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數碼寶貝
●CP:八神太一X太刀川美美(太美)
●故事設定時間:高中時期

~*~*~*~*~*~*~*~*~*~*~*~*~*~*~*~*~*~*~*~*~*~*~*~*~*~*~*~

時間過得很快,離新年已整整過了三個月,此時期正是日本櫻花祭如火如荼展開之際,相較於新年的參拜,這也是另一個家家戶戶與三五好友一起賞櫻的節慶。

 

八神太一與八神嘉兒一大清早就帶著沉重的裝備出門,嘉兒一手提著寬大的方形竹籃,另一手拿著手機播打著電話在前頭領著:「哥,這裡。」她說道,並踏上了第一層石階梯。

 

「嘉兒慢點。」

看自家妹妹邁著輕快的步伐向上頭三步併作兩步的飛奔而去,太一一手吃力地抱著豎捲起來快比自己個頭還高的野餐布墊,一手夾著兩大瓶剛從商店買來的冰涼可樂,喘著氣說道。

 

「真是的,哥。」嘉兒慢下腳步直至停下,回頭看了一眼氣喘如牛的太一:「早上還特意提早叫你起床了,還可以賴床到要出門才起來,真是服了你。」

 

「沒辦法,昨晚太晚睡了。」

太一努力小跑到與嘉兒併肩,才如釋重負的將布墊放下,把手撐在頂端稍作休息,看來這搬重物的活可跟他在足球隊熱身的十圈操場相比了。

他抬手揮去額上的汗,緩過氣才發現嘉兒直盯著他的面龐猛瞧。「怎麼了?」他問道。

 

「我看應該不只昨天,你好像每天都很晚睡吧。」

嘉兒含著笑意的唇帶了點試探:「說吧,你是在跟美美姐熱線吧!」

「才…才沒有!」

 

只見太一莫名慌張了起來,臉上多了兩抹可疑的紅暈:「走…走了,別讓大家久等了。」說罷,重新抱起布墊,留下駐足的嘉兒自顧自地向上奔去。

 

「哥,等等!」

她看著太一這種讓人生疑的行為舉止,喃喃著:「看來真的不需要擔心了。」

 

春天真是戀愛的季節啊!

 

 

~*~*~*~*~*~*~*~*~*~*~*~*~*~*~*~*~*~*~*~*~*~*~*~*~*~*~*~*~*~*~*~*~*~*~*~*~*~*~*~

 

美國,晚上十點。

 

「美美,這裡是最後一批碗盤囉!」

麥克將收拾好的杯盤全堆放在流理台上後,對美美眨了眨眼,並且準備離開廚房。

 

「等等,你這不會是準備要開溜吧。」美美洗淨了一個碗盤,將它放上晾碗架:「難得那麼忙的伯父伯母都抽空來吃飯了,你不會又要去跟哪個女孩見面了吧。」

 

「我只是打算去上個廁所而已,美美別這麼大驚小怪嘛!」

麥克貼在門旁打趣地說道:「不過美美這樣實在很像管丈夫的妻子呢。」語畢,他趁著美美還沒反應過來之前就溜之大吉了。

 

「真是的,淨會說這一些不正經的話……」

美美拿著海綿刷的手又重新回到洗滌的碗盤上,原本她想把海綿刷丟到麥克的臉上,但卻沒有成功。

「不知道大夥兒現在在做什麼呢,應該在享受美好的櫻花祭吧……」

她自顧自地說著,搓洗著碗盤的手漸漸緩慢了下來:「真想……跟大家一起賞花呢。」嘆了口氣,自從她小學畢業後跟父母搬來美國至今年已經是第四個年頭了,雖然每天都過得很充實,但心裡的某個角落卻一直有個難以彌補的空虛感。

 

美美把所有洗好的杯盤用布將上面的水漬擦拭乾淨,並依序放回碗櫥中,完成了這個工作後,她蹦跳地離開廚房,打算回房看看有沒有人在線上,讓她也能夠透過網路參與他們賞櫻的活動。

 

 

「他們感情真好,麥克從來不會這麼有耐心地幫我洗碗呢!」

經過房門半掩的客廳,她聽到父母興奮的笑聲,以及麥克父母開玩笑似的語氣:「麥克這孩子天天往你們這兒跑,我都要懷疑他是不是我們的孩子了,哈哈哈!」

「自從美美轉學過來後,這孩子就變得開朗多了。」麥克媽媽帶著欣慰的語調說著:「我們夫妻倆工作一直都很忙碌,從小就沒有很多時間陪伴孩子,不過看來這之後美美可以代替我們好好陪伴麥克了。」

 

太刀川夫婦接著附和著:「的確自從來到美國後無時不刻總是看到這兩個孩子黏在一起。」

美美站在房外房門所產生的陰影處聽到了兩對夫妻的談話內容,他們那愉快的感覺讓人有種他們正在享著天倫之樂的錯覺:「話說時間過得也真快,兩個孩子已經進入高校就讀了呢。」

她聽到父親在這句話之後補了一句:「哈哈哈,不過該不會他們高校畢業後就突然宣布要結婚了吧!」

「這樣我們就成了親家了呢!」

 

美美心跳了一下,她跟麥克結婚……?她自己從來都沒想過。

一直以來都把麥克當作她在美國最好的朋友,好朋友總是黏在一起也不為過吧,她是第一次從雙方父母口中聽到他們評論,著實拋給她一個震撼彈。

 

「不過美美這樣實在很像管丈夫的妻子呢。」

方才麥克開玩笑的話語突然又浮現出來。

 

她頭也不回地離開廊道,急促地上樓奔回了自己的房間裡,掩上房門,她貼靠在門上喘著氣,心裡亂如麻的思考全部浮上腦袋,當她對於要先解開哪個煩惱而感到不知所措之時,口袋裡的手機傳來了一陣鈴聲,打斷了她的思緒。

 

那是一封太一傳來的照片,所有人在櫻花林下扯開笑顏合影的照片。

 

美美看著照片,對於他們的想念強烈地浮上心頭。而此時,有一個突如其來的想法讓她躍躍欲試,她奔向面前的書桌,拉開滑椅,有目的的行動著的她,積極地找尋著上週那張自己隨意放置在書架上的學校發放的宣傳紙張……

 

 

~*~*~*~*~*~*~*~*~*~*~*~*~*~*~*~*~*~*~*~*~*~*~*~*~*~*~*~*~*~*~*~*~*~*~*~*~*~

 

新學期,御台場高中二年級,新任足球隊隊長,學生會活動組組長及代理班級代表。

 

集眾多職務於一身,比起一年級的生活更加不得閒,除了足球隊一開學就開始的每日晨間訓練,他還被學生會裡的同儕與學長姐們推選為活動組的組長(因為太過忙碌而無法擔任學生會會長一職),負責校內大大小小活動的申請與辦理事項,在班上則是因人緣好而被拱做班級代表,處理新學期開始的校方交代下來的班級事務。

 

用推車搬運著裝箱的折椅,太一看著在前頭領著路的小時候好友─素娜,不禁對她有些抱怨:「我說素娜,妳的任務該不會是指揮我們活動組的幹活吧。」

「Bingo!因為我是學生會副會長啊!」

她做了個彈指,並且向右轉走進了禮堂:「新學期的迎新朝會快開始了,少囉嗦快排好椅子吧!」

 

「是是是……真不知道我做這個活動組組長是來使喚人的還是被人使喚的。」

太一使力地搬下推車上的大箱子,交給其他正在整排椅子的學生會成員。

 

「對了太一,最近美美有傳訊息給你嗎?」

「沒有,怎麼了?」

素娜一邊核對著紙上的執行項目,一邊開口詢問在一旁伸展筋骨的太一:「印象中從上上星期開始我就沒有再收到她的訊息了。」

她用筆頭頂著下巴,做著思考的模樣:「希望不會是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才好……」

 

「應該只是她太忙了而已,她在美國也有學業要忙吧。」太一以輕鬆的語調說道,藉由安慰素娜來平緩自己的心情。

 

其實他早就發現最近美美與他閒聊的時間變短了。一開始回話的速度變慢了不說,到後來是已讀不回,最後他的訊息根本連讀都沒讀過,彷彿人間蒸發了似的,好幾天之後直到今日她的名字才又再被素娜提起。

 

「說的也是,如果美美在日本的話,應該會是我們迎接的新生裡的其中一員吧。」

素娜看著為新生所擺放的折椅已經告了一個段落,在紙上做了最後的點核,最後她用手肘頂了頂發愣到出神的太一,示意他做為活動組組長必要做的總結動作。

 

太一清了清喉嚨,對著一大早就被叫來學校、辛勞的活動組組員們說道:「那個…大家辛苦了,迎新朝會要開始了,你們先回自己的班級休息吧。」

 

「太一,沒有慶功會嗎?!」

學生會活動組裡同樣是太一的足球隊隊友兼同班同學的神原拓也調侃著:「我們可是邊邊角角的都排得很仔細呢!」

 

『是啊,親愛的太一組長,這一百多個座位可是我們用血與淚排成的……』其中一人假裝用制服袖口擦拭著眼角。
『而且剛開學,不慶祝一下新學期的開始說不過去。』戴著眼鏡、綁著雙邊辮子的岡田,太一記得她是與自己同一個班級、成績總是前幾名的知識份子之一。

 

「我覺得慶功會是個不錯的提議,我們也可以藉此招攬新進成員,並且讓他們熟悉學生會的運作。」

說話的是本校的學生會長,與阿和同班的木村輝一,被推選為本屆學生會會長的原因是因為他負有強烈的責任感,有著聰明的頭腦與明辨是非的能力,也是個擅於與人相處的人。

 

「知道了,既然會長大人都這麼說了。」

太一接受了眾人一致提議的活動內容,只見一群人開心的歡呼著,接著就鳥獸散離開了禮堂,反正太一都答應了,接下來只要等活動開辦,能夠大吃大喝,順便看看新進成員有無帥哥正妹,如此足矣。

 

「喂欸欸……這群人……」

太一見這些把吃喝玩樂當作人生最重要事項的同儕們拋下他這個組長離去的畫面,輕微地感嘆著。

 

「對了太一,剛剛教務主任傳達了訊息給我,說美國那邊的交換生今天就會到達,沒有意外的話也會參與迎新朝會,如果有什麼問題需要我們這邊幫忙注意一下。」

輝一把他在幾分鐘前被叫到教務室的原因告知了學生會裡在場的幹部們,他尤其叮囑太一,因為迎新朝會是屬於活動組的範疇之內。

 

「我知道了。」太一慎重地點了點頭:「對了,有交換生的名單嗎?」

「還沒有,教務主任也是昨晚才得知他們今早就會到達。」輝一說道。此時鈴聲響起,宣告進入迎新朝會時間。

 

素娜帶著交代事項的認真神情,把方才做檢查的單子擺在輝一面前,對他做著解釋:「一切都準備妥當了,現在就等師長們坐齊,以及帶領新生入場。」

 

「新生代表呢?」

「對不起我來晚了。」

「光子郎!」

 

太一及素娜一回頭就看到了那個一頭橘紅髮色的少年,他捎了捎頭害臊地說道:「昨天背稿背到很晚,畢竟身為新生代表,當然要謹慎一點。」

 

「我說你這也太過謹慎了吧!」太一一手摟過摯友:「沒想到這麼小小的新生代表演講竟然會讓你如此擔心。」

「光子郎才不像你呢,太一。你無法體會光子郎的感受是因為你從來沒有當過新生代表吧。」素娜在一旁適時地潑了太一冷水。

 

「好了好了,朝會要開始了,學生會的快去帶新生進來。」

已經紛紛在台上坐齊的師長們催促著他們。

 

御台場高中新學期的迎新朝會就此開始。

 

 

 

當所有新生把台下幾乎所有折椅都坐滿了之後,校長開始了他長篇大論的叮嚀話語。

 

「啊啊,跟去年一模一樣,真虧校長背得住。」太一打了個大哈欠,今天起了個大早首先去了足球隊的晨訓,接下來又要監督迎新朝會的執行,聽著校長一連串催眠似的講訓,他覺得自己快去夢周公了。

 

「太一,交換生到校門口了。」素娜從輝一那兒傳訊給他。

「我這就去接他們。」他起身,作為有效的驅趕瞌睡蟲,出去走走、呼吸新鮮空氣是很好的方法。

 

 

離校門口還很遠,他就能清楚看到其中一位偉岸的身影中那明顯的髮色,就如同好友阿和的金髮一般,如此的奪目。

太一鼓足勇氣,邁開腳步,扯著生澀的英文試著與他們交談:「He…Hello, my name is Taichi……」

 

「哈囉!你好,我是帶交換生來的老師,我叫史密斯。」

那一頭金髮高大的男老師熱情地用流利的日語回應著太一,絲毫沒有被帶著驚嚇表情的太一所影響。

 

「哈哈……那就隨我到迎新朝會會場吧,迎新朝會已經開始了。」

太一以轉移話題來掩飾滿滿的尷尬,他轉了個身示意那群交換生跟著他走。

 

「等等,還有一個學生沒有到。」史密斯老師單指數著在場學生的人數,的確少了一個人:「不過沒關係,你先帶我們到禮堂,等等我再回來接她。」

 

這一次的交換生一共有五個人,加上那個遲到的總共六個,一至三年級都有,主要是來體會日本的高校生活,最多為期一年。

 

太一帶著以史密斯老師為首的一群金髮碧眼回到了禮堂,剛好光子郎的演講進入了尾聲,他做了個極好的結束,並贏得了熱烈的掌聲。

 

「如何?用你的破英文接待交換生了嗎?」

素娜見他回來帶著笑輕聲問道。

「別提了,我快丟臉死了。」太一隨意揮了揮手,不想再做回想。

 

此時,帶領著交換生的金髮老師─史密斯首先走上了講台,他友善的微笑以及標準的日語讓台下所有人極為驚奇,全部都全神貫注地聽著他說話。

「大家好,我是史密斯,接下來將會在御台場高中作為臨時的英語教學老師,如果有什麼關於英語或是美國的問題都歡迎來問我。」

語畢,他給了所有人一個眨眼的表情:「在我身後的是這一次作為交換生來這裡體驗日本高校生活的同學們,我在這裡簡單的為他們做個介紹,並且依照學校分派的班級做快速的安排。」

 

他拿出了放在西裝外套口袋裡的紙條,念出了上頭的名字:「艾莉莎‧福爾托曼……」

一個擁有著飄逸白金色長髮的少女向前移動了腳步,一瞬間聽到台下一群人驚豔的呼聲。

「我的祖母是日本人,所以我從小就會說日文,來當交換生是因為我想一體驗一下祖母從小長大的國家的文化。」她娓娓道來,銀鈴般的說話聲讓所有人聽得如癡如醉。

 

「那麼妳到三年B班吧。」史密斯老師告知了她被分配到的班級,隨即就有一位師長帶著她離去。

 

接下來的四位學生各有所異,但一致共同的交換原因都是想要更加了解日本的文化風俗與高校生活,並且都講得一口流利日語,令台下的新生們各個展露著佩服的神情。

最後一位黑皮膚的、名叫瓊斯的同學被分配到了二年C班後,教務主任走向前,疑問地詢問著史密斯老師:「我記得不是應該有六位交換生嗎?」

「是的是的,我看看……」史密斯老師把注意力重新轉回紙條上,清點了方才念過的學生的名字後,找到了最後一個還沒有介紹的人,他忘了自己的身後沒有那個學生的身影,自顧自地唸出了名字:「…美美,太刀川美美。」

 

這個名字讓在場的三人感到雷劈般的震驚,豎直了雙耳懷疑自己因為恍神而聽錯了史密斯老師方才說出的、他們所熟悉的名字。

「是她嗎?真的是美美嗎?!」

太一聽到一旁的素娜用吃驚的語氣詢問著自己,他搖搖頭,表示自己也不能確定。

 

不過事實證明他們的耳朵好得很。

 

「太刀川美美。」

第二聲的叫喚讓台下所有人開始了微小的細語,這分明是個日本名字,怎麼會出現在交換生的名單之中?好奇地拉長了脖頸想要一探那人的面貌。

而坐在一旁學生會幹部之中的太一與素娜也難掩好奇與期待之感將注意力轉向了門邊。

 

「太刀川美美?」

第三聲,帶著疑惑的語調。在這之後史密斯老師才突然想到,他忘了去門口把那個遲到的學生給帶進來了!

 

正當史密斯老師在心中嘆了聲糟糕之時,禮堂外傳來急促奔跑的腳步聲,分秒不差地接上了他的點名。

 

「在這!」

 

差點岔氣喊出的宏亮回應,把禮堂內所有的目光都聚集到了身上。

 

太刀川美美特別的登場讓所有人對她留下了難忘的回憶,美麗的褐色長捲髮散亂地披在肩上,幾縷髮絲黏上了冒著汗珠的臉龐,隨意穿著的白色細肩帶內裡配上短版牛仔外套與牛仔短褲不失俏麗感,就這樣成為了新生們開學第一天認識的第一個足以彼此討論的知名人物。

 

 

~*~*~*~*~*~*~*~*~*~*~*~*~*~*~*~*~*~*~*~*~*~*~*~*~*~*~*~*~*~*~*~*~*~*~*~

 

除去最後的驚鴻一筆,迎新朝會算是圓滿的完成了。不過太一卻被認真負責的會長在禮堂整理結束後的第二節下課叫去學生會做會後檢討,他苦著一張臉寫著交待下來的五百字報告,心思已不在此處。

 

此時外頭有人推開門,進來的是泉光子郎。

 

「太一你在啊?」光子郎有禮節的在進來之後回身去關了門:「學生會長在嗎?」

 

「輝一被訓導主任叫去了。」托腮的左手顯示著苦悶,拿筆的右手在光子郎進來後停止了畫圈動作:「怎麼?你也被叫來做檢討報告嗎?果然是我有難同當的兄弟。」

 

這時素娜從外頭抱了一疊資料進來,見太一正理所當然的混水摸魚與試圖拉光子郎一起入苦海,她二話不說直接給打混的青梅竹馬一個下馬威:「光子郎是剛在走廊被我叫來特別盯緊你把檢討報告寫完的。」

 

「不能給點幫忙嗎?」太一苦悶到了極點,五百字的檢討報告他絞盡腦汁才湊到了一百多字,不過話說迎新朝會大致都安然結束了,實在不知道還有什麼東西好檢討的。

 

「別說我對你不好,太一。」

素娜將手上的那疊資料放進資料櫃僅剩的空位中,關上玻璃門,回頭給了太一一個微笑:「看在我們小時候一起長大又一起在數碼寶貝世界冒險過的份上,我好心幫你找來了當事人跟你一起分擔處罰。」

 

她將方才自己進來時半掩著的門拉開,門外站著的女孩是他們都認識的,且十分熟悉的……

「……好久不見,太一。」

 

太刀川美美靦腆地衝著他笑著,太一感覺到當她喚著自己的名字之時,那個許久不見的熟悉感又再次湧上了心頭。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喵~慕時雨← 的頭像
→懶喵~慕時雨←

''˙˙*˙樂音飄揚˙*˙˙''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