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衍伸動漫:妖精的尾巴/魔導少年 

●CP:納茲X露西 (納露/夏露) 

●此篇為架空文,原世界納茲穿越到另一不同世界 

 

○○○○○○

 

 

 

「因為相愛讓我們在一起,可是妳真的懂愛嗎?露西,妳的愛太過沉重,壓的我的心喘不過氣來。」

淚水已經模糊了視線,她放任它們猖狂地肆虐著雙眼,不願伸手抹去眼眶裡那過重的存在感。因為現在的她無心理會除了眼前的”他”以外的事。

 

「所以…我們分手吧,露西。」

 

他的話語像宣布死刑一般,那一槍斃命地嚴嚴實實地擊中了她,眼淚承接了那份愛的重量,離開了眼眶順著臉龐滑落。

當淚滴落之時,那模糊成一片的櫻色也跟著消失得無影無蹤。

 

 

第一滴淚的重量=你放手的重量

 

『所以…我們分手吧,露西。』

 

頓時間,那鏗鏘有力的話語就像一把鐵槌般狠狠敲打在少女脆弱易碎的心上。

猛然睜開雙眼,半掩的窗戶外頭依舊明月高掛,柔和的光芒映上躺在窗邊床上的少女,幾縷金色髮絲因汗水黏貼在透白的面龐上,還有那似乎已乾透的淚痕,延長至還在急喘著的嘴邊。

 

已經好幾個夜晚總是淺眠,自從那天的那句話之後,他的那張俊俏臉龐時不時就會到她的夢中報到,而少女總會因為這句話而驚醒。

 

喘息漸緩後,少女這才發現自己竟然毫無睡意,坐起身來,她把注意力移往外頭寧靜的夜晚,除了隔壁鄰居的黑貓利力偶爾傳來的貓叫聲,還有伴隨著貓叫聲之後的一記響徹的呼嚕聲,聲音之大,就如同在她耳旁響起一般……

 

等等!耳邊……

 

少女扭過頭,映入眼簾的是那再熟悉不過的櫻花色頭髮,她顫抖著手掀起蓋住那櫻花髮色主人的棉被後,難掩驚叫出聲:「呀啊啊啊啊啊啊!」

 

擁有櫻髮的主人是個男人,說是男人卻還稍顯稚氣。因為少女的尖叫,他皺了皺眉,帶著突然被吵醒的些許不悅,瞇著眼看向一旁睜大雙眼的金髮少女:「妳很吵耶,露西。」

 

「什…什麼……」被喚為露西的少女摀著嘴,難以置信的神情爬滿臉龐:「納…納茲,你怎麼會在這裡?」

「痾…那個,因為露西的床太舒服了。」半迷糊的爬起來,納茲邊捎著頭邊這樣說道,並且傻傻地對著露西笑著。

 

只見眼前的她豆大的眼淚瞬間奪眶而出,使得他才剛掛好的笑容又垮了下來:「怎麼回事,別…別哭啊!露西。」

 

「你這樣會不會太過分了!」如珍珠斷絃般的眼淚一發不可收拾:「明明…幾天前才跟我說分手的。」

「分手?什麼分手?」納茲一臉疑問地歪著頭。

「納茲…你……」因為太過驚訝而停止哭泣的露西終於把視線投射在納茲的身上,她突然覺得眼前的他不是他所認識的那個他:「不對…你是誰?」嘴唇不受控制地把腦中生出的想法道出。

 

「我是納茲啊!露西,妳頭殼壞掉喔!」鄙夷取代了疑問,而後是擔心。露西先是在大半夜尖叫把他吵醒,再來是因為他的一句話而莫名的哭泣,最後竟然還搞失憶。雖然一開始看來是很正常的舉動,但之後的反應卻一點也不正常,一連串下來他也跟著慌了手腳:「對不起嘛!…我去睡沙發。」

 

露西反射動作拉住納茲頸上那龍磷般的白色圍巾,圍巾上還殘留著他的體溫,眼前的少年穿著奇裝異服,右手臂不同於左手臂沒有被袖子覆蓋著的臂膀最上方紋著赤紅色、像是鳥類圖案的紋身(?!)。

 

不僅是穿著的差異,連行為及個性都跟她所熟知的那個”納茲”有著天差地遠的不同。

 

正當她努力盯著他發愣地思考著時,耳邊又響起了他跟”他”一模一樣頻率的音色:「露西,妳的房間什麼時候變成這個樣子?」

 

她沒有回答,而是任由他在她房裡東摸西看:「沙發原本是這個方向…,啊啊,我記得這裡應該是書桌才對,怎麼成了一面鏡子?然後這裡……」

納茲滔滔不絕地說道,完全沒有注意到後頭向他靠近的人影。

 

一股勁地,那雙瘦弱的手臂從後方實實地抱住了他。

 

「…露西?」

「拜託你…就先這樣,什麼都別說。」貼著自己後背的人兒懇求著。

 

納茲僵硬著身體,不知所措地轉動著眼球,露西的這一舉動著實嚇到了他。最後他把視線放在那雙置於他腹部的手,那雙手白皙沒有血色,印象中露西的手是這個樣子嗎?眼前的這雙手似乎更加的瘦弱、無助。他下意識地就伸出他厚實的手掌,包覆住那顫抖不止的手。

 

冰冷在觸碰的瞬間奪取了他的暖意,不過他並不在意,聽力極佳的他接收到從背後傳來的規律呼吸聲─露西很平穩地趴在他的背上進入了夢鄉。

 

輕輕的扳過她的身子,納茲皺了皺眉,露西是多久沒有好好睡覺了?眼下深層的黑眼圈與透白的臉龐形成明顯的對比,疲憊並沒有隨著沉睡而退去,依舊滯留在露西那不安穩的睡顏上。

 

打了個大哈欠,納茲覺得自己被露西的睡意感染,在把露西平放回床上後,他跟著也鑽進被窩繼續未完的夢。

 


 TBC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懶喵~慕時雨← 的頭像
→懶喵~慕時雨←

''˙˙*˙樂音飄揚˙*˙˙''

→懶喵~慕時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