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妖精的尾巴/魔導少年 

 

●CP:納茲X露西 (納露/夏露)

 

●此篇為架空文,原世界納茲穿越到另一不同世界

 

  

 

~*~*~*~*~*~*~*~*~*~*~*~*~*~*~*~*~*~*~*~*~*~*~*~*~*~*~*~*~*~*~*~*~*~*~*~*~*~*~*~*~*~

 

 

第四滴淚的重量=你帶給我的椎心之痛

 

『叮咚』

 

她伸出手,按了一家的門鈴,與納茲一同等待在門外。

 

一眼望去這裡顯得空曠,眼前的豪宅別墅似乎是這一區裡唯一的房子。

 

『您好,請問您是哪位?』

從通訊的對講機中傳來屋內詢問的話語。

 

「我是露西‧哈特菲利亞。」露西熟練地報上了姓名:「我要找蕾比‧馬克加登。」

 

「咦咦?露西小姐嗎?請稍等。」

另一端傳來的聲音壓抑住驚訝的呼聲,不多做停留,便幫他們開了大門。

 

穿越過被修剪整齊的小花園,露西領著納茲步行在鋪滿扁石的走道上。本來還有陽光露臉的天空,此時又聚滿了雲層,陰暗了起來。

 

「納茲,怎麼都不說話?」難不成還在暈車中……

露西回頭一望,發現納茲正像好奇寶寶一般四處張望著。

 

「露西,原來蕾比是有錢人哪?!」

納茲張著大眼,詢問著逐漸與他並肩行走的少女。

 

「嗯嗯,是啊。」她習慣性地回答著:「蕾比靠著她的發明及研究,替自己賺上了龐大的家產,而且她知道如何運用資訊與能力來做判斷,簡單來說就是個天才少女。」

 

「哎呀…不要這樣誇我啦,小露。」

此時,行走著的兩人面前的大門被推開,一個有著藍色至肩長髮的少女出來迎接:「不過小露,納茲……這是怎麼回事?」

臉上掛著有些勉強的笑容,在目光掃到納茲時瞬間垮下。

 

「蕾比,這件事說來話長,其實這個納茲不是我們認識的那個納茲啦。」

露西捎了捎頭,抱歉地含糊的解釋著。但卻沒有換得蕾比的感到豁然的放鬆表情,反而接收到她更加擔憂的撇過了頭,似乎不想直接對視到她的雙眼,有著猶豫的感覺。

 

「原來如此,我知道了小露。」

蕾比重新提起了笑容,露西注意到她那原本奇怪的擔心感已經被隱藏了起來:「你們先進來吧。」

她招呼著他們進到了自己的家中,並且帶領著兩人來到了一間放置了許多藏書的書庫。

 

說是書庫其實也不為過,這裡放眼而去全是高度少說也有三、四層樓的原木書櫃,而以每個書櫃為單位,至少就堆放了近萬冊的書籍。

 

足以讓人一飽眼福。

 

 

「坐吧,小露。還有那個……叫納茲行嗎?」

蕾比指了指置於中央的長沙發椅,示意他們就坐。當她注視著納茲時,那莫名的不協合感又出現了。

 

「妳在說什麼啊,蕾比。」納茲一臉莫名的理所當然:「我當然是納茲,雖然好像不是你們這裡的納茲。」

 

「說的也是,真不好意思。」

 

聽到這些非常不正常的訊息卻沒有露出感到驚訝的一絲情緒,露西觀察著蕾比的一舉一動,總覺得對方正隱瞞著她一些事情。

一直被隱瞞著的感覺不怎麼愉快,雖然能夠明白這是出自對方為她著想的心情,但是她就是有種想要了解謎團的心理:「蕾比,妳到底在擔心些什麼啊?」

 

似乎戳中了那個特意隱瞞起來的點,蕾比顫抖了一下,看不見的冷汗感覺更加極促的流下:「沒什麼呀,小露。話說妳來找我應該是為了這個“納茲”而來的吧。」

 

巧妙地轉移著話題,蕾比啜了一口方才女僕送進來的熱茶,準備重新武裝起冷靜,誰叫她最不擅長的就是說謊了。

 

「這的確是我要問妳的。」露西看向一旁大口吃起蛋糕的納茲:「昨晚半夜驚醒,就發現“他”出現在我家了。」

她一直把這認為是個奇蹟,而專業的部分,還是要詢問對著個領域有過研究的好友─蕾比。

 

「這位“納茲”應該是被妳的波長以及思念所召喚來的。」

掛起嚴肅的臉龐,蕾比帶著專業的口吻述說著:「因為妳失去了納茲產生了巨大的悲傷,所以環繞在妳身旁的時間與空間的粒子隨著妳的思緒激烈碰撞著產生了裂痕,因此為妳帶來的取代納茲的“納茲”。」

 

「原來是這樣。」

此時忙著吃著蛋糕的納茲停下了手邊的工作,插入了蕾比告一段落的說明:「難怪昨晚我一直聞到露西眼淚的味道,可是明明露西那時候正好好的躺在床上睡覺而且還說著夢話呢。」

 

「咦咦?!你竟然闖進了女孩子的房間!!!」

露西才沒空管另一個世界的自己在睡覺時是否會說夢話,她現在只關心那個隨便闖進女孩子房間的少年存著什麼居心。

 

「你和你們那裡的“露西”不會是男女朋友吧,這位異世界的“納茲先生”。」

反觀蕾比倒是非常識時務,雖然笑著,但卻不忘收集著有關這個穿越奇蹟的情報。

 

「才不是呢。」他很自然的否決了:「我們是同一個小隊的夥伴。」但是他卻沒有否認自己闖進露西房間的事實。

 

「不…不是男女朋友!」

他這麼一說著實讓露西有著難以遮掩的驚訝。話說她和納茲交往時,他們也從未躺在同一張床上過,因為她總是這麼堅持著,因為誰知道兩個相愛的人一同躺在床上後會發生什麼不可預料的事……

 

「不是男女朋友還這樣闖入一個少女的房間,你會讓露西嫁不出去的,納茲。」

蕾比實在難以相信還有這樣相處著的“納茲及露西”,與她所認識的兩人不同,雖然在感情上的瞭解遲鈍了許多,但卻相反的擁有著對於感情的直覺與行動力。

 

「那沒什麼大不了的,我娶露西不就好了。」

咧開嘴給了個極大的笑容,納茲不知道他的這句話撼動了兩個少女的心。

 

「納…納茲,你知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啊。」

雖然是不一樣的人,但卻一樣的亂來。露西的臉因為他無心的一句話通紅了一大片。

 

「當然知道。」納茲回應著露西:「這樣的話我就可以一直闖進“露西”的房間了。」

 

「我看你是真的不懂結婚的意思吧……」虧她還期待著這個“納茲”能說出什麼好聽的話,看來她是白期待了。

 

蕾比失神地望著坐在她對面的兩人,一股惆悵襲上心頭:「如果這裡的納茲也能這樣就好了……」不知不覺就把心裡的話說了出來。

等她發覺時想摀嘴已經來不及了,露西正實實地對上了自己的雙眼:「蕾比……」

 

毫無招架能力的,她試圖轉移露西對她的注意力:「那個…外面的天氣很好,不如我們出去逛逛吧……」

「別轉移話題,況且外面已經開始下雨了。」

露西沒好氣的反駁著:「蕾比,妳到底在隱瞞什麼,再不說出來就不當我們是朋友。」她發出無可奈何的最後通牒。

 

「可是小露妳會……這樣不太好……」蕾比依舊抗拒著。

「說。」

一個字就打斷了蕾比的踟躕,但是蕾比還是希望能夠改變露西的執意,就算成功的機率微乎其微:「但是小露……」

「快說。」

 

 

「納茲要結婚了!」

就像被逼到了懸崖邊沒有去處一般,蕾比搓了搓雙手、抿了抿雙唇,忘卻說出實情的後果將會發展到極壞處,在這麼大的壓力之下還是說了出來。

 

頓時,周圍的氣氛凝重般地冰凍靜止著,只見露西在接收到訊息後呆滯地張大著眼口,而那口中傳出非自主性的低喃……

「結…婚?」

 

 

似乎是瞬間斷電一樣,她毫無意識地緩緩閉上雙眼,身子一歪,倒在鋪設著絨毛地毯的地板上。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喵~慕時雨← 的頭像
→懶喵~慕時雨←

''˙˙*˙樂音飄揚˙*˙˙''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