創造力源於生活
裙襬被風撩波的角度...額間不整齊的瀏海...這樣你想到新文章了嗎:))

狀態:工作中...兼準備語言考試的忙碌生活

最近與P.A.K.(Princess and knight)有關於太一美美cp同人本的創作

 

●衍伸動漫:數碼寶貝
●CP:八神太一X太刀川美美(太美)
●故事設定時間:高中時期

~*~*~*~*~*~*~*~*~*~*~*~*~*~*~*~*~*~*~*~*~*~*~*~*~*~*~*~
 

 

由於有了美美的幫忙,太一終於把那惱人的檢討報告上交完事。

 

新學期總有忙不完的雜事一堆,當他還來不及與好久不見的美美深談,就被突然闖入的拓也一把拉走,說是班級導師急著找他要那份全班座位表安排的單子。

 

鈴聲響起,美美才想起這是上課鐘聲,證明她真的已經回到了日本。

一直沒有已經回到日本的實感,就算回到這裡已經有小段時間了,因為時差的關係,感覺頭腦還有些暈暈眩眩的。

還好剛剛被告知今天交換生只需要待到下一堂課結束就可以先離開了。

 

她起身準備開門離開學生會室,卻被對方早一步從外頭打開了門,因此被硬生生地嚇了一跳。

 

「美美?!」

雖然對方一頭耀眼的金髮她已經見怪不怪,但來者與她同樣驚奇,是自她出國後不怎麼與她有交談的石田大和:「怎麼會在這裡?」

 

 

「啊…嗨!我從美國那裡的學校交換過來這裡,是交換生的其中一員。」

雖然與阿和的交談讓她感到有些生澀,但對於能夠見到老朋友,她還是很高興:「你要找素娜嗎?她不在這裡,應該已經回教室了。」

美美見阿和心不在焉地朝她後頭探望著,大概也明白他在找什麼。

 

「我知道了,謝謝妳。」阿和讓了一個位置讓美美出來,而後再把門關上:「已經上課了,先回教室去吧。」

 

「對了,你怎麼現在才來上課啊?」

看著阿和一肩側背著背包,另一肩背著吉他袋,美美好奇地問道。

 

「昨晚在外縣市有樂團的演出,今早才坐車回來。」他看來疲憊的用手摀住了忍不住打起哈欠的嘴,瀏海也有一些凌亂。

「哈哈,同病相憐呢,我也是今天一大早才到日本,時差也還沒調過來,現在總覺得腦袋暈呼呼的。」

美美用手拍打著腦袋,好笑地說著:「都怪史密斯老師搞錯了時間,害得我們只能坐時間這麼緊湊的班機。」

 

「那麼…要翹課嗎?」

阿和輕巧地詢問著,惹得美美有些訝異:「咦?現在?開學第一天你想帶壞新生啊,學長。」

 

「哈哈哈!這麼久不見妳變得更幽默了!」阿和輕笑出聲,美美從沒看過他在自己面前笑得如此開朗過,而且這還可能是他倆單獨對話這麼久的一次吧。

只見他笑著笑著就轉過了身,接著回頭示意她跟上:「來吧,我介紹本校的樂團室給妳看看。」

 

看著興致勃勃的他,美美對自己聳了聳肩,好奇地跟了上去。

 

 

 

她從沒看過有哪個學校有如此高檔的樂團練習室,說“高檔”也不為過,雖然設備還算不上那種專業級的,但比起她在美國學校看過的樂團室,通常校方都是提供校園的角落獨自一間簡陋的小屋子作為樂團的練習場所,以便那吵雜的重金屬音樂不會引響其他學生的學習。

御台場高中的樂團練習室則是與一般校舍同在一棟建築裡,雖說還是位在人煙稀少的西校舍中,但校方還特別重金建造了隔音牆與厚板金的密碼鎖大門,光是一進門就聞到的新木板與油漆的強烈味道,就能夠猜到這間“特別建造”的樂團練習室是剛不久才完工的。

 

「坐吧,或是妳想要補個眠也可以。」

阿和把吉他袋靠牆擺放後,朝著一張酒紅的沙發椅指了一下:「午休前我會叫醒妳的。」

沒有依照阿和的指示坐上沙發椅,美美赤腳在鋪上漆木木板的空間內隨意走動觀看,發現放置在中央的鼓群也都是全新的樂器,雖然她不曾玩過樂團,但她中學時也看過麥克加入的樂團的練習,經過麥克雞婆的解釋,她大體上也了解基本的樂團運作。

吉他手、貝斯手、鼓手、鍵盤手,還有樂團靈魂中心的主唱。

 

雖然她從小也愛好唱歌,但她卻從來沒有機會玩樂團。

 

阿和看著美美閃著興奮與羨慕之情的目光,於是問道:「如何?有興趣來當我們樂團的女主唱嗎?」

 

「咦?」突然聽到阿和的邀請,她還真有點不知所措:「但是我在日本最多也只待一年而已……」

「一年足夠了。」阿和走進一間以玻璃隔起的小空間,開始擺弄著裡頭盛放的機器設備:「最近我們做了一首新曲子,需要一個音質不錯,且具有滲透力的女聲,之前又聽過素娜很推薦妳的聲音,所以……」

音樂開啟,擺放在四周的音響設備傳出了柔美的鋼琴旋律,觸動著她的心。

「…讓我聽聽妳的聲音吧。」

 

「可是…這個……」

突然要她唱歌,又是第一次聽到的曲子,沒有任何歌詞的前提下,著實讓她亂了陣腳。

 

「對著那邊的麥克風,照妳的感覺來就行了。」阿和給了個自由發揮的建議。

 

自由發揮?真是出了個難題給她了!

鑒於目前她也懶得動腦想歌詞,於是她只好很隨興地隨著旋律哼唱了起來。

 

阿和雙手交叉靠在錄音室的門邊帶著微笑地聽著,能夠技巧高超地把高音轉音部分輕鬆的帶過,也只有美美一人而已。

而且她的聲音也是目前團裡需要的聲音。

 

當音樂接近尾聲,只見阿和隔著玻璃對著她比了個ok的手勢,她這才喘了口氣,一屁股坐上了酒紅沙發。

 

「我錄下來了,妳的聲音我很滿意,不過也要聽聽其他團員的意見。」

「咦咦?錄下來?」

阿和完成了作業,關上錄音室的玻璃門,此時外面傳來了聲響,有人解開了密碼鎖,推門走了進來。

 

「啊…還以為沒人在呢。」

進門的是一個帶著濃重香水氣味的女孩,她臉上的妝容讓美美感覺她是個對化妝很有一套的人,除去了那刺鼻的香水味,就第一印象來看也算是個美麗的人。

「…哎呀!阿和你在啊!太幸運了!」她興奮到輕聲都能尖叫的程度,向石田大和靠了過去。

「請問妳是……?」

禮貌性地詢問,阿和帶著疑問看向似是坐在一旁看起熱鬧的小學妹。

 

「千名愛,叫我小愛就行了,初次見面請多指教。」

她舉起了擦著紅色指甲油的纖纖玉手,面帶緋紅、有些靦腆地望著面前的人。

 

「…噢,妳好……」

因為搞不清楚現在是在演哪一齣戲,阿和只好回應她的示好。不過之後他突然想起了一件重要的事,因此急匆匆地問著對方:「對了,妳怎麼知道練習室的密碼?」

 

「因為這間練習室是我拜託爸爸整修的,所以學校就特別允許我使用練習室囉!」她理所當然地回應著。

「爸爸?!」

說的該不會是那個支持練習室改建的董事─千名太郎吧?

 

千名愛自信滿滿地回過了身,這才注意到還有一個人悠悠地坐在那張她特別從法國空運回國的酒紅沙發椅上。

「哎呀……這不會是那個秘密的女朋友小姐吧。」

 

「…女朋友小姐?!」對於突然掃射過來的敵意視線與對她奇怪的稱呼感到莫名。

「去年暑假據內線消息聽說阿和交了女朋友,不過怎麼查也查不到這個人的照片。」小愛走近美美,在她的旁邊坐了下來:「終於見到廬山真面目了,還真是個可愛的小姐。」

接著她湊近她的耳邊,耳語地說道:「不過…我很快就會把阿和搶走的。」

 

「好了,我該走了,祝你們相處愉快。」

 

一溜煙地她就消失在門的另一邊,只有那濃烈的香水還處在室內無法隨之飄散而去。

 

「剛剛是發生了什麼事……」

「不好…我只覺得頭更痛了……」

 

兩人面面相覷,只能當作方才的一切是個突如其來的鬧劇。

 

 

~*~*~*~*~*~*~*~*~*~*~*~*~*~*~*~*~*~*~*~*~*~*~*~*~*~*~*~*~*~*~*~*~*~

 

「什麼?美美妳說有人跟我宣戰?!」

 

午休時間的校舍屋頂,一群人圍坐在一起準備享用午餐。太一跟光子郎這才推開了門就看到了一臉驚奇的素娜帶著驚訝的語氣詢問著一臉平靜的美美。由於還搞不懂發生了什麼事,太一拉開美美旁邊的椅子坐了下來,並向看著他們走過來的阿和打了聲招呼。

 

「素娜,小聲點,頭有點痛。」

美美一邊按壓著太陽穴,一邊努力扒著便當吃,石田大和好心掏錢請吃的免費便當當然不吃白不吃了。

 

「不過妳說的那個千名愛,她好像不是我們這個學校的學生吧。」

一旁默默無語的阿助推著滑下的眼鏡,同樣扒著便當說道。

 

「不,我看過名單,因為是董事的女兒所以還被特別註明了,說是從法國回來的僑生。」

素娜做著簡略的說明:「說是特別轉學回來就讀我們學校的。」

 

「果然千金小姐就特別不一樣,想轉學就轉學。」

太一打開媽媽一早幫他準備的飯盒,裡頭有他喜愛的蛋包飯。

 

「總之素娜,那個千名同學很明顯還不知道妳的存在,就先不用那麼擔心了。」

阿和在一旁做著安撫,方才他從美美那兒聽到這件事時也有些驚訝。

 

「對啊素娜,反正現在她以為我是阿和的女朋友,那就先由我擋著吧。」美美一臉無所謂的繼續吃著飯盒裡的小香腸。

「可是美美,這個樣子太麻煩妳了。」

「沒問題沒問題,這種事我經驗老到了。」

揮了揮手上的筷子,燦爛的笑容爬上面龐:「素娜,我們是好朋友吧,讓我幫妳吧,能擋多少是多少。」

 

「噗哈哈哈!美美妳講話的語氣講得好像妳真的經驗豐富一樣。」

太一看著美美那一副認真表情的側臉,想起前不久還有些扭捏的像個大家閨秀的她,讓他不禁發笑。

 

「有什麼好笑的,我說的是真的啊!」美美嘟起嘴,有些不滿太一的嘲笑:「在美國的時候,因為麥克那傢伙的關係,剛開始一直害我被喜歡他的女生盯上,然後不管怎麼解釋都沒用,只好將錯就錯了。」

 

「美美,妳跟麥克現在還是同一所學校的吧?」

光子郎開口詢問,他記得美美剛到美國不久後,數碼寶貝世界再次出現危機,他聽小京說過,那時美美跟麥克一起出現,並且跟他們一起拯救了那次的危機。「妳來日本交換,怎麼沒看到他跟妳一起?」

 

「……噢,因為我是臨時起意的,而且我沒有告訴他我有參加交換生的名額選拔。」

她闔上吃得差不多的餐盒,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她身上,她只好照實說著。

 

「而且真難得妳竟然沒有先告訴我們。」

阿助收拾著桌面,並且把一本貼滿標註籤的現代醫學史跟著空便當盒收進了袋內:「之前只要妳一有時間回來,就瘋狂的聯絡我們。」

 

「因為…這次我是交換過來的,會待比之前久。」美美嘴角上揚,她把便當盒往旁邊一挪,手肘往桌上一擺,撐住了小巧的下巴:「而且我本來就打算給你們一個驚喜,怎麼樣?有被我嚇到吧?!」

 

「是是…的確是嚇到了,妳還害我被罰了五百字的檢討報告。」太一沒好氣的吃完了最後一口蛋包飯:「話說妳的同學們都集合了,妳跑去哪裡晃悠了?」

 

「櫻花,因為突然很想看一眼日本的櫻花,所以跑去找了。」

美美從實招來:「不過找了好久都沒找著,所以急忙折返回來。」

 

「可是這個時候的櫻花也差不多都要謝完了,而且前幾天還下了大雨了吧。」光子郎理論式的分析著:「現在還要看櫻花的話,比這裡北邊一點的話應該還有機會。」

「不如我們這個週末一起去吧!就當是慶祝美美回來,一起去個小郊遊之類的!」

素娜突然靈光一閃,既然美美想賞櫻,何不大家一起行動呢?!還可以順便給美美辦個歡迎會。她覺得這是個兩全其美的計畫。

 

「抱歉容我無法參加。」阿助帶著歉意婉拒了邀請:「因為這週開始我每天都要到補習班報到,畢竟要考上東大醫學系必須從現在開始加緊腳步才行。」

 

「真厲害,阿助從那時候的夢想一直都沒變呢!」素娜望向蔚藍的天空,帶著回憶的語氣說道:「總覺得從數碼寶貝世界回來之後,大家都變得更堅強了呢。」

 

「哈哈,素娜,別像個老人一樣,我們現在可是青春的高中生哪!」太一故意調侃著,好久沒看到回憶著過去的素娜了。

「太一說的是。」阿和拍了拍素娜的肩膀,這也插進了話題:「那天剛好我也有空,而且這個計畫也要告知初中的那一群,話說他們應該也還不知道美美已經回來了。」

「知道了,那就這麼說定了。」她朝他微微一笑,想起還沒聽到這次郊遊活動的中心人物的應諾,她將視線移回了美美的方向:「美美,這個週末……咦?睡著了?!」

 

微風吹來,將少女的髮絲拂上了那張帶著些微紅潤的腮邊,隨著平穩呼吸的上下起伏,美美睡著了,而且睡得很安穩。

 

「睡得真熟,看來她今天也已經到極限了吧。」素娜溫柔地看著趴在木桌上沉睡著的她,輕聲地說道。

 

看著她微笑著的睡顏,太一也被感染了好心情,看來他們想的都一樣,能夠這樣與朋友們聚在一起,果然是最令人高興的事了。

 

 

~*~*~*~*~*~*~*~*~*~*~*~*~*~*~*~*~*~*~*~*~*~*~*~*~*~*~*~*~*~*~*~*~*~*~*~

 

她不知道自己到底已經睡了多久。

因為一直固定同一個姿勢的趴睡,導致痠疼的脖子傳來了抗議,她這才醒來的。

 

「咦?幾點了?」

睡眼惺忪地望向似乎已經有些轉變為橙色的天空,美美這才因為驚嚇而把殘留的瞌睡蟲趕離,原來自己睡了那麼久?但是怎麼都沒有人把她叫醒啊,真是的!

 

一直披掛在她肩上的重量在她做了個伸展動作之後滑落到椅子上,她這才注意到它的存在,是一件稍大件的淺藍色男生制服外套。

她將制服外套挽在手臂上,環顧了四周,發現那擁有一頭蓬鬆深褐色頭髮的少年正趴在她身側的木桌上,似是跟著她一起補眠。

 

太一的頭髮還是老樣子,跟記憶中一樣,不曾改變過。

 

美美將手探向他的髮梢,本來以為男孩子的頭髮不像女孩子那般柔順,但當她的手碰觸到太一的髮時,顛覆了她原本的想法,這傢伙的頭髮都要比她這頭時不時就糾纏打結的長髮要好多了!

她動手玩起了他的髮來,直到沉睡的主人有了一點轉醒的動靜,美美這才迅速把貪玩的手收回,本分地正坐起身子看著太一緩緩抬起了頭。

 

「…妳醒了?!」

太一打了個哈欠,並習慣性地伸手揉了揉頭髮,上面還有方才美美貪玩過的痕跡。

 

「這句話應該是我跟你說吧。」美美把手邊的外套還給了他:「喏!謝謝你的外套。」

太一笑著接過自己的外套:「虧妳能睡得像小豬一樣,怎麼叫都叫不醒,我只好翹課在這邊陪睡囉!」

 

這句話雖然說得有些曖昧,但美美在意的點卻不在那裡,而是太一虧自己像小豬,她怎麼樣都不服氣,不經意嘟起了嘴,這個動作讓太一覺得她更像隻小豬。

 

「我睡是因為時差、時差!太一你自己還不是在這裡睡得很舒服。」

美美激動地指著開始哈哈大笑的太一,羞紅爬上了面龐:「太過分了,竟然笑成那樣。」

 

「抱歉抱歉。」

太一從椅子上站了起來,看了看腕上的手錶:「啊,都這個時間了,要趕快去足球隊的練習了。」

 

「這麼拚?不是才剛開學嗎?」

美美也同樣站直了身子,並且徹底的做了個伸展。一整天下來,在飛機上、在學校,她都是用極其不舒服的姿勢睡覺,讓她現在非常想念柔軟又舒服的床。

只不過事與願違,算算時間,她從美國寄來的包裹應該是今天會收到,而且她還得要好好地整理一下房間才行。

 

「過兩個星期有一個與其他學校的友誼賽,雖然不是什麼重要的比賽,但對方也有參加這次的縣大賽,所以還是必須努力贏得勝利才行。」

 

他們一同下了樓,由於現在處於放學時段,大多數的學生差不多都已經離開學校,因此走廊上顯得有些冷清。

 

「那麼,我趕時間,先走了!」

「…噢,再見。」

 

美美望著太一急匆匆奔下樓的背影好久好久。太一的背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變得更加的可靠了,小時候冒險時那個勇敢男孩的背影一直以來都是她回憶裡最鮮明的,而現在重新接觸那個背影的主人時,不知不覺新的記憶已經覆上了陳舊的回憶,不是取代,而是更新。

那是改變,大家都改變了。在她看來,自己是最能明顯感受到這個改變的人。

小學畢業後就跟著爸媽搬到了美國,之後一直在美國生活的她理所當然變得更少跟在日本的他們有直接的接觸。雖然隨著網路通訊的發達,他們能夠互通有無,但其實還是比不上直接相處來的熟悉。

 

只有“改變”一直都在。

 

就像她搬到了美國;就像素娜喜歡上了阿和;就像太一來不及表明自己的心意,就幫了素娜順利跟阿和交往;就像自己跟太一開始互相聯絡;就像她透過交換的名義重新回到了日本……

 

美美從沒想的太多,一直以來她都是跟著自己的直覺在行動的人。

 

 

就像現在,她搬著從史密斯老師那裡領回來的行李箱,一屁股坐在操場旁的石階上,看著足球隊所有隊員們邁力的進行著模擬練習賽。視線尤其盯著那領頭的身影,他把足球搶到手之後,拐過了一個從左前方突擊過來的搶球動作,快速地衝刺到球門前方,在毫無阻攔之下來了個漂亮的射門。

 

美美情不自禁地拍起了手,說實話這是她第一次看到在球場上活耀的太一。

 

教練吹起了長音的哨聲,代表練習賽的結束,集合了眾人,宣布了一下事項後,就原地解散了。

 

她看到有一個黑頭髮的男生從後頭搭上了太一的肩,兩人有說有笑的正要走出場外,這時,一個金髮遠看就能發現她有著明顯立體五官的漂亮女生攔下了他們,並把手上剩下的毛巾塞到了他們的手上。黑髮男生似乎跟金髮女生說了些什麼,惹得女生沒有形象的朝他做了個拉下眼皮的鬼臉。

 

好了,休息也休息夠了。

美美從石階上躍起,拍了拍屁股上沾染的灰塵後,拉著行李準備離開學校。

 

突然,她聽到有人在後頭大聲呼喚她的名字,轉頭一看,太一三步併作兩步的離開了他原本進行談話的區域,朝她的方向奔馳而來。

「美美,妳要回去了嗎?」

他問出答案顯而易見的問題,只見美美拍了拍及腰的大行李箱,苦笑地回答:「再不回去恐怕就要整理到明天早上了……」

太一像是思考了一下,然後他離去前迅速留下了一句話:「在這裡等我一下,我馬上回來!」

「…喔。」

 

美美疑惑地看著太一急急忙忙地跑開,連剛剛與他搭肩的黑髮少年的叫喚都沒有注意到。她不明所以,只能依照太一的指示在原地等待著他再次出現。

 

遠處的天邊橙紅的夕陽已經將要接近尾聲,另一邊的天際已被夜晚宣示主權的佔去。在等待太一的期間,美美的肚子準時地響起哀號,前一頓飯早已消化完畢,這讓她開始在腦海裡思考著今天晚餐的著落。

 

十分鐘不到,她看到太一將運動服重新換回制服,側背著運動包氣喘吁吁地朝她跑來,一瞬間讓美美明白了他的用意:「你該不會是要跟我一起回家吧?!」

「天色已經暗了,妳又自己一個人拖著一個那麼大的行李,總是不太安全。」

太一說著便自動從美美手邊拉過了行李,平推著向校門口方向走去。

 

突然手上的重擔被搶去,美美空著兩隻手無所適從,只能拉了拉後背包的肩帶,屁顛的跟上前方的太一……

 

“改變”一直都在,從不曾隨時間而改變。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喵~慕時雨← 的頭像
→懶喵~慕時雨←

''˙˙*˙樂音飄揚˙*˙˙''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十字路口
  • 喜歡創作的話,歡迎來十字路口看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