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數碼寶貝
●屬於架空文,是個“除去數碼寶貝世界”的世界
●CP:八神太一X太刀川美美(太美),其他cp:石田大和X武之內素娜(和娜)、高石武X八神嘉兒(武嘉)......
●有虐文的成分存在
●故事設定時間:出社會後


~*~*~*~*~*~*~*~*~*~*~*~*~*~*~*~*~*~*~*~*~*~*~*~*~*~*~*~

 

●●●

 

一早,連早餐都還來不及吃的美美好不容易把忙了一晚上處理好的八神太一專訪的內容整理妥當,剛上交給總編輯,就看著主編當著她的面打通內線,把一個似乎是她最信任的下屬叫進來,直接把她辛苦完成的資料全部交給資深員工做最後雜誌編排的處理。

她聳聳肩,反正只要她做的專題沒有被抓出什麼需要修改的大問題,她就感到欣慰了。

 

回到座位上後,她大大伸了個懶腰,還外加打了個極大的哈欠。看來她需要去沖泡一杯極濃咖啡來支援她今天一日的工作時間。

前腳才剛悠悠地走進茶水間,後腳跟著她進來的主編一臉阿諛奉承地交代她可以把這幾天的工作先交給另一個也是新來的助理處理,然後就推著她,叫她跟著方才太一指派來跑腿的助理離開。

 

主編的那些動作一氣呵成,弄得她一臉疑惑,等到她莫名其妙地隨著那位彬彬有禮的男助理坐著電梯走出辦公大樓後,她才猛然想起前一日八神太一說要幫她進行特訓計畫的約定。

 

看來實驗證明,人只要一睡眠不足,頭腦的聰明度就會減半。她本就不夠聰明,這樣一來顯得她更加糊裡糊塗。

 

有禮的男助理將她帶到街旁一輛高級黑賓士車旁,行了個禮就坐到前座裡。

 

就這麼被落著的美美無助地拉扯著肩背包的細帶,只見後座的車窗玻璃被轉開,八神太一俊俏的臉龐映入她的眼簾。

 

「美美,上車啊!」

他笑道,並從內幫美美把車門打開,往裡頭挪了一點,讓出她可以坐進來的空間。見她還有些楞然,他只好伸手將她拉入了車內。

 

 

車行駛在寬廣的第五大道上,一路上太一都沒有再繼續說些什麼,他望著車窗外向後逝去的街景,似乎若有所思。

 

受不了太過安靜的空間,美美的注意力也與太一相同的落在了車外,因此對住了也有好幾年的紐約街景的熟悉度,她發現到他們並不是往回到日本大使館的路上:「我們要去哪裡?」出於好奇,她出聲詢問。

如果連前往的目的地都不知道的話,那就跟盲目的綁架沒什麼兩樣,一樣都缺乏了基本的安全感。

因為正望著太一,她不難發現他的嘴角有些微輕笑的痕跡,她沒有再急於詢問,耐心的等待他的回答。

 

而太一並沒有因為美美的問題而把視線從外頭轉移進來,他依舊靜靜地望著紐約的街景,「先去把妳的外型弄得像一點。」

 

「我覺得這樣很好啊!」美美順手用食指卷了卷落在肩上的一綹髮絲:「之前為了工作面試,我還把染了好幾年的一頭粉色的長髮染回了原本的髮色呢!」

「頭髮不是最主要的,而是……」八神太一終於把她的注意力轉回到她的身上,他一臉理所當然的賊笑著將身子靠近了她:「穿著。」

 

規規矩矩的上班族黑色套裝、黑色低跟包鞋,這是為了第一份工作而特別去買的百貨公司專櫃貨,別看一團黑,黑歸黑,該有的質感還是有的,而且一套還不便宜,為了替換方便,她大手筆花了幾年自己存下的積蓄,總共買下了不同款式的三套。

 

知道自己無法反駁什麼,只能以示弱的方式,不甘願的往旁邊撇開了頭。

募地,她感覺到有雙手正輕輕碰觸著她背上的發,簡單的小動作卻讓她的心中頓時彌漫著曖昧的感覺。

 

「髮質不錯嘛!只不過或許帶點卷度會好一些。」

或許是因為太一靠得很近,讓她敏感地感覺到,當他說話時,那溫熱的氣息吐在她脖子上的觸動,就像一雙手正輕輕撩撥著她的心。

 

雖然在美國住久了,說實在早已習慣與異性這樣自然的相處方式,但今日面對同樣動作的太一,她卻無法很冷靜的去理智思考這樣的舉動。

 

她無法將注意力從他抓著她的髮絲的那只手移開,一秒鐘的時間彷佛變得更加緩慢,以心跳的速率來算,已經被狠狠甩在了後頭。

 

「Boss,我們到了!」

前座的年輕助理在轎車緩慢停下來之前盡責地報備了狀態,太一放開手,轉身帶車停妥後,開門下車。

 

就算對方已經放開了手,但卻在美美的心頭留下了痕跡,她腦袋空白了幾秒,見太一下了車,便急促地伸手狠狠拍了拍自己的雙頰:「太刀川美美,冷靜冷靜冷靜!這只是個普通的動作而已!」像是念著咒語般喃喃低語著。

 

她才剛下車,就被迎上前來的太一抓住了手,跟著往店裡頭走去。

 

連店面的樣貌都還來不及細眼觀看,就被店內沖著他們兩人鞠躬敬禮的銷售員給著實嚇著。

除了他們,沒有其他的客人。

不難理解太一一定是做了許多有錢大爺會做的事,把整間店包下來。

 

「幫我挑幾件適合她的衣服。」

太一說出口的英文,簡直都要比她這個在美國生長了好幾年的“在地人”要來的標準的多,在還不及讚歎,她就被幾個金髮女人連拖帶拉的請進了更衣室。

 

不是說這種地方她從來沒來過,有時候爸爸公司難得開了個小型酒會,她也會來這裡選購衣服,不同的是之前根本不會有這麼多個人這樣圍著只為服務她一人。

 

「這套太老氣,換下一件!」「這套看起來沒有腰身,下一套!」「這套顏色不好,下一套!」

……

 

來來回回不知道換了幾件,最後美美換了一件大紅色連身裙洋裝,裙襬處淡淡的黑蕾絲勾勒出的花紋線條,高貴又不失典雅。

太一這次則是無聲地雙手抱胸欣賞著,並贊同地點了點頭:「就這一套了,走吧!下一站!」

 

 

●●●

 

當美美終於結束在美髮店認命地坐上幾個小時,只為了等待將頭髮再次燙回卷髮的這個過程後,站在知名日本美髮連鎖紐約分店的店門口,她揉了揉發酸的肩膀,眼角餘光發現前一個小時離開的八神太一朝著她的方向走了過來。

 

「誒?!還要去哪?」

在燙頭髮的過程中,她看雜誌都看到要夢周公了,還要努力堅持著不能入睡,精神力一整天下來已經被她折磨到了極限。所以當太一又拉住了她的手,她就反射性地認為要去下一個地方更換造型。

 

「去我家。」

他說的斬釘截鐵,如此簡單明瞭卻容易讓人聯想錯誤。

「你…你家?!」

「是啊,我已經叫人準備好了妳需要的資料、書籍。」太一拉開車門,把美美往副駕駛座裡頭送,然後自己也坐進了駕駛座內:「還有從現在開始,妳要無時無刻做一個淑女,就比如說妳剛剛失控的大叫要給我去掉,這就是妳現階段的任務。」

 

「……喔……」

「要說“我明白了”!」

「我明白了…」

 

美美照本宣科著,其實有關一些禮儀的知識,她從初中那時,父親獨自出資投資的生意開始漸漸走上坡之後,就被迫著學習這些“必要”的行為了。

她總是嫌著麻煩,半逃避式的無心學習著,還叛逆的去染了一頭亮粉色的頭髮,這一染就好幾年。

雖然總歸不是自願去學習的東西,但基於父母苦口婆心、淚眼婆娑地勸說著,她就算是不情願,也看在父母的面子上出席替她安排好的課程,有些老師嚴厲就能讓她記的多,總之多多少少都有些耳濡目染,錢至少也沒白花。

 

 

言歸正傳,他們在車程大約三十分鐘後,來到市郊外的住宅區,司機將車駛進一處能夠停放下兩台車輛的大車庫內,方才從房子的外觀看來,心理難掩低估著─八神太一一個人幹嘛住那麼大的房子?!

 

太刀川美美跟著下了車,但身著正裝的束縛讓自己沒辦法像平常一樣那麼豁然的大搖大擺,只能跨著小心細碎的步伐跟在邁開大步的八神太一身後。

 

貼在腿邊的手摸了摸裙擺那絲質般的材質,美美忽然想到了什麼,不顧腳上幾吋高的高跟鞋,就這樣小跑到八神太一身邊:「太一…那個……」還沒說完話,就在預想之內拐了下腳踝,還好太一反應快,一手撈住了往後摔的她。

「沒事吧?冒冒失失的。」

因為俯身扶住她,美美能夠清楚看到他的嘴角掛上了一抹笑意:「看來今天最先要教會妳的是儀態了。」

 

「那個…昨天吃飯的錢,和今天衣服還有燙頭髮的錢……」

「不必了,這就當作是我的投資吧!」他將她扶正,而後轉身用手中的小鑰匙打開門旁的一台小機器,將右手食指擺上,機器傳來了滴滴聲,大門啪搭地開了鎖:「至於吃飯的錢……就拿妳拿手的甜點來抵銷吧!」

 

“不然下次我可以帶我最拿手的點心過來給你試試”

 

她想起昨天講過的話,但今天的她卻兩手空空,什麼都沒有準備……

太一會不會覺得她是個言而無信的人?!

 

「太一……那個甜點……」

當美美正打算對昨日允諾的事做解釋時,太一打開門的手似乎稍稍頓了一下,但她沒有注意到這些微的變化,唯有之後被對方打斷的話語,這才讓她注意到他的一絲決絕。

「…看來女人做的約定總是不會實現……」他低喃著,雖然不像平日說話的聲量,卻足以讓她聽到。

他的失望帶著極大的憤恨顯露出來,美美根本沒時間去弄清楚他細微的情緒變化,只管急促地解釋:「不是…是我今天忘了帶點心來,想問你這裡有沒有材料。」

 

「…就算有,現在的時間也不是妳拿來做點心的時候……」八神太一轉回側過的身子,在玄關處脫了鞋:「快進來,我們直接進行儀態訓練。」

 

美美跟著脫下了腳上的跟鞋,整齊的擺在鞋櫃旁,並且換上太一擺放好的室內拖鞋。已經好久沒有做過這種進入別人家中要脫鞋的習慣了,雖然他們家因為父母親的關係,原本在日本的習慣就算到了美國還是依舊施行著,這讓剛開始到同學家作客的太刀川美美老是因為脫鞋的文化禮儀的不同而弄出了一堆笑柄……

 

八神太一的家中很整齊,其實說到整齊也只有一個原因─因為東西不多。他才剛從日本隻身來到美國不久,在環境摸索期中,還不會大量的購入必需品。

有幾個大紙箱井然有序地堆疊在客廳連結開放式廚房的空地上,看來是太一還來不及整理的私人物品。

 

開放式的廚房櫃上擺放的僅有一組透明水杯,以及拋磚大理石材質頂層懸空倒掛著的各式葡萄酒杯。

廚房後頭是令人心曠神怡的庭院造景,透過一整排的玻璃落地窗可以清楚看到外頭還有一個小巧的池塘設計。

 

「要喝點什麼?」

她聽到太一這麼問她,便將注意力轉回了已經移動到開放式廚房的男人。

 

「隨意就好。」

見他已經拿起了玻璃水杯,美美也不好獅子大開口,更何況或許他家裡並沒有那麼多不同總類的飲品。

 

太一打開冰箱門,拿出了兩瓶鋁鉑包裝的果汁:「蘋果汁?柳橙汁?還是要可樂?」他又望向冰箱側門,拿出了一瓶還未開瓶的可樂。

 

「那就…可樂!」

美美回答的有些拘謹,但像是小女孩一般的笑容卻早已悄悄跑了出來。

 

從她還沒有來到美國之前,最喜歡的飲料就是可樂了。尤其在大熱天裡來上一杯冰鎮過的可樂,那真是人生中一大樂事,就算現在還不是汗水黏身的夏天,她還是不忘可樂能夠帶來的滿足感。

 

太一將可樂開瓶,那在液體中不穩定的氣流竄出,發出了滋滋聲響。

「妳先休息一下,我先上樓去回覆信件。」他將盛了可樂的玻璃杯的遞給她,然後就自顧自地上樓去。

 

美美在這諾大的空間裡隨意的又晃了幾圈,把裡裡外外都觀察的清楚。這間獨棟房子的每個格局都是美美夢想中的樣子,或許這裡是日本方面派給太一暫時在美國居住的房屋,不過一個人住在這裡,就算是夢想屋也未免太孤單寂寞了。

 

難道這麼優秀的八神太一沒有女朋友嗎?通常會接受調派職位的,若是有了家室便會像他們家當初一樣,全部人跟著一起移居,看太一這樣想必是還沒結婚。但如果有女朋友的話,理應來說就不會接受調派。

所以推論來說沒有女朋友,又或是他跟他的女朋友不夠“相愛”……

 

美美大口飲下了冒著氣泡的可樂,刺激口腔的快感讓她瞬間清醒了腦袋。

 

剛剛她到底在想些什麼?隨便腦補人家的感情狀態根本就是一件很失禮的事情,又更甚至是才見過幾次面的他們。廣義來說他們是朋友,狹義來看又不算是朋友。

 

太一這兩天的舉動就像是他們只是互取所需的“朋友”一樣。就算他們有同樣的童年話題,同樣的童年生長背景,但這幾年經過時間與環境的淬鍊,一同經歷過事情的一群人,也會有極大不同的變化。

 

所以他們是朋友,也不是朋友。

 

接下來會怎麼發展,就只能看時間所帶來的是無傷大雅的物理變化,亦或是翻天覆地的化學變化。

 

 

TBC

~~~~~~~~~~~~~~~~~~~~~~~~~~~~~~

 

§人物介紹之二

 

本作男主~八神太一
年齡:年輕有為的26歲
職業:曾在聯合國國際外交部門工作、新任日本駐美國外交官
興趣/才能:足球(小時候)、財經投資/除了藝術方面(唱歌繪畫)之外,其他都很好
語言:日文、英文、德文
致命點:對於感情的事後知後覺、看似豁然實質鑽牛角尖

 

50273614_p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喵~慕時雨← 的頭像
→懶喵~慕時雨←

''˙˙*˙樂音飄揚˙*˙˙''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