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妖精的尾巴/魔導少年 

 

●CP:納茲X露西 (納露/夏露)

 

●此篇為歌曲篇,歌曲採用:柴田淳-ふたり

●出書試閱版

 

 

 

~*~*~*~*~*~*~*~*~*~*~*~*~*~*~*~*~*~*~*~*~*~*~*~*~*~*~*~*~*~*~*~*~*~*~*~*~*~*~*~*~*~

 

 

序章

れい/00

 

如果有一天有幸遇到神明大人,會向祂許什麼願望呢?

一大桶的鈔票?一桌子的大餐?亦或是那人回眸的一笑?

 

因為稀少所以珍惜,那麼一直在身邊的人能否冠上”稀少”的稱號?

 

 

露西闔上日記本的瞬間,被丟置在床上的手機響起了提醒訊息來電的鈴聲,女孩興沖沖地離開了書桌椅的懷抱,飛也似地投向柔軟的床邊。

 

『神明大人這不就來了嗎……』

 

訊息的內容帶點傳訊人的些許無奈語氣,署名─納茲。

 

會心一笑後,露西熟捻地快速打著回應的行字:『誰叫你一直已讀不回,是誰說神明大人永遠隨侍在身旁的???』

隨後發送了幾個憤怒的小圖跟隨在回覆的後頭,逼迫著讀訊者必須迅速的回答自己的問題。

 

『是是……我這就過去。』

似乎可以透過納茲傳達過來的快馬加鞭小圖樣感受到他急促的奔馳感。

 

露西這才心滿意足的拋下手機,準備著待會要拿來巴結“神明大人”的供品。

 

 

 

《いち/01

【他是我的神明大人】

 

當納茲騎乘的腳踏車煞車聲在露西家門口響起之前,她就已經等待在門邊了。

 

露西急匆匆地拉過納茲的臂膀,將他從車上強行拉下,要不是因為“打劫”的人長得純情可愛又單純可人,早就被經過的路人當作是綁架案報警了。

 

「露西,又是什麼事這麼著急?」

匆忙地在玄關處脫了鞋,還來不及擺正又被女孩拖著上樓。

 

「納茲學長,先上樓再說嘛!」露西看似絲毫不想浪費多餘的時間,小小的倔強的臉龐非得先堅持的把人帶到房內才肯將目的說出。

 

不過卻意外地又在緊閉的房門前停了下來。

 

只見露西面露難色的回頭望向一臉疑問的納茲,吞吞吐吐地說道:「那個……納茲學長,之後可以不要說你進過我的房間嗎?」

 

「……我知道了。」

 

露西這才放心的將房門開啟。

 

話說從初中時認識露西到現在,這還是他第一次被邀請到女孩的家中,甚至是房間裡……

畢竟兩人並不是什麼情侶關係之類的,只是單純很談得來的學長學妹、社長經理的關係爾爾。

納茲撇開想入非非的腦袋,由於非常了解單純的露西腦袋裡只裝有單純的想法的緣故,當下他倒是很想知道是什麼原因才讓露西把自己請到家裡來。

 

露西的房間雖不大,但所有的物品都擺放的整齊,一進門就看到能夠通往陽台的落地窗被粉色的窗簾半遮掩住,一旁的牆上貼著可愛的壁貼圖案,的確是個很符合露西個性的可愛女孩的房間。

 

「納茲學長,真不好意思在你社團結束後就急著要你過來。」露西又回復成那楚楚可憐的小綿羊,她把裝盤好的食物遞給納茲:「先吃點東西解點饞吧。」

 

「是沒什麼關係啦,社團結束順道來妳家也不占什麼時間。」納茲選了一塊擺放在矮桌上食物盤飄內散出誘人奶香味的菠蘿麵包,接著席地而坐後開始大快朵頤,他邊享用著露西準備的點心邊不忘詢問著女孩急著找他來的目的:「所以到底是什麼事情讓妳這麼著急?」

 

露西跟著在納茲的對面跪坐了下來,大概想了一下之後,便侃侃而談了起來:「因為我想珍惜,那個一直在我身邊的人……」

金髮的少女擺出一臉認真的表情,像是在告解般向坐在前方的櫻髮少年訴說著。

 

「等等露西……話說,我怎麼又要聽妳說這些啊?」嘴裡還持續咀嚼著吃到一半的菠蘿麵包,他心裡大喊不妙…似乎又被食物給騙來了。

 

「別這樣說嘛,納茲學長……不對,我的神明大人~☆」露西十指交扣、雙眼發亮,想讓對方聽見她那誠懇的讚美。

 

「少獻殷情了露西,快說,又有什麼事要我幫忙?」他把最後一口麵包塞入嘴內,順其自然地拿起了擺放在矮圓桌上的果汁,自顧自地啜飲了一口,爾後又拿起了另一個牛角麵包大口的啃食。

 

「登登!這個。」露西轉身從書包中抽出了兩張票紙:「國際冰雕賽展的特許入場門票,這可是我費了千辛萬苦才終於弄到手的!!!」

 

「喔喔!不錯嘛!」納茲注視著被做成精美邀請卡的票紙:「那傢伙肯定會很高興。」

 

「是吧是吧。」露西把票紙擺放到它的唇邊且得意的笑笑:「那天正好是平安夜。回程時,我打算向格雷學長告白……」

後面的話語她嬌羞地放弱了音量,幸好一旁無人,否則不知情的人會認為女孩正在向男孩告白。

 

「所以妳要我幫妳把票交給格雷,讓他在那天能夠獨自跟你約會一天,之後聽妳的告白。」納茲一副經驗老道地說著,並且在一旁徐徐地喝著果汁。

 

「納茲學長果然是我肚子裡的蛔蟲,我們心有靈犀一點通呢。」

「誰是妳肚裡的蛔蟲啊,真噁心!」差點沒把口中的飲料吐出,只為了她這句從天而降的奇話。

 

「從神明大人變成蛔蟲,等級降真多……」還好順利地把飲料吞下肚,納茲伸出手,向露西拿取了要交給格雷的珍貴票紙:「……總之,預祝妳成功了……」

 

看著露西那笑盈盈的臉龐,他迅速移開視線,拿起放在桌旁的背包,動作一氣呵成:「還有,謝謝妳的點心了。」

 

「不謝,那是給神明大人的供品嘛!」露西跟著納茲起了身,替他打開了房門:「那就麻煩你囉!」不忘再三叮嚀。

 

「是是,妳有哪件事我沒幫妳辦好的?」兩隻手指夾著票紙,他帥氣地回了她一抹微笑。

 

 

誰叫我是妳的神明大人呢。

 

 

 

【除了神明大人,就是邱比特】

 

還好趕在下雨之前回到了家中,目前外頭的天色已經明顯暗了下來。

順手打開門旁的電燈開關,一盞燈照亮了陰暗的室內,這裡是他在升上高中之後從撫養他的叔叔─吉爾達茲家搬出來的獨身套房。

說實在以他的個性不想一直煩勞著吉爾達茲,就算這個自稱是叔叔的傢伙常常三天兩頭就往外頭跑甚至還有一個月不在家的紀錄,但畢竟是一直資助他生活與學業的人,對於他收留他的大恩就難以一言而喻了。

在生父伊格尼魯某天出差工作就音訊全無的小學時期,身為伊格尼魯前同事兼好友的吉爾達茲就擔起了照顧自己的責任。因為這場驟變讓一直以惡作劇為樂的納茲在一夕之間長大了不少,造就了現在樂於照顧人的性格。

而受此恩惠的當然就是那單純到惹人憐的露西了。

 

想到露西,他掏出背包內剛從她那兒拿到的票卷,唯一的一張卻是女孩要藉由自己轉交給好友─格雷的驚喜。

 

對於露西喜歡格雷這件事,當然是自己從女孩口中得知的,雖是當事人親口做出的扭捏表白,卻使當時的納茲接收到了像是顆震撼彈一般的衝擊。

 

因為他從來沒想過那個一直以來膽小內只信任著他的露西,竟然會無預警的就喜歡上與自己交情甚好的格雷。

就算是地利之便,在同一個社團裡的比女人還擅長八卦的成員們,他也從來沒有從誰的口中聽過露西與格雷兩人的任何曖昧。

 

……

 

把票卷隨手放置在書桌上,納茲單手將校服上的領帶解下,將脫去的襯衫上衣丟進浴室旁的洗衣籃後,抓著換洗的衣物機械式地走進浴室,就像是早已安排好程式運作的機器人一般。

 

不知道為何每次只要腦袋裡意識到露西喜歡那傢伙的事自己的心情就亂的難以平靜。

 

他轉開蓮蓬頭的熱水開關,讓水從上頭肆虐地澆下,流遍他的全身,似乎只有這樣才能讓自己的心冷靜下來,然後再喃喃地默唸著“神明大人”的詞語,以此做為一直以來有效說服自己持續幫助露西實現願念的方法。

 

納茲一直做著“露西的神明大人”這項吃力不討好的工作,原本只是為了幫助被米拉老師推薦至棒球社當經理人的內向怕生的露西盡早習慣與他人的接觸才迫不得已接下的職務,隨著升上高中再次成為他們學妹的露西向他表明了愛慕著格雷的心意之後,他總覺得自己好像莫名其妙從“神明大人”這個職務昇華成了西方專職戀愛的神明─“邱比特”!

就算內心對於拿著箭矢射向格雷的這種行為感到心無餘當然力也不足,但似乎只要是露西求情拜託的事情,他就像是自動上了發條的胡桃鉗般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所以自己到底是怎麼了?

 

從來都不知道原來自己是那麼好使喚的人,對於這點大概是以前那個把惡作劇當作每天生活目標的小毛頭所不能想像的天方夜譚。

 

關上幫助自己冷靜下來的熱水後,納茲抓起一旁的浴巾胡亂擦拭一番,而後便換上輕便的便衣步出充滿氤氳潮濕的浴室。

 

根本沒有時間可以讓自己一直陷在胡思亂想的漩渦之中,接下來他還得去賺取養活自己的工讀費,如何可以填飽肚子的問題就足以佔據自己的所有心思。

 

 

●●●●●●

 

隔日,納茲起了個大早,雖說是早起,但其實他根本沒怎麼睡,明明打工弄得自己很疲憊,精神卻在碰到床之後異常地好了起來,讓他不管怎麼翻來覆去就是無法好好地入眠。

 

無奈地頂著熊貓眼出門,更諷刺的是相較於昨日的陰雨,今天是晴朗的好天氣,但就算接收著溫暖的秋日照耀全身,卻無法將他整晚累積下來的心靈疲憊消去。

 

當然這樣的身體在社團練習的表現上就更加力不從心,十球的打擊練習可以華麗麗的漏掉七球,接補動作也讓緩慢的滾地球從手套空隙溜出,更別提個人自主練習的簡單對牆丟接球的部分,在其他隊員看來簡直慘不忍睹。

在好不容易熬過晨間的社團時間,回到教室的納茲疲累的一屁股跌坐在課椅上,這才得以喘口氣。

不過卻在看到格雷那傢伙跟往常一樣一派輕鬆的在他之後走進教室,不知怎麼的就油然升起一股氣。

 

從書包內取出了露西託付自己轉交的票紙,納茲一臉怨氣的走向格雷,似是要把昨晚失眠的情緒都遷怒到格雷身上,他沒好氣的說道:「暴露狂,這露西給你的。」

 

就這樣把票紙隨意地擺放在格雷的課桌上,然後就轉頭走人,動作一氣呵成。

 

「我說你這傢伙到底是怎樣?!」格雷拾起納茲送來的精美票紙,他瞥了眼票紙,對於展覽的內容雖然感到很高興,卻也忍不住抱怨出心裡所想著的話語。

 

「咦?你不喜歡嗎?」納茲停下腳步,帶著疑惑的神情轉向了他:「你不要的話,給我好了。」

說罷,就附上了一隻手討取對方手中的票紙。

 

「想得美,到我手上的東西你休想拿回去。」格雷盡速把票塞進口袋內,以免納茲趁機撲上來搶奪。

 

「12月24日,10點,會場前的階梯。先走了。」而納茲則是揮了揮手,留下了隻字片語便離開了教室。

 

望著納茲的背影,格雷總覺得最近這類的情況越來越嚴重。

總是如此,在交付完露西托付的東西後,納茲總會像這樣失去活力般的獨自飄離,已經漸漸習慣了。不,應該說是不能夠 “忘卻”的習慣了,那傢伙失去活力的樣子,依最近來說越來越不尋常的頻繁了起來。

 

到底是什麼緣故所導致如此的結果,他實在很想一口氣把所有前因後果都一次搞清楚。

不過首先得先把塵封已久的眼線們再次挖出才行……

那些初中時期的八卦源頭者們……

 

 

●●●●●●

 

「納茲……納茲學長!」

 

原本處於發楞狀態的男高中生,被一陣叫喚與伴隨而來的左右搖晃拉回了意識。

 

「沒事吧,納茲學長,看你好像很累的樣子。」以前只消幾分鐘的時間就能把便當一掃而空,今天則是發呆多於扒飯,吃沒幾口的便當早已被打入了冷宮。

 

「啊啊……沒事,只是昨晚沒睡好而已沒什麼大礙。」語畢,他打了個哈欠,午後的陽光溫暖到讓他昏昏欲睡。

 

「納茲學長……」露西望著頻打哈欠的納茲,一個想法油然而生:「不然你先睡一下好了,我的肩膀借你。」

她很豪氣的拍了拍離納茲最近的左肩,示意他能夠靠著她小睡一下。

 

接受了露西的好意,納茲將沉重的腦袋往露西身上一擱,隨著校園一隅難得的安靜時光,與女孩身上特有的清甜香氣,他將擾著他失眠的主因拋置腦後,意識逐漸模糊。

在即將沉睡之際,納茲喃喃地脫口而出:「任務……我幫妳完成了哦。」

雖然近似囈語,但露西卻聽得一清二楚。

 

「謝謝你,我的神明大人……」

 

語畢,露西輕輕地回靠著納茲,這個專屬於她的“神明大人”。

 

 ~~~~~~~~~~~~~~~~~~~~~~~~~~~~~~~

第一次決定要以這篇出書有些緊張呢!

由於這篇的內容只有一些些,所以便自作主張地決定多加一些日常劇情,也多加了納茲虐心的情緒,希望大家喜歡這篇甜又不會太甜的現代架空夏露文。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喵~慕時雨← 的頭像
→懶喵~慕時雨←

''˙˙*˙樂音飄揚˙*˙˙''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