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數碼寶貝
●CP:八神太一X太刀川美美(太美)
●故事設定時間:高中時期

~*~*~*~*~*~*~*~*~*~*~*~*~*~*~*~*~*~*~*~*~*~*~*~*~*~*~*~


夜幕低垂,街邊的路燈紛紛點亮了光線,星期日的傍晚在御台場的街頭上,行人紛紛穰穰,許多人已經準備回家做好充足的休息以面對明日再次開始的繁忙工作。

到美美家之前需要經過一個偌大的公園,那是之前美美帶著巴魯獸補充泥土養分的地方,即使過了五年也依舊沒變。

在夜間光線顯得不足的公園旁有個小道,走在小道上,人潮稀稀疏疏,偶而有風吹過樹叢使樹葉帶起的沙沙聲響,還有遠處火車行駛而過的鏗鏘聲。

八神太一與太刀川美美並肩而行,兩人像往常一樣談笑風生,就像當年一同在數碼寶貝世界旅行的自在,他們互相調侃著彼此,雖然一直以來美美一直刻意不去提到去年素娜跟阿和剛在一起的時候的事情,但有時候聊天聊得起勁,反而就忘了記著的禁忌的事情。

「這麼說來,今年素娜的生日就是第一次她跟阿和交往後的……」

還沒說完,美美就意識到自己說錯了話,想要禁口時卻已經來不及了。

警惕似地瞄向太一,只見他跟著她的猛然斷語也沉默了下來,美美心裡大叫不好,怪著自己總是心直口快。

前面就是自己家的公寓大樓了,美美像是見到救星一樣加快了腳步,領先太一跑到了前頭:「太一,謝謝!我家到了!」

「美美,慢點,妳不怕摔倒啊!」

太一看著雀躍地小跳小跑到自己面前的她,出聲提醒著。

似乎是聽了他的勸告,她背對著他在一個置滿大樓住戶信箱的地方停了下來,看她從其中一個郵筒中取出了一樣東西,就像是靜止了一般,沒有了後續的動作。

動作異樣,激起了他好奇。

他邁步向她靠近,當美美注意到他的腳步聲,便急急忙忙地將手中的紙張胡亂對折後,藏了起來,並轉頭對他扯開了笑靨:「那我先回家囉,ByeBye!」

「等一下……」太一動作敏捷地一把拉住欲離開的她,一臉懷疑地直接切入重點:「那張紙是什麼?」

「……什麼紙?」美美一邊問道,一邊繼續試圖移開他們倆的距離,這讓太一怎能夠不疑有他,抓住她的手加重了力道,另一隻手探到了她的身後:

「妳藏在身後的紙。」

身高加上力道的優勢,就算最後見情況不對的美美試圖把紙張塞進包包裡,卻被太一提前一步搶了過去。

「啊啊…還我!」

她墊高了腳跟,伸直了手臂,卻悔恨地撈了一把空氣。

明明小時候自己的身高還比太一高出了一些,沒想到青春期一到,男孩子在這方面的發育總是能夠贏過提前起跑的女孩子。

真的是逐漸變成了能夠讓人倚靠的對象……

為了防止美美把他搶來的東西又拿回去,太一特別將手上的紙張直直地舉到頭頂上,仰著頭,看著他打開後的紙上內容……

「什麼嘛!一張廣告傳單妳也可以看得那麼出神。」

「……所以說嘛!不知道你在搶什麼。」

美美一臉作賊心虛的從太一降下來的手中取回了單子,說了聲晚安後,便頭也不回地走進了公寓大樓內。

太一看著她的背影迅速消失在視線外,聳了聳肩,雙手插入褲兜內,輕輕吹著不成調的口哨踏上了回程的路。

看著他一派輕鬆的舉動,原本先一步離開的美美又重新出現在大門旁,她從包內緩慢取出一張單子,不是方才與太一爭奪的那張,而是一張精心設計好、貼著她與太一單獨相處時的照片,旁邊還不忘標註上難聽的字眼,還有要她盡早放棄阿和的告知。

還好剛才她藏的快,要是被太一看到了那還得了?!

是千名愛!

這張單子或許是給她的最後底線,一張親手黏貼的海報,就她看來千名愛應該還不會公開宣揚這件事,不然今天她就不會還在她的信箱丟這張紙,而是直接貼在學校的公布欄上了。

就常理來判斷,她是真的滿喜歡阿和的,還會顧慮到他的面子而打算跟她私下了斷。

那麼接下來呢?她還會怎麼做?

但是不管怎麼樣,她都不能把太一牽扯進來,畢竟太一對她根本不是千名愛所認為的那種情感。

現在能夠商量對策的……

就只有素娜了!

~*~*~*~*~*~*~*~*~*~*~*~*~*~*~*~*~*~*~*~*~*~*~*~*~*~*~*~*~*~*~*~*~*~*~*~*~*~

太刀川美美一屁股坐在床邊,就急著撥通了電話,並數著鈴響,等待對方的接聽。

「美美!我正要找妳呢!」

一接通,就聽到武之內素娜的聲音比她還要急促地響起:「會長…就是輝一,他跟我說他接到了千名愛私下通知他的訊息,說她手上有一些關於妳不適合繼續留在日本學校的原因,還說明天就會去校內委員會提交資料……」

房間內安靜的嚇人,除了電話裡傳來的電子產品傳播聲,美美還可以清楚的聽到,從壓著手機的耳朵反射回來的心跳聲。

她大概猜到了千名愛有的下一步動作,本來以為會像是一般日本女生會做的那些無聊的小孩子惡作劇,但不虧是喝洋墨水的董事千金,所使用的手法就是不一般。

很明顯千名愛想要直接把她送回美國,這樣一來就不用擔心她再跟阿和有所接觸。

還好答應要幫石田大和的樂團錄唱目前有的女聲部分的合音都已經大抵完成了,也沒有其他新曲子的需求,而且他們的樂團在近期又即將開始全東京高校樂團比賽的練習,雖然大部分團員都贊成美美來當他們的女主唱,但畢竟自己並沒有那麼多的樂團演唱經驗,唱歌也只是一個她的興趣加上消遣,為了要把現階段的課業盡可能維持在母校要求的水平成績上,美美只好婉拒了這個邀請。

只是沒想到連第一個考試都還沒有到來,就突然接到自己可能就這樣被千名愛弄回美國的消息,一時之間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素娜見美美那一方沒有什麼回應她的話語,她嘆了一口氣,娓娓地說道:「美美,事到如今,我看我還是去跟千名愛把話說開好了,說其實我才是阿和的女朋友,這樣妳就可以繼續留在日本了。」

「可是素娜,她都可以用計試圖把我趕離日本了,如果換成是妳,我看她還是會想辦法把妳從阿和身邊弄開。」美美身體往後一推,將背部靠在了牆上:「只要接近其他的男生,她就會找理由說妳劈腿啊、不檢點什麼的,像我只不過是跟太一好一點,就被她說成那樣……」

「…在這一點上面,我倒是覺得她看的還滿準的……」素娜低喃著,並且一臉無奈地笑著,只不過電話通話的方式並不能看到對方的表情,要不然美美只要看表情,就肯定會覺得素娜在調侃自己。

「素娜,妳說什麼了嗎?」

處於侃侃而談的美美被素娜的呢喃打斷了續語,她好奇地問道。

「我是說,美美,這件事就留給我跟阿和來處理吧,妳就不要管了。」

身為好友以及名義上的學姊來說,自己這種看似是躲在美美後頭的行為,讓她憶起了兒時八神太一與石田大和的背影,因為只要有他們兩個,自己就是那個被保護著的對象。

但這次卻是一直在她後頭的美美站在前線保護著她,雖說看著就是弱不禁風,卻莫名的有著一絲可靠感。

不過她不能因為可能會是個錯覺的東西,就讓美美當自己的擋箭牌。

「可是妳跟阿和的關係不是還不打算公開的嗎?」

她知道或許自己這麼做對素娜或是阿和而言是一個多此一舉,但哪有人洗頭洗一半的,就算面臨有可能被遣回美國的危險,她還是要去一試:「…先不管這些,妳知道千名愛家裡的地址嗎?」

「有,剛剛輝一順便告訴我了。」

素娜從桌上拿起方才隨手抄寫訊息的便條紙:「我等等傳給妳,還有,明天我們一起過去。」

「謝謝,不過素娜妳不用跟我一起去了,星期一早上學生會不是都要開晨間會議的嗎?」

美美的話這才提醒了她,也是,身為學生會副會長,豈有會議缺席的道理。但她還是顯得猶豫。

「但是美美…妳一個人……」

素娜抱緊了懷中的枕頭:「要不,我叫太一……」

「太一也是幹部吧。」

「或光子郎……」

「光子郎明早要代表學校去橫濱市參加電腦程式的比賽。」

「…那阿和……」反正阿和也算是事件核心人物,有他一起去,或許事情比較好解決吧。

雖說上次聚餐後她已經大略跟阿和述說過目前美美遇到的棘手麻煩,但由於剛剛才得知千名愛接下來的行動,這樣一來她還是要先好好地跟他討論一下解決辦法,既可以幫助美美,又不會把麻煩轉到自己身上的辦法。

「要是阿和跟我一起出現那還得了。」美美的口氣似乎有一絲無可奈何:「“惡人先告狀的女朋友”“厚臉皮的女朋友”“腳踏兩條船還沾沾自喜的女朋友……」她照著手上單子上寫著字平板地唸道,這些都是千名愛提前通知她不許讓阿和知道這件事的警告語。

真是搞不懂這個大小姐到底是個怎樣的人。

「……不行美美,我覺得我還要找一個人陪妳一起過去才行。」

素娜堅持著,她總覺得有一股不安的感覺一直盤旋在她的心頭上。

「知道了,素娜學姊!」

美美最後妥協於她,她感受到素娜對她的關心,所以不管怎樣,她都要好好地幫忙素娜跟阿和處理這件事,也為了自己,或許也為了…太一。

夜已深,不安的情緒也跟著她們倆一起入了夢。

~*~*~*~*~*~*~*~*~*~*~*~*~*~*~*~*~*~*~*~*~*~*~*~*~*~*~*~*~*~*~*~*~*~*~*~*~*~

星期一的早晨會議比一般還要早就結束了,討論了幾項歷年來校內的活動在今年預定排定時間,還有這一週小組開會的報告,之後沒什麼事情就提前散會了。

武之內素娜一邊心不在焉地整理桌上的紙張、記事簿,一邊不停地望著門口。

從昨晚就一直不安的情緒讓她根本沒有睡好,直到現在都還沒見到那個想見的身影,她腦筋一轉,看來勢必要自己跑一趟才行。

她背起書包就往門口匆匆而去,連一聲招呼都沒打,弄得還在學生會室的人一陣錯愕。

「啊…素娜,學生會開完會了?」

剛跑出門就撞上從另一邊奔來的神原拓也,不過因為今早只是學生會各幹部的開會時間,其他的學生會部員是用不著出席的,所以素娜對總是不常出現在此處的他感到些許不適應。

「嗯…已經結束了,話說難得今天足球隊不用晨練,通常都在教室裡補眠的你在這裡幹嘛?」

「沒…沒什麼,只是…來找太一的。」

看著他一臉窘迫的表情,看來來找太一只是個幌子罷了,其實真實的目的是……

「太一的話,他剛剛被他們班導師叫去辦事……」素娜見他不經意越過她,望向她身後的視線,不免一笑:「若是小泉的話,今天是幹部開會,她根本沒有過來。」

「誰…誰說我要找小泉的……」

「你會來學生會,通常都是找這兩個人的,不然就是會長,不過你來找會長的時候,都會跟源輝二一起出現。」

素娜提起了一個像是已經摸清楚了對方把柄的小惡魔笑容,由於她本身是個從小只要找到機會就愛三不五時就捉弄一下朋友,所以這種機會當然是不能讓它從眼皮底下溜走囉!

看著神原拓也越加染紅的臉龐,她就越有將一對歡喜冤家湊成堆的慾望。

那種快感就等同於幫一對對彼此感情後知後覺的兒時玩伴牽上紅線一樣令人無乏。

想到這,素娜這才想到她一直急著去見的人。

「對了拓也,小泉該不會到現在還沒進教室吧?!」素娜撇去剛剛還開著玩笑的小趣味,急著拉住拓也問道。

「是啊,就算沒有晨練,這時候她也早就到學校了。」拓也感到十分不解,他可是踩著即將遲到的底限跑進教室,本來打算跟小泉借數學作業解答,卻發現總是早到校的她竟然連人影都還不見。

「……怎麼會?這時候了還沒回來……」

素娜輕皺著眉頭,自言自語地低喃著,養足了神原拓也的好奇心。

他本來準備開口詢問,卻被後方強行加入談話的話語給打斷。

「素娜,妳有看到美美嗎?史密斯老師急著找她。」

泉光子郎小跑過來,一陣風擾得他們髮絲輕飄,也拉住了他們的注意力。

「光子郎你不是今天有電腦程式設計比賽嗎?」素娜看著眼前這個本不該在這時間出現在這裡的人,還未回答到來人的問題,就又拋出了一個提問。

「比賽是下星期一。」光子郎緩了緩氣息,一臉他特有的認真說道:「史密斯老師說有急事要找美美討論,不過美美這時間卻不在教室裡,我打了她的手機,她也沒接。所以我在想,她會不會來這裡找妳。」

此時一直沉澱在心底的不安感浮上心頭,美美還沒來學校,再加上昨晚特地拜託跟美美一起去千名愛家的織本泉也一樣缺席,該不會最糟的情況是兩人發生了什麼事?!

應該不會…希望不會是自己想的那樣……

「素娜妳怎麼了?臉色好差。」

光子郎望著皺眉皺得越深的少女,聰明如他的腦袋大概也感受到了事情的不尋常。

「沒事……希望只是我多想了……」

她有些虛脫的扶額,如果這兩人再一直沒出現,下一步她該怎麼做?她突然覺得現在僅靠她一人微薄之力,是什麼事情都辦不到。

鈴聲響起,早晨自習時間結束,再過十分鐘就是第一堂課的開始。

都要上課了,再遲也該回來了。

想起剛剛光子郎提及史密斯老師急著找美美的事情,該不會就像昨晚美美講的一樣,千名愛已經成功透過董事老爸,將美美在日本的學籍取消,讓她遣返美國?!

「等一下就要上課了,你們還聚集在這裡幹嘛?」

驚動了沉默的三人,遠處一個清朗的男聲傳來,那是他們再熟悉不過的八神太一的聲音。

他邁步與素娜並肩站立,有些好笑地看著她:「素娜,沒想到這樣妳也會被我嚇到。」他指的是方才看到素娜聽見他的聲音時,猛然地抖了一下肩膀的小動作。

她卻沒有以往的反駁,只是愣愣地看著他,這讓太一感到非常地奇異。剛在遠處看到同樣有難色的三人聚在一起,看來就是發生了什麼事一樣,連他這般開朗的問候都一同沒入了這詭異的氣氛之中。

“事情都到這地步了,還需要繼續隱瞞著嗎?”

素娜注意到自己現在的舉動對太一來說一定是太過反常,因此她連一絲試圖掩蓋的力氣都沒有,但想要把平靜水面下的波瀾全部一道而出,卻又不是那麼容易。

現在最先要做的,是聯絡到當事人!

學生會室的門被人從裡面打開,身為學生會長的木村輝一一走出來,就看到一群人堆擠在學生會的門口。

正當他準備開口做個招呼語,便被看到他後突然衝上前來的武之內素娜驚嚇到閉上了嘴。

「會長,給我千名愛同學的聯絡電話!」

看來事情似乎發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了……

「太刀川美美那件事,我還沒有聽到從校內委員會那裡傳來任何消息,我想千名董事應該是還沒有提出異議吧。」

木村輝一見素娜一臉急促的神情,倒是從容不迫地試著給予她一些冷靜,但他還是走到擺著學生資料冊的架上,將昨晚剛通過話的號碼交給她。

「不過剛剛光子郎說,史密斯老師有急事要找美美,不知道會不會就是關於那件事……」素娜有些緩和了下來,她接過輝一抄寫上號碼的紙張,拿出裙子口袋裡的手機,猶豫了一下,準備按下播號鍵。

走廊上傳來急促的腳步聲,眾人回眸一看,就發現那總是因看書為理由,準備備考的城戶助喘著大氣跑了過來:「不好了……各位不好了……」

「阿助你冷靜點,我們都很好啊。」光子郎一派正經地說道,還不忘變相吐槽著阿助因著急而出口的誤語。

「真是的…阿助學長還是一點學長的樣子都沒有哈哈哈!」

太一跟在光子郎之後調侃著正扶著膝蓋喘著大氣的他。

「你們…!待會再跟你們算帳……」阿助狠瞪了一眼旁邊的兩人,而後將視線轉到現場唯一的女生身上:「我剛剛在辦公室聽到千名董事跟史密斯老師說,“美美今天早上已經搭飛機回美國去了”!」

「蛤?!到底怎麼回事?!」

原本還抄著開玩笑語氣的太一,在聽到阿助這麼說之時,頓時從心底跟著急促了起來。

「我也不知道。」阿助似乎被突然激動的太一嚇了一跳,就算注意到了素娜睜大眼的訝異,卻轉過頭忙於給反應極大的太一解釋,也算是給在場的人解釋:「我只聽到千名董事這麼說,然後史密斯老師看起來像是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的樣子,不過卻沒有像你們那麼激動的反應,反而是有些釋懷的笑了笑。」

「不對…我昨天送她回家時還好好的,她幹嘛什麼都沒說就突然回美國啊?!」

太一頹喪的皺起了眉,他想不通怎麼才過了一個晚上,事情就全變調了。

全部的人一起在學生會室前沉默了起來,唯有素娜握緊了手中的手機,像是下定決心的抬起了低垂的頭:「這不可能…也說不通,才發生那件事,美美怎麼可能在這時候回美國!」

「太一、拓也,你們跟我來!光子郎麻煩你幫我聯繫一下阿和,說我們到千名董事家一趟。」

她下起了命令,那強硬的口氣,他們只有在當她是學生會副會長時,才聽得到她如此女強人般的堅決。

「知道了!」不由分說,就算還弄不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但眾人卻依循著素娜的吩咐行動著。

八神太一的急促不亞於武之內素娜,他突然想起了昨晚美美那靜止的背影,似乎是美美發生了什麼事,卻沒有告訴他。

直到方才聽到素娜問起了千名愛聯絡方式後,從木村輝一口中難得聽到美美的名字,他才感覺到油然而生的不協調感以及一絲絲的猶疑。

他想見她,他想要馬上見到太刀川美美!

明明昨晚才剛分別,今早卻不自主地想念起了她……

~*~*~*~*~*~*~*~*~*~*~*~*~*~*~*~*~*~*~*~*~*~*~*~*~*~*~*~*~*~*~*~*~*~*~*~*~*~

她知道自己已經醒了,卻連抬起眼皮的力氣都沒有。

就算無法睜開眼,她卻能清楚感受到自己處於怎麼樣的環境……

一片漆黑,僅有微弱的一絲亮光從左方透到眼皮底下;潮濕又濃厚的氣味,加上成堆木頭助紂為虐般的濕性柴味,說實在,她很討厭這樣的味道。

發軟的身子也同樣使不上力,卻能清楚地感覺到自己雙手被反綁著,極軟的沙發椅讓人更加陷在裡頭。

「美美…妳醒了嗎?」

身旁輕聲的女聲轉移了她在自己雙手上的注意力,那是織本泉的聲音,細的像是螞蟻般的耳語。

「嗯……」

她努力睜開雙眼,習慣了黑暗的侵襲,反而對那一絲亮光感到不適,但卻已經足以讓她重新找回了視線。

看到一旁織本泉似乎也是剛轉醒的迷濛模樣,她開始努力回想讓她們變成現在這種莫名其妙狀態之前的回憶。

……

一早,她就特意起了個大早。不過她根本是一整晚都沒有很安穩地睡去,一直都天剛透亮,她才停止了持續的翻身動作,下床梳洗準備處理纏身的麻煩事。

照著素娜傳來的地址,太刀川美美每隔幾分鐘就打一個哈欠,她決定若是事情解決了之後要好好的睡上一覺。

才剛下了巴士,她就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朝著她而來,她記得她是足球隊的經理,跟神原拓也很要好的織本泉。

看來素娜還是不放心她一個人前來,所以找了人來陪她。

不過至少是織本泉,若是找來了其他幾個臭男人,那他就不知道待會兒千名愛又看到這樣的情況會怎麼想她了。

「真不虧是千名愛,真是名副其實的‘千’金大小姐哪!」

他們來到了一間鄉間別墅前,佔地平方寬大,兩人站在高聳的前門鐵欄杆之前,仰望聲歎。當然美美沒有忘記她此行的目的,她找到了鐵門旁的電鈴,正當鼓起勇氣,準備碰觸之時……

喀擦一聲!鐵門由外向內開啟,展開雙臂,似乎是在邀請她們的蒞臨。

「…這是在歡迎我們進去嗎?」美美停在半空中的手顫抖了一下,轉頭詢問唯一旅伴的意見。

「既然這樣那就不要客氣進去囉!」

織本泉倒是十分爽快,隨著向後開啟的鐵門,一腳踏進千名家的領地之中:「哇…比我在義大利的家要大多了……」她在花園中跑跳了起來,還順便轉了幾個優雅的圈子。

「我在義大利的家也像這樣,家前面有個種滿了各式各樣花朵的小花園,只不過沒有這種華麗的噴水池。」

她指著前方以愛神邱比特為型的西式噴水池,美美一抬眼就看到拉著箭弓的希臘神話裡的小愛神,而正好箭頭就指著她的方向。

噴水池裡的水隨著階梯而下,流入下方蓄水的池子裡。

水聲嘩啦嘩啦的聲音,讓她想起了那天在雨天裡,在太一的公寓大樓門前,看到太一淋著雨回來的情景……

太一一直這麼幫自己的忙,絕對不能因為一些誤會的事情而影響到他。

才這麼想著就充滿了勇氣,反正一直都是個天大的誤會,只要解釋清楚就好啦!反正問心無愧嘛!但為什麼自從早上一出門就一直感覺到莫名的不安?

美美繞過了噴水池,她從來不是個怯懦的人,不管是決定秘密當安慰太一的人,或是從美國交換到日本的想法,抑或是誤打誤撞幫素娜抵去了麻煩的幫忙……她都一直是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的人。

當她走至千名家豪宅大門前,結束了持續沉澱在自己的思想裡後,過幾秒才發現與她並肩而行的人沒有跟上來。

「小泉?」

回頭一望,空無一人。

「奇怪跑去哪了?」

美美觀望四周並且尋找了好一會,在偌大的花園裡,竟不見那一頭金髮燦爛的身影。

「…啊啊……忘了先儲存她的手機號碼了……」美美抱怨的低語著。雖然一開始的計畫本來就是她自己一個人來解開誤會的,但突然之間的心靈倚靠一下被抽開,就像是把她的勇氣也抽乾了一樣。

「哎呀…女朋友小姐不進來嗎?」

身後的門被打開,千名愛透亮的聲音傳來:「正好是早餐時間,一起吃早餐吧!」

回頭就看見已經正裝好的千名愛親自打開大門歡迎她的到來,讓美美一瞬間有錯覺,好像她已經在這裡恭候她多時了。

「我…我只是來找妳談……」

「沒吃早餐我就什麼談話的勁也沒有。」

拋了拋手,她把美美丟在後頭,自顧自地走進大廳。

完全搞不懂她這麼做的目的,反而依她這麼討厭她的舉動看來,應該只是想利用什麼來好好取笑她一番而已。

美美深深地呼出了一口大氣,拉緊了肩上的背包肩帶,跟在後頭走了進去。

不過才剛一腳踏進這華宅裡,她就被後頭還上來的雙手給摀住了口鼻,還沒有反應過來,對方手心裡的帕子接觸著她的呼吸器官,一股異樣的氣味讓她頓時眼前昏花,力氣像是被瞬間抽乾一般,讓她全身癱軟。

在失去意識之前,她聽見了那個女人低沉又緩慢的聲音……


「這次絕對不會再讓妳離開了……」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喵~慕時雨← 的頭像
→懶喵~慕時雨←

''˙˙*˙樂音飄揚˙*˙˙''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