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力源於生活
裙襬被風撩波的角度...額間不整齊的瀏海...這樣你想到新文章了嗎:))

狀態:工作中...兼準備語言考試的忙碌生活

最近與P.A.K.(Princess and knight)有關於太一美美cp同人本的創作

●衍伸動漫:數碼寶貝
●CP:八神太一x太刀川美美(太美)
●故事設定時間:高中時期


~*~*~*~*~*~*~*~*~*~*~*~*~*~*~*~*~*~*~*~*~*~*~*~*~*~


橫躺在床鋪上,八神太一一整個晚上根本無心念書,時不時拿起手機翻看,最後索性直接在床上發懶了起來,順便等著武之內素娜的訊息。

當他再次拿起同樣平放在床上的手機時,畫面伴隨著提示鈴亮了起來,太一隨即點開,果不其然是素娜的回應。

一句訊息竄入他的眼簾,瞬間讓他皺眉了起來。

 

『我已經幫你把手機還給美美了,晚安。』

等等等!!!這可不是他要的回應,太一快手按起了螢幕鍵盤,趕在素娜離線之前,把想說的話傳了過去。

 

『美美怎麼樣?她沒事嗎?』

 

『沒什麼事,只是不小心把花瓶打破劃傷了腳而已。』

武之內素娜算是回答了他的問題,不過在太一還沒來的及讀完之前,她又緊接著傳來了另一行字句:『話說,你那邊是怎麼回事?我聽阿和說了……』

在留言中無法判斷語氣,但太一大概可以想像的出來說這句話的素娜想要問他的到底是什麼事。

 

『啊啊…那個啊……總之是今早足球模擬賽輸了的原因……』

因為約定,他沒有直接說出跟柊明日夏打賭的事情,但就算只有這麼說,素娜也會懂的吧!

 

『沒頭沒尾的……如果你不想說就別說了,我要去讀書了。』

還沒來的及輸入下一句解釋的話語,對方就顯得有些不耐地急匆匆結束了彼此間的短暫對話。

 

『我……』

八神太一一邊思考著用語,一邊遲疑地打著字,在他踟躕的同時,便看見武之內素娜的離線狀態亮起。

他有些無奈地將未送出的訊息歸零,把手機丟到了一旁,雙手枕著頭部,在床上翹起了腿,盯著上頭的天花板發起了呆。

 

冷靜下來想想,為何自己要對柊明日夏的要求言聽計從?雖然說是自己輸了打賭,但畢竟他也遵守了約定,沒必要對與自己親近的朋友擇言。

當這麼想著之時,他猛地坐起,又將一旁的手機拾起。

手機又隨著傳入的訊息響起了提示音,原以為是來自青梅的響應,定睛一看,發現是柊明日香的語音。

 

『「太一你什麼時候考完試?有事想再請你幫忙……」』

明日香在語音訊息裡沒有提及要他幫忙的事項,或許是在等他的回應,又或是有什麼顧慮一般,她沒有再傳來下一封訊息。

 

太一噘了噘唇,最後還是老實地回復:『下星期三。有什麼事?』

訊息很快就被對方讀取,不過幾秒就得到了同樣來自語音的回應:『「佑二哥…就是長尾佑二,說這週末要約我們吃頓飯。……你不方便的話也沒關係。」』

 

“啊啊…是那件事!”

太一腦海中突然冒出了對於稍早時的印象。長尾佑二,柊明日夏的熟識,雖說後來聽明日夏說他們是青梅竹馬的關係,但回想起她與長尾佑二的互動,卻又覺得哪裡怪怪的。

 

因為明明是青梅竹馬,卻顯得太過小心翼翼。

 

這是他直覺的想法。

 

然後是她訊息中的問題─“你不方便的話也沒關係。”

照理來說是沒有什麼問題的禮貌詢問,但感覺她這樣的問法倒像是希冀能從他這裡得到否定的答案一般,太一對於這種細節的事情甚是不理解,不過畢竟最後也答應吃飯的事了,不好又推託說不去。

他些微皺了皺眉,將腦中的想法化作文字,傳送出去。

『沒事,吃個飯而已,沒什麼大礙。』

 

這條訊息傳出之後便被已讀不回了好幾分鐘,正當他準備放棄等待時,對話方塊又跳了出來。

『知道了,地點跟時間再傳給你。啊…還有,我們打賭交往的事,請你先不要告訴任何人……麻煩了!』

她的一句話就把他剛剛下決心後的行動給徹底滅了火。

 

八神太一再次把手機放下,面對桌前的書籍,自己也無心再閱讀。

「啊啊!好煩哪!」

煩心的事情沒改變,反而引來了更多烏煙瘴氣的同質物。抱怨著的同時,他將煩躁的心情全發洩在頭頂的三千髮絲上,使勁地蹂躪著。

放鬆了氣力,一股腦地往床上仰躺而去。摀著雙眼的手臂下,那兩片薄唇喃喃自語著:「好想見你啊……亞古獸……」

 

窗外吹來的風帶起了窗邊的落地窗簾,就像是在回應著他一般,將他的幾綹髮絲輕輕地擾動。

八神太一想起了小時候的無憂無慮,甚至有些想回到那時跟著大夥們一起拯救世界的熱血衝勁。長大了勢必將不再像以前那樣單純直率,曾幾何時他總是有話直說,但顧慮的事增多了,讓他反而越來越不知道該如何直率,漸漸的變得優柔寡斷。

 

這比起跟素娜道歉還要難上一百倍!

 

大大歎了一口氣,該怎麼將這些煩悶感掃除,是目前對他來說最想要先解決的課題。

 

●●●

 

「什麼!美美這次考試竟然排進了全年級第二十名!」

 

一陣急促的驚喊聲劃破了天際,校舍頂樓上一群人在午休時間聚集在一起,為前幾日緊繃了許久的考試生活緩緩氣。三年級的城戶助難得有空,也加入了這群學弟妹的午餐邀請,正品嘗著武之內素娜好手藝下的便當成品之時,從泉光子郎口中得知了如此令人難以置信的訊息,嘴邊的照燒雞腿肉才咬了一半,便舉著叉匙大小驚呼了起來。

「喂!阿助學長!好像我進二十名是多麼天方夜譚的事!」主角太刀川美美故作不悅道:「我要是認真起來可也是很聰明的!」

阿助不以為然地推了推有一些滑落的眼鏡:「會不會是因為之前的事才……」

「對了美美,我記得妳有說過交換生的成績需要達到平均之上,有這次的成績應該就不需要擔心評分的問題了吧!」

素娜匆忙地打斷了阿助無心出口的推論,把所有的注意力瞬間引到了自己身上。

「這次的成績的確幫了大忙。」美美沒有去在意素娜的反常,她邊叉起了一個肉丸子邊回應道:「之後的考試只要保持原有的程度就可以了。」

「……我還以為妳是對學習終於產生了興趣,這陣子才拉著我問東問西的。」光子郎似乎覺得有些可惜:「我還想說照妳這樣繼續努力的話,年級排名前十都不是難事。」

「原來你對我這麼有信心……」咬了一口肉丸子,美美打趣地說道:「那不,之後的考試再繼續麻煩你了!光子郎老師~」

「只要妳有問題隨時都可以來問我。」

光子郎左顧右盼了一下之後,便向坐在他斜對面的素娜提出他的疑問:「太一去哪了?午休時間怎麼不見他上來?」

「不清楚不知道,那傢伙下課鈴一響就不見蹤影了。」

素娜沒好氣地回應道,邊說著邊分心注意著美美的面部表情,很冷靜,一點波瀾也沒有,也看不出一絲端倪。

就好似那時的傷心難過是假象一般,又或者是,其實喜歡的心情並還不到愛那般深層。

 

雖然同樣身為女孩子,也同樣有喜歡的人,但她卻無法了解美美現在的情感狀態。

因為就算她跟阿和也有過感情的曖昧期,但他們倆算是沒有任何煎熬在一起了,慶幸阿和是個心思縝密的男生,跟太一相比根本是完全相反的類型。

 

「美美……」

正當她想要是途說些什麼來緩解目前冷卻的氣氛時,美美突然像是充滿了氣的球一般,從座位上蹦跳起來:「啊!我想起來了!過幾天就是素娜的生日了嘛!我們來辦個Party吧!就當是給素娜慶祝熱鬧熱鬧,還有考完試大玩特玩如何?」

她突然情緒亢奮起來,興致勃勃地向所有人提議著:「辦嘛辦嘛!我可以提供場地!」

「我贊成!轉換一下心情也不錯。」

一直沒有過多發言的石田大和在結束了自己的中餐後首先出聲支持美美的想法。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素娜總覺得阿和似乎話中有話。

的確!藉由玩樂來轉移注意力是個不錯的方式。就算是因為她的生日成為的契機,她也十分樂意。

「既然美美要替我慶祝生日,身為生日主角有什麼好推遲的呢?」素娜輕輕地微笑著,像個大姊姊似的溫柔地看著對面的少女。

 

「敲定一下時間,我要排行程……」城戶助拿出了隨身攜帶的小筆記本,翻看著裡面的內容插入了對話。

在場的人誰會不知道他補習行程滿檔?!

「…大忙人……」美美調侃著睨了他一眼,好奇地想要偷看他滿滿紀錄的小冊子。

「沒辦法啊……」他迅速闔上了本子:「畢竟總要為自己的人生負責了啊。」

「好一個人生哲理。」

阿和也抓到了調侃這個團體裡最年長者的時機:「你是照著計劃表在過生活嗎?我都要懷疑你裡面是不是寫著“十八歲上大學;二十二歲畢業、找工作;二十五歲結婚”這一類的計畫了。」

「有計…計劃也沒什麼不好啊!」阿助臉皮薄地頓時紅了臉,結巴地反駁著:「我可是有很好地照著寫上的計劃在前進,也沒什麼差錯,到現在都很順利。」

「那你已經計劃了什麼時候生小孩了嗎~?」

「少…少囉嗦!」

 

眾人一陣爆笑。

 

看著笑開懷的美美,素娜倒是放心了不少,還好依美美的個性來說,情緒來的快去的也快,或許並不需要她過度的擔心。

 

當素娜移開眼神之後,美美的眼角透露出一絲黯淡的色彩,嘴角的幅度也不再那麼勉強劇烈。這幾天下來,她發現自己似乎不再像自己一直以來認為的那樣,是個對感情不那麼在乎的人。什麼時候變了,變得那麼在乎一個人?什麼時候把一直以來只是普通朋友的八神太一放在了心上?從未有過的那樣的情感不知不覺地生根,滿布她的心頭,當她察覺時,已經是病入膏肓,現在若是貿然除根的話,恐怕她的心也不再完全,而是千瘡百孔了。

她知道自己在逃避,逃避那個生根在她心裡的主謀。不想面對,所以對他自從那天之後的近幾十封訊息視而不見。

 

『美美,妳的傷還好嗎?』

『美美,明天一起吃飯吧!』

『美美,好久不見了!最近如何?』

『美美,在忙考試嗎?』

『美美,看到我的訊息了嗎?』

『美美,我們談談好嗎……』

……

 

每天都鍥而不捨的訊息,直到這兩天完全斷了音訊。

是對自己的任性感到厭煩了吧!

還是因為“女朋友”的關係不方便再傳訊息給她了?

 

就算試圖對他的訊息視而不見,卻也沒辦法把奪了空隙竄入思緒中的胡思亂想給趕離。

好在意,卻也下意識逃避著去面對……

她太刀川美美什麼時候變得這麼不乾不脆?不乾脆到對自己的優柔寡斷感到氣憤。

 

原來這就是當陷入情感糾結時會變成的樣子嗎?

 

「…美……美美!」

回過神來,她才發現自己竟然半舉著叉子想得入神,甚至是素娜喚了她好幾聲都沒有注意到。

「…啊…什麼?」她故做鎮定,把飯盒裡最後一塊煎得金黃的玉子燒塞進嘴裡。

 

「就我們剛才說的,派對就訂這個周日如何?雖然有點趕,但剛好大家都有時間。」

「沒問題啊!」美美立刻覆議:「素娜是主角,所以準備工作就交給我們吧!」

她一副自信滿滿地,似乎對派對已經有了規劃的想法。

「謝謝妳,美美。」素娜對於好友的貼心感到滿懷喜悅:「不過畢竟時間這麼趕,我還是多少貢獻一下所能吧,也可以增加一下我的實戰經驗~」

她一邊說道一邊俏皮地眨了眨眼。

「就是妳之前提到的申請入學的事嗎?」阿和馬上就抓到素娜所要表達的語意。

「是呀!」

「申請入學?」

除了正在拍拖的那兩人,在場的其他人都一頭霧水。

 

「前陣子填了升學志願,未來打算往設計的方向努力。」對於夢想,素娜侃侃而談了起來:「所以想趁現在累積一些相關的作品,對申請學校來說會比較容易。」

談論著自己夢想的素娜在美美眼裡是那樣的閃閃發光,不過這是第一次從認識這麼久的好友口中聽她說出從沒想過她會去踏上的人生目標,讓她突然覺得本來在她心目中就是個大姊姊的素娜又變得更加成熟了。

感覺是自己無法與其相比的耀眼。

「怎麼了?這樣看我。」

「唔……覺得快愛上素娜了~~~」

美美蹦跳到素娜身旁,像隻小貓咪一般貼著她的臂膀摩娑著:「像我就還不知道未來要做什麼呢……一片迷茫。」

「美美的話,肯定很快就會找到的。」像前輩一樣給後輩建議跟方向,素娜一直是美美人生的最佳指引燈,她輕輕拍了拍美美的頭,在她耳邊低語:「不管是未來想走的路,還是情感歸宿……」

最後一句她說的輕聲,但拂過美美耳邊的話語卻有如安定劑,也是強心針,就算對於現況再多麼不安與無助,她都還有這樣一個好友陪她度過。

想到這,能夠面對的勇氣在心裡的地位又生出了一寸高。

 

春末的風帶來了夏天的氣息,吹拂過所有人的髮梢,搔著藏在心裡的那一思一緒,催促著它們發芽成長,但真正能夠撐過浪潮開花結果的能有幾個?又有多少會因著無法承受的重量而枯萎?能夠確信的是:這個即將到來的這個夏天,對於身在感情浪濤中的人們,無一可倖免……

 

●●●

 

放學後的街道上充滿了結群的學生們,不同學校的制服自成一格,年輕的氣息瞬間感染了整個街道。

 

太刀川美美挾著剛結束社團活動的織本泉步行在商店街的行人徒步區上,看著一家小而精緻的沏茶店展示於街道旁的櫥窗玻璃內,擺放著各式各樣琳瑯滿目的糕點,讓少女們不禁停下了腳步,對著櫥窗行注目禮。

 

「哇!這些蛋糕看起來好好吃的樣子……」美美目不轉睛地盯著裡頭的五彩繽紛,只差一點就要貼在櫥窗上頭了。

「我吃過這家的蛋糕,用料實在,價錢也親民。」

小泉對這家店給出了正面評價:「不如派對的蛋糕就買這家的如何?素娜肯定也會喜歡的!」

「Good idea!」美美興奮地回應道:「走!我們進去選蛋糕吧!」

一溜煙地開啟沏茶店的歐式木門竄進了店裡,掛在門上的響鈴響得清脆悅耳,小泉看著美美一氣呵成的動作,隨後也急忙跟了上去:「等等美美!妳跑太快了……」

尾音被關上的門戛然而止,獨留餘音敲打著街道上的空氣,傳達至經過的人們耳裡。

 

……

 

少女們心儀的小沏茶店對街有一家相較之下較為大型的咖啡廳,說是咖啡廳,其實也賣一些正餐之類的簡易餐點,在接近下午茶時刻的這時來客量也絡繹不絕,因為餐點多樣化且實惠,作為親朋好友聚會的地點是再適合不過的了。

 

在少女們進到沏茶店的同時,這裡有一個留著俏麗短髮的少女,帶著似乎是剛結束運動社團的男生坐到了靠窗那一側的家庭式座位裡。

男生看起來有些無奈地將運動包取下放在自己的旁側,面對他而坐的少女則是將桌面上擺放的菜單翻開來,興致地翻看著尋找想吃的餐點。

「我說,明天不就要在這裡跟妳的朋友見面了嗎?今天有必要先來這裡嗎?」

說話的是御台場高中的足球隊主將─八神太一,他百般無奈地看著將菜單翻到了甜點那一頁,嘟囊著要點什麼好的少女。

「當然有必要!」

柊明日夏將一綹因低頭落下的髮絲撩回耳後:「我們是“假情侶”,當然有必要先來演練一下明天可能會發生的狀況啊!」

「要怎麼演練……?」

太一將手臂拄在臉龐與桌面之間,尋問著有此發想的對方。

「就是……啊!我要草莓歐蕾奶昔、焦糖巧克力烤布蕾、莓果提拉米蘇、彩虹生乳酪蛋糕,還有兩杯加冰橙汁,麻煩妳了。」

向前來點餐的女服務生說明了需求後,明日夏闔上菜單,一臉欣喜地望向太一。

「點那麼多吃的完嗎?」

太一皺了皺眉道:「不要又說“甜點是裝在另一個胃”這樣的話……」

「啊啦!看來你還滿了解女生的嘛!」明日夏露出有些曖昧不明的笑容:「而且你說“又”……從實招來~是哪個女孩子跟你說過這句話的?」

她故意裝作像個女友一般盤問著,卻渾身散發出八卦的氛圍。

「沒有,我是從我妹妹那裡聽來的。」

八神太一不想被抓住任何可以被調侃的機會,只好把妹妹推出來當擋箭牌:「她也很喜歡甜食,吃多了唸唸她,就會跟我說這句話。」

「啊啊…原來是這樣呢……」明日夏打馬虎眼地同意著他的說法:「原來你還有個妹妹,有機會介紹我認識一下吧!」

「啊啊,有機會的話……」

 

只要是身為女孩子都有這種探詢別人八卦的愛好嗎?這讓他想到了他的妹妹─八神嘉兒……不過嘉兒最近不知道怎麼了,老是有話不直說,拐彎抹角地問了很多莫名其妙的問題,也會時不時地提到美美。

說到美美,傳給她的訊息都被忽視了,所以自己到底是做了什麼事才惹她生氣,每次期望這些問題能從素娜那兒得到有幫助的解答,但似乎都被巧妙地避開了問題。

不管怎樣,要解決最近心情煩悶的主因,果然還是要從當事人身上下手才行……

 

甜點不一會就送了過來,看著幾乎擺滿整張桌子的點心,讓他想起了另一個也是屬螞蟻的女孩。

那時他陪伴她一同在便利商店前的台階上,看著她享受著甜點的模樣,不禁讓他會心一笑。

 

『你沒聽過甜點是裝在另一個胃裡嗎?』

那是不久之前的回憶,回憶裡的女孩吃著商店新發售的咖啡布丁凍,臉上的滿足表情讓人覺得似乎只要吃到好吃的甜點人生就無憾了一樣。

『真的有這麼好吃嗎?』

他看著她每吃一口的醉心表情,不自覺地將心中所想的脫口而出

『喏!太一你要吃吃看嗎?』

少女一個順手就把挖滿布丁凍的湯匙伸到自己面前,他有些被她的舉動驚訝到,愣了幾秒後,順著本意向前接受了她的餵食:『嗯…的確是滿好吃的。』

為了掩飾他因為自己這樣沒有經過腦袋的大膽行為,太一做出了贊同少女的食物評論來轉移飄散的曖昧感。

『是…是吧!』

語畢,少女不知怎的突然快速地將剩下的布丁凍吃完,他看著身旁的她,在一陣慌亂的扒食之下,臉上沾上了甜點的碎屑,那個樣子瞬間讓他心中最柔軟的那根弦被敲動了,響側心扉。

『哈哈!美美,妳是小孩子嗎?吃得滿嘴都是。』

他笑開了懷,直接伸手去替她抹掉殘渣。

……

 

明日夏首先將焦糖巧克力烤布蕾拉到了面前,大快朵頤起來:「哇!超好吃的!你要不要也試試看!」

她毫不避諱地用自己吃過的鐵湯匙挖了一口烤布蕾,並且舉到太一面前:「喏!」

「噎?」太一被她的動作猛然一嚇,有些不知所措。

「哎呀……開玩笑的啦!」明日夏原本一副認真的模樣,被她脫口而出的笑聲完全破解。她放下自己使用過的湯匙,從桌上又拿起了另一支乾淨的:「本來想說演練一下真情侶的樣子,真不配合……」

挖了另一側的烤布蕾,她將湯匙平舉至太一面前:「喏!這樣可以了吧?」

太一遲疑了一會兒,見周圍沒有人注意,便咬緊牙根,一口將布蕾含進口中。

「好吃嗎?」

「啊…嗯……」

至於味道怎麼樣,他倒是沒怎麼去回味,只因為他一瞬就將甜點吞進了喉嚨中。

 

不過因為明日夏的舉動,才讓他回想起那時候自己與美美的那些舉止,簡直就像是情侶才會做的事情啊!

更何況是她使用過的湯匙,這樣不就是間接接吻了嗎?!

 

思及此,八神太一的臉瞬間紅了大片,惹得與他面對面而坐的柊明日夏有些好笑:「喂喂……你這樣也太過純情了吧……只不過是假裝喂你吃東西而已。」

「少囉嗦……」

為了掩飾被調侃的尷尬,太一轉過頭望向窗外,卻因此注意到一個景象……

 

……

 

「訂這些就夠了吧?」

拿著方才與店家約定好蛋糕數量的取貨訂單,太刀川美美與織本泉離開了小沏茶店:「啊啊…希望派對那天趕快到!」

「我也很期待呢!剛剛點的那些糕點看了就想吃……」

小泉附和著美美飄著粉紅色愛心的幻想,只要是女孩子,有誰會不愛甜點?

 

遠方傳來的鐘聲提醒了現下的時間,再過一個時刻就是晚餐時間了。

 

「回去吧!現在比起來吃飯比較實際。」

小泉不得已以身作則先把自己的泡泡戳破,回過頭來卻發現美美似乎是看到了什麼,她的臉唰地明顯變得慘白。

順著她的視線望去,她看到了對街一家咖啡廳內有一對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發現是八神太一以及柊明日夏。

就光憑眼見,就足以感受到兩人之間的不單純。

 

她們一同站在對街觀望著窗內面對面而坐的那兩人的互動,只見柊明日夏正將盛著食物的湯匙舉在八神太一面前,而太一則是向前傾身,將湯匙含入了嘴裡……

不管誰看到都會認為是一對恩愛的小情侶在咖啡店裡約會。

 

太刀川美美愣住了,一直以來她對於這些都只是聽來的,當她真正親眼所見時,反而讓她更加無所適從。

她見過她,那就是柊明日夏,正在跟太一交往的女生。

 

「美美……」

「我們走吧。」

她默默地發出了這幾個音節,失神地轉過頭,抬起沉重的步伐,朝著腳下的人行步道邁步而行。

小泉來不及拉住她,她就埋頭撞上了佇立在她前方的人。

被撞到的那人回過頭來,發現撞到他的人是美美時,感到訝異又驚喜:「美美是妳啊!」

「佐田學長?!」「阿彥學長?!」

好巧不巧是御台場高中足球隊的前副隊長─佐田晴彥。

 

「怎麼了?走路不看路可是很危險的啊。」

晴彥將大手覆在美美頭頂上,些微懲罰性地輕壓著:「話說妳考試考得不錯嘛!我在榜單上看到名字了。」

「啊啊…畢竟也努力了好幾天嘛!」

美美又是強顏歡笑,她試著露出相對於考試成績理想的自信笑容。

 

佐田晴彥看著她的反應思考了幾秒後,剛落下她髮頂的手反過來拉住了她的臂腕:「我今天做了好多費腦力的事,現在肚子超餓,陪我去吃點東西吧。我請客!」

「欸?」

不由分說地,她被他領著走,疑惑的眼神仰視著直盯他高大的背影,倏然讓人有一種可靠的感覺。

美美什麼也沒問,就如他什麼都沒說一樣,她就這樣被帶離了落下了她一整片心碎的駐足點。

……

 

八神太一原本在短時間難以消下的、紅如熟透的蘋果般的臉龐,當他在看見玻璃窗外的對街景象時瞬間退燒了下來……

 

對街的一家歐式小店前,他看見了心心念念了許久未見的身影。

原本想不顧一切衝出去拉住她的心情,卻在發現早他好幾步執行了這項動作的另一人而退卻。

 

佐田晴彥拉著太刀川美美的手腕,將她一步步帶離他的視線之外。

逐漸的遠離他而去……

 

「太一,飲料不趕快喝的話,冰塊融化了就不好喝了喔。」

一句提醒的話將他的思緒拉回了身體的所在之處,明日夏見他終於又看向了自己,便指了指他面前的玻璃高腳杯:「請你喝的,不要浪費了。」

「謝謝……」

太一不知道該說什麼,只能禮貌地回應著。

「有什麼好謝的,是我要請你幫忙的啊……」

 

捏著吸管攪了攪杯內的冰塊,太一覺得自己的心裡十分的雜亂。

說不上來是怎麼樣的一種感覺,僅僅能夠分辨的唯有著急,他能感覺得到自己很著急。

好像他不再去做點什麼,美美就會與他漸行漸遠一樣。

 

漸漸地,離他越來越遠。


第十七章‧漸遠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喵~慕時雨← 的頭像
→懶喵~慕時雨←

''˙˙*˙樂音飄揚˙*˙˙''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andytegoshi
  • 天啊啊~好虐心喔...
    好高興大大更新了~
    太精彩了,忍不住上班一直偷看 哈哈哈
    期待下次的作品 謝謝~
  • 感謝小光一直支持~~~上班也要加油啊><
    也期待妳的作品^^

    →懶喵~慕時雨← 於 2018/05/14 21:3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