剛坐妥,嘉兒便急匆匆地問起她的異狀。素娜依舊微笑著,將手中的手機放下:「沒事,別擔心,我只是有點擔心美美而已。」

「美美姐怎麼了嗎?」

高石武接著詢問道,方才瞄了一眼素娜放下的手機,螢幕畫面停在通話紀錄上,好幾通播打給太刀川美美的紀錄訊息。

 

素娜將剛才發生的事情簡略地告訴兩個後輩,嘉兒與阿武邊專心聽著的同時邊默契地嘆了口氣。

「發生這樣的事了嗎……」

嘉兒臉上擔心的神情不亞於素娜,但對於自家哥哥─八神太一的擔心自然比素娜還多。

她連哥哥跟人打賭交往這件事是什麼時候開始的都毫無頭緒,雖說八神太一臉上總是藏不住心事讓人很好懂的樣子,但當發生了他自己都不甚了解的事情,要再透過他的表情明白些什麼可就費力了。

 

當他們點的餐點陸續送來時,嘉兒一點兒胃口也沒有,看著也無心吃飯的其他兩人,匆匆結束飯局後,便協議一同尋找美美的下落。

 

「哥哥說他現在在速食店的二樓,我們先過去找他吧!」

嘉兒提議著她認為的最快捷徑,更何況哥哥也同樣在尋找美美,他們正好有一樣的目標。

 

他們一前一後開始行動,嘉兒瞥見了依舊佇立在原地看著手機的高石武,出聲叫了他:「阿武,走囉。」

「噢…好!」

他看似平靜地將手機收入了帽T外套的口袋中,跟在她們後頭一同前進……

『美美現在在我們演出的酒吧這裡,雖然不知道她發生什麼事了,但總歸一句她很平安別擔心。』

高石武腦海中迴盪著石田大和最後回傳給他的訊息,暫且把懸著的大石給放下了。

他不是個不懂情況分寸的人,因為從小單親成長的關係,阿武比起同齡的要來的沉著有眼力。

“不管怎麼樣,還是不能讓哥哥的計畫泡湯了。”

他的心底不斷起著漣漪,這也是為什麼明明已經得知了美美姐的行蹤,卻遲遲不說出口的原因。

 

……

 

速食店二樓的視野十分良好,能夠俯瞰整個中央廣場。八神太一或許就是因為這一點,第一時間就來到了這裡,觀看著下方的景象。

但很可惜的,完全一無所獲。

期間他看到了難得一起行動的神原拓也與織本泉,正當他奔跑著下去想要向他們打探美美的行蹤之時,兩人已經不見了蹤影。

 

吸了一口已被融化冰塊稀釋到無滋無味的可樂,太一百般無聊地拖著腮幫子,想著或許美美早已回家了也說不定。

傳的訊息連讀都沒讀、播打出的電話直接被無視,那個本質上只不過是個無傷大雅的打賭遊戲,沒想到竟會造成如此巨大的蝴蝶效應。就算是他沒有提前告知她就跟其他人交往的這件事好了,想想跟美美也沒有直接的關係,她沒必要這麼生自己的氣吧?

 

但若是換做他的立場來看,若是聽到美美毫無預警的跟其他人交往……

才剛這樣想,腦海裡就浮現了前一日透過窗子看著美美被佐田晴彥拉走的景象……

今天發生了太多事,不想都快忘了,現在想起來昨日的感受又再次襲上心頭,並且更加的清晰。那個畫面比起稍早時看到她跟阿和一起時還更讓他感到難受,心就像被懸空了一般,感覺有些不自在。

 

八神太一下意識地嘆了一口氣,重新聚集了意識才終於發現了停留在思緒中來不及蒸發的那兩個字。

難受?僅僅因為美美被晴彥學長拉走的事難受?難道他對美美……?

當這樣的想法猛地撞進腦袋裡時,太一立刻否定般地搖了搖頭,對突然萌生出了這樣想法的自己感到不可置信。

「我怎麼可能…會對美美……」

皺了皺眉低喃著,對偶然發現到的陌生情緒訝異不已,此時的太一陷入了莫名的混亂之中,突然之間,他不知道該怎麼樣去面對這個從未體會過的感覺。

 

「太一!知道美美在哪了!」

 

後頭突然高喊他的名字,著實讓太一嚇了一大跳。他回過頭一看,就發現武之內素娜攜著八神嘉兒與高石武朝他的方向急匆匆地奔來。

他愣了愣神,過了幾秒才反應過來,倉促地起身,差點把原本坐著的高腳椅弄翻。

「在哪?!」他問道。

 

素娜稍稍緩了緩口氣,把方才從阿武那兒聽到的訊息道出:「她在這棟建築物地下室的酒吧裡。」

 

以為遠在天邊,沒想到卻近在咫尺……

 

●●●

 

從速食店側面的樓梯直通而下,就能抵達小酒吧。

 

雖說叫小酒吧,但實則跟酒吧沒有什麼關係,僅僅只是因為像一般酒吧位於地下室的原因而取名。因為老闆個人興趣的關係,店裡收藏了許多跟爵士音樂有關的擺設,裝潢也偏向復古風格,這裡也會常常邀請一些小有名氣,甚至是不太知名的樂團來舉辦不定期的小型免費演唱會。店裡的營收來源除了老闆自豪的招牌甜點與手沖咖啡之外,還有一些熟客三不五時的捧場聚會,不僅時時添上新的客人成為熟客,也為店裡的音樂事業做了很好的宣傳。

 

比如說今晚這個演唱會,就為小酒吧帶來了許多年輕的氣息─成群結隊的高中、初中生們,因為崇拜同年齡層的偶像而齊聚在此處。

“Knife of Day”大大的海報張貼在店內醒目的地方,領隊的主唱兼吉他手─石田大和抱著吉他望著鏡頭的帥氣眼神,也為他們贏得了不少迷妹的關注。

 

「這傢伙要開演唱會竟然什麼都沒說……」

八神太一有些不滿的用手指搓了搓海報上阿和的臉如此說道。

高石武把手中的票券交給了特別戴著威尼斯面具、穿著宴會短禮服的店員之後,輕輕笑了笑迎了上來:「哥哥想給大家驚喜嘛!畢竟最近演出的機會也不是很多。」

「所以不只你們兩個知道這件事,連美美也知道阿和的樂團要辦演唱會?」

話鋒一轉,太一收回了差點要在海報上留下指印的手指,回頭詢問著好友的親弟,語氣中帶著一絲不易察覺的醋味。

八神嘉兒補上前來,及時道出實情:「我們的任務是為了帶素娜姐到這裡,而美美姐則是有其他的重責大任。」

「素娜姐呢?」

阿武環顧了一下四周,才發現武之內素娜不在他們之中。

說完話的當下,安置在舞臺區的音響設備隨即就響起了樂團主題曲的貝斯伴奏,樂迷們尖叫聲四起,迎接他們的偶像登場。

首先從一片黑暗的側舞臺出現的是樂團鼓手─田中浩一,燈光打在他的身上讓所有人都注意到他的動作,隨著步伐前進,他揮舞著特製的鼓棒,在鼓群中坐穩後給了個輕巧的開場敲擊。

像極了魔術一般,黑暗的舞臺瞬間被亮起的舞檯燈打亮,在觀眾還來不及適應燈光的幾秒之間,Knife of Day樂團的其他團員已站定在自己的位置上,石田大和的吉他聲加入了延長的前奏,而隨著燈光的亮起,他對著麥克風唱出了第一個音。

『在這個扭曲的世界裡,真假混雜在一起,我一直在尋找生存的理由……』
 

所有人都因阿和的歌聲為之震撼,這是他們樂團的新曲,連太一他們也都是第一次聽到。

 

『不管是答案也好,光亮也好,一旦我找回自我,這些都無所謂了……』

 

「啊…素娜在那。」太一在一個較遠離舞臺的角落高臺發現了素娜的身影,他用唇語示意嘉兒與阿武,並同時往她的方向前進。

素娜也注意到了他們正從階梯步行而上,畢竟在凸出的高臺上視野極佳,低地的動靜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不好意思,我剛一進來就被一位店員帶來這裡了,來不及跟你們說一聲。」她邊解釋道,邊請他們一同入座。

「哥哥也真是周到。」

阿武拿起了桌上其中一籃之中炸的酥脆的可樂餅,食物還是熱騰騰的,看來是不久前才送上桌來:「還特地準備了吃的。」

做到這份上了,也不難猜出今天的安排有什麼樣的意圖。

頓時之間讓素娜忘了方才的煩惱,注意力被引到了在舞臺上的阿和身上……

 

 

演唱會持續進行中,八神太一卻有些按耐不住原本的焦躁,最後他從長椅上起了身,倉促地說道:「我先去找美美!」

「哥!你要怎麼找美美姐?」嘉兒好奇地問道:「現在人這麼多,不如結束的時候再……」

「…總之,我先到處繞繞,說不定就找到她了。」太一急促地跑下階梯,途中不小心撞到一個捧著託盤,與他反向而行的店員:「啊…抱歉!」

因為周圍顯得黑暗,他沒有注意到來者,只憑著感覺知道自己撞到了人。太一簡略地道了個歉之後,便頭也不回地竄進了人潮之中。

「真是的,總是這樣冒冒失失。」素娜從頭到尾看著這樣的太一,心裡有著感歎,但卻也無法再幫忙他更多。

只希望他能早點開竅了……

輕呼了一口氣,素娜也有自己的愛情現正進行中。

 

「這是Knife of Day的主唱石田先生特別交代要交給武之內小姐的餐點,請您慢慢享用~」

剛剛與太一擦肩而過的女服務生將她拖盤上的物品放到了桌上,除了承載著滿滿美味食物的竹籃之外,還有一個雕刻精美方形木盒。不疑有他,素娜道了聲謝後, 將木盒上的緞帶解開,掀起了盒蓋。

裡頭是一隻穿著美麗和服的白兔玩偶,上頭附了一張卡片,阿和的字跡映入了眼簾:『Happy Birthday to my Sora!』

感動的情緒一上來,讓她一時之間不知如何反應。

 

遞上禮物的女服務生依舊站在一旁,全程看著素娜拆禮物的動作。當她確定她看到了阿和親手書寫的卡片之後,從口袋裡取出了一個拉炮,而後大聲的祝賀道:「素娜,生日快樂!」

「妳是……美美!」

視力在黑暗之中本來就會減弱,又因著對方戴上華麗的面具與服務生的統一裝扮,使得辨識更加困難。

直到那銀鈴般的嗓音傳入了耳中,他們才意識到找了好久的太刀川美美就近在眼前。

看著她對她微笑著扯開了拉炮,彩帶如雪花般翩翩落了下來。

幾乎是同時,樂團演奏的音樂也無縫接軌的轉換到了生日快樂歌。素娜看著台上身為主唱的男友用著麥克風,一字一句清楚地道出:「現在這首歌,我要送給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也是我的女朋友─武之內素娜,祝福她生日快樂!」

 

她能夠注意到全場的注目焦點全部投射到了她的身上,如同聚光燈一般,就算她頭頂上真的有一盞燈把她打亮,她也無心去關注那些紛擾,只因為腦中全是方才阿和所說出的話。

在決定與石田大和交往之前,她就已經知曉自己的男友是個不只在自己的學校,更甚至在町內其他學校之間也是數一數二的風雲人物,因此公開交往這件事,是她根本連想都沒有想過的正常選項。

如今能在生日前夕聽到男友在樂團粉絲的面前公開他們的關係,這無非是個最棒的生日禮物。

 

武之內素娜眼中噙著淚,望著臺上領唱著生日快樂歌的石田大和,內心的情緒堆積到了最高點。

 

而見素娜沒有下一步動作的幾位旁觀者們,照著先前的指示連拉帶推的把主角帶到了舞臺前方,路途中,參與了計畫的觀眾們紛紛將演出前從店員那兒收到的各種不同顏色的山茶花交到了素娜的手中,無一不帶著羡慕的神情,邊唱著祝福的生日歌。

當走到台前之時,生日歌剛好結束,阿和伸出手拉著素娜上了台,那寵溺的表情使眾人羨煞,紛紛希望能有一副墨鏡好遮掩四射的強光。

 

「素娜,生日快樂。」阿和展開了他迷人的笑容,再次親口獻上祝福。

素娜本來就不習慣受人矚目,這一路走過來弄得她耳根子都紅了:「謝謝。」

「喜歡我的生日驚喜嗎?」他得寸進尺地問道,有些調侃的意味,但卻也希望得到對方的歡喜。

「你都做到這地步了,我還有臉皮說不喜歡嗎~」

素娜沒好氣地回應,雖是這樣的語氣,但心底卻甜蜜到不行。

 

「哎呀!別再放閃光彈了!直接親一個吧!」

後頭的鼓手田中浩一耐不住性子,強行終止了他們的對話,台下的人也跟著起哄。

『親一個!親一個!親一個!』

……

 

響徹著眾人起鬨的聲音被關上的門阻隔在外。

 

面具下的微笑勉勉強強的持續著直到重回了員工休息室後,太刀川美美癱坐在沙發椅上無法自己。

此時,一杯水遞到了她的面前,美美抬眼一看,是佐田晴彥!

 

「阿彥學長,你怎麼會在這裡?」她接過他給她帶來的水,啜飲了一口,也把差點要奪眶而出的淚水一併吞下了肚。

「Knife of Day樂團貝斯手是我的同班同學,再加上這間店是我小姑丈開的。」晴彥在她旁邊坐了下來,打量了一下她的裝扮,開玩笑地說道:「所以妳這是打算到小酒吧打工了嗎?」

樂團貝斯手是同學不稀奇,當聽到店主竟是親戚這條信息時,著實讓美美嚇了一跳。

「你竟然是老闆的姪子!我聽說老闆也才不過三十歲啊!」

他知道自己成功的轉移了她的注意力,於是順著她的話繼續下去:「因為我爸跟小姑姑差了整整十五歲哪,走在外面都以為她是我的大姊……」

「哈哈哈!那一定很有趣!」

美美將手中的水一飲而盡,擦了擦印上水漬的唇邊,痛快地發表感言。

而後她舒展了積蓄一整天疲憊的雙臂,並且忍不住打了個哈欠。

「妳的任務結束了嗎?」晴彥接過她握在手上的玻璃杯,熟門熟路地放到了一旁貼著標示─待清洗的籃子裡:「妳看起來很累的樣子,我送妳回家吧。」

「可是……」

美美猶豫了一下,但一想到外頭布滿了無形的粉紅泡泡跟兩個自體發亮的大閃光,雖然對素娜和阿和過意不去,但現在的她還是下意識想躲避這樣的“刺激物”。

畢竟身為單身狗又失戀的她今天不想再接受另一個打擊了。

她將臉上戴著的華麗面具摘下,平穩安放在休息室的桌上,像是在道別一整天下來所有完成的任務一樣。美美輕輕嘆了口氣,相較於前幾秒的停頓,似是下定了決心:「好吧……我們走吧!」

兩人之間沒有再說什麼。待美美進入更衣室快速將身上的衣服換下後,他們一同從後門悄悄離開,遠離了小酒吧內歡愉的氣氛。

 

 

從傍晚就一直不停歇尋找著美美的太一,很乾脆地在小酒吧的門口守株待兔了起來。

畢竟宴會總會結束,人也總歸要回家的。

他就不相信這樣土法煉鋼的方法行不通!

 

在等待的過程中,他聽到了從小酒吧傳出不小的歡呼起鬨聲,以他對石田大和的了解,肯定是外表看似冷淡的他,又做了什麼轟轟烈烈的豐功偉業,至少在他踏上通往出口樓梯的一瞬間,他聽到了阿和就著麥克風,爽朗的聲音搭配吉他和弦編織出的賀語。

所以說到底還是他誤會了自己最好的朋友們。

 

背抵著牆邊,夜晚微涼的風拂過腦門,才終於讓太一有時間冷卻下來,回想今早不理智的舉動。

為什麼只是看到美美與其他人要好的畫面,他的腦袋就會像是短路一般,胸口被不知名的情緒堆積,並且膨脹到好似再點個火就會爆炸一樣,弄得他歇斯底里的。

正當他後悔自己的不正常時,前方有個人影向他的方向慢慢地靠近,四目交接之時,太一被對方滿臉的淚痕嚇得反應不過來,下一秒那個身影便直直地撲進他的懷中,把他與後方的牆堵得嚴實。

「怎…怎麼回事?!」

只不過是幾秒鐘的時間,太一便對自己自以為是的小聰明感到後悔。

耳邊響起了語文老師藤田在某一次上課時難得的閒聊……莫非定律總是如此,當一件越不想讓它發生的事,它就偏偏會發生。

那時他不以為意,卻沒想到這樣的機率竟會屢次在他身上出現巧合。

 

太刀川美美才剛踏過轉角回到夜晚依舊明亮的商店街廣場,眼角餘光便自動補捉到了倚靠著進入小酒吧門邊的景象,對方默契地在同一秒抬眼,兩人之間的空氣在空中瞬間凝結。

身旁的佐田晴彥見到她的不對勁,反手一拉,將美美的視線扯入自己的範圍之中。

她什麼都還來不及思考,記憶中只餘一片空白,除了阿彥學長襯衫上微微太陽曬過的味道之外,還有滲到唇邊那擦也擦不掉的……

 

又鹹又痛的覺悟。

 

 

第十九章‧莫非定律  完

 

 

 

後記:

話說離上次更新已經快滿一年了!(吶喊臉) 我的狀態一直是:雖有靈感,但卻沒有力氣把這些靈感組裝在一起

先不說這個,話說這章我又不知不覺爆字數了...9762,每次都寫到不知道要結束怎麼行
好吧...有個好消息,也有個壞消息
虐虐到此處已經快接近尾聲,不過超級寒流還有一波,請觀看時記得自行"保暖"
好像語無倫次了,畢竟三次元是真的很忙碌,每天好像有忙不完的事情一樣
有點像是自言自語的後記,各位下次見囉!(下次不會是明年吧!)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喵~慕時雨← 的頭像
→懶喵~慕時雨←

''˙˙*˙樂音飄揚˙*˙˙''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