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力源於生活
裙襬被風撩波的角度...額間不整齊的瀏海...這樣你想到新文章了嗎:))

狀態:工作中...兼準備語言考試的忙碌生活

最近與P.A.K.(Princess and knight)有關於太一美美cp同人本的創作

●衍伸動漫:數碼寶貝
●CP:八神太一x太刀川美美(太美)
●故事設定時間:高中時期


~*~*~*~*~*~*~*~*~*~*~*~*~*~*~*~*~*~*~*~*~*~*~*~*~*~

吃完晚飯後,坐在床上,太刀川美美已經望著被平擺在自己面前、呈現黑屏的手機好一陣子了。

看了一眼牆上的鐘,八點五十三分。

 

傍晚時,與好友─武之內素娜分開前,對方給了自己一些建言。

『我覺得美美妳應該跟太一道個歉。』

『為什麼要跟太一道歉?』

『太一可是很介意妳又一聲不響跑去千名愛家的事啊……』

『……』

 

 

當她把因沒電而關機的手機重新接上電源,如雪花般的訊息一時間湧入了通知,她打開一看,才發現來自八神太一的未接來電多達二十幾通!

看來不道歉不行了……

 

 

美美思忖著,依舊想不到該怎麼開口。

此時,門鈴打斷了她的思緒,而後便戛然而止,寧靜又重新覆蓋了整個空間。

 

「這時間……是誰啊?」

一邊自言自語著,一邊快步走向門邊,迅速地打開了門。

映入眼簾的,是自從足球隊過夜集訓回來後就沒有任何交集的八神太一。

「太一?!」

 

看著為自己打開門、露出驚訝表情的少女,太一有些戲謔地說道:「這時間不確認一下就打開門好嗎?」

「你才是!這時間你在這裡幹嘛?」

一樣是不甘示弱的回應,美美倒是忘了幾分鐘之前的躊躇猶豫。

 

「我……」

太一沒想到美美會這樣反問自己,原本想要借著自己的擔憂情緒好好說說眼前的少女,卻臨時亂了陣腳。

「我只是剛好經過來看看妳回到家了沒!」

脫口而出的是剛好溜達過腦袋的句子,本來他來這裡的目的也就是想要確認美美的平安與否。

 

「如果說這時間就要在家裡了……」美美瞇起了眼,眼前的太一反倒讓她抓到了機會逆著質問他:「那你怎麼現在還沒回家呢?」

 

只見對方將手中一直握著的手機舉了起來,一副理所當然地說道:「我給妳打過電話了,只是妳一直沒接!今天下午也是,妳都去哪了,美美?」

「不…不就在學校嗎?」

當太一終於抓住了她的軟肋,讓原本位於上風處的美美頓時因心虛結巴了起來。

 

「…千名愛的事情還沒讓妳學到教訓嗎?」

太一倚在門邊,他將雙手交叉在胸前,以前輩之姿開始嚴肅的話題。

 

「千名愛是也算是我的朋友,他現在因為之前的事情後悔到不行,甚至不吃飯又不出房門,千名董事很擔心,所以才會來找我幫忙的。」

美美明白這樣的情況太一肯定會理解,因為對於朋友,他總是會掏心掏肺地去對待,對她也同樣如此。

 

「所以找妳妳就去了嗎?」但太一不知道為何有些歇斯底里的:「萬一又像上次那樣是什麼陷阱怎麼辦?妳一個女孩子,這樣不是很危險嗎?為什麼不找素娜、光子郎,或是我一起呢?」

「我不認為有什麼危險。」實際上美美去見了千名愛,的確是如他父親所說的那樣消沉,也瘦了不少,這樣的千名愛,讓她回想起了當初與她交朋友的傑米,更何況,依傑米這樣的情況,他應該也不想讓更多人看到他失去了光鮮亮麗的一面吧:「你看我現在不是好好的在這裡嗎?更何況太一……

你會不會管太多了!」

 

美美最後一句話一脫口而出就後悔了,在那當下她看到了太一因她的話露出震驚的表情,瞠目結舌頓時像失了話語一般。

 

原本想道歉,卻演變成目前這樣的情況,讓美美不禁怨恨起自己的心直口快。

為何自己會說出這樣的話,她突然之間也不明白。

 

 

「哎呀!小倆口別站在門口吵架啊!」

打斷兩人之間尷尬氣氛的是一個濃妝豔抹的女人,她腳踩著十吋高跟鞋渾身酒氣並踉蹌地走了過來:「美美,妳男朋友還挺帥的嘛!看起來是塊上好貨色呢~」

擦著亮紅色指甲油的手指畫著圈擺伏著指向太一與美美,一臉我懂的表情。

 

「由里子姊!」

美美沒想到這時間會遇上住在隔壁的表姊,她不是說自己在一家人人稱羨的公司上班嗎?第一次穿著成如此野豔的模樣,著實讓她嚇了一跳。

 

「小帥哥!我說啊…吵架了就是要好好地溝通溝通……」由里子持續借著酒力瘋癲,她將一縷染成金色的長髮繞到了食指上頭:「美美這女孩兒,表面看起來是任性難搞,其實只要用對方法就可以讓她服服貼貼的,嗝!跟你說啊…」

她軟癱地搭上太一的肩膀,一邊繼續傳授她的經驗:「要像我男友那樣…每次只要我們吵架,他就會直接把我…推倒在床上嗝!…好‧好‧的‧溝通~~~」

 

嗚噗!

這是哪門子的溝通法……

 

惹得二人目瞪口呆的當事人,把自己當成是月老一般一臉得意滿滿地踉蹌回自己的屋前,並且不知道從哪掏出了自家的鑰匙:「加油!我看好你!」

語畢,她用手指向太一比了個射擊的動作,醉醺醺地眨了眨眼便進到屋內去了。

 

被這場突如其來的鬧劇弄得啞口無言的兩人互相對視了一眼,美美突然之間被方才由里子姊的話語影響,咻的一下就羞紅了整張臉。

「今天先這樣吧,晚安!」她趕緊將門半掩上了自己的面龐,匆匆道了句晚安,不等太一回應就逕自關上了門。

「美美!等……」

太一還沒說完的話,就這樣被對方關門時所產生的不小碰撞聲所覆蓋。

 

他再次輕歎了口氣,若有所思地從書包裡取出一隻包裝精美的小紙袋:「這個還是…之後再送給她吧。」

目前像是兩人吵僵了的狀態,也不好再次按門鈴若無其事地交到她的手上。

 

至於美美為何會說出那句話,他不管怎麼樣也無法摸著頭緒。

 

他真的是管她太多了嗎?

 

但是不管怎麼說,畢竟他們也認識那麼久了,是那麼久的朋友,怎麼樣都會去關心的吧……

 

更何況他也不想再看到她在他的眼前受傷了。

這是他心裡十分肯定的事。

或許是因為這樣的原因,他才會不自覺的做出了超過自己意識範圍的舉動吧。

 

他是這麼想的,所以他更加不能因著她的任性反抗而丟下她不管。

 

就如同當年在怪蛙皇的城堡時,那個任性妄為的公主殿下……

 

 

●●●

 

她打開了遮掩室內與外頭的窗簾,瞬間刺眼的陽光隨即找到了得以進入的空隙,囂張地侵門踏戶,充滿了暗了整個晚上的少女閨房。

 

太刀川美美揉了揉眼,昨晚那場令人尷尬的鬧劇,讓自己在意到很晚才入睡。

結果到最後自己也沒有好好地向太一道歉,甚至還直接讓他吃了閉門羹。

思及此,美美又再次深深地責備自己的愚蠢。

她打算著就算待會在學校見到太一會尷尬,也不能夠再次逃避可以面對面的機會了。

 

給自己打足了勇氣,她深吸了一口氣後便信心滿滿地出門。

 

當一打開大門,直視著外頭的視線直接捕捉到了倚靠在門邊的那一頭燦開的發

─八神太一似乎是早已聽到了門內的動靜,在她開了門之後直起身子對上了她的視線。

 

「你怎麼…在這裡?」

美美疑問道,並見他舉起了手上一隻裝得滿滿的紙袋:「足球隊不用晨練嗎?」

 

「早安,美美!」太一倒是沒有直接回答她的疑問,而是給了她一個如同以往的燦笑,而後主動拉起了她的手腕:「只是心血來潮想跟妳一起吃早餐,也有一些話想告訴妳。」

「…什麼話?」

美美一邊感受著許久不見的日常確幸,一邊猜想著如此舉動的太一到底有什麼話非得要藉由一起吃早餐來說出口。

「跟我來吧!」

他厚實的手掌牢牢握住她的纖細,領著她走出了住宅公寓樓。

 

 

他們來到了之前一起品嘗甜食的商店前的臺階,太一一屁股坐了下來,並拍了拍自己旁邊的位置,示意依舊呆站著美美也坐下來。

接著他打開了紙袋,將裡頭的東西一一取出,太一拿起其中一盒印著貓咪圖案的可愛塑膠盒,打開盒蓋,裡頭排放整齊的三明治映入眼簾,角落幾個紅透的小番茄還透著些許水滴,看起來令人食指大動。

美美眼睛一亮,但又不太相信這些會是眼前這個沒有任何細心細胞的少年的傑作。她看著默默把便當盒遞到她面前的少年,脫口問道:「這些…都是你做的嗎?」語氣中明顯透露出一絲猜疑。

「當然了!為了做這些,我可是很早就起來……」原本拍著胸脯自信的模樣,卻在瞥到了美美一臉存疑的表情之後瞬間瓦解:「好啦!我承認…有一部分是嘉兒幫忙的……」

「我就知道!」

美美像是個猜對了謎題的孩子一般充滿了成就感,她接過了太一手上的早點,拾起了一個三明治咬了一口:「那…你有什麼話想要說呢?」

 

只見對方頓了幾秒,臉上隨即出現了極度抱歉的神情,咽了一口口水之後才將深藏的話傳達出來:「美美…對不起!」他一邊向後挪了一點空間,一邊向她鞠躬道歉。

如此的舉動讓美美忘了繼續咀嚼口中的食物,對於他口中的話語感到疑惑:「為什麼要跟我說對不起?」

 

「昨晚我思考了很久妳說的話,妳說的沒錯,我可能真的管太多了,這次我不應該懷疑妳的判斷,更不應該懷疑千名愛的動機。」

太一依舊低著頭,因此沒有看到美美同樣也是一臉的抱歉。

 

「我才要跟你道歉,太一。」美美見太一先開啟了道歉的話題,她也不好繼續矜持,也把早上出門前所下的決心一併道出:「對不起!太一,讓你擔心了。我不應該這麼任性,我明白有時候你的建議也是為了我好……所以……」

 

彼此一同向對方懺悔,讓纏擾兩人一夜的煩惱一併消除。

太一抬起了頭便對上了美美真誠的笑容,他看著如此的她,也不再因昨天的爭吵耿耿於懷了。

因為對視,讓太一突然爆出了一個大笑,指了指美美:「美美,妳的嘴邊沾上美乃滋了。」

「啊…哪裡?!」

只見美美胡亂地伸手亂抹,卻無法精准地將目標物移除,太一見狀,邊笑著邊拿起一旁的紙巾伸出了援手:

「我幫妳弄掉吧!」

「嗯……」

 

朝陽照著一邊的側臉,微微將臉傾向了前的美美,因刺目的光線微微瞇起了眼,那樣不經意的湊巧,讓靠近她擦拭臉上髒汙的太一愣了神。

他輕輕幫美美移除臉上的美乃滋,拾著紙巾的手指被美美所呼出的鼻息擦過,微微顫動了起來。

 

「美美……」

「嗯?」

「我可以吻妳嗎?」

 

太一突如其來的請求著實讓美美吃了一驚,她立即張開了眼,就看到太一距離她咫尺,認真的神情一點都不像是在開玩笑。

她退開了一點距離,讓原本被自己擋去的陽光直接照耀到了太一的面龐上。

「你剛剛…說了什麼嗎?」

美美對自己油然而生的心情無法言喻,驚訝大於欣喜,只得再確認一次事情的真實性。

 

只見對方頓了頓,最終移開了視線,也移開了陽光照射的耀眼:

「對不起,還是當我沒說吧……」

 

似是因這句話突然間風雲變色,原本晴朗的天氣忽然刮起了一陣風,吹得她有些發冷。

「其實除了道歉,我還有一件事要跟妳坦白……」

 

上空飄來了一朵烏雲,陽光立即被遮去,原本明亮的周圍變得一片闃黑。

「妳應該一直都知道我喜歡素娜那一型的女孩子吧……」

太一撓了撓後腦勺,但他的表情卻一點都不被突然暗下來的環境所影響,似是明亮到足以自行發光,讓美美難以忽略他的喜悅神情:「最近,我找到了我喜歡的,她也喜歡我的女孩子……」

「太一!」

說時遲那時快,正當太一說完這句話,那個他口中所指的少女就跑進了他們的視線範圍內……

她伸出手親密地環抱住太一的臂腕,似是沒注意到美美的存在一般,只對著太一展露出了笑意:「太一,走吧!我們還要去足球隊的晨練呢!」

那女孩是她無法忘卻的,第一眼就讓她錯認為是武之內素娜的─柊明日夏!

 

「說的也是,那我們走吧。」

太一像是也忘了她的存在,順著明日夏的拉扯,離開了石階。

 

「等…等一下!太一!」

美美愣了好幾秒,這才終於如夢初醒。她從石階上一躍而起,使勁伸出的手卻無法碰觸到漸漸遠去之人的背影,一個踉蹌,她覺得自己像是被什麼東西絆到了一樣,狠狠地摔落在地。

一根像是有意識的樹根逐漸從腳踝處將她纏捆住,讓她漸漸地無法動彈,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兩人的身影消失在遠方……

 

……

 

「太一!!!」

 

寧靜的夜裡傳來了一聲劃破天際的大叫,伴隨著響聲,少女從床上滑落到了地面。

太刀川美美吃痛地維持了好幾秒掉下來的姿勢,除了被棉被纏住的左腳依舊在床上以外,其他部分已經華麗地與地板肌膚相親。

 

是夢……

 

冷靜了一會兒的美美這才注意到自己位於黑暗的房內,以及微微透過薄紗窗簾渲染進來的藍色月光。

 

怎麼會…做這種夢?

 

充滿了許多的疑問,甚至是被這場夢弄得精神耗盡,讓美美緩緩坐了起來,倚靠在床邊稍作休息。

手撫過略感濕潤的面龐,卻驚覺是一臉難以抹去的淚跡。

 

今夜,已難眠。

 

 

●●●

 

窗外的晨陽早已經升起許久,早起的人與鳥兒一般互道早安,相較之下屋內的人依舊在床上左右翻覆,伴隨著懊惱的低吼,最終因調好的鬧鐘震耳欲聾地響起,只好忿忿地按掉吵雜,但卻怎麼樣也無法把心中煩擾她一整夜的思緒也按掉。

 

太刀川美美揉開睡亂的一頭打結亂髮,無奈地走向走廊最底邊的衛生間。

鏡中的自己一臉狼狽,眼下的黑眼圈不知是積累了多少愁苦,如影隨形地死死纏擾。

 

她將臉浸入盛滿冷水的洗水台內,試圖借著冰冷讓自己的意識不再隨著混亂起舞,但這一舉動卻又讓她清楚地想起了淩晨的夢境,在那場夢境之後,她無法控制地繼續在床邊淚流滿面,之後就再也無法安然入睡……

 

不知道為何會有那樣詭異的夢境,美美深深地歎了一口氣,連同拔開了塞子流入排水孔內的水,一去不可複返。

 

 

走在往常上學的路途中,卻覺得溫暖的陽光竟起不了原先的作用,自己反而起了一身雞皮,太刀川美美掩飾不住地打了個大哈欠,拉緊了制服外套,加緊腳步向前快步邁進。

 

「Hello!美美醬!Good Morning!」

從前方向著自己打招呼的,是自從上次千名愛事件之後就沒有私下之間談話的─史密斯老師。他收起一向被人視為驚歎的流利日文,改用英文的方式向這個他所負責的日籍交換生打招呼:「How’s it going?(最近如何啊?)」

「I feel tired because of the nightmare this early morning.(因為淩晨的噩夢讓我現在覺得很累。)」

美美照實回答,畢竟她瞭解史密斯老師是個很喜歡觀察學生狀態的一位元老師,屢試不爽。因此若說出“I'm fine”這樣的答案,反而更會被打破砂鍋問到底。

「What kind of nightmare bothers you so much?(是什麼樣的噩夢讓妳如此困擾?)」史密斯老師好奇地詢問起關於噩夢的內容物,畢竟他也很少會遇到如此誠實報告近況的學生。

One of my 只見美美輕皺了下眉,組織了一下語言便忿忿地脫口而出:「boy friends cheated on me in my nightmare…… (被一個男生朋友劈腿的噩夢…)」

「……」

 

雖說夢境常被說與現實相反,但美美卻無法忘卻淩晨時的夢境所帶給她的真實感,除了一身的冷汗,還有怎麼也擦不完的眼淚……這樣的噩夢成為一個不怎麼好的預感盤旋在她的心頭上。

因此就連上課也不專心了起來,被老師罰在午休時到她的辦公室拿花瓶去換水。

 

太刀川美美依舊在離開辦公室時禮貌性地行了個禮,才用空著的手把拉門輕輕闔上。

她沿著樓梯向下,想要到離教職辦公室最近的女廁所將花瓶裝上清水。

 

當她即將走完最後幾級階梯,卻耳尖地聽到了從女生廁所傳出來的八卦耳語。

她好奇地停下了腳步,只因聽到了其中幾個關鍵字句……

 

「吶!聽說了嗎?足球隊隊長八神太一跟柊明日夏在交往耶!」

「柊明日夏?誰?」

「聽我們班足球隊的藤野講說是外校的一個女生,前陣子常常到他們足球隊一起踢球,聽說那之後就很常跟在八神同學的身邊……」

此時兩個談話的女生推開半掩的廁所門走了出來,因此談話的聲音比起方才就更加的清晰:「今天早上就聽到藤野的小道消息說,昨天那個明日夏還親密地幫八神同學擦汗,一副以女朋友自居的模樣,今天他開玩笑的問她─他們兩個是不是在交往,她竟然回說“是”耶!」

「千真萬確嗎?」其中的一個留著短卷髮的女聲高亢地回應著:「我還以為八神同學跟一年級那個美國的交換生在一起呢!他們不是很要好嗎?」

「誰知道呢?」另一個長髮女生說道:「果然八神同學還是喜歡武之內那一型的嘛……」

 

兩個女生漸漸遠去,卻不知他們的談論已經傳進了其中一個他們談論的當事人耳中。

 

太刀川美美愣在走廊的轉角處,手一頓,舉著的花瓶倏地摔到地上,碎片瞬間四散。

「…啊…糟糕!」極大的聲響這才喚醒停頓之人,美美蹲下身,下意識想去撿拾碎片的手指不慎被劃出了幾道血痕。她吃痛地收回了手,卻遲遲無法再次站起身。

腦袋裡轟轟轟地響著,讓她無法再思考些什麼。

 

「美美?」

一道聲音從遠處傳到她的耳中,可是此刻的她卻無暇應對:「怎麼了?妳怎麼跪在地上?」

那是一個男子的聲音,但心思混亂的美美已經分辨不出是誰在這時闖入了她的混亂之中,直到那人試圖將她從地板上扶起來,她才注意到是一直以來擔任著團隊裡大哥哥形象的─城戶助。

 

當阿助使力拉住美美的臂膀,對方猛然抬起了頷首,他才發現那個在他記憶中一向堅強的太刀川美美,竟流了一顏面的淚,且持續地一發不可收拾。

他感到十分的震驚,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她崩潰成如此?

他又注意到她裸露出的膝蓋被破裂的花瓶碎片割傷,傷口處血流如注,但美美竟沒有注意到疼痛,依舊放任自己跪坐在碎玻璃片之中,弄得傷口血肉模糊。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讓她竟連疼痛都一併遺忘?

 

除了腳上的傷,美美的手掌也被割出了好幾道血痕,原本白嫩的肌膚更顯得死白。

阿助發現不管怎麼呼喊美美她似乎都無法對他的聲音燃起注意力,於是拉起她的手臂繞過了他的肩膀,用全身的力量將她提離了地面。

「美美!使點力!我先帶妳到醫務室去!」

他一邊拉起少女,一邊喚著她的名字希望能順利讓她回過神,畢竟他可不像太一那樣因常年運動訓練而來的體力,擁有能夠把一個女孩子騰空抱起的能力。

 

阿助連拖帶拉的,最後終於在吃奶的力氣之下,把這個年下的學妹帶到了離事發地點有些距離的醫務室之中。

可無奈目前正值午休時間,醫務老師竟然正好不在裡頭。

城戶助將美美帶到床邊安置她坐了下來,再走回門邊將拉門關起。

 

看了一眼美美腳上的傷口,他歎了一口氣之後,還是卷起了衣袖,到醫務室內擺設的洗手台前將自己的雙手仔細搓揉洗淨。

他選取了幾個用的到的工具,將東西一一擺放在鋪上潔白床單的病床上,拿起了生理食鹽水,轉到美美的方向:

「美美,我現在先沖洗一下妳的傷口,可能會有點痛,請妳忍耐一下。」

阿助打開生理食鹽水的蓋子,從上而下將美美膝蓋上附著的幾片小玻璃碎片順著沖下,但其中有幾塊卡的比較深,只用食鹽水無法完全根除。

他停下了動作思考了幾秒,便將食鹽水蓋起,轉身拿起了夾取用的鑷子。

仔細觀察不難發現,還有幾塊更小的玻璃渣陷進了血肉模糊的傷口之中,因為怕自己過於生疏的手法,造成已經受傷的美美的二度疼痛,阿助小心翼翼地用鑷子將那些小玻璃渣一一夾離了傷口,過程中卻不見美美有任何皺眉喊痛的表情,只見她一直無聲地掉著淚,好像不管什麼都無法打擾她沉浸在自己的悲傷之中。

阿助看著她這個樣子也於心不忍,他幫美美除去了膝蓋的傷口裡附著的所有異物後,接著幫她手腳上的傷口都上了藥,並貼上了阻隔傷口與外界直接接觸的繃布。

見美美的表情依舊沒有任何起色,他掏出口袋內隨身攜帶的手機,尋找著可以幫忙的人選。

 

「美美,午休時間快結束了,妳吃過飯了嗎?」

他關心地問道,得到的回應依舊是沉默的空氣回蕩聲,他只好按著手機裡的通訊名單,一邊自顧自地開始把腦中出現的任何想法喃喃出來:

「還是我請素娜拿點吃的東西過來?」

「或是我麻煩光子郎幫妳向老師請假,讓妳在醫務室休息?」

「我叫太一來好了!他肯定比較有辦法!」

 

當聽到阿助提起八神太一的名字,美美像是被觸動了什麼開關似的,猛然從床上跳起,不顧手腳之傷,沖上來就打算搶去他的手機:「不行!別叫他!」

她突然反常起來的舉動,著實嚇到了他。

不過這樣一來卻足以從美美的反應得知,讓她現下如此難過的人事物,太一肯定脫不了關係。

 

「我…知道了,我不叫他。」

阿助這樣承諾了她之後,美美就像一個斷了線的木偶,一屁股跌坐在地板上。

他來不及出手拉住她,只得蹲下來試著與少女平視:「能告訴我到底發生什麼事了嗎?」

 

只見美美在突然的情緒爆走之後終於有了一些反應,她搖了搖頭,什麼也說不出口。

 

「妳不說的話,我要怎麼幫助妳?」

阿助十分無奈地反手抓了抓脖頸處:「那麼我這樣問好了─是跟太一有關嗎?」

只見美美又是一次搖搖頭後,過了好幾秒才緩緩地吐出回答:「是我自己的問題……」

 

「我知道了……」

繼續由他來問下去也是無果,阿助從蹲姿一躍便站了起來,並且繼續在手機通訊錄中找尋心中已議定的人選:「那我請素娜過來可以嗎?」

得到美美輕輕點了頭的應許,阿助便按下了通話鍵。

「喂素娜嗎?我是阿助……」

……

 

●●●

 

八神太一昨夜沒有睡好。

他就是有一股奇怪的疙瘩卡在胸口,任憑他怎麼翻轉都無法讓其消失,試了好幾回,終於不知道在淩晨幾時的時候入睡。

 

晨間有一場早已安排好的校內足球隊自己人對上自己人的模擬賽,只要抱持著與平日一樣的水準就可以得勝,殊不知因為失眠而萎靡的精神,加上原本總是安排到一隊的前副隊長晴彥的臨時缺席,讓他們這一隊提前吃上了敗仗。

除了同一隊隊員們此起彼落的怨聲載道,太一在比賽完之後更收到了難得參與了這場比賽的對方敵友─柊明日夏的提點:

「別忘了我們約定好的!」

她看上去喜出望外地如此說道,他這才想起了還有這麼一件事!

 

“明天的模擬賽若是你那隊輸了就答應我一件事!”

 

那是昨天傍晚她強拉著他去商店街角的發飾店時說過的話。當時他也沒什麼仔細聽,估量著絕對不可能會輸就隨口答應了。

 

如今想來還真是失策……

 

話說她跟他打賭的到底是什麼事情,說真的他連一個字都記不得。

 

……

 

上午的課他幾乎都給理所當然地睡去了,因此到了中午才總算填滿了精神。

早晨起的太晚因而沒吃到幾口早餐,加上今早過多的運動量,讓他比起其他人饑腸轆轆的早,最後一節課的下課鈴聲都還沒響,他就拿起了自家母親為自己準備的愛心便當蓄勢待發,準備大快朵頤。

偷偷拿出抽屜裡的手機點開螢幕,從今早第一節課前傳出去的訊息一直沒有被對方讀取,太一思量過後,決定還是親自到一年級的樓區去,或許還比等待對方的回信要快速。

 

當講課死板板的古文老師正打算在黑板上書寫些什麼的當下,宣佈午休的鈴聲乍然響起,八神太一趁著年紀大的老師還來不及反應過來,就飛也似地從後門沖了出去。

邊沖還邊不忘把手機放進運動外套的口套中,與一直放在裡頭的小紙袋磨稱相貼著。

 

當走廊上的人潮還沒有因為午休時間而湧現到擁擠不堪前,太一就已經用著最快的速度來到了另一個連結樓的一年級教室區域。

他探了探頭望向已經各自散開到差不多的教室內,尋找著他腦海裡的那個身影。

 

「太一…?」

不是預期但熟悉的聲音喚了他一聲,不用想也知道是誰。

「光子郎,美美不在嗎?」

他問道,把視線轉向喚他的那人,不等對方的問題就逕自把疑問丟出。

「美美啊…」光子郎像是習慣性地望向了少女的座位,確認她不在後才回答了他所知道的答案:「她應該是去教職員辦公室了,今天她上課有點不專心,被班導逮到做勞動去了。」

「啊啊……」

倒是有點意料之外的發展……

 

「應該會花點時間,既然你都來了,不如一邊吃飯一邊等她?」

光子郎給了個提議,領了他進了自己的教室。

 

最近他有一種錯覺,總覺得他跟美美已經好久沒像之前那樣密切地交談了。

明明還是會在學校遇見她,但從過夜集訓到昨天的談話,讓他有一種久違的感覺,再加上因為忙碌的集訓與即將來臨的大賽與大考,讓他每一天都累得無法回應而有一句沒一句通訊軟體,也早已被自己丟到了一邊生灰塵。

 

 

因著饑餓的誘惑而取消了去尋找美美的衝動與光子郎面對面地將飯盒狼吞虎嚥完了之後,他向還在慢條斯理咀嚼著的摯友匆匆道了別就出了教室,要不是因為這樣他有可能還可以注意到年下的班級無一不把目光飄向他們所處的角落─極少與人共桌吃飯的學霸菁英─泉光子郎竟然跟全校數一數二知名的運動健將─八神太一是這種關係的好友,八卦的心理無論是誰都想一探究竟。

只不過八神太一不知道在急個什麼勁,短短十分鐘之內與面前的“飯友”沒有過多的交流就把飯給扒完,道了別後還頭也不回地離開,在場的人沒有一個人看得出這幕是在演些什麼。

因此謠言止於智者,八卦止於八神太一。

……

 

二年級樓區通往教職員辦公室的那段樓梯在午休的時候通常沒什麼人會經過,八神太一先從連接兩個大樓的廊道回到了二年級的教室區,再抱著“可能會見到太刀川美美”的想法到教職員辦公室去。

因為至少要把口袋裡的東西交給她,否則若是再留到比賽之後可能自己都會忘了有這麼個東西存在。

 

從半掩的門縫向內望去,也沒有見到那佇立著的身影……

為了不被剛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讓他睡過去的課堂老師逮到機會教訓他,太一隻瞄了幾眼確定沒有美美的身影便怯怯地將自己試著隱藏的存在感從教職員辦公室外移除。

 

毫無收穫的他漫無目的地緩步下了樓,角上的室內脫卻踩上了落在樓梯最下層處的幾片凸出的玻璃碎片,他這才定睛一看,發現不遠處一個還有著較完整形體的碎花瓶被直接丟棄在角落,與一踏碎片一同孤獨地散在角落處。

 

「…案發現場……」

太一一邊自認為風趣地自我打趣道,一邊被那一處沾上了點點血漬的碎玻璃吸引了注意。

其實是除了碎玻璃之外,有一支掛上幾個可愛吊飾的桃粉色手機顯眼地落在了第一階樓梯上。

 

他走過去將手機撿拾了起來,眼熟地讓他檢視了起來,按開的手機螢幕保護裝置程式也是他曾經看過的─太刀川美美與同他在內的被選召的孩子們于上次的賞櫻時所拍攝的照片。

所以這支手機的主人是─

 

「美美的手機…?!」

 

八神太一握緊了手上的手機,在同時確認的當下拔腿奔跑了起來……

 

“美美出事了?!”

這樣的想法一直在他的腦海中嗡嗡鳴響著,當時的恐懼感又再次莫名地回蕩在他的心頭,他連自己的為何會有這樣的心情都沒有發現,心中無法停止的想念轉變成了擔心焦慮,兩種截然不同的情緒全都只為了那人而存在。

 

他依舊沒發現自己的心早已轉變了,以前的喜怒哀樂還能夠掌握在自己手中,如今卻將掌控權拱手讓人卻不自知。

 

他沒發現的是:他的一切,似乎早已被名叫太刀川美美的女孩給渲染了,渲染到分不出界線,分不出你我。

……

 

●●●

 

若是換作以前的她,她一定會替太一感到開心,或者是對這樣的資訊驚訝個幾秒後便不了了之,這是肯定的,因為在她開始與太一密集聯絡前,他們充其量也只不過是朋友,或許比起朋友再多了一層夥伴的關係讓他們對彼此更加熟識。但不知從何時開始,八神太一在她心中的地位已截然不同,是從再次與他聯絡之後,還是早在素娜的那封來信之時呢?她根本無從尋起,現在只能抱著傷獨自傷感。

 

太刀川美美唯一能夠確認的是:當發現的時候早已為之已晚,她已經陷入了這樣的情感泥沼中無法自拔。

此時她已經停止了方才無止盡的淚流,拖著受傷的腳步履蹣跚地踏上早退回家的道路,肩上的書包沒有多裝什麼東西,卻讓她覺得壓在肩上有如千斤頂一般,連帶著左胸口也被沉沉的壓著。

而沉重的不只心口,美美覺得從頭頂處不停旋轉而發動的熱能越發加劇,如同被蓋上了一層不透氣的布袋一般,感覺下一秒就會因此暈眩過去。

稍早一點,醫務室的老師回來,檢查了一下她包紮好的傷口後,見她臉色不太好又幫她量了體溫,結果有些低燒,便建議她回家休息了,可能是見她哭得悽慘,誤認為她身體難受,什麼也沒過問就批准了。

 

美美一手輕扶著從校門口延伸過來的圍牆,一邊抓緊快要滑下肩頭的書包背帶,靠著僅存的意志力,不管是身體上的不適,亦或是心理上產生的龜裂,她都想要回到家之後再一一補救─就算她根本都還沒有想到一絲補救辦法。

現下她只能什麼都不去想,以免自己一下子情緒洩洪,一發不可收拾。

這是她保護自己的方法。

 

在人前她總是個開朗活潑的女孩子,有誰會料想的到,這樣一個對待任何人都真誠不拘小節的人,會在感情上的受挫成了另一個截然不同的模樣。

沒有人可以想的到,就是因著如此的真性情,才能沒有任何加油添醋地,把緣自於內心最真的想法直接表達出來。高興就是高興;難過就是難過,更甚至生氣就是生氣,毫不做作。

這就是太刀川美美。

 

不小心一個踉蹌,她被腳邊一個小石子絆到,眼看就要穩不住傾斜的身子之時,有一個力量從後頭穩穩地拉住了她的手臂,將她從即將跌落的往反方向拉去。

還來不及說些什麼,移動的目光就已經先行捕捉到了幫助她的人的身影。

 

「阿彥……學長?!」

「幹嘛?一副要死不活的樣子。」

他見美美已經站穩,放鬆了握緊她上臂的手力:「生病?」說完,才又看到了她纏上繃帶的膝蓋:「怎麼受傷了?」

「…不小心被碎花瓶弄傷,還好看在傷口的份上,老師才決定不追究的。」

她向著他吐了吐舌,強裝起開朗,畢竟晴彥學長是不相干的人,她不想把自己的情緒加添在這個人身上。

 

「喔喔……」對方倒是有一下沒一下的聽著,依舊想從她的表情裡看出不同的端倪:「所以要早退回家了?」

「不然我看起來像逃課少女嗎?」

「我可沒這麼說。」

美美試著拉開了微笑,但這樣的表情在對方的眼中卻像是充滿了苦楚般的勉強。

 

佐田晴彥一下子就擺出了嚴肅的神情,他不等美美轉身離開,便一個箭步上前,將扯開笑顏的少女置入了自己的懷中。

「難過就難過,有必要非得要逼自己快樂嗎?」

 

突如其來的責備從頭頂處傳來耳邊,那是不同於八神太一的擁抱,帶著安慰以及諒解的溫柔逐漸化開了她武裝起來的堅強。

明明就還認識不久,卻總是在她最需要的時候出現在她的身邊。

 

太刀川美美將臉埋入了對方的胸膛裡,再也忍不住的脆弱隨著眼淚潰堤。

 

在她崩潰的泣不成聲的當下,晴彥聽到了伴隨著抽泣而出的她的細語……

 

「…這樣就好了……」就算她的淚顏浸濕了他的衣裳,他也毫不在意仔細地聽著她對著她自己如此說道:

 

「任務結束了喔…太刀川美美……」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喵~慕時雨← 的頭像
→懶喵~慕時雨←

''˙˙*˙樂音飄揚˙*˙˙''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留言列表 (4)

發表留言
  • Hello
  • Hello 大師你好,我很喜歡你寫的文章,
    期待你的新文。
    最近小的也寫了一篇太美文,
    希望有機會可以請大師幫我看看。
  • 你好!!!很高興你喜歡我的文章!
    太美同好真的很難得可以遇到~~~
    希望能拜讀一下你的同人文!!!:'')

    →懶喵~慕時雨← 於 2017/07/02 22:21 回覆

  • 悄悄話
  • 悄悄話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