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妖精的尾巴/魔導少年 

 

●CP:納茲X露西 (納露/夏露)

 

●此篇為原時空衍伸篇,自創故事與自創敵人

 

 

 

~*~*~*~*~*~*~*~*~*~*~*~*~*~*~*~*~*~*~*~*~*~*~*~*~*~*~*~*~*~*~*~*~*~*~*~*~*~*~*~*~*~

 

 

Cheapter  6

 

這時,明明一直是繁星點點的夜空,卻被突如其來的煙霧所掩蓋。

 

有著藍綠色、繫成馬尾的長髮的男子快步走在空盪盪的窄走廊上,面容掛著驕傲的笑容,難以言喻的奸詐感爬滿了他的嘴角。

 

右手玩弄著剛剛輕易就得手的寶石,閃著透明亮光的寶石是他計畫裡不可或缺的重要棋子之一─天使之石,能夠讓遺忘了自身魔法的人想起先前使用過的魔法,一般人把這種寶石當作珍稀之品,但只要讓有心人持有這個寶石,所謂的“天使”也能變為“惡魔”。

 

「呀哈哈哈哈!不久,普提爾王國就是我─亞拉克的了!!!」

名為亞拉克的男子仰天長嘯,沒錯,只要擁有這天使之石,即是有了普提爾王國王位繼承人的通行證。

只要讓那些“因為違反宮中規定而被驅離的叛亂份子們”重新獲得魔法,那麼掌握這些兵權的他定會被推舉成王,實在是輕而易舉。再來還可以迎娶蜜雅公主,逼那臥病在床、老不死的國王下位,如此一來,他一手握有權力、一手握有金錢,誰也救奈何不了他了!

 

一邊哼哼笑著,一邊踏上了面前的階梯,亞拉克雙臂擴張,迎向展示在他前方的康莊大道。

 

 

 

~*~*~*~*~*~*~*~*~*~*~*~*~*~*~*~*~*~*~*~*~*~*~*~*~*~*~*~*~*~*~*~*~

 

 

在離普提爾王國王宮有一些距離的城外郊區,黑暗中一幢搖搖欲墜的大宅在前一些時間的猛烈破壞之下早已支離破碎。

 

大宅內的正中央,有一處被大宅的殘簷瓦礫堆疊而起的小山丘在周圍的寧靜之中,從內部傳來了細微的碎裂聲響。堆疊在上頭的瓦礫因為內部的震動而紛紛滾落而下,在這之後,最頂端就像火山爆發一般,在劇烈的衝擊力伴隨之下,碎石崩解,四處飛散。

 

此時,有兩個人影瓦礫堆中央站穩了腳步,雙手平舉的深藍色頭髮的少年在他們終於重見天日後解除了“冰壁”的凝結,放下雙手,扭扭頭,活動自己的筋骨。

 

「好了!該追上去了,格雷!」

一旁的赤髮女子重新換了一套鎧甲,頓時盛氣凌人的氣勢充滿了全身,她跟著站起身子,握緊手中的利劍,殺氣騰騰的樣子早已顯現而出。

 

「艾露莎,那些人……」

 

「嗯,到普提爾王國的宮殿裡了。」

 

沒想到這次接手的S級任務竟然會牽扯到一整個國家,但是不管怎麼樣,就算要因為保護一個人而跟巨大的國家為敵,他們也在所不辭。因為保護夥伴、與夥伴同甘共苦,是妖精尾巴的信念之一,只要堅持信念,就會變得強大。

而對他們來說,剛認識不久的露薏絲早已是他們的夥伴了。不可否認的,當露薏絲有難,他們身體內那本能的反應就被激發了出來,就像是注定要去做的、反射性的動作一樣,心底油然而生的那份感情與衝動,比他們的意識還清晰,順著感覺走就能發現自己其實很習慣這種突如其來的情感。

 

風吹動,周圍環繞得茂密樹林擾動,沙沙的聲音不絕於耳,打破寧靜,林裡的貓頭鷹也在嗚嗚啼叫著。

 

時刻都不容許拖延,他們來到大宅的門口,正要通過卻被狠狠的反彈回原處。

明明肉眼來看是沒有任何阻礙物的地方,在接觸到時發出的魔法陣亮光露出了破綻。經過觀察,他們發現只要是能夠通至外頭的出入口,都被這類魔法陣層層包覆住,回想剛才他們遭受自己的魔法反彈攻擊,似乎就是這個魔法在作怪。

 

「使魔法反射的魔法陣嗎?」

 

「是不是只要不使用魔法就能通過…?」

格雷提出疑問,彎腰拾起腳邊的碎石,往外擲去,碎石輕鬆地通過,而後落在外頭的地面上。

很顯然的,只要是不含魔力成分的物質就能夠不啟動附著在上頭的魔法陣,他們想要通行,就必須把自身的魔力放空才能做得到。

 

艾露莎將著裝好的鎧甲收起,換裝的光束消失,只見她捨棄了任何鐵製的裝備,穿著簡便到不行的暗色上衣與短裙,心無雜念地,赤腳走過滿是碎石砂礫的地面,而後沒有任何阻擋地通過了魔法陣。

 

「這樣就沒問題了。」

 

她攤開雙手於面前陷入了短暫的思考,在格雷與她並肩而立之後,艾露莎握緊了雙拳,兩眼帶著睿智的光芒重新凝視前方。

 

「走吧,格雷,該是好好去執行任務的時間了。」

 

「那還用說嗎!」

 

語畢,兩人一前一後奔跑邁入了樹林,跟隨著敵人留下的腳步痕跡而去。

 

 

 

~*~*~*~*~*~*~*~*~*~*~*~*~*~*~*~*~*~*~*~*~*~*~*~*~*~*~*~*~*~*~*~*~

 

「小姐……露薏絲小姐……」

 

是誰?

又是誰在叫我?

 

不對,誰是露薏絲?我又是誰?

 

緊皺著的雙眉貼著閉上的雙眼,全身使不上一絲力氣,就像被洩了氣的氣球一般,軟弱無力、疲倦不堪,因此對於外來的聲音,她選擇性採取忽略。

 

「快醒醒,露薏絲小姐。」

 

不要!不要吵!

我想就一直這樣睡下去……

 

「妳的夥伴有危險了,需要妳的幫忙呀!」

那柔和的聲音急促了起來,所言之語直直撞進她的心:「拜託…快醒醒……」

 

「嘶……」

她艱難地強迫自己睜開雙眼,入目的是那一抹與陽光一般的金,就像她的頭髮一樣。

 

「太好了!露薏絲小姐!」

 

一時之間還沒意會過來,難不成自己還身在夢境之中,與自己四目相接猶如在照鏡子。

 

「妳…這…我……」

 

「別慌張,我是蜜雅‧雷斯提頓,是普提爾王國的公主。」

蜜雅公主俯身向她靠近,在她的耳畔低語:「我希望妳能扮成我,到A處監牢中,把妳的夥伴還有班多拉領導官救出來。」

雖然語氣如往常般平和,但面容卻是堆滿了擔憂:「因為我的疏忽,才讓妳的夥伴們被帶走……只因我沒看清災難的影像。」

 

「夥伴…?被帶走?可以跟我說發生什麼事了嗎?」

露薏絲坐起身子,與蜜雅公主四目交接後,才發現唯有眼珠的顏色是她們倆不同的地方,公主有著暗藍色的眼珠子,幽幽地閃耀著柔光,帶著一絲遲疑,與她交談著。

 

「其實我從小生來就會魔法,因為我的母親是菲奧雷的人民,而這件事很少人知道,除了我的父皇跟一些我親信的侍女。」

她邊說邊示意著跟隨她而來的侍女將手中的衣服交到露薏絲手上:「從小我就能看見自己周圍的未來必定會發生的災難,當然也不外乎這次的禍患。」

 

「一直以來我都是戰戰兢兢地過著,直到你們的出現,腦海中災難的影像才逐漸減少。」她露出一抹苦笑,而後繼續說道:「因此希望你們能助我一臂之力,救救這個國家。」

 

蜜雅公主輕緩地低下頭,給了露薏絲一個鄭重的鞠躬謝禮:「麻煩妳了。」

 

「我知道了,公主殿下,不管如何我們都會阻止那幫人的作亂。」

露薏絲不自覺握緊了雙手,捏著手中禮服的細緻絲綢,她不禁有些焦慮。為了保護父親所留下的“天使之石”而牽連了那麼多無辜的人,到最終寶石依舊被奪去,這使她不禁存疑自己一直以來的作法到底是對是錯,悲傷又從中而來。

 

 

換上了蜜雅公主帶來的禮服,兩人的模樣就更加相似了,露薏絲第一次見到與自己如此相像的人,相像到就算說她們可能有一絲血緣的關係也說不定。

 

「那麼接下來就麻煩妳了。」蜜雅公主的臉龐閃過一絲憂愁,她伸手握住露薏絲的雙手,希望能將自己的念想傳達給她。

 

「露薏絲小姐請隨我來。」

一旁的侍女規矩地說道,帶著不出絲毫差錯的動作移動著腳步,查看門邊的狀況後,便小心翼翼地探身而出。

 

露薏絲看了一眼駐足在原地的蜜雅公主,對方給了她一個肯定的頷首,堅定的眼神透過雙眼傳遞,使她感受到她的決心。

 

兩人的心裡同時鳴著響鈴聲,提醒著自己接下來事情的發展,是不容許任何錯誤的走向,而是必定要做到能夠保衛到普提爾王國,更甚至是這個世界的和平。

 

 

 

~*~*~*~*~*~*~*~*~*~*~*~*~*~*~*~*~*~*~*~*~*~*~*~*~*~*~*~*~*~*~*~*~

 

在某一處寬敞的皇宮內廳之中,聚集著一群人,有著乳白髮色的美男子正優雅地坐在以流蘇裝飾而成的雙人座沙發椅上啜飲著紅酒,在最後一口飲盡杯中的液體之後,他將酒杯放置在小桌上,而後打破了沒有人說話的沉默感。

 

「我說,亞拉克那傢伙到底取到了“天使之石”了沒?」

 

「瞧你急的,洛琉。」

一旁有著亮橘色長髮的美麗女子說道,她將手拿鏡拿在自己面前,並且不停擺動著面容的角度,似乎對自己的長相十分很滿意:「我這普提爾王國第一名模─維多娜都不急了,小心急會生出皺紋來。」

 

「史邇,皺紋是什麼?」

對於兩人的談話,其中一個面無表情的小女孩終於有了一些反應,她扯開童聲問著坐在自己身旁的大塊頭:「是新朋友嗎?」

 

「嗯…雅絲菲恩,那是……」

 

「是洛琉跟維多娜最好的朋友喔~~~!」

此時門被打開,一個有著明顯紫色瀏海的男子故意這麼接著說道,嘻嘻笑的表情頓時間就惹怒了被指名的兩人。

 

『潘菲力你這傢伙,誰是皺紋的好朋友啊!!!』

特別又是最愛漂亮的兩人。潘菲力的話無非是點了火的火柴,瞬間將乾材點燃,形成熊熊大火。

 

「嘛嘛!別氣。我帶來了好消息。」

潘菲力隨意地揮了揮手,帶上開啟的厚重木門,邊走邊說道:「亞拉克已經取得“天使之石”了,接下來就要開始最後儀式了。」

 

「那麼那個女人呢?」

維多娜將鏡子放下,沒好氣的說道,語氣裡充滿了憤恨:「她將我們騙得團團轉,總要給她一些教訓才行!」

「別急,我還沒說完哪!」

潘菲力緩慢的步伐行置華麗的沙發後頭,他手撫著沙發上的流蘇裝飾,不疾不徐的繼續他未完的話語:「另一個消息是:亞拉克准許你們在皇宮內獵殺妖精。」

 

「包括那帶來“天使之石”的女孩。」當他這麼說著之時,嘴角揚起了微笑:「如果沒有異議的話,現在就……」

 

「就地解散!」

 

『轟!碰!!!』

才剛說完門外就傳來了巨大的聲響,而那原本堅不可摧的厚重木門就在這場爆炸中壯烈犧牲,一陣煙霧瀰漫,從煙霧中走近兩個身影,而那正是艾露莎與格雷!

 

「哎呀!才正想念你們人就到了。」

潘菲力一個回身面向殺氣騰騰的兩人:「如果大名鼎鼎的妖精的尾巴那麼不堪一擊的話,那就一點都不好玩了。」

他輕挑地說道,完全不把對方的怒氣放在眼中。

 

「你這傢伙……」

格雷雙手節起冰霜打算攻擊,卻被艾露莎一手阻止:「幹嘛呀!艾露莎!」

 

「這傢伙交給我來。」

她一臉嚴肅,但卻沒有再顯露出更多的憤怒,不過明眼人都看得出來,還未發出的怒氣是潛藏的危險,這一點,與艾露莎相處已久的格雷憑直覺就可以感受得到。

 

「我知道了,那我就對付那個胖傢伙。」

視線轉移,他不費吹噓之力找到了方才對付他們的另一個大塊頭。

 

「你這麼瘦小可是打不過我的。」

「我們比的是魔法技巧而不是蠻力。」

 

「小朋友,輸了可不要哭著要找媽媽啊!」

史邇輕蔑地說道,嘴角藏著輕視的笑容。

 

「誰會啊!!!」格雷瞬間結起了冰霜,向他奔去:「話說我才不會輸呢!」

 

 

「吼吼吼!!!轟轟轟!!!」

此時在雙方開打之際,城堡劇烈晃動了起來,伴隨著遠處傳來的吼叫聲與城堡某處崩裂的巨響,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

 

「你們先去看看究竟是怎麼回事!」

潘菲力急促地下了命令,其他三人接收了之後就迅速地離開了房間,留下他們持續對峙著。

 

「是納茲吧!」

格雷詢問著艾露莎,但卻又不像詢問,反而是自信著自己的答案並告知艾露莎。

 

「是啊,肯定是納茲沒錯。」

提到納茲,兩人的嘴角都帶起一絲笑意,果然那傢伙早已追來這裡了。

 

「你們還有時間在意別人嗎?在戰場上可不容許分神的。」

 

「不該分神的是你們吧!」

格雷瞬間出現在史邇面前,以巨大的衝擊力撞飛了塊頭大的他。後方的牆面面對如此的衝擊破了個大洞,他順著煙霧跟著追了出去。

 

留下艾露莎與潘菲力兩人大眼瞪著小眼。

 

 

「這樣就夠寬敞了。」

艾露莎輕輕地笑道,隨著一陣亮光包裹住她的身體,『黑羽之鎧』的鎧甲與配件便出現在她的身上。

 

舉起手上的兩把斧頭,那是能夠提升一擊之中破壞力的武器,背後類似蝙蝠的翅膀,將她快速地帶往欲攻擊的目標物。

 

但如此快速的動作卻被對方用手便抵擋住了,驚人的破壞力似乎也在一瞬間被吸收殆盡。

 

「妖精女王─艾露莎。」

潘菲力帶著詭異的笑容貼向近在咫尺的艾露莎:「久仰大名,果真名不虛傳哪!」

 

「但就算被稱為女王,卻不過只是區區妖精而已。」

 

他的手勁之大,一個推擊就將艾露莎與抵著他的武器推離了原本的位置,但卻不僅僅是如此而已,隨著手勁之後傳來的是具有攻擊力的波動,那難以想像的巨大衝擊狠狠將她往反方向拋去。

 

真是難纏的對手啊!僅用空手的力量就能將她弄得遍體鱗傷。

 

絕非等閒之輩!

 

她擦掉嘴角的瘀傷奮力地從水泥碎瓦中站起。

 

 

看來這就是他的魔法了。

 

接下來只要用對方法攻擊就可以了……

 

 

艾露莎如此思考著,下一秒,她便將她的鎧甲做了更換,而那副鎧甲名為─

 

『妖精之鎧』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喵~慕時雨← 的頭像
→懶喵~慕時雨←

''˙˙*˙樂音飄揚˙*˙˙''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