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數碼寶貝
●CP:八神太一x太刀川美美(太美)
●故事設定時間:高中時期


~*~*~*~*~*~*~*~*~*~*~*~*~*~*~*~*~*~*~*~*~*~*~*~*~*~

進入另一個月份的午後,陽光穿越過一整排走廊的方窗照射在室內的木質地板上,早已把春季還殘留在室內的一絲寒氣蒸發殆盡,庭院中的樹木也長齊了綠葉,偶爾一陣風吹過,帶起了群枝震動的沙沙聲。

募地,校內的鈴聲響起打破了原有的寧靜,並宣告著最後一節課的結束。

八神太一例行地背起整理好的運動肩包,跟素娜打了聲招呼就準備離開。說時遲那時快,當他打開後門正要邁步出去時,泉光子郎便小跑過來剛好抵達他們的教室門口,一見眼前的人是太一,不由分說便開口詢問:「太一,你知道美美去哪了嗎?」

武之內素娜見狀也聚了過來:「怎麼了光子郎?美美不是跟你同班嗎?況且上課時間能去哪裡?」

「不知道……」光子郎低頭沉思了一下:「她早上跟我說會離開一下,書包也沒拿就走了,我本來沒多想,但到現在已經放學了都還沒回來,有點擔心,所以我就想說來問問你們搞不好知道她去哪裡了。」

「連去哪裡或跟誰去都沒說清楚嗎?」太一忽地想起了前不久類似的情況,拿出手機開始播打美美的號碼。

光子郎看著太一一氣呵成的動作,搖了搖頭歎口氣說道:「沒用的,我已經打過好幾通,直接就轉語音了。」而後又接著說:「我記得好像說什麼千名董事找她,還以為只是去一下辦公室,沒想到連老師都不知道她去哪裡了……」

 

「千名董事?!」

當聽到光子郎的低喃之後,太一與素娜有默契地異口同聲。

「不會又是去千名董事家吧?」素娜隨即一臉擔憂,當她瞥向太一的側臉時,對方什麼都沒說就推開光子郎沖了出去:「…太一!」

兩人一同看著太一的背影,光子郎與太一的舉動相比之下冷靜許多:「我倒覺得這次不用這樣緊張,看美美的表情也沒有任何異狀的樣子,應該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那你還急匆匆的跑來,怎麼看都像是出了什麼大事一樣。」素娜有些無奈的插腰。

「班裡的數學習題簿只剩她一個人沒交了,老師正在催著。」光子郎正經八百的說出原因:「對了,美美最近有發生什麼事嗎?」

「怎麼這麼問?」聽到光子郎這麼說,其實她也想著親自問問美美,關於上次與足球隊的外宿集訓,有什麼難忘的回憶之類的。

 

自從上次千名愛事件落幕之後,她就能感受到美美與太一之間的互動有了些微的變化,具體是什麼倒是很難用言語描述,不過就女孩子的直覺來說,她肯定美美在心境上一定有什麼突破性的變化。

在那之後忙碌到了現在,很久沒有好好跟美美談心,素娜計畫著這次期末考試結束後,一定要好好跟她聊個三天三夜!

 

光子郎踟躕了一會,猶豫地說出他的觀察:「連假回來之後就看她更加熱衷學習,特別是不擅長的理科也變得更常來向我請教,我當她同班同學那麼久,從沒看過她這樣的。」

「嗯……或許是期末考試到了吧!」素娜拄著拳頂著下巴猜測著:「畢竟她是交換生,有一定的成績門檻必須達到。話說上次期中考除了語文,其他理科類都是低分飛過,我們一起吃飯時她還說過不加油不行了。」

「真是的,她這總是臨陣磨槍的個性什麼時候才能改一改…」光子郎扶額輕歎道:「既然要申請當交換生,也該已經知曉要做怎麼樣相對應的付出了吧。」

他瞭解到交換生是通過了校內篩選而來,並且在這一年之中的學費與一切的生活費用由雙方校內以及相關政府單位的全額資助,但前題下是要這一年的成績都須達到所設定的標準,否則將歸回所花費的所有開銷。

言下之意,似乎是認為美美既然得到了這樣的名額,就該要時刻警醒,為的是不枉費這樣一個從天而降的機會,不然她交換過來為的是什麼?只是為了見見他們這一群好朋友嗎?如果是這樣的話,大可不必這麼麻煩,就像往年一樣有空就飛回來串串門子就夠了。

 

既然是這樣,她到底是為何而回來這裡就讀的?

說實在,泉光子郎這樣的頭腦也無法弄清楚太刀川美美真實的想法。

 

 

●●●

 

八神太一背著包從三樓直奔到一樓,中途許多從教室湧出的學生,讓他加速又減速地在人群裡穿梭著花了不少時間。

好不容易離開教學樓,他卻被一個女聲叫住:

「咦?太一,你要去哪?訓練不是要開始了嗎?」

柊明日夏看著像是不打算到場邊集合的太一,出聲叫喚他並且走上前去:「難道是怕等下的比賽輸給我要臨陣脫逃嗎?」她賊賊地輕笑道,不由分說地拉起太一的腕臂。

 

「不是…我……」太一急匆匆地像是要向她說明什麼,卻被對方往足球隊集合的地方帶去。

「快點快點!隊長不是更該以身作則嗎?」

明日夏換推著太一的後背前進,眼見隊員們已經逐漸到齊,太一只好緩步走向大家。

 

「誒誒!隊長好賊喔!還沒換衣服是要偷偷開溜嗎?」

果不其然,又是小丑開口起哄,順帶帶起了一些人的同聲附和。

只見太一一臉不悅,但比賽將近,身為隊長也不可能大咧咧地貿然脫隊,只能嚴聲喝住這些鬧哄哄的呼聲,再以隊長的身分命令他們做完暖身後繞跑十圈操場。

 

而悟學長暫時代替他盯住這些懂得找機會懶惰的隊員們,讓太一到休息室內換衣服。

被硬是綁住了行動,太一只能試圖在前往足球隊社辦休息室的空檔播打太刀川美美的電話號碼,但連一次接通的機會都沒有,制式的女聲每每從話筒中傳來,就一次次地增添太一心中的焦急。

他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這般急躁的原因,唯有腦海中不停播放著那次美美被球棒擊中倒下的畫面……

 

「美美…接電話啊!」

一邊不停地低喃著,在要到達社辦教室時,在教室前撞見了一個身影:「…晴彥學長?怎麼了,不去訓練嗎?」

「啊,我已經跟教練報備過了。」晴彥邊說邊將社辦的門帶上:「有間大學的招生座談會就在附近,想說機會難得去看看。」

「咦?學長不打算用足球比賽的成績推甄入學嗎?」

明明球算是踢得不錯數一數二的好手,而且用足球比賽的成績推甄入學,需要的筆試成績就不需要很高了。算是用體力換取分數。

太一原本以為他跟悟學長,或是跟他一樣,把踢球這個愛好當作升學邁進的踏板。

「踢球什麼時候都可以踢,」晴彥解釋他所安排的未來:「而接下來,我想要好好為我未來真正想做的事情加把勁。」

「真正想做的事情……」

太一認真的沉思了起來,那麼他想做的事情是什麼?他想起前陣子的升學意向表,說實在,他對於未來根本還沒有具體的認知,只想著能夠踢球,順利畢業就足夠了。晴彥的話,無非開啟了他另一扇未知的門……


見太一未更換的服裝,難得一見對最愛足球訓練不經心的認真隊長,晴彥開口些微調侃對方:「隊長加把盡吧,聽說今年強敵不少。」

走過去拍了拍他的肩,像是前輩給後輩打氣的動作:「那我先走了。」語畢,當他準備離開時,太一才回過神來,從後頭急匆匆地叫住了他:

「晴彥學長,既然你要出校門,那美美的事……!

他才說到一半便緊急止住自己的話。是說晴彥學長跟美美在上次的集訓也只見過幾次面而已,非親非故的,怎麼可能還花時間幫忙找她。更何況到底是怎麼樣的情況,說實在他也還搞不清楚,只是急促的情緒一直在胸口奔馳著,讓他很難平靜下來。

 

「美美?什麼事?」

就算太一話說到一半,但他卻靈巧地抓到了他要表達的關鍵字,是關於美美的事情。

晴彥回過頭來,然後他像是突然想到了什麼似的回應他:「我想現在美美的事情應該不是最重要的吧…比賽就快到了吧,雖然有我跟悟加入,可還是不能掉以輕心!」

「…不,我是怕她會……」

「…我認為美美不是那種會去計較那些小事的女生。」

 

其實今天早上的事情他也是其中一位目擊者,柊明日夏的舉動說實在也同樣讓他感到驚訝,還有在他旁邊一群八掛著的隊員們的耳語,再撇過眼,就看到美美低著頭跑離的的背影。

雖說跟太刀川美美認識僅是一個禮拜前的事情,但他似乎可以輕易就看透她的心思,過夜集訓的路途中,他看到了被小丑發現起哄後搶去便當的兩人,美美又默默的拿出一個淺藍色的小盒子遞給太一,那樣的笑容讓他看到第一眼就無法忘記;第二天的早晨,注意到美美躊躇著上前向太一打招呼時的表情;還有因為小丑的起哄,被拿來當作他與太一之間勝負賭注的美美,一瞬間紅通的臉龐以及睜大眼僅僅注視太一的表情,也被他不經意地記憶了下來;晚上,又因為小丑再次的起哄,當他發現小丑念到自己號碼的當下,對面的美美明顯地急促不安了起來,兩側的小泉與太一也注意到了她的反常,他就猜到另一個號碼一定是她……

他當然不只發現了這些,他也同樣觀察到了太一的反應,雖是有些遲鈍,但很明顯就是以他自己的方式在與美美相處、保護著美美。

當大家發現美美手上拿著另一個號碼而開始興奮地大聲嚷嚷之時,他注意到太一原本要挺身掩護美美的行為被一大群人的吵雜掩蓋了過去,就像倒進沙漠中的水被流沙吞噬一樣消蹤匿跡。

那時他就莫名的好奇兩人的關係,更甚至是美美的心情變化。

他可以靈敏地注意到哪時候她會開心到哼著歌在庭院裡晾著隊員們的衣物;有時她會明顯地低落唉聲連連的有一口沒一口的吃飯,有時候又會見她突然地好轉自我打氣著,然後像是灌滿了能量般的直沖向前……

 

他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總是注意著美美的一舉一動,一回過神來就發現了很多屬於她的秘密,然後才在水族館真正地跟她像朋友一樣的談天。

他從來沒有像這樣去注意一個異性,美美是第一個,也可能是因為初識是處在這樣的環境中而致,萬綠叢中一點紅,因此才讓他能這麼直接地就注意到她,而她的存在對於他來說,就像是當他在拉中提琴時會偶然出現的最佳音粒,那種毫無雜音的純淨聲響一般,使人不絕於耳。

所以他才會不受控制地脫口詢問美美她與太一的關係……

 

其實他已經很明白太刀川美美對八神太一的心意了!

 

他知道感情的事總不能外人去插手什麼,看著美美像三溫暖一樣的心情變化,他也跟著像是乘坐起雲霄飛車一般,跟著她一起起伏動盪。

作為前排座位上的旁觀者,八神太一的舉動才讓他更加在意。

八神太一並不是那種對女生來者不拒的人,早上柊明日夏的小動作所引發的反射動作讓他能夠分析出,這個人根本就只是感情世界的遲鈍者罷了,不過他這樣的性格卻足以成為他的致命點。

 

前任足球隊經理─武之內素娜跟八神太一的交情甚好,兩人青梅竹馬的背景隊內的人皆熟知,那時候隱隱約約有股友達以上戀人未滿的感覺,只是後來素娜就跟學生樂團吉他手兼主唱的那個石田大和走得很近,不久後太一的自主訓練就被一些因連帶增加訓練的其他隊員八卦成失戀狀態。

不過這類的感情遲鈍者讓旁人有極佳的辨識能力,只要是發自內心而出的反應,就能夠十之八九猜中本人都不知道的心之所向了。

 

所以現在的太一可能是因為柊明日夏對他的舉動,而在在意美美早上提早離開的反應?晴彥下意識就想到這個,可是想了一想又覺得好像哪裡不對,只因為他所認識的太一不是這麼一個靈敏的人。

 

而太一則是對晴彥的回應感到疑惑,但又無法忽視他口中所描述的美美。美美的確是這樣的人,但若是連自己受傷過的事情都不去在意,非要再次接觸危險的話,他認為這樣的行為就是愚莽了。

「我當然明白美美不是會記仇的人,」太一以他自己的想法答覆晴彥:「但如果又因此受到傷害,她就是個不懂得記取教訓的人了。」

 

…受到傷害,記取教訓……?

早上的事美美明顯是受到傷害了,但太一為何要她記取教訓呢?他越來越搞不懂……

 

晴彥欲言又止,剛想要說些什麼的時候,太一就扯起一個笑,拍著腦袋說要趕緊去換衣服了。末了又跟他補充著關於美美的事就無需他費心了。

 

他這樣一說倒是讓他感到更加好奇。

 

 

懷著疑惑邊走出校門時,他就碰見了從學校圍牆邊的人行道走進來的太刀川美美。

……

 

●●●

 

接近傍晚的時候起了風,天空被一片烏雲遮得密不透光,才一下就下起了短暫的細雨。太刀川美美胡亂地翻找了書包好幾次,最終才放棄接受自己沒有隨身攜帶雨具的事實。

誰知道這個季節的日本天氣老是說變就變,剛好也沒有察看天氣預報的習慣,就這樣毫於防備地中了陷阱。

正思量著去附近的超商買一支傘,卻剛好在平面樓裡遇到了同樣晚歸的武之內素娜。

素娜搖了搖手上的折疊傘,向好友發出一起回家的訊息。

 

商店街上因為突如其來的陣雨讓人潮稀稀落落。兩個女孩子共撐著一把傘,手把手地貼近彼此,為的是不想被雨淋濕半分,但前進時提起的腳跟所帶起的水滴,依舊讓皮鞋沾上了一層水薄膜。

至少他們到達目的地之後,除了沉重的濕氣壟罩之外,沒有再被添加更多的潮濕。

 

那是一間坐落在商店街小巷內的一家頗有自我風格的小喫茶店,門一打開就被撲鼻而來的濃重巧克力甘苦味所彌漫。這裡主打各種不同的、以巧克力為基底的飲品、甜食,更特別的是能夠選擇巧克力的苦甜度,因此吸引了許多為了品嘗最純粹可哥原味的顧客上門光顧。

說實在他們也是第一次來到這家店,要不是因為一般他們會去的那些店都已經被放課後集結念書的學生群佔據,他們也不會繞到這裡。只剩下這個從外觀就能對價位落點略知一二的高格調的小店,評估了一下各種具備的情況,對於他們兩個不想被打擾、許久未私聊、想要喝飲料加上吃甜點的女高中生,的確擁有踏進去這家店的決絕感。

 

於是簡單地各點一杯飲品與一塊蛋糕,美美與素娜終於得以進行他們女子間的“秘密會議”。

 

「所以美美,考試準備的如何了?」

素娜一開口就意有所指般的問道,眼神直視正對著旁邊窗子裡反射的自己整理著瀏海的學妹。

 

「大致上應該沒問題。」美美順了順髮絲,轉回的視線與好友對上:「別看我這樣,最近我可是很認真的去請教光子郎了呢!」

 

看著美美一臉此話不假的表情,素娜微笑地點了點頭,將臉龐靠上了豎立在桌上的手臂:「我知道啊,今天遇到光子郎時,有聽到他說。」

她正在心裡默默地盤算著什麼時候進入正題時,美美倒是自動向她坦白:

「不過今天,我去找千名愛了。」

 

毫無任何的隱瞞,也從她的表情之中看不出任何不妥的端倪。

 

再說,太刀川美美本就是個如此單純直言的女孩。

 

武之內素娜靜默,給了她足夠的時間向自己吐露。

 

「聽千名董事說他的狀況不好,那件事之後總是關在房間裡,不管是誰勸說都沒用,迫不得已才來找我。」

美美一邊玩弄自己的手指,一邊繼續說道:「而且畢竟潔米是我到美國後第一個在學校結交的朋友,我沒辦法放下他不管……」

 

「潔米…?是千名愛嗎?」素娜很快就把美美嘴裡不同的名字,跟自己印象中的那人結合起來。

「嗯,因為上次那件事,才發現他是潔米。」美美侃侃而談起上次發生的事件:「因為變太多了,一時之間根本連結不起來。」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既然是在美國時認識的朋友,美美會在今日認不出對方的原因,肯定是中間又發生了什麼事情。

 

「其實潔米…千名愛是男生。」

美美把她早已知曉的事實說出:「一開始我認識他的時候,也以為他是個很普通的女孩子,要是他不把這個秘密說出來的話,我可能還把她當成女生吧。」

 

「可是他的聲音,根本讓人聽不出來他是男孩子。」

素娜找出不合理的癥結,這時候的青春期孩子都正值身體變化期,聽千名愛的聲音,根本就是正常的女孩子。

 

「嗯,原因是因為他的媽媽。」

美美緩慢了語速,音量也跟著減低:「原本潔米出生之後,都是像男孩子一樣的撫育他。但在他八歲的時候,他的爸爸跟媽媽離婚了,他跟著媽媽回到了美國。那時候可能是因為離婚的打擊太大,又被診斷出不孕,讓原本一直想要女兒的傑米媽媽,在這樣雙重的打擊之下,患上了精神病。

雖然一開始正常的時候很正常,但一旦發病,就會把潔米裝扮成女孩子,讓他玩女孩子的東西,完全把他當成是一個女孩子來養育。」

 

凝重的空氣凝結了兩人之間的氣氛,素娜完全沒想到一個光鮮亮麗的女孩背後,竟然有這麼一個反差的過程。

「難道他都沒有反抗過嗎?已經是一個八歲的孩子了,對自己的性別定位什麼的……」

「要是我,應該也不會反抗吧。」美美難受地抿了抿唇,讓口水稍稍濕潤乾燥的嘴唇:「畢竟他那時候跟母親相依為命。他當然一開始也反抗過母親的行為,但卻被發病的母親趕出了家門。

他就這樣被關在門外一個晚上,直到早上媽媽恢復正常的時候才被帶進來,那麼小的孩子,早就被嚇壞了。」

 

「怎麼會……」

難以置信,卻漸漸明白了造成今日這樣一個千名愛的背後緣由。

 

「所以在那之後,為了討媽媽的歡心,潔米就無時無刻地把自己扮成了女孩子,但畢竟是從小被當成男孩子養大的,淺意識也還知道自己是男生,所以行為根本沒辦法說改就改……

聽說他在念小學的時候,很常因為扮成女孩子的事,被同學欺負。雖說到了初中時搬了家,換到了新的學校,知道他真實身分的同學都不在了。為了不讓青春期的生理變化破壞了他扮成女孩子的計畫,潔米透過管道,把大量的雌性激素打進自己的身體裡,雖然外觀還是沒辦法真正成為女生,但因為非常可愛的臉,配上非常女孩子的打扮,讓很多男孩子把注意力放到他的身上,惹來一些女生的不滿。

我剛見到他的那時候,就看到他被兩個高年級的女生欺負……」

「所以就美美的性子,沖上前擋在前面,救了他,成為朋友。」

「真不虧是素娜,真瞭解我!」

兩人相視而笑,不枉費這麼多年的友情,素娜總是能猜透美美的想法跟行動,而反之亦然。

 

「不過之後沒過多久,我們相處大概才幾個月的時間,我就從其他同學的口中知道潔米離開美國的事情。

因為潔米的媽媽不幸車禍身亡,他的爸爸拿到了撫養權,親自來幫他把離校手續辦妥,在母親喪禮之後的幾天,一句道別的話都沒說,就匆匆離去了。之後在見到他,就是我回到日本的時候了。」

「原來有這麼一段……」素娜放下了前幾秒的笑容,轉而語帶憐惜:「可是千名董事那邊,從小把潔米當成男孩撫養的話,這樣一來潔米不就……」

美美聽到素娜這麼一說,認同地輕輕點起了頭:「千名董事想要讓潔米恢復男孩的身分,但潔米卻不肯,還自己把原先的日本名字改成了非常女孩子的名字,弄得千名董事很不高興。」

她繼續將今日從潔米那裡得知的所有事情,一五一十地轉告素娜:「潔米愛著自己的母親,認為那時父母會離婚,很大原因是來自父親方面,不過也的確是如此,所以才會導致母親變成那樣。可能是有些為了贖罪的意味吧,千名董事之後就放縱潔米做他想做的事了。」

「這麼說來,他肯定是一個極度希望得到愛的孩子……」

因為她也曾經有那樣的體會,為了得到母親的愛與關注。只不過不同的是,她倒是反其道而行,現在回想起來,都覺得自己是個奇葩了。

 

突然之間,她像是終於想通了什麼,雙手拍上了桌面,弄出了不小的聲音:

「原來如此!所以他是為了得到美美的關注,才做出那些事情的!肯定是這樣的!」

 

美美看著將手撐在桌面上,興奮地從位子上一躍而起的好友,揮了揮手希望她結束如此大的動作。

只因一整間吃茶店的店員以及客人都將目光投射到了她們身上。

尷尬的表情浮上顏面,武之內素娜不好意思地四處鞠躬哈氣,表明歉意了之後便迅速縮起了身子。

 

「所以說…一定是這樣沒錯。」她小小聲地再次向美美肯定著,希望能得到對方的附和。

 

此時,店員送上了方才各自點的現做飲品,打斷了她們之間的對話。

 

美美一下就被杯緣處裝飾著雕刻成貓咪形狀的巧克力吸引了注意力,新奇地點了點巧克力貓咪的耳朵,攪拌著捲曲的吸管,讓杯裡的巧克力冰沙隨之舞動。

素娜也看了一眼她所點的熱可可,上頭的奶泡與棉花糖也裝飾成了立體貓咪的形狀。

 

「其實…潔米說過喜歡我……」

美美停下了攪拌的動作,杯裡隨著慣性轉動的冰沙因著停下吸管的阻力緩慢了下來:「但我不知道那到底是怎麼樣的喜歡……」

素娜不忍看著垂下眼簾獨自煩惱著的美美,她啜了一小口依舊冒著熱氣的可可,便抬起了眉:「“喜歡”有很多不同的形式,像我也很喜歡美美,很想一直跟妳當朋友,一直跟妳像這樣談天說地,這樣的“喜歡”就是我們的友情。」

「我也是…我也很喜歡素娜。」

美美終於展開了笑顏,但似乎還是有些勉強:「我也喜歡嘉兒,也喜歡光子郎、阿助、阿和、阿武他們,也很喜歡太一……我喜歡很多人,也很想一直跟大家在一起,永遠當朋友。」

說完,她順著呼氣加重了探出的一口氣,將視線重回掉在冰沙裡載浮載沉的巧克力貓咪:「但是當我那時被第一次跟我表明是男孩子的傑米表白時,我卻覺得那種“喜歡”,並不是我所熟悉的“喜歡”的感覺……

我開始不知道怎麼跟潔米相處,當我知道自己的“喜歡”不能符合他對我的“喜歡”的時候,好像很多東西都隨之被破壞了……

就像我發現當自己跟太一之間的相處變多,慢慢地我會因為太一的一舉一動而牽動自己的情緒,因而改變我跟他之間相處的模式時,有時候,我會開始討厭這樣變得很不像原本的自己的樣子……甚至會害怕,因為這樣的“喜歡”,改變了我跟太一的關係。」

 

素娜溫柔地看著比自己年紀小的美美,臉上的表情展現出了深為年長者的理解:「妳知道嗎?妳現在這樣的心情,我也曾經經歷過呢。」

看著美美終於將注意力放到自己身上,素娜便接著說下去:「那時候,我也曾害怕因為自己變化的情感,會帶著對方困擾,所以總是隱忍著自己,連帶我們之間習以為常的相處模式,也慢慢地改變了。」

美美知道,素娜是在講那時與石田大和的事情。

「但因為我身邊有許多好朋友的支持,最後也因為太一的臨門一腳,我才終於打破了那一直以來的束縛,向對方誠實地表明自己的心意。」

雖然沒有提到那個“對方”的名字,但在場的兩人都心知肚明。

 

美美調侃似地輕嘖了一聲,讓素娜的臉瞬間紅起:「那是因為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你們兩個是彼此喜歡的,最後竟然還要靠太一那個大木頭的推動才在一起,真是太不像話了!」

「是是…妳教訓的是……」

素娜不否認自己在感情上的被動,也不否認那時的躊躇,是因為竹馬太一的關係才得以有現在的光景。

她看著美美似乎因為又提到了太一,表情顯得黯淡了下來。

「美美,不管怎樣,我都會是妳的後盾。」當她說出這些話時,眼裡閃著十分認真的光芒。

 

美美對上她的眼,想了一想:「可是這樣的話,太一他不就太可憐了。」

「臭男生有什麼好可憐的。」對於美美的邏輯,素娜有些轉不過來。因此她大加反駁著自己明顯偏袒的舉止,以為美美只是單純因為自己與太一的交情,不想讓自己兩處為難,可是卻沒想到不是如此。

美美皺了皺眉,猶疑著還是說了出來:

「因為…太一他…不是還喜歡素娜妳嗎……?」

 

素娜一愣,這是哪裡來的天大的錯誤!!!

 

「妳怎麼會…這樣認為?」

再次吐出來的話語,只能是對這份誤會的詢問。

 

「難道…沒有嗎?」

其實美美自己也沒有握有確切證據來證明這個八卦的真實性,但就直覺來說,總是覺得太一對素娜的那般好並不一般,也可能自己不平衡的心理讓她產生疙瘩。但不管怎麼想,她都不想要容許自己有這樣吃醋的心態。

因為兩個都是她喜歡的人。

 

當丟出的問題被自己內心湧現的回答覆蓋之後,美美立即將自己下意識拋出的問題回收,卻不料那像水一般蔓延的無奈。

「還是…當我沒說吧……我去選蛋糕,素娜妳要什麼口味的?」

「呃…杏桃好了……」

為了迴避覆水難收的言語,只能用另一種方式來轉移話題─甜點,總是能很好的取代任何一個無關緊要的主題。

 

最近美美常常處在自己的一問一答之中,很多問題都是之前的她從沒想過的,她甚至覺得這些問題讓她有很多的機會去理解以前不會費神去理解的道理。

在感情這一塊領域,雖然身為初學者,她也算是成長了不少。

 

而且既然都清楚明白太一在感情的領域裡根本是塊木頭,在他還沒有領悟到什麼之前,以後還是不要因為他的一舉一動就輕易被影響!

美美在心裡這般決議著。

 

 

店員把方才美美選好的蛋糕加工裝飾好端上,美美迫不及待地拿起調羹準備大快朵頤一番。

素娜見美美那一臉見到甜點後童心未泯的表情,不禁放鬆了剛才緊繃的心。

看來美美又回復成了之前那樣的純真,面對什麼困難都依舊會勇往直前的美美了。

 

眼角餘光被美美斜後頭那一處的落地窗外的人影吸引,轉動的視線卻被意外映入眸中的一男一女身影給定住了。

那是……

一個留著俐落短髮,穿著便服的女孩子,拉著後頭穿著他們學校制服的男孩子。那男孩是她再熟悉不過的,光是那頭囂張的髮就足以判定來者──

是八神太一!

 

沒見過的女孩子,看起來就是織本泉在今天才跟她提過的那個老爸是足球隊名教練的外校生,來參與他們在賽前集訓的─柊明日夏。

 

奔跑在目前減弱的毛毛細雨之中,就算只有一瞬間的稍縱即逝,她也不認為自己是看走眼了。

 

愣神了好一會兒,才被坐在自己對面的美美大揮在自己面前的手給嚇著。

「怎麼了素娜?妳在發什麼呆?」

難得沒有像自己一樣對美味可口的蛋糕死心塌地,倒是對窗外的景色痴心了起來。

美美順著素娜的視線轉頭望了望自己身後的外頭,卻沒有發現什麼異常,倒是對於雨勢變小這項訊息感到欣喜:

「希望待會可以雨停,這樣妳就不用再特地送我回家了。」

她輕輕地哼著,末了又切了一小塊提拉米蘇品嘗。

 

「那麼我們趕快把蛋糕吃完,趕快回家吧!」

反觀素娜甚至連華美裝飾的蛋糕都不看一眼,便粗魯地挖了一大口放進了嘴裡。

「…素娜,妳後面還有事嗎?這麼急?」

第一次看到這樣吃甜點的武之內素娜,美美的心裡只有疑惑。

 

「…沒……只是怕等會可能又像剛才那樣下大雨。」她絕對不是感到心虛才這麼說的,畢竟也沒人保證再過一會是會雨過天晴,抑或是大雨磅礡。

「說的也是……」

幸好美美沒有再多加對她的話語產生疑心:「我們在外頭也待了一段時間,還是早點回家做晚飯,複習課業來的好。」

語畢,她將剩下一半的蛋糕剖半切,把其中一半塞進了嘴中。

 

素娜就沒美美這般清心,她將視線再次拋向窗外,就算方才那讓她無法忽略的身影已離去,但那拉著手的影像依舊霸佔著她的記憶久久不肯離去。

那樣的舉動,在素娜原先的記憶裡,是完全不存在的。

因為八神太一不是那種會跟與自己不熟悉的女孩子做出近乎情侶才會有的舉動。

 

只能說,事情充滿了蹊翹。

 

素娜又重新看向了美美,此時她終於把盤內的蛋糕解決完畢,露出一臉滿足的笑容。

 

這會是暴風雨來臨的前兆嗎?一個念想不合宜地就這樣竄過了她的腦海。

不管如何,她都希望這場暴風雨來臨時,面前的女孩能夠不受到任何波及就好了。

 

但她此時更希望…

只是自己想錯了。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喵~慕時雨← 的頭像
→懶喵~慕時雨←

''˙˙*˙樂音飄揚˙*˙˙''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