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力源於生活
裙襬被風撩波的角度...額間不整齊的瀏海...這樣你想到新文章了嗎:))

狀態:工作中...兼準備語言考試的忙碌生活

最近與P.A.K.(Princess and knight)有關於太一美美cp同人本的創作


春天是戀愛的季節。

 

這句話既不繞口,也不怪異,因為就常理來說就是如此。

春天百花齊放,連帶著名為“戀愛”的這朵花也大放異彩。

 

雖然對他來說整整活了十七年都沒機會應證這句話的真實性,不過因著身為他的青梅的武之內素娜初中死會時的季節是冬季,因此他到現在都還對這句俗諺抱持著存疑的態度觀望著。

 

直到……

 

「八神,外找!」

班內一個不太熟的同學打斷了他望著窗外盛開的櫻花樹沉思的片段:「你女朋友!」

 

來了!

他的腦海裡響起了這樣的聲響。

同時認命地從座位上起身,一回頭就看到那一張笑容燦開的臉伏在門邊等著他。

 

「達令~一起吃午餐吧!」

甜滋滋的音調從如此二八年華的少女口中冒出並不突兀,反而還帶給人一種飄飄然之感,羨煞了一堆人。

不過他卻沒有這樣的心情享受齊人之福。

 

「哈…哈妮,妳來啦!」

太一撓了撓後腦勺,不太習慣地說出回應的話語。

 

只見那花一般的少女一把挽住自己的臂膀,掛在手臂上的便當袋隨著大動作搖擺著。

「那我們走吧!」

 

他彷佛能看見她話語後面閃著的愛心,還有後頭如影隨形的一個一年級生。

是一個看似斯文少話,文弱書生的感覺。要形容的話就像是一乘寺賢那類聰明型的男生。

「美美,他就是妳…男朋友嗎?!」

怯怯地出聲問道,語氣裡透露著極多數不相信。

 

「是啊!」

美美回過頭,一派輕鬆地回應著:「一開始不就跟你說過了嗎?」

而後她再理所當然地介紹起他來:「我的男朋友─八神太一,現在二年級、是足球隊隊長、也是我的青梅竹馬,從去年三月交往到現在即將滿一年!」

 

高中部的、認識了很久、交往快一年、跟你完全不一樣的類型……

重點是…

我們很恩愛。

 

那與美美同班的一年級生似乎有些不太甘願,倔了倔唇,想再說點什麼,但立即被美美打斷。

「黑木同學,我跟達令要去不被人打擾的地方吃飯,就先失陪了。」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他總覺得美美把“不被人打擾”這幾個字故意加強了一下。

 

不等那個叫黑木的人回應,他就被美美逕自地拉離了教室

不知道是不是又是他的錯覺,總覺得除了黑木之外,教室內也多了好幾道不友善的視線……

 

八神太一輕輕歎了口氣,那聲音輕到足以被美美哼著歌的曲調所掩蓋。

 

 

時間回述到一個禮拜前的某一天晚上……

……

 

“叮咚!”

 

原本躺在床上小憩的八神太一被這一聲響擾了清夢,翻了個身不予理會,卻沒想到門鈴響得更急了。

 

“叮咚!叮咚!叮咚!”

 

家裡人都出去了,八神嘉兒也還沒有回來,他不知道這時間會是誰找上門來。

 

使勁起了身,伴隨著不停歇的門鈴聲,他費力地蹣跚到大門處開了門。

 

「呀啦!你在嘛!」

門外的少女半舉著的手指停在門鈴按鈕之前,看著門內的人終於開了門,對他擠出了一個笑容。

 

「美美?」

太一朦朧的睡意被來者驚醒,連哈欠都來不及打就脫口而出:「要找嘉兒的話,她還沒回來。」

 

不請自來的少女放下了半舉的右手,隨後揚了揚左手提著的紙盒:「我是來找你的,讓我進去吧!」

 

至少有誠意地帶著伴手禮來訪,雖然還沒有多餘的精力去猜對方的目的,太一還是讓了走道,讓美美進來。

 

……

 

「所以…妳找我有什麼事?」

挖了一塊美美遞到自己面前的巧克力蛋糕,在塞進口內之前他就搶先問道。

 

「是…有一件事要請你幫個忙……」

一向有話直說的美美,難得的躊躇了起來。

 

「什麼事?」

塞進口的巧克力蛋糕濃醇可口,就算不常吃甜食的他,也覺得可以接受這樣的口味。

 

「麻煩你當我的男朋友!」

『嗚噗!』

 

分神吃著蛋糕的他,被美美這樣的請求嚇了一大跳,還好嘴內的食物殘渣已經吞入喉,免去了因為驚嚇反應出的不必要麻煩

但入喉的蛋糕沒有多加咬碎,讓太一不能控制地咳了起來。

他迅速抓起桌上的水,一口灌下,終於趨緩了不舒適感。

「怎麼突然…?」

語畢,他把杯內的水全部飲盡。

 

「因為……」

 

只見美美將視線瞥向一旁,有些無奈地一一道來:「想拒絕麻煩的人。」

「麻煩的人?」

「嗯,非常麻煩的人。」

他隨著她又重複了一遍尾句,但腦海裡運轉著的思考讓他馬上想到了符合“麻煩的人”的種種情況。

 

難不成是追求者?

 

就太刀川美美來說,她的長相出色,亭亭玉立又美麗動人,個性開朗直率又朋友多,有哪個男生不會為她心動?

要不是因為他們已經是認識了七年的熟人,他已經摸清楚了她的性格,說不定他見到她也會為她心跳不已呢!

 

「那…為何是我?」

直覺來說就是不怎麼容易的差事,若是能拒絕就好了……

 

「因為太一你是最符合條件的人啊。」

美美將面前自己份的蛋糕尖端處用叉子切了一小塊,放進了口中:「一年前,我被那個麻煩的人告白時就這樣告訴過他了。」

 

果然是追求者……

「所以到底是怎樣麻煩的人…?」

太一疲倦地打了個哈欠,拄起了手臂撐著下巴,如此問道。

 

「那人叫黑木桐人,去年轉到我們初中部的班上,我被老師安排帶著他,沒想到後來就被他告白了,我也很莫名其妙。」

美美攤了攤手,完全搞不懂自己怎麼會遇上這樣一個癡漢:「本來一開始也是很普通的拒絕了他,可是沒想到他卻不接受拒絕,甚至還更加鍥而不捨。」

一臉無奈的樣子,甚至是她的煩惱都顯擺在臉上。

 

「妳怎麼拒絕他的?」

與其怪罪到被拒絕後依舊死纏爛打的物件,不如想來好好檢討一下或許自己做錯了什麼。太一這樣想著發出了疑問。

「嗯……我說,我已經有喜歡的人了,可是他不信,之後就一直更變本加厲的黏著我。」

美美把拒絕人的理由順口地說出,想必她已經用了這句話拒絕過所有的追求者。

但這樣的招數不一定每次都有效。

像這次她就踢到了鐵板。

 

「所以……」

「等等妳不會是……假想了一個物件……」

太一大概已經料到了她會做的舉動,此話一出,讓美美的眸中發出了亮光:

「賓果!真不虧是一同出生入死過的夥伴哪!」

「妳啊……」

原本撐著下巴的手滑到了耳鬢,太一苦笑著,繼續聽著她說道。

 

「要不是因為他一直纏著我,每天都跟我告白,最後我當然受不了了就只好說,我已經開始跟喜歡的人交往了。」

美美嘟了嘟嘴,鼓起了臉頰吸滿了氣:「然後他問我是什麼樣的人,雖然之前有想過拿光子郎來當擋箭牌,但因為他跟我們同班,如果真的拿他來當擋箭牌肯定馬上就破功。

所以,我就跟他說,“跟我交往的人是高中部的,我們認識了很久,他是跟你完全不同類型的人”這樣子,原本是想畢業後就可以解脫了,但沒想到今早又從他傳來的訊息裡得知,他竟然又跟我上了同一所高中……」

 

「美美,謊言越滾越大可是無法收拾的。」

太一語重心長地開導著,撐著歪斜著的頭的手穩穩地執行著份內工作。

 

「早就無法收拾了……」

要不是這樣,她也不會來找他:「我又回他說,我男朋友跟我同一間學校,希望他不要再來煩我。」

 

「美美……」

「對不起嘛!我也想不到好的解決辦法啦!」

她一拍將雙手合十,頂在額前:「拜託你了太一,幫幫我……」

 

「唉……」

太一放掉了撐住頭部重量的手,坐直了身子:「…要我怎麼幫妳?」

 

聽言,美美興高采烈的挪到了他的身旁,貼著他把自己已經想好的計畫一一道出……

 

 

如此一般,就成了現在這副光景……

 

……

 

太刀川美美用筷子夾起了一根炸蝦舉到了他的面前,一邊從口中發出少女般“啊~”的示意聲,一邊期望他能依著她的動作吃下自己所夾取的食物。

 

話說應該不用做到這個地步吧……

八神太一冒著冷汗如此想著,表面卻依著她的動作做出了應當的回應。

他一口咬下美美舉在自己面前的炸蝦,雖是簡單的動作,卻足以羨煞一眾旁人。

 

讓他難為情的只有自四面八方投射過來的、富含各種不同情緒的眼神而已。

畢竟他們現在所在的位置,是所有學生聚集吃飯的學生食堂之中!

 

「美美…我說……」

「親愛的,啊~這個煎蛋捲也非常好吃喔!」

美美似乎沒有接收到他的訊號,依舊興致勃勃地夾起了另一樣配菜,這次倒是沒給他回應的機會,直接就將食物塞進了他開啟的嘴中。

 

美美不如以往的殷勤許久之後才讓他發現之中的異樣,當他偶然將視線看向窗邊玻璃處時,上頭的反射才透出他身後的景象─那個暗戀美美的黑木桐人正忿忿地在他的身後瞪視著這邊的一切……

 

不禁讓八神太一起了一身冷汗!

 

 

●●●

 

傍晚的時候,他結束了足球隊的訓練,換好了衣服之後在社辦的門外看到了等待多時的太刀川美美。

她一下子迎了上來,臉上的笑意不減,隨即圈上了他的臂膀。

「太一,走吧!送我回家!」

 

她命令般的吩咐不容人拒絕,強行拉著他同她步上回家的路程。

 

到了離學校有一段距離的商店街,美美才逐漸放鬆了於他的束縛,離了一些距離,與他並肩而行。

原本運行於兩人之間的甜蜜,像是真空一般一下子被吸得乾淨。美美沉默了一下,才悄聲地用兩人聽得到的聲音說了聲抱歉。

聲音輕輕巧巧地,只要被風一吹就不復見,還好他一直注意著她,所以才能捕捉到這一瞬間。

 

「沒什麼,是我說要幫妳的。」

「可是太一一直看起來很為難的樣子……」

 

原本想要用來驅趕周圍的尷尬感,卻又因美美對自己的描述重新彌漫了整個空間。

 

原來今天一天下來,他的表情在她的眼裡呈現的是這種狀態─

 

為難。

 

畢竟他們一直都是朋友的關係,因為演戲要裝成戀人的樣子,說實在他並不在行,也感到無止盡的彆扭,他在意的是周圍的觀感,以及朋友偽裝成戀人的親密。

 

八神太一捎了捎發梢,當他每次陷入這種無法可想的狀態時,總是習慣性地做出如此的動作。

看向一旁比自己矮了快一個頭的少女,美美看起來有些沮喪地微微低下了頭,雖說從外表看不出來她現在在想什麼,但認識美美的人都知道,這樣的表情不是她面向人會表現出的樣子。

 

突然視線掃過了前方,太一靈機一動伸手拉住了漫無目的向前走的美美,嘴角綻開了笑意:「美美,我請妳吃鬆餅吧!」

他輕拉著她跑向商店街一隅的小攤販,那裡沒有顯眼的招牌,靠著是固定客源的圍繞因而招來了不少的人氣。

 

停在賣著香氣四溢松餅的胖卡前,太一微微側眼看著美美,果然甜食能夠讓她重展笑顏。

只見美美的注意力停在小攤販上的自製菜單上,開始思慮著要吃什麼口味的鬆餅。

攤販老闆這也注意到了新客人,帶著親切的笑容在百忙之中詢問所需:

「這對可愛的情侶,要什麼口味呢?」

「老闆我要巧克力跟原味的各一,再加上兩球香草冰淇淋!」美美忘我地點著餐,倒是沒去注意老闆稱呼他們的用詞。

而太一下意識想著要否認,但又被美美迅速又豪邁地點餐方式抓去了回覆方向:「等等美美,這麼多妳吃得完嗎?而且冰淇淋…現在還沒到夏天吧!」

太一像個老媽子一般叨念著,一邊想著自己的錢包能不能負荷這樣的花費,看來自己還是省一點不要點自己的份好了……

「沒關係啦!甜點是裝在另一個胃的啊!」美美俏皮地朝他吐了吐舌,被他拉住的手反握住他前後搖晃著:「而且吃冰沒說一定只能在大熱天吃,在這樣的春天也別有一番風味嘛!」

美美式的回答。

 

 

太一苦笑地付了錢,看著捧著鬆餅在前方蹦跳著的少女…嘛!她能夠恢復她原有的精神就好了。

 

他跟上了她的腳步,兩人一同在附近的公園長椅上坐了下來,美美迫不及待地打開裝著鬆餅的塑膠盒,鬆餅的熱氣已經讓上頭的冰淇淋開始融化

,而一旁的鮮奶油上頭還點綴著五彩繽紛的糖粉,讓人食指大動。

美美拿著湯匙挖了一口冰淇淋放入嘴中,享受著冰涼的味覺刺激後,又用刀叉劃過了下方的原味鬆餅,加入口中一同咀嚼:「啊啊,超好吃!」

 

太一在一旁看著羡慕,陣陣的香味撲鼻,加上美美一臉美味的表情,讓他口中的唾液開始分泌。

他吞了吞口內爆發的液體,等下次自己攢夠了零用錢再去買好了。

當他這麼想著的當下,只見一隻叉子伸向了他,上頭切塊的巧克力鬆餅散發出香氣。

「太一,啊~」

「沒關係,妳吃就好。」太一習慣性地拒絕了對方,況且這裡也不是學校,沒必要一直無時無刻地扮演著情侶。

「你真的以為我一個人吃得完這些啊。」美美掘起的唇上還帶有一點貪吃的痕跡,此時的她因為伸向太一的右手,連帶著她的身子也跟著貼近了他幾分:「巧克力是為你點的,你不是很喜歡嗎?」

「也沒有到“很”喜歡啦……」

太一發出明顯的拒絕信號。今天已經非自願地與美美“間接接吻”了好幾次,每當想起那些場景就會惹得他心跳加速,十分不自在。

 

「反正…我吃不下了!」美美見太一不如早前在學校食堂那樣對她的舉動順從般的接受,一時之間來了氣,把自己吃了一半的鬆餅丟給了少年後,便從長椅上起身,並且將擺放在一旁的書包帶起,掛上了自己的肩頭:「掰掰…回去了!」

她瀟灑地轉身,頭也不回地離開。

只留下太一驚愕地望著她離去的背影,在躊躇著是否要開口留住她時,美美就已經從公園口消失了蹤影。

 

 

●●●

 

回到家時已經是晚飯時間了,八神太一將裝滿了書與體育用品的側肩包隨意丟在房內,便將房門半掩上,加入了一家子的晚餐。

 

晚餐之後他休息了一會便回到了房內。今天的晚餐母親特別準備了咖哩大餐,礙於面子他還是要依照平常的食量捧母親的場,加上不久前解決的鬆餅,這些食物下來簡直要將他的肚皮給撐開。

 

太一打開了房內的燈,從包中首先摸出了蓋式手機,習慣性地打開來查看,卻被裡頭一大堆訊息信給嚇傻了眼。

近三十通的未接來電訊號。

 

發話者─太刀川美美。

 

傍晚時不歡而散的情景此時又迎上了心頭,八神太一不明就裡,但手指依舊詢者對方的號碼重播了回去。

 

通話播通後,他才正要應聲,從彼方就傳來了美美細小又顫抖的聲音:

「太一……?」

「怎麼了美美?找我什麼事嗎?」

他雖感到奇怪,但還是本能地詢問對方來電的本意。

 

只聽到另一邊停頓了好幾秒,隨後幾聲急迫的門鈴透過電話傳了過來,美美這才扯開了嗓音,用著有些哭腔的顫抖向著他發出求救訊息:「太一…救救我!」

那樣無助的求救聲激發起他的急迫,他抓緊了手機,彷佛像是要抓住話筒另一邊害怕著的身軀:「美美!妳在哪裡?」

「我……」

美美似乎也因為終於連接上太一,從他的聲音裡得到了些許勇氣:「在家裡,我被他跟蹤了!」

「我馬上就到!」

 

當說完這句話後,他立即掛上了電力所剩無幾的手機,抓起了衣架上隨便一件外套,就飛也似地急奔出門。

 

「哥?你去哪?」

八神嘉兒這時正好也從房內出來,差點被自家的哥哥撞個正著。

「去找美美!」

他短促地留下了這樣的告知,沒有減下他的速度,如風一般地離去。

 

方才在電話裡一聽到美美的述說,他根本想也沒有多想,就馬上知道美美口中的跟蹤者是誰。

 

奔馳在夜色中的街道上的他現在根本無心多想什麼,他的腦海裡一直浮現美美害怕著的模樣,只是這樣就讓他按耐不住,腎上腺素就像是要衝出口一般,心跳一直狠狠地敲擊著胸口。

 

 

幾分鐘不到他就來到了美美的公寓前,腳不停歇地直奔她所在的樓層,太一左右查看了四周,發現沒有任何人的蹤跡,便伸手按了太刀川家的門鈴。

但卻沒有得到房內的人任何的回應。

 

他不放棄地改用拳頭敲了敲門,這才想到美美或許不知道門外的是他,才又用急喘著的氣息,大聲地向著裡頭報上自己的身分:

「美美!開門!我是太一!」

 

才開口沒幾秒他就清楚聽見了門內的動靜,最先似乎像是撞倒了什麼的聲響,而後是門鎖被轉開的機械式鏗鏘響聲。

門被開啟,映入眼簾的是少女憔悴的淚顏。

 

當太刀川美美對上了八神太一的雙眼,她便再也無法忍住,直接就沖進了太一的懷抱之中。

「…太一…太一!」

被少女貼上來的柔嫩身軀緊緊擁抱著,太一雖顯得有些無措,但在下一秒他依著自身的情感,自由的雙手附上了美美的背脊,將她傳過來的顫抖一併包覆。

「我來了,美美……」

 

他在她的耳畔處如此低喃著,原本著急的心情在見到她之後逐漸趨緩了下來。

八神太一突然感受到一陣暖意撫過了他的心頭。

 

 

●●●

 

太刀川美美喝下了八神太一為她倒的熱茶,顯得冷靜了不少。

 

「冷靜多了嗎?」

自從進門之後就一直被抓著的手終於被放開,太一這才足以喘一口氣。

「…嗯……」

美美緩緩地發出單音節的回答,把喝盡的杯放回膝前的桌面上。

 

太一看了一眼她淩亂的發,哭得紅腫的雙眼,能夠想像得到在孤立無援的狀態下,她是如何的煎熬。

 

沉默又重回了整個空間,太一看了一眼地上翻倒的小椅凳,走過去將它重新立起:「妳剛才一直都沒有開燈嗎?」

方才他隨著她進門之前,他早已發現屋內呈現一片黑暗的狀態,看來在他發現她的來電之前,她一直處在黑暗之中,獨自面對著恐懼。

「嗯…因為我才剛回到家不久,他就來按門鈴了。」

美美回憶起方才的事情,餘悸猶存:「本來以為是你追著我後面來的,我一開門才發現是他,來不及關門就……」

她用雙手緊緊地將自己包覆住,又開始止不住地顫抖,似乎是想到什麼,一瞬間她就止住了話語。

 

雖然知道一直詢問她事情的經過是很慘忍的事情,但太一能夠猜個大概,因此他為她轉換了話題:

「妳應該還沒吃飯吧?我幫妳做點東西吧,冰箱裡有什麼?」他插著腰的手放了下來,往廚房的方向走去。

「…我吃不下……」

美美的聲音在只有兩人的空間裡回蕩著,虛無縹緲。

「多少吃一點吧。」太一這邊已經在半開放式的廚房裡打開了冰箱門:「蛋包飯可以嗎?我就只有這個拿手,正好也有材料。」

他自顧自地說道,拿出了一人份的食材,快手快腳地幫少女準備起她的晚餐。

 

正當他把所有的材料都丟進鍋中時,從後頭有一股力量環繞住他的腰間。

太一被美美突如其來的環抱止住了翻炒的動作,他急忙關上了火源,感受到他背後的人兒正將臉龐貼近自己的後背。

「美美…?」

「太一…可以……」

 

他聽到她微微請求的話語,雖然聽到了,但對於她所要的請求他認為自己可能是聽錯了,像是要確認一般,他掰開了她的雙手回過了身,對上了她淚眼汪汪的視線:「美美…妳剛才說了什麼?」

 

只見美美吸了吸鼻子,第一次用著怕被對方拒絕的踟躕重新道出:「太一…你可以吻我嗎?」

 

「…怎麼……」

太一這下也難得慌了起來,他因為美美迫切的眼神而紅了臉,但他依舊鎮定地回應著:「美美,我們…只是假的……」

 

「拜託你……」


情侶間的吻是因為愛而相貼,但他卻感受到美美想要的吻,是一種想要忘記內心痛苦的替代。

突然有一種強烈的不爽漫上心頭,太一抓過了美美的雙肩,微微側過頭……

 

『就這一陣子麻煩你了……』

 

他的腦海裡響起了不久前美美所託付的請求。

 

『…男朋友。』

 

他俯上前的唇貼上了她的。

 

從一開始輕輕地碰觸,到後面一發不可收拾的纏綿……

 

八神太一覺得他變了。

變得不像原本的自己。

 

他竟然會如此渴望著眼前的人。

渴望著她能給自己的不只是短暫的關係,更是能夠長久待在她身邊的證明。

 

他從沒想過這樣一個偽裝的關係會變化成這樣一發不可收拾。

或許一開始就該料到會有這樣的轉變,只因為是她─太刀川美美。

 

雖然他們之間的相處可能不如其他被選召的夥伴那樣密切,但他們卻也擁有了兩人之間獨有的回憶。

就如同現在這份偽戀的關係一樣,也是因為有她,這樣的關係才會形成……

 

她成了他最不平凡的朋友。

 

 

八神太一將被自己親吻到站不住腳的美美攔腰抱起,她自然地將手環過了他的脖頸,兩人繼續著停不下來的愛戀。

 

 

●●●

 

太刀川美美因從窗外探入的刺眼陽光睜開了雙眼,那張臉就擺在了她的面前。

 

「醒了嗎?」

陪了她一整夜的少年如此問道,眼角的溫柔溢於言表:「我買了早餐,要吃了嗎?」

 

雖然他沒有對她說出,但嘴上的傷讓就算是剛睡醒的少女也能清楚注意到,她伸手撫上了太一嘴邊的擦傷,撇去了對方關於吃早餐的話題,把自己的疑問丟出口:「這傷…怎麼了?」

 

「被妳發現了……」

太一拉開了一點距離,臉上的笑容依舊不減:「剛剛出門的時候,我又看到了那傢伙,所以就跟他…談判了一下。」

 

他一臉像是在講述別人的事情一樣雲淡風輕地,從他的話語裡聽不出關於他臉上的傷的嚴重事態:

「我知道他對妳做了什麼事情之後,忍不住就揍了他,所以…才有這個傷。」

 

太一露出一臉跟他所說的事情完全不一樣的表情,他揚起的嘴角讓美美不知不覺地被他影響,內心有一種事情早已被他解決了的預感。

 

「我已經跟他表明得很清楚了,之後他不會再來騷擾妳了,美美,放心吧。」

 

果然是如此,雖然並他沒有把細節一一說出,但美美卻能從他的言行中感受出撥雲見日的陽光。

那人─黑木桐人再也不會將自己的情感強加在她身上了,因為她有了他─八神太一。

 

「…真的嗎?」

她的口中自然而然脫口而出的並不是她的不確信,相反的是她對於這樣一個狀態終於解脫了的歡喜。

 

當太一給了她確信的點頭之後,美美再也按耐不住欣喜跳起了身子抱住了面前的少年,高興到埋在他的頸項之間喜極而泣。

「謝謝你…太一。」

「因為我是妳─太刀川美美的男朋友嘛!」

 

 

窗外的鳥叫聲叼啾著,那是春天的象徵。

而窗內的兩人緩緩靠近的面龐,是再確認了彼此變化後的心意之後產生的春天。

 

 

那是屬於他,八神太一的……

 

戀愛的季節正要開始!

 

 

FIN

 

22.04.2017

7929

 

後記:

突然很懶得寫後記了。

 

終於把三月本來就要出刊的特刊趕出來了……

 

那時候其實討論了很多題目,我總共跑出了三個坑,

第一是:愛麗絲夢遊仙境的改編主題→後來因為不再符合主題而暫時放棄。

第二個是:美美在太一十七歲生日跟太一交往之後的十年時光→後來覺得因為是給太一的生賀又感覺太牽強了沒有寫下去的動力……

第三個就是這篇啦!戀愛季節!

其實戀愛季節這個主題我也是到暖暖跟蓮音發預告貼的時候才知道的,竟然剛好正中了我這篇的主題!

原本還在艱難的補坑的我只好棄第二篇跳到第三篇了!

 

然後拖那麼久才更真是抱歉,因為平日有工作,又要準備語言考根本沒有能夠靜下心來寫文的時間,只好拖到今天再來完成,希望這麼急產出來的文能夠符合大家的口味……

 

這是P.A.K.第二篇特刊,又是由我來做結尾,第一篇感謝大家的支持,同樣的第二篇也獻上!

請多多指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喵~慕時雨← 的頭像
→懶喵~慕時雨←

''˙˙*˙樂音飄揚˙*˙˙''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ReNS
  • 假戀人開始的戀情好甜>////<
    公主和騎士的關係果真是太美的寫照
  • 公主跟騎士真的是太一跟美美的萌點

    →懶喵~慕時雨← 於 2018/05/01 15:1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