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力源於生活
裙襬被風撩波的角度...額間不整齊的瀏海...這樣你想到新文章了嗎:))

狀態:工作中...兼準備語言考試的忙碌生活

最近與P.A.K.(Princess and knight)有關於太一美美cp同人本的創作

●衍伸動漫:數碼寶貝

●CP:八神太一x太刀川美美(太美)

●故事設定時間:高中時期

~*~*~*~*~*~*~*~*~*~*~*~*~*~*~*~*~*~*~*~*~*~*~*~

 

有一種機會,叫做過夜集訓。

 

自從小學時期那次非自願性的數碼寶貝世界的“旅遊”之後,這次是久違的有太一一起的過夜活動了。

 

太刀川美美在自家的開放式廚房裡準備著等會旅程中食用的飯團,織本泉手上拿著手機打著字,然後回頭跟美美說:「我叫拓也等一下來接我們,他大概再十分鐘左右就會到,妳的行李都準備好了嗎?」

 

「嗯嗯,都好了,就剩這個便當。」

美美將包了內陷的飯團揉成橢圓形狀,放進淺綠色的便當盒之中。

 

「真虧妳還有興致做這些。」

看著美美把所有準備好的飯盒一一裝進一旁的袋中,小泉不禁發出讚歎的聲音:「要是換作是我,肯定懶得花時間做。」

 

「因為小時候只要去郊遊踏青,媽媽一定會幫我做好吃的便當,已經成習慣了。」美美笑著回答。

「我在義大利時倒是不會有這樣的準備。」小泉回想起自己的童年:「不過義大利的美食可是很多的,在那種環境長大,我的嘴可是刁專型饞的,要說我是美食專家也不為過。」

她微仰頭部,沾沾自喜的樣子只差沒有長長的鼻子做陪襯。

「那就麻煩妳手下留情了。」美美一臉好笑的附和著她。

此時門鈴響起,兩人互使了眼色,而後由小泉去開門。

 

打開門,就看到預期的人直挺挺地站在門前。

「真難得,我還以為你會還需要遲到個五分鐘才到。」小泉理所當然地調侃著對方,她沒有請他進門,倒是將兩人已經事先擺放在玄關的小型行李交到他的手上:「喏!拿去,好好搬哪!」

 

「早料到妳又要幹使喚人的事了……」

一大早就被喚來當傭人使喚,神原拓也一臉無可奈何地望向一旁:「看吧,好心提醒你了,非要跟來不可。」

 

當美美拿下小碎花花樣的圍裙時,就看到八神太一同神原拓也站在她家門前,幫忙他接過她們兩個女孩的過夜行囊。

瞬間兩人對上了眼,美美想都沒想就下意識撇開了眼神。

 

前次與太一相處時還處在自己默默地與對方鬧憋扭的階段,隔了幾日的今早再次見到了自己鬧彆扭對象的面,反而真覺得彆扭了起來。

是說太一什麼事也沒做,自己就這樣小家子氣的情緒化,實在是很不妥當。

就像小泉說的,“唯有對方表明了之後,才有灰心喪氣的資格”。她連太一的心意是如何都沒有徹底的查明,就私自胡思亂想了一堆,自己這樣的性格連自己都覺得不討喜。

 

「美美,走啦!這裡的成員都是身為球隊幹部的,遲到了可就讓人抓把柄玩笑了。」

小泉一把抓過她裝置好的便當袋,再幫美美最後一眼檢查屋內的狀態,然後就抓了她的腕,跟著兩個幫忙拿行李的男生後頭出門了。

 

 

~*~*~*~*~*~*~*~*~*~*~*~*~*~*~*~*~*~*~*~*~*~*~*~*~*~*~*~*~*~*~*~*~*~*~*~*~*~

 

載著一群足球隊成員們的遊覽車行駛在公路上……

 

太刀川美美肘著下巴望著向後退去的窗外景色,心裡卻是無心欣賞沿途的風景。

車上翻騰的喧鬧更是無法影響她,畢竟最惹她心慌的此時正坐在與她並肩的旁邊……

八神太一將坐在後頭的神原拓也手中的麥克風搶過來,不成調地唱著車內卡拉OK,似乎沒有注意到她此時的安靜。

 

她對著明亮到足以反射自己影像的車窗,向著坐在後面的織本泉做了個大大的鬼臉。

要不是這傢伙的雞婆,她還不至於落到這樣進退兩難的地步,但卻又掩不住心裡的欣喜,偷望了一眼盡興的他,對於那張與童年時相差不遠的笑容,美美也跟著微微提起了嘴角。

太一真的是個容易把情緒傳染給別人的人,所以她從來沒懷疑過太一總是當上隊長的這件事,他就是個天生的領頭者,唯一不同的就是,比起在數碼寶貝的那時,如今的他更多了沉著跟穩重。

 

一曲唱畢,全車歡聲雷動的呼聲夾雜著笑聲一齊響徹,太一把麥克風丟給下一個選曲的人之後,一回頭就與她四目相接。看著美美愣神地望著他幾秒,他疑惑地問道:「怎麼?我臉上有東西?」

只見美美像驚醒一般擺了擺手,而後像是想到了什麼,將擺在腳邊的飯盒袋提起來放在腿上:「對了,我做了一些吃的,要吃嗎?」

八神太一看了一眼裝得飽滿的袋子,再將視線重回美美的臉上,笑著說:「希望妳從美國回來後,味覺有變得正常點。」

「什麼啊…你對我的味覺有意見嗎?」美美抓著提袋把手的力道加劇,撇了撇嘴怒目瞪著他。

這是打從兩人認識以來,第一次請太一品嘗自己親手做的東西,不過似乎還未打開便當,那份抱著期待對方反應的心情就黯淡了下來。

 

「我是怕妳把糖當成鹽來加……」太一故意用吐槽的語氣來回應她的話,一回眼就見她自顧自地打開了便當,淺綠色底的便當盒內,放著整齊擺放的雞蛋捲以及可愛的章魚小香腸,另一邊還有捏成橢圓形狀的飯團,看起來就像那些對裝飾便當很專業的家庭主婦一樣:「……沒想到看起來還真不錯……」

「來不及了!沒你的份!」

她用叉子叉起了一個雞蛋捲準備送到嘴邊,卻沒料到太一突然拉住了她的手腕,改變她叉子的方向,將上頭的雞蛋捲送進自己的嘴裡。

「欸……」

太刀川美美被他這樣一連串的動作給愣住,馬上就紅透了臉,只管嘴裡吐出一個不成句的字,瞥都不敢瞥向正津津有味地享用著蛋捲的八神太一。

太敏感了……現在只要太一一有親密一點的動作,自己似乎就會受不了。若是換做之前的自己,一定還是會大喇喇地不以為意。
她是什麼時候開始這麼在意太一的一舉一動了?自從她發現自己喜歡他之後嗎?還是更早之前?才這樣的思考就已經把她弄得頭暈目眩了。

 

「滿好吃的耶!」

太一一邊咀嚼一邊說道,他看向坐在一旁的美美拄著頭皺著眉思考著的模樣,還以為是因為自己搶了她的食物而讓她生氣了:「別這麼小氣嘛!美美!很好吃啊!妳的便當。」

美美聽到他開朗似地聲線,倔著嘴回過頭:「太一你都這樣對女孩子的嗎?」

沒頭沒尾的詢問,直接讓太一的腦袋裡掛了一個大問號:「哈?」

沒等彼此的談話結束,不屬於兩人的聲音硬擠了進來─坐在附近的某個足球隊成員靠了上來:「不公平!隊長竟然偷偷獨享美美醬親手做的便當!」

那個尖嘴猴腮、隔著一連走道的鄰座躍起身來大呼小叫了起來,甚至要蓋過了車內卡拉ok音響的聲音。

他這麼一叫就引來了更多的注目,其他附近的成員也紛紛靠了上來,並且各個議論紛紛地……

『好好喔!不會是愛心便當吧?』

『話說…你們不會是在偷偷交往吧?!』

『美美醬…我可以吃妳做的便當嗎?』

 

「喂…鬆手!」

太一在這一團亂中被其中不知道是誰的手環繞住了脖子,弄得他不自在:「便當才這麼一點,你們是餓死鬼投胎啊!」

 

「拿去吧!你們大家一起吃。」美美倒是大方地將便當遞給那群製造混亂的源頭,幾個人在接過便當盒時,伴隨著教練低沉吼著的:“回座位坐好!”各個紛紛鳥獸散,回到原位。

 

一陣混亂後,太一在終於恢復一些安寧的時候,想起了剛剛美美所問的話:「對了,妳剛剛跟我說什麼?」

被問話的人倒也不像先前幾秒那樣不自在,她緩緩拿起另一個沒被搶去的便當:「還剩一個小盒的便當,要吃嗎?」

她展開一如往常的笑靨,讓看的人愣了一下。

「因為早就料到應該會有那樣的情況,所以就偷偷把一盒先拿了出來。」

「當然要吃。」

太一接過那個淺藍色的便當盒,也跟著露出燦笑。

 

在吃著便當、聽著成員們不成調的歌聲、遊覽車行駛在公路上的小顛簸之時,太一與美美獨自地說笑著,兩人似乎好久不見的那種感覺又重新回到了彼此之間……

 

 

~*~*~*~*~*~*~*~*~*~*~*~*~*~*~*~*~*~*~*~*~*~*~*~*~*~*~*~*~*~*~*~*~*~*~*~*~*~

 

『哇!這裡還真大!』

 

一群人來到了這次的過夜集訓地,此地位於海岸邊不遠處,微風吹來的時候還夾帶著陣陣潮濕的空氣,不過目前才四月左右,氣候依舊寒冷,也還不到可以下水游泳的季節。

放眼望去,那幢以原木頭建置而成的雙層樓木屋前還有個空地種滿了黃澄澄的向日葵,房屋主人似乎還特地在花園中擺放了幾套桌椅,看來是個對生活品質很有要求的人。

 

「好了!各位注意!」

岩崎教練在屋前停頓,向著眾人扯開渾厚嗓音:「聽好了,這位是此次讓我們在這裡集訓住宿的屋主─水野先生。水野先生是教練的老朋友了,所以免費出借了木屋給我們足球隊,大家要好好愛護木屋的環境,聽到了嗎?」

『是!謝謝水野先生!』

和岩崎教練並肩的就是水野先生,他笑容滿面的響應著:「那麼,大家集訓加油啊!」

 

 

「還好現在天氣還不錯,起大風的時候可就冷了。」

眾人緩緩魚貫向內而行,與太刀川美美並肩的織本泉如此說道。

 

「每一間房的組長來這裡跟我拿鑰匙,啊!織本,這是妳們的鑰匙。」岩崎教練邊喝道,一邊將其中一把鑰匙交給其中的兩個女生:「水野先生特別把一間最大的房間安排給妳們,還有一個小陽臺面海可以看海景。」

「啊啊啊!教練偏心!」

一個似乎是方才在車裡時刻搶著麥克風賣笑的人,聽太一說他的外號是─小丑,此時正扭著身在岩崎教練身旁拉高音調討注意力。

 

「我的心本來就偏的。」岩崎教練微微拉開了一點距離:「我都還沒說要你們等會放下行李就去繞木屋和球場跑十圈呢!」

教練此話一出,小丑就瞬間噤聲,默默地移動回群裡。

 

「那待會見囉。」太一似笑地對眼前的情況輕歎了一聲後,並對著美美與小泉的方向說道,而後移動至教練所站之處去取鑰匙。

「嗯…待會見。」

隨意地回應了一聲,美美拉著小行李箱跟上小泉的腳步上了樓。

 

 

「如何?和好了吧。」

走在前方的織本泉突然的問道,一時之間讓美美沒有意會過來:「什麼和好?」

 

「當然是妳跟八神啊。」小泉放慢腳步微微回過頭看向當事人:「在車上那麼甜蜜地吃著便當,都忘了我的存在了,竟然沒有留下我的份……」

「……」

小泉看美美那張大嘴停頓的反應就明白了:「就知道妳忘了,別有了情人就忘了好友……」她歎息著。

「才…才沒有勒!」止住的舌頭瞬間反應過來,急促的讓她差點咬到舌頭:「是因為本來足夠的份量都被大家分光了。」

這樣子弄得小泉輕笑出口:「知道了知道了,回去再請我吃一頓吧。」她拿出剛從岩崎教練那拿到的鑰匙,看了一眼上面的吊牌顏色,將它插入漆著同樣色調的門鎖中:「真好玩,竟然是用這樣來分辨房間的。」

 

粉色是屬於女孩子的顏色。當她們一開啟房門,裡頭的擺設樸實卻不失舒適,如櫻花般的粉色被單整齊地鋪在雙人床上,遮掩連接陽臺的落地窗的簾子也是輕盈的粉色紡紗材質,似乎連外頭擺放的桌椅都漆成了夢幻的粉色。

 

「哇哇!好可愛的房間!」美美首先反應出內心的喜悅,一片的粉色讓她第一秒就想起了她兒時不離手的寬沿帽,去數碼寶貝世界的時候也常常戴著。

「我倒是很好奇其他人的房間。」小泉將背負在身上的包包放下:「其他人是三人一間房,看來我們兩人一間所以倒是會比較寬敞。」

美美也放開了一直拉著的行李箱拉杆,直奔至窗前:「小泉妳看!這裡景色真的不錯呢!」

「哈哈美美,別忘了我們來這裡是為了足球隊的特訓。」小泉在床沿邊坐下,雙手向後撐著將目光同樣望向窗外:「我給妳的訓練行程表記住了嗎?」

 

「當然都記熟了,都能倒背了呢!」美美一回身就朝著小泉比了個OK的手勢:「不過行程表上注明的自由時間是?」

「總不能每天只有晚上休息其他時間都做訓練吧,那樣也是會乏的。」小泉說道:「後天的下午自由時間可以讓大家在附近隨處逛逛或是自由活動。」

美美攤開包包裡拿出的市內觀光地圖,指著標注點附近的景點:「聽說這附近有一個小型的海生館,不如我們就去看看吧!」

「美美妳也安排得太早了吧,今天的訓練都還沒開始呢!」小泉像在指導後輩一樣開始說明等一下的工作:「晚餐之前有一個訓練,除了繞民宿跟後面的球場十圈之外,還要做基本的體能測驗,所以我們要一起將測驗結果記錄下來。明天的工作我晚一點再跟妳解釋吧。」

小泉將包中一迭資料表取出,讓美美看得目不轉睛:「哇小泉,妳真厲害,整理的好詳細。」

「那時候從素娜那裡交接過來時還弄得頭暈目眩的呢……每一位元成員的紀錄都要很明確才行。」小泉隨便翻開一頁,那是從太一一年級入社以來的所有紀錄:「八神從一入社就表現得很出色,一下就被提拔成正式成員了,甚至很多場比賽都有他進門或是奪球有功的紀錄,當上隊長根本就是實至名歸。」

「真厲害呢,太一。」美美讚歎著,不知不覺就想起了開學那時他在球場揮汗踢球訓練的景象。

「走吧,差不多要到訓練的時間了。」

 

兩人從被她們坐皺的床上起身,匆匆做了準備之後,便離開房間加入大家的訓練行程去了。

 

集訓過夜就此展開。

 

 

~*~*~*~*~*~*~*~*~*~*~*~*~*~*~*~*~*~*~*~*~*~*~*~*~*~*~*~*~*~*~*~*~*~*~*~*~*~

 

那是太刀川美美第一次看到一個足球隊的賽前密集訓練,嚴格來說應該是第一次看到一個運動的團體所做的訓練。她從來就不是運動的料,想當然爾這類需要大量體力、耐力的活動她也從來沒有接觸過,如今因為拖了織本泉的福,讓她感受到原來男生的體力是這麼的充沛,搭了半天的車程,在車上大鬧特鬧,現在還可以在做完十五分鐘的暖身操之後,繞著這棟占地足夠遼闊的木屋,以及隔著木屋三分鐘步程的練習場,慢跑了十圈,結束後再繼續做教練規定的各項體能測驗。

光是看到這些密集的安排就足以讓美美感到暈頭轉向,何況這些雖然嘀咕著抱怨的男生們,在抱怨下依舊做完整套訓練。

比不上他們的體力轟炸,她跟著小泉的指示,輕鬆地一邊監督程式,一邊把小泉交代的紀錄工作做好。

 

吃完晚飯、泡過澡後,才發現自己已經趴倒在床上發呆了好一陣子。

可能是由於昨晚也沒有睡得好的原因,一整天下來弄得她昏昏欲睡。

看了手機的時間才回過神來,她必須趕緊換過藥,然後早點上床睡覺,因為明天早上還需要一大早就起身“勞動”呢!

手腳並用地從床邊爬起,這才發現能夠幫她後肩換藥的織本泉此時已經倒在床上呼呼大睡。

上次意外所受的傷基本上已經好得很快了,但醫生囑咐還是需要照著時間換藥,否則傷口很容易因為濕氣長疹子,更甚至會留下疤痕。

美美脫掉上衣,背著身照著房內的鏡子,試著自食其力,將藥膏塗抹在傷口上,卻無奈自己的手生的短小,差個幾吋就能勾到傷處了。

她又試著輕推小泉,嘗試叫醒熟睡的她,但後者似乎完全不受影響,翻了個身又繼續安穩地呼氣。

 

美美歎了一大口氣,在嘗試了許久之後,放棄了對她的呼喚。

此時一個念頭出現在腦海中,她想到了在木屋幫忙料理雜事的梅嬸或許可以幫忙,穿好衣服,拿著要換敷的藥,匆匆地出了房門。

 

 

夜晚的周遭寧靜到都能夠聽到山丘下海浪拍打岸邊的聲音,看來第一天的訓練就足夠讓人疲憊。遠離城市的喧囂,這裡的環境更是讓美美感到放鬆。

木屋建築采歐風設計,雖然在紐約這樣的大城市根本看不到這樣的房屋,但有時會受麥克之邀一起到鄉村散心,跟日本一樣,在田野間偶而會幸運地看得到這樣的房子,那兒倒是農莊比較多,像這樣的房子大多都是經濟上富足的人家,並且在鄉村有一塊地,以受過歐式建築之學的影響而蓋起的度假別宿。

 

美美不慌不忙地在五肘寬的走廊上漫步,尋找著目標身影。交誼廳內人數寥寥可數,除了三個留有幾分體力打鬧著的足球隊一年級隊員外,倒是不見梅嬸的蹤影。

她轉身走到相對於交誼廳另一處的飯廳,裡頭已經一片漆黑,晚餐後的整理早已結束。

她不禁加快腳步來到設置在歐式建築裡的其中一間浴室,推開拉門,拼貼在四圍的仿木紋系磁磚已經被擦得透亮,隔著另一層透光拉門的裡邊沒有任何動靜,看似是梅嬸結束了工作,已經離開木屋了。

 

美美歎了一口氣,緩緩將浴室的門輕輕闔上,看來還是回去把小泉叫醒來比較省事。

 

回房間前她又再次經過交誼廳,方才玩鬧的三個同年級生似乎已經離去了,只餘下一人的背影在諾大的開放空間中。

那人一回身,就跟從遠處走來的美美對上了的視線。

美美才發現那是太一。

「怎麼了美美?這麼晚了還沒睡。」他接著迎上來,看著美美手上還拿著一袋有著醫院標誌的藥品袋後,他隨即知道了些什麼:「妳還沒換藥嗎?」

美美倔了倔嘴,點頭坦承道:「今天很早就洗過澡,所以到該換藥的時間反而忘得一乾二淨了。我下來是來找梅嬸的。」

「梅嬸剛才已經回去了,妳怎麼不叫小泉幫妳?」除了梅嬸,此處唯一能夠幫助美美的女生就只有織本泉了,不找織本泉反而來找今天才剛認識的梅嬸,太一大概已經早一步在他詢問之前想到了原因。

「小泉已經睡死了,怎麼叫都叫不醒。」被詢問的少女一臉欲哭無淚。

 

果然……

 

「那怎麼辦?」太一單手插腰,表情倒是顯得無奈。

「是啊…不換藥又不行……」說實在,美美除了回房強制叫醒小泉之外,沒有其他的辦法了。

 

「……」

 

就在兩人沉默不語的幾秒鐘間,美美突地微微仰頭望向太一,隨後又立即狂搖著頭撇開了視線,下一秒又再次紅著臉回過頭的動作,正好被太一給捕捉到。

「怎麼了?這樣看我?」

太一才一開口就見美美那片微紅的臉龐立馬紅透了一大半,動作也因為突然的慌張,變得不自然了起來。

 

只見她怯怯地開口問道:「那個…太一……你可以幫我嗎?」

 

「我嗎?」原本還在在意著她那奇怪的動作,在意識到她問題的意思後,他也跟著瞬間紅了臉:「等等!要我幫妳換藥嗎?!」

「反…反正受傷的地方在背部嘛!而且,只有我自己的話也換不到……」

一言既出,美美就開始在內心後悔自己的大膽妄言了。自己到底在幹嘛啊?雖然她給人的印象一直都是很大喇喇又直爽的女孩子,但是現在這個情況似乎是有些變化了,在她意識到太一是自己喜歡的人之後。

 

太一思考了一陣子才又開口:「如果這是妳堅持的話,那我就先說聲抱歉了。」

「…嗯…沒關係……」

他看著美美一臉懊惱的樣子,想著也總不能放著傷口不管,就算這是多麼讓人臉紅心跳的差事,既然美美已經沒有任何好辦法,更何況她也鼓起勇氣才敢開口要求,這樣弄得他也不好拒絕了。

 

 

空曠的浴間在開門之後有著些微的響聲,兩人並肩站在浴間門口,莫名的羞恥感隨著燈開啟之後而來。

默默地站在門口幾秒,美美這才首先開口:「我…我先把要換的藥弄好,然後太一你再幫我貼上就好了。」她跨入浴間,在伴隨著太一囁嚅的應聲把門拉上。

隔著門,美美這才大口地呼著氣。

明明就是換藥而已,為什麼要搞得好像要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一樣?

“冷靜冷靜!太刀川美美!只不過是換個藥而已!”

她試圖讓自己雜亂無章的腦袋停止過熱的運轉,一邊在心裡喃喃地持續這樣的話語。

這個方法似乎有些許的作用,在停止羞怯的急促後,美美熟練地把要換敷的藥準備好,並且把上衣換下,圍上了放置在雙層木制大衣櫃裡的浴巾,綁緊之後準備就緒。

 

“就像去海邊穿比基尼一樣,太刀川美美,沒什麼好緊張的!”

 

在手指去碰觸到門把之後,心跳又隨之漸快,一把門拉開,就發現太一倚靠在對門的牆邊,兩人一對上視線,緊張感又隨之增強。

 

「我弄好了……」美美退後了一步,讓太一有可以進來同一個空間的位置:「我們趕快弄一弄,你也可以早點回去休息。」她倒是沒有忘記明早規定要起床的時間。

坐上浴間裡的木椅,美美指了指另一邊凳上她弄好的敷料,轉身背對著太一:「麻煩你了!」

 

「我是該慶倖妳是背部受傷嗎?」耳後傳來太一的聲音,她看不到他的表情,聽聲音倒像是有點似笑非笑的感覺:「至少不會因為看了妳的身體而就要對妳負責任什麼的……」

「什麼啊……」

「抱歉,開玩笑的!」

發現美美有些側頭瞪過來的趨勢,太一馬上道歉結束他說是玩笑的話題。

 

他仔細地將敷料覆蓋在傷口上,雖然一開始他就沒看過美美傷口的嚴重程度,不過目前看來恢復的滿良好的。

輕輕按了按黏貼在敷料上的透氣膠帶的每條邊邊角角後,聽到美美的有些驚呼的聲音傳來:

「啊…想起來了,你以前跟光子郎還偷看過我洗澡!」

 

「喂喂…那麼久以前的事了,妳還記得啊?」

她這一提到,他馬上就想起那次迎面而來的痛擊。話說那時候的自己,更甚至是所有人根本沒有想到被擄走的美美竟然會在大家在找她的時候跑去洗澡,一拉開簾子的下一秒才意識到那個正在被尋找著的女孩正哼著歌搓洗著身子,回過神來已經是被準確丟過來的臉盆砸中之後了。

 

「那當然!偷看女生洗澡可是很不好的行為啊!」美美說話時帶著哼哼的聲音,對太一這樣子的行為謹記在心。

「就說不是了啊……」

這麼多年前的誤會,他本來以為對方不再提就算了。沒想到時隔多年又被提了出來,弄得他已經不知道該怎麼把誤會解釋清楚了。

太一只好摸摸一鼻子的灰,轉身準備離開浴間:「換好藥了,美美妳快收拾好,我在外面等妳。」

 

當他向門的方向走去,卻在之間傳來了另一個腳步聲,隨後是外頭腳步聲主人的聲音:「嗯?浴室的燈怎麼沒關呢?」聽聲音就知道是正在巡房的岩崎教練向著這邊走來。

「欸?!是岩崎教練!」美美也一樣聽到了這個突如其來的聲音,放低了音量卻依舊顯得慌張。

 

太一下意識就拉過美美的臂膀,把她帶著跟自己一同躲到了衣櫃後方,只有這個兩尺高的櫃子能夠及時遮住兩人。

 

才剛避妥,岩崎教練就率性地刷的一聲拉開了門,探頭往裡面瞧,幸好從門口看進來的角度與衣櫃間造成的死角沒有讓他發現躲起來的兩人:「奇怪,到底是誰最後用浴室還忘了關燈的?」

他一邊碎念著,一邊順手將浴間的燈關掉:「真是的,明天要好好告訴那些年輕小夥子們節約能源的重要性。」好好地拉上門,揚長而去。

 

 

寧靜又重回漆黑的空間中,兩人原本憋住的呼吸,在岩崎教練遠離之後終於又急促喘息起來。加上美美因為躲藏而貼在太一胸膛上的耳,能夠讓她清楚地聽到對方因為緊張而急促加速的心跳聲。

或許這樣的心跳聲,跟自己現在的心跳是相同的頻率。

這樣緊緊擁抱的姿勢,在太一拉過自己躲在衣櫃後方的那一瞬間就讓她感到心跳不止。

這是第一次,在意識到自己的心意後,跟太一靠的如此的近。

她的心再也無法平靜……

 

而太一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岩崎教練身上,在他終於離開了之後,他才松了口氣。

回過神來這才發現,自己下意識的動作,正把美美禁錮在自己的懷中。

這樣的感覺跟早前美美髮生意外前不久的那個下雨的夜晚很相似。唯一不同的是,這次沒有嘉兒的湊巧進門,如此的情緒得以延長到讓他細細分辨。

只不過現下他只注意到自己因為慌亂而一手摟過美美裸露的肩,細嫩的皮膚觸感逐漸透過指尖傳遞到大腦,耳邊又傳來美美急喘的呼吸聲,就跟那晚所產生的感覺一樣。

思及此,那天的景象又出現在他的腦海中……

並且美美身上淡淡的香氣撲鼻,讓他意識到,原來這就是女孩子的氣味……

 

逐漸地適應了黑暗的視線,看著自己的手依舊抓著那個已經成長到比他略矮半顆頭的女孩的肩膀,他想開口說點什麼,卻被對方搶先。
「…太一,我……」

 

在聽完她全部的話之前,他就急促地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抱…抱歉,妳沒事吧,美美。」

邁步而出,他摸索著詢者著門邊的燈:「真是的,岩崎教練把走廊的燈也給關了。」

他將浴室的燈再次開啟,瞬間刺眼的光線映入眼簾,回頭一看,發現美美低著頭佇足在原處,看來應該也很不習慣突然的亮光。

「妳收拾一下吧,我…在外面等妳。」

重新說出的話,卻已是不同的語氣。

 

「沒關係不用等我,你先回去吧,明天還要訓練嘛!」

太一對美美說的話沒有反駁,確實現在也已經晚了,而且明天的第二天訓練會有很重的份量,並且現在的他覺得給彼此一點空間也好,就算是朋友也沒必要總是在一起:「好吧,那妳也早點休息,晚安。」沒有拒絕,隨即離去。

 

 

太刀川美美一個人在浴間呆站了好一陣,緊握在胸前的雙手顫抖了一下,微啟唇角自言自語著:「…還好……還好沒告白……」

慶倖的話語中卻盡是失望的語氣……

 

如此春末的夜裡依舊寒冷的像是冬天。

 

 

TBC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喵~慕時雨← 的頭像
→懶喵~慕時雨←

''˙˙*˙樂音飄揚˙*˙˙''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小魚子
  • 久違的更新\(^o^)/
    但是字好小呢...... (´;ω;`)
  • 哈哈好久不見~我有重新調整過了!

    →懶喵~慕時雨← 於 2016/09/01 19:2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