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妖精的尾巴/魔導少年

●CP:納茲X露西 (納露/夏露)

●此篇為原時空衍伸篇,自創故事與自創敵人

 

~*~*~*~*~*~*~*~*~*~*~*~*~*~*~*~*~*~*~*~*~*~*~*~*~*~*~*~*~*~*~*~*~*~*~*~*~*~*~*~*~*~

 

 

Cheapter  2

 

「所…所以說,就麻煩妖精尾巴的各位了。」

 

他們來到了裝飾豪華的室內,這裡是與委託人約定見面的地方。

 

房間內有著一盞鑲滿水晶的大掛燈,牆壁的底色是比可可色要淺一些的顏色,中央放置幾張米白色調的沙發,而可以探視外頭的大落地窗正被拉起的深咖啡色窗簾遮擋著。

很難想像這裡只是飯店內的其中一間豪華套房。

 

所有人都坐在米白色的沙發上,此時,似乎是女秘書角色、有著粉紅色短髮的女子送來了剛沖泡好的茶水,彎下腰一一把裝有茶水的美麗瓷杯擺放到他們面前。

 

「艾蜜…露薏絲去哪了?」坐在他們對面的,自稱是巨星“金色妖姬”經紀人的男子問著起身準備離開的女子,他有著一頭深綠色的短髮,身子骨瘦瘦的,看起來就弱不經風。

 

「是的,托特先生。」她一個回身,面癱的表情直視著詢問他的男子:「露薏絲小姐剛回來,換個衣服等會就來。」

 

托特臉色微微發青,顫抖瞬間佈滿全身,如此一來更加不堪一擊,感覺隨時都會被風吹跑:「不是…跟她交代過了這種非常時期就不要單獨外出了嗎?」

 

「那個,托特先生,沒事吧。」溫蒂輕聲地探向前,想要找尋能夠讓她冷靜下來的方法。

 

「是呀,反正人都平安回來了,這就表示沒甚麼大礙。」夏璐璐也在一旁說明著。

 

聽到這些,托特才逐漸緩和了下來:「詳細情況等露薏絲來了再告知吧,總之麻煩你們了。」

他有禮地向被委託任務的眾人鞠了個躬。

 

「就交給我們妖精的尾巴吧!」

納茲鬥志被激起,十分有自信地雙手拍桌站了起來。

 

 

 

「托特,我不是說過不需要魔導士的幫忙嗎?」

門隨著傳來的聲音被打開,所有人被突然其來的聲音吸引,往門口看去。

 

說話的人有著一頭盤起的金色長髮,勻稱並且凹凸有致的身材從貼身的紅色露肩小洋裝就可以看出,腳上踩著閃亮的金色高跟鞋,她有著讓人屏息的面容,大而有神的雙眼、小巧的唇,就算不化妝也能像是天女下凡一般,讓人不禁想多看一眼。

 

「露薏絲,這些人…是來自菲奧雷王國的第一公會─妖精尾巴的魔導士們。」托特起身,走向前迎接她:「肯定…會很可靠的。」

他試圖說服她接受魔導士的幫助,卻沒注意到她隱藏不住的些微情緒變化。

 

「妖精的…尾巴……」

 

「妳好,我是妖精尾巴的艾露莎,接下來就由我們來保護妳。」

艾露莎帶著隊長的風範,首先向她自我介紹。

 

露薏絲把眼中閃現的異變吞了回去,提起微笑回應著:「我說…真的不需要。」

 

「是覺得我們不可靠嗎?」後頭的格雷冷冷地問道。

 

「不…不是這樣的。」一旁的托特急忙解釋:「露薏絲,現在情況已經很緊急了……危及到妳的性命哪!」

 

「危及到性命…?」一直沒開口的莉莎娜說出了大家的疑問。

 

「是的…」

托特頷首:「從兩個星期前開始,粉絲送來的禮物裡,發現了一枚定時炸彈,還好有及時解決掉,不然後果難以想像。」

他吞了吞口水,繼續說:「之後每一批粉絲禮物裡,都會出現危險物品,昨天則是收到了死老鼠的屍體。」

 

「矮額…我最討厭老鼠了……」

哈比躲在夏璐璐身後發抖,此舉引來了她的白眼:「你不是貓嗎?」

「夏璐璐也是貓啊。」溫蒂乾笑著補充。

 

「只不過是有人惡作劇罷了,不用費心理會吧。」

露薏絲皺了皺眉,走向沙發處坐了下來:「再過兩週還有個大型的演唱會,根本沒心思管這些。」

她撇了撇手,感覺旁邊有個灼熱的視線一直在注視著她。轉頭一望,就對上了納茲那雙嚴肅的眼:「幹…麻?」

 

「妳是…露西嗎?」

毫無避諱,他把所想的直接傳達給她。

「是…是露薏絲啦!」語一出,她才發現自己竟然被激出火花,明明一直很完美的保持著冷漠的。

 

「喔…是嗎?」被衝著發火的納茲卻是一臉真誠:「妳身上的味道跟這條絲帶一樣呢,這是妳的嗎?」

他舉起了右手,把那條繫在腕上的藍色絲帶展現給她看。

 

「那……那才不是我的。」露薏絲驚訝地看著納茲,而後逃開似的撇過眼神,不再看向他。

她逃避的眼神引起了納茲的懷疑。金色的頭髮、跟絲帶一樣的味道……就像總是在他夢中出現的“露西”一樣。

雖然知道這些關鍵一定很重要,但他怎麼樣就是想不起來“露西”這個人的一切,以及與自己的關係。

 

……

 

被遺忘的眾人不知道眼前在演哪一齣,由格雷打破了兩人製造出來的尷尬沉默:「可以回到正題嗎?」

「總之,露薏絲小姐就算妳不信任我們也不能夠趕我們走。」艾露莎緊接著發言:「我們還是會在妳的身旁保護妳,並且找出那個兇手。」

 

毫無辯駁能力,露薏絲只能噘著嘴接受安排。

 

「那…那麼,晚上有一場演唱會,希望能夠順利度過。」

托特拍了拍手,既然露薏絲沒有再講什麼,就姑且當作她同意了這項委託。

 

「交給我們吧!!!」

 

 

 

~*~*~*~*~*~*~*~*~*~*~*~*~*~*~*~*~*~*~*~*~*~*~*~*~*~*~*~*~*~*~*~*~

 

 

會場內已經人聲鼎沸,艾露莎等人配戴好普提爾王國特有的連絡用對講機,就指定位置待命。

 

莉莎娜與溫蒂及夏露露混入觀眾群內,試圖從裡面找出怪異的人。莉莎娜手持著望遠鏡,她接收到了艾露莎傳來的手勢,預告著演唱會即將開始。

 

台下的粉絲們沸騰著,無不高聲叫喊著“金色妖姬”,並等待著她的出現,也有熱情的粉絲高舉著支持的看板,上頭貼滿了露薏絲性感誘人的寫真照片。

 

燈光一暗,宣告演唱會的開演。

 

悠揚的樂曲前奏傳出,輕巧的鋼琴伴奏充滿會場。在露薏絲的聲音透過麥克風傳出的瞬間,舞台上開啟了燈光,從上方撒下的如白雪般的棉絮隨風飄浮著,在燈光下閃著耀眼的光芒。

 

 

黃昏に染まる街を  ふたり手を繋いで歩いてる

我們手牽著手,走在夕陽染紅的街道上
このまま傍にいれたら  もう何もいらない

這樣一直在你身旁,我就足夠了


夢のような時間(とき)はいつしか過ぎて

夢一般的時間轉眼即逝
「さよなら」って 手を振るたびに  泣きそうになるの
每當揮手道聲「再見」時,淚水就不禁落下

 

心にしまった寂しさが

藏於心底的寂寞
舞い散る雪のように積もってく

宛如飛舞散落的白雪般堆疊起來
眠れない夜 この幸せ強く確かめたくて

越是難眠之夜,就越想清楚地確認這份幸福
あなたの聲すこし聞きたい

此刻有點想聽你的聲音…

どんなに多くの人が  微笑みを分けてくれてもまだ
不管有多少人把微笑分給我

なぜか一人でいるような  気持ちが消えなくて
那孤獨一人的心情也不會消散

 

ふたりなら 強くなれる気がした
要是有你在的話,我彷彿就能變得堅強

もっともっとあなたを近く感じていたいの
我想更加親密地感受你的存在

 

心が凍えてる私を  その優しさで溫めてほしい
希望能用那份溫柔,來溫暖一下那心如結冰的我

世界中を探してもそう  あなたを超す溫もりなんて
即使找遍全世界,能比你更暖的溫暖

きっと他にないから
一定不會有的


心にしまった寂しさが

藏於心底的寂寞

舞い散る雪のように積もってく
宛如飛舞散落的白雪般堆疊起來

眠れない夜 窓の外に冬の匂い感じて

在難眠之夜中,若感受著窗外的冬天氣息
見上げたなら 戀色の空

抬頭仰望的話,便能看見那戀色之空

 

(選自平野綾在白色相簿中的角色歌─戀色空)

 

 

優美的歌聲傳遞著,帶著悲傷的淚滴飄浮在四周。

 

露薏絲一襲白色短禮服,露出白嫩的雙腿,腳上搭配著純白的厚底高跟鞋,以及特別造型了的頭髮部分裝飾著許多羽毛,就像是天使一般柔和、溫暖人心。

 

而更溫暖人心的是,她那甜美獨特的嗓音。

唱著悲傷的歌曲,似乎也把那份藏在心底的深層感受一併道出,隨著音符飄動的聲線,帶著欲落下淚滴的旋律傳達至聽眾的耳裡。

 

「好悲傷……」

溫蒂含著淚水,望向台上閃亮著光芒的露薏絲,有股壓抑著心難以喘息的沉重感正隱隱陣痛著。

「感覺就像是把親身經歷過的哀傷唱出一樣。」夏璐璐低聲道出,得到了一旁兩個女孩的認同。

 

 

歌曲結束,舞台下傳來震耳欲聾的歡呼聲。

 

所有支持者井然有序地齊聲呼喊著,帶著興奮與佩服的語氣響徹全場。

 

 

 

當下一首歌曲的前奏才出現,設置在天花板上的各個燈具突然就無預警的應聲破裂,頓時黑暗籠罩全場,不知情的歌迷們還以為是主辦單位的花招,在被嚇到的尖叫後像是無事般轉至平靜的等待。

在台上的露薏絲不知所措,畢竟這種橋段並沒有被告知,況且就算是驚喜也不會有人大費周章地把照亮的燈具都砸壞。

 

「呀啊!」

她驚叫了一聲,只因她發覺有人攔腰抱起了她,並且神奇的飛越了起來。感受到那熟悉的感覺,露薏絲下意識的叫喚出來者的姓名:「納…納茲?!」

 

音樂還在持續播放著,但卻沒有聽到歌者的進入。台下摸黑看向台上的觀眾們詫異地窸窸窣窣了起來。

 

「喂喂,放開我。」露薏絲在他的耳邊抱怨著:「這樣表演會開天窗的。」

若是表演開了天窗,那麼會害得經紀公司名譽破產,不只名譽破產,還會連帶著賠償等後續問題。最重要的是,她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形象也會被大大減分,這可是得不償失的啊!

 

「妳到底知不知道妳剛才差點就被暗殺了。」

納茲低沉的嗓音急迫地傳入了她的耳中:「若是這樣莫名其妙的就死了,妳會死不瞑目吧。」

 

「那演唱會怎麼辦,我總不能丟下聽眾吧。」

就算聽到了驚人的內幕,她還是依舊堅持必須要把歌曲唱完的決心。

 

「麥克風妳還握在手上吧,如果不介意我抱著妳的話,就繼續唱吧。」

納茲算是被堅持著的露薏絲妥協了,毫不在乎地提著解決方案。

 

她握緊了手中的麥克風,只要開啟開關就能把歌聲傳達給大家,還有身旁的他……

 

「話說你為什麼還抱著我啊…」

不習慣他靠著自己那麼近,就算是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她還是害怕自己隱藏起的一切會被看穿。

 

「我放手的話妳就會摔下去的。」納茲收緊了圈住露薏絲腹部的手:「現在這裡可是空中,在架設燈光的欄架上。」

 

「咦咦?!」

天哪!只不過是躲個殺手沒必要跑到這裡來吧!

她冒著冷汗,發抖的身軀透過接觸傳遞給了納茲。

 

「別怕,我們都在妳身邊。」

突如其來的這句話觸動著露薏絲的心,難以平穩的心又快速地跳動了起來。

就算是這麼簡單的一句話,也能讓她的平靜底久的心湖再次盪漾。

 

而歌曲間奏的水晶配樂此時如水滴般敲打著她的心,露薏絲感覺到淚水集中在眼眶打轉,她咬牙忍住,不想讓納茲發現她的淚水。

 

隨著間奏的結束,她的歌聲跟著音樂響起。

 

 

あなたへの想いを問いただしては

向你詢問對我的感情
何度もおんなじ答えになったんだ
不管多少次  都是同樣的答覆

ただ会えない時 考えすぎてしまうんだね
是不是在無法見面的時候  自己想得太多了呢

どれくらい長く一緒にいたら

儘管在一起相處了很長的時間
離れてる時も泣かずに済むのかなんて わからないよ
也無法理解為何分手時卻沒有哭

一瞬の儚さかもしれない
說不定  這只是一瞬間的幻景
今夜ひとり眺めてる あの星まで届くのなら
今夜一人眺望星空  是否能夠看到那顆星星呢

微かなぬくもり抱き寄せる

抱著這樣小小的希冀
離さないでくれた こんな今も
至今都未曾放棄

 

§(文中露薏絲從此處接入)
本当に伝えたい言葉なんて

真正想傳達給你的話語
言わなくていいと思い込んでたんだ

還是覺得不說為妙 
まだあなたのこと 理解しているフリだったね
這樣對於你的事情  似乎就能更加瞭解了

失くしてわかると知ってたなら

如果明知道將會失去
もっとすぐにでも気付くべきだったなんて もうだめだよ
之前就該要有覺悟  已經不行了

ずっと手を繋いでいたかった
好想就那樣一直牽著手
あの日ふたりで夢見た あの星まで届くのなら
那一天我們兩人所夢見的  倘若能傳送到那顆星星上

痛みなんて消し去って 触れることすら もう恐くないよ
即使再痛的傷口也會癒合  即使吵架也沒甚麼可怕的

 

あの日ふたり眺めてた あの星まで届くのなら

那天我們兩人所望見的  倘若能傳達到那顆星星上
優しさのカケラ降り注ぐ

那溫柔的碎片定會降臨
やっと手に入れた あの涙を
並得到 那一份淚水
あの日偶然出逢った あの星まで届くのなら
那天的邂逅  倘若能傳遞到那顆星星上

寂しさのためじゃなく 誰かのためにだけ生きていたい
就不能為寂寞  而是為某人而活

いつの日かたどり着ける あの星まで届くのなら
當這個願望  傳達到那顆星星之時

さしのべた夜空で瞬く

那顆星星將會在無垠的夜空中閃爍
願いを叶えて あの奇跡を

那奇妙般的願望  就能夠實現了吧

(選自平野綾親自譜詞的歌曲─のカケラ)

 

 

 

瞬間,納茲覺得睡夢中金髮少女的臉,在此時與露薏絲無差距地結合在了一起。似乎兩人就是同一個人,不,他突然覺得她們兩個一定是同一個人沒錯。

望著她唱起歌來時的那種疊滿悲愴感的側臉,心就莫名的如同千刀萬剮一般隱隱的疼痛了起來。對於這種感覺他不明所以,或許是歌詞裡隱隱約約提到的“失去”讓他感到印象深刻所致的。

 

但是現在絕對能夠清楚感受到的是:露薏絲身上藏著秘密,並且是跟他的那個充滿真實感的夢境有著密不可分的關係。

他想要弄清楚,對於夢境,以及這個少女的一切……

 

 

 

~*~*~*~*~*~*~*~*~*~*~*~*~*~*~*~*~*~*~*~*~*~*~*~*~*~*~*~*~*~*~*~*~

 

 

在順利結束演唱之後,納茲移動腳步,把露薏絲安全地帶到了通往後台的道路。

 

「那個…謝謝你。」

露薏絲生澀地向跟在她身後的納茲道謝著,並且偷偷伸手擦去眼中的潮濕。

 

「對了,我一直想問妳……」

納茲跨步向前與她併行:「為什麼妳知道我叫納茲,我剛才應該沒有自我介紹過才對。」

 

「因…因為……」露薏絲撇過頭不想直視著他的臉:「那個…艾露莎這麼叫你,所以我就……」

她被突然冒出的問題打的慌了手腳,還好納茲似乎接受了她的這個答案,之後就不再說話了。這讓她足以回復平靜,找回屬於自己的冷漠。

 

為什麼要在她已經習慣心如止水時再次出現,就算是上了鎖的箱子,也是有可能會被開啟的。

 

飄忽的眼神睨了睨一旁的納茲,以及他右手腕上綁著的那條藍色絲帶。沒想到他竟然會留著這項不屬於自己物品,露薏絲心裡感到十分的驚訝。

 

她發現自己還是一樣依靠著他,明明都已經決定要自己承受一切了。

她受不了自己那份依舊忍不住期待著納茲能夠救助她的心,明明已經放棄了過去,她發現就算如此,自己還是一樣的軟弱不堪。

 

明明在一年前就放棄了以露西‧哈特菲利亞的身分繼續活下去,為何自己還眷戀著身為“露西”時的那份回憶……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喵~慕時雨← 的頭像
→懶喵~慕時雨←

''˙˙*˙樂音飄揚˙*˙˙''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